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章 礁石洞浮尸
    要是按照吴添的说法,所谓的阴邪物我岂不是被鬼上身了?

    我是个无神论者,压根不信这些东西,可最近发生的事太古怪了,让我不由的产生怀疑,俗话说病急乱投医,既然被鬼上身,按照中国人的做法该是请个道士驱驱邪。

    吴添听我这么说失笑道:“别逗了,这是不同体系的东西请道士管什么用,照这么说你去教堂找神父也能解决啊。”

    我急道:“那你说怎么办,先不说不能碰别的女人了,这个忍一忍还能过去,大不了遁入空门当和尚,可现在你又说被阴邪物缠上。”

    吴添想了想说:“你先别急,以我在泰国多年对降头的了解,降头的解法只能找下降者来解,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把那个女人找出来!”

    我对降头这种邪术完全不了解,又身在异国他乡,也只能信任吴添了。

    我们驱车去了遇见那女人的酒吧,酒吧亦如当天一样热闹,可我的心境却完全两样,我找酒保描叙了那女人的样子,酒保回忆了下摇摇头,说应该不是熟客,熟客他都认识,这事又过去了两个月,当天的监控早被覆盖了,什么线索也没有。

    我们不死心,又把这一带的酒吧给找了个遍,没有一个人对那女人有印象的,无奈只好转战我住过的酒店,可惜结果还是一样。

    夜很深了,从下飞机折腾到现在我疲惫不堪,只想找张床睡觉,反正已经中了降头,急也没用,吴添让我去他家住,他家在东芭文化村附近,离这有二十公里,我实在不想折腾就拒绝了,况且这会就在酒店还不如住酒店方便,吴添只能依我。

    我进房倒头就睡,这一晚我睡的很沉,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恶梦,夜里起来喝了很多次的水,头重脚轻的厉害,在半睡半醒间我发现身体居然动不了了,就好像身上压着千斤巨石一样,我睁开眼睛,猛的看到一个女人青灰色的脸就对着我,女人正面压在我身上,几乎跟我脸对脸了。

    我顿时炸毛,惊叫一声弹了起来,身上陡然一轻,那女人眨眼就消失了,我手忙脚乱的打开灯,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这才意识到可能是个梦,但这梦未免太真实了。

    我不敢在房间里呆了,套上衣裤就冲了出去,直到跑上沙滩海风一吹我才放松了下来。

    沙滩上还有篝火,有些游客还在沙滩上扎帐篷等着看日出,离天亮没几个小时了,我打算就在沙滩上等天亮了,我轰然倒在沙滩上,只是还没闭眼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

    我坐起朝尖叫传来的方向看去,沙滩上其他人也听到了尖叫,声音好像是从沙滩黑暗尽头处传来的,那个方向连接大海是礁石区。

    没一会黑暗中就跑出来了一对青年男女,女的穿着比基尼,肩带都是松的,只能用手按住,她惊慌失措的跑向了有火光的地方,瘫在地上不住喘气,男的只穿着花短裤,身上全是沙子,几乎连滚带爬的朝这边过来,边跑边叫:“死、死、死人、那边死人了!”

    一个白人用英语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男人听不怎么懂,不住咽唾沫,指着礁石区那边不停的重复“死人了”。

    听说死人了我很吃惊,这男人说的是国语,应该是中国人,出于好奇也出于同胞情谊,我凑了过去问:“哥们,什么死人了?”

    男人听到中国话激动的抓着我说:“大哥,快、快报警,刚才海水灌进那边的礁石洞,突然从洞里飘出来一具尸体!”

    我哆嗦了下,拿起手机,按了一个“”才想起这是在泰国,拨打0没用,我皱眉问:“尸体在哪?”

    男人颤声说:“好像被冲到礁石上搁浅了。”

    “你先带我去看看。”我示意道。

    男人不情愿的摇了摇头,我只好甩开他跑过去了,跟我一去跑过去的还有一个白人老外。

    我打开手机电筒爬上了礁石,白人老外也跟着爬上来,我们俩站在礁石上环顾四周,很快我就发现前方不远处,被海水淹没只露出一小块的礁石上面垂挂着一具尸体,在手电的照射下,尸体的状态恐怖的简直叫人毛骨悚然。

    白人老外呆立当场骂了句“法克,哦买糕的”跳下礁石就跑回去了。

    我也被吓的不轻,浑身直哆嗦,从这具尸体胸部的特征来看是具女尸,可能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女尸的皮肤白得刺眼,身体都泡浮囊了,肿胀的就像被打了气,长发胡乱纠缠了整个头部,半张脸都被什么鱼给啃了个稀巴烂,烂肉里也不知道寄生了海里的什么虫在爬动,像水蛭又像海蛆,别提有多恶心了。

    要是换了以前看到这场景,我保准比那老外跑的还快,我之所以没有跑,并不是有多大胆子,而是看到了女尸胸口那朵玫瑰刺青,这朵玫瑰刺青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这朵玫瑰刺青我在艳遇的酒吧女人身上见到过,我倒吸了口凉气,妈的,不会这么巧吧!

    我站在礁石上发愣,一再回忆那女人的特征,连玫瑰刺青的位置也一模一样,不会有错了,这具尸体就是当晚那个女人!

    眼下福祸难料,不知道她的死对我中的降头有没有影响,我赶紧给吴添打电话。

    吴添听说人死了吃了一惊,让我在沙滩上等他,说马上就赶过来。

    可能是谁报了警,警察很快就赶到了案发现场,我作为目击者录了口供,只是并没有透露我跟这女人的亲密关系。

    录完口供后吴添也赶到了,返回酒店后我觉得有些不妥,说:“老吴,你说我要不要告诉警方我跟这女人的关系?要是不说万一警察查到,那我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吴添摇头说:“你傻啊,现在要是说了就更说不清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节外生枝没好处,你要是成了嫌疑人就要被关进去,你知道泰国监狱里什么人最多吗?变态佬最多!像你这么白净的并不多见,大后方保证得开花了,你想这样?”

    我咽了口唾沫,股沟一紧,有点害怕了,颤声道:“那听你的吧,对了,这女人死了对我身上的降头有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