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7章 尸体诡异失踪
    为了保险起见,孟凡还是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间。

    房间并不大,片刻便查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连阴森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了,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觉得应该是自己最近是怪事遇多了,有些神经质了。

    于是,他打开了窗帘,明亮的阳光便充满了整个房间,照在了小溪婀娜的身段上,还有细微的尘埃在阳光里漂浮着顿时感觉好了很多。

    看着小溪像睡美人一样躺在床上,孟凡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今晚两个人住一间房,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呐。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吃饭孟凡有些不忍心的打断了小溪的休息,带着她下楼了,和刘二邪一起,在附近找了家饭馆,吃了一顿便饭。

    因下午还有虎阳观的事情要办,而且刘二邪在市里也不能逗留太久所以这顿午饭吃的比较随意用餐完毕之后,孟凡便将柳小溪送回了房间,简单教了教她怎么用房间里的电脑看网剧,便和刘二邪前往虎阳观了

    虎阳观距离市区并不太远,一个小时车程便到,一路上也很顺利。

    道观在山顶上,车是无法上山的,二人只好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徒步上了山。当然,尸体也留在了车上打算知会虎阳观后,让他们自行处理。

    既然明面上是“做好事”,那么架子也是要有的。

    行至山顶,便可大致一窥虎阳观的风貌了,整座道观占满了大半个山顶,布局很是恢弘,层楼叠榭,碧瓦朱檐,散发着古朴风格,更有香火气息扑面而来,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只可惜香火客很多,熙熙攘攘的犹如闹市,坏了一份清静。

    进了虎阳观的大门,一眼便可看到一座大殿,上面挂着一块匾额,上书灵宫殿三字,字体遒劲,笔走龙蛇,显然是书法大家所写。

    灵宫殿东西两侧,分别是十方堂和门房。

    二人对道观的情况不甚了解,便找了一个维持香客秩序的道士询问一番,道士只当二人是寻常香客,便将二人带进了门房。

    门房管事一询问,听到尸体两字,脸色微变,便又向上通报,随后,他们又被带进了十方堂。

    十方堂的职责是安置游方道士,现在大多用来招待来访的贵宾了。

    孟凡和刘二邪在十方堂坐了一会儿,便来了一个中年道士,满面红光,束着发髻,面向倒也和善,坐下后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便问:“两位为何确定这年启凡就是我虎阳观的弟子?可穿着我虎阳观的道袍?可有我虎阳观的皈依证,也就是道士证件?”

    “”

    这一番询问,可把两人给问懵了,想不到对方直接来了一个死不承认。

    “这些都不曾见过。”孟凡颇有些玩味的摸了摸鼻子,“只是那叫年启凡的道士,曾穿着道袍来过我们的村子,说是虎阳观的,后来有村民发现他莫名躺在山中,才知道是死了我俩正好来市里办事,村长便托我们将尸体送来了”

    “可笑!”那中年执事轻笑道,“虎阳观乃蔚然大观,冒充我虎阳观弟子的不计其数,你们没弄清楚,可别随便往我们山上拉死人!虎阳观可不负这个责任!”

    “那车呢!”刘二邪也有些迷糊了,不过迷糊里还带着一丝开心,“还有一辆货车呢,也不是你道观的?”

    “当然不是了,我们观的道士外出历练是不开车的。”那中年执事哂笑道,“道观事务繁忙,两位如果没其他事,贫道就不奉陪了。”

    说完,便径直离开了。

    孟凡和刘二邪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离开了道观,半路上刘二邪还问:“老大,难不成那年启凡真是冒充的?”

    “事情想一想倒是很简单的”孟凡回望了一下虎阳观,道观上空笼了一层淡淡的香火烟气,说道,“这年启凡执行的任务是见不得光的,也难怪虎阳观不会承认不承认也好,省得麻烦了,反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二人闲聊着便下了山,下山后,却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年启凡的尸体连同巨大鬼煞的头颅都不见了!

    “老大这”刘二邪震惊的问道,“难不成是年启凡见到家了,就自己跑回去了!”

    “呵”孟凡撇嘴一笑,压低声音说,“很明显是被盗了。”

    “谁偷的?”刘二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不是不承认嘛!”

    “这下咱们管不着了,兴许人家刚才是不好意思,车不是送给咱们了嘛,走吧!”

    言罢,二人便驱车向市区驶去

    与此同时,在虎阳观的一座偏殿里,正进行另一场谈话,气氛有些森然

    “观主,年启凡已经死了,尸体是被孟家庄的村民发现的,给我们送过来了而且,上官星志也下落不明,没了音信怕是也死了。”

    那位中年执事,毕恭毕敬的垂首立在一侧在他的面前,坐着一位白发老者,老者背对着他,看不清面目。

    “两个废物。”那老者语气冰冷的说道,“事情怎么处理的?”

    “我自然没有承认,说道观并无此人怕是这两个山民送尸体过来,是想捞点好处。”中年执事答道,旋即又说,“而且,我已将年启凡和上官星志的名字从道观花名册上抹掉了。”

    “如此也好。”白发老者点了点头,“尸体也找回来吧查一下死因。”

    “弟子在见他们之前,就已经安排人去做了,马上就会有消息了。”

    正当中年执事说着,就有一个年轻道士跑了进来,有些惊慌的说:“观主,执事,车上并无尸体”

    “呃”中年执事一愣,随即沉声对那年轻道士说道,“事有蹊跷,你找几个弟子跟上那辆车,找个方便下手的地方,把人绑回来,我要细细盘问一下。”

    那年轻道士点了点头,便告退离去了。

    “我们虎阳观风雨不宁呐。”

    那白发老者喃喃说了一句,便兀自打坐,不再理会中年执事了

    中年执事见状,也不再说什么,躬身退了出来,脸上露出一抹阴鸷之色

    孟凡和刘二邪进了市区之后,正值下午六点交通高峰时间,街道上的车堵得车水马龙,到了宾馆之后天色已然大黑了

    “老大,我就不耽搁了,晚上巡查的条子太多,我先走一步了。”

    因为怕被抓住,刘二邪不敢再逗留了,跟孟凡道了别,便专拣僻静的小路,往市区外开去了。

    这次出来,除了担忧被抓之外,他心里还是很美的毕竟白白得了一辆货车,比家里那台手扶拖拉机好多了。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车刚拐进一条巷子的时候,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