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章 法力刺符
    阿赞峰念经的语速越来越快,我感到了不适,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托盘里的大蜈蚣剧烈挣扎卷成了球状,与此同时我的反应越来越强烈,时而冷的如堕冰窖,时而又热的像进了烤炉,让人非常难受。

    那条大蜈蚣渐渐停止了挣扎,身上冒烟,居然烧焦了。

    我一个战栗,痛苦的感觉突然排山倒海,全身像是被针扎、被火烧、被挤压、被拉伸,什么感觉都有,视野瞬间变成了红色,手臂上暴起青筋,经络里似乎还有东西在游走,皮肤蒸发出烟气。

    阿赞峰的手像巨石一样压着我,让人无法挣扎,我双手抱头痛苦的叫了出来。

    阿赞峰瞪了我一眼,我的心脏顿时暴跳,一口气喘不上来,视线一黑,失去知觉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苏醒过来,浑身无力就像虚脱了一样,我发现躺在外屋的芦苇床上,吴添和黄伟民就坐在边上。

    我气若游丝的问:“降、降头解、解了吗?”

    吴添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我意识到了什么撑着坐起,突然发现手臂上全是纹身,低头一看,全身都纹着密密麻麻的泰文,还有一些狰狞的神鬼面孔,上半身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愣道。

    吴添仍是放不出个屁来,黄伟民终于忍不住插话说:“这是泰国的法力刺符,有镇压邪灵的功效,你中的降头太邪性了,连阿赞峰都降不住,只能用这种方式镇住降头发作,总算保住了命,我有言在先,这钱我还是照样收,不过可以打个对折,补一万就可以了。”

    “镇住?这么说我体内的阴邪物并没有清除,这就是你说的没有后顾之忧?”我皱眉道。

    “老弟,法力刺符后你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跟没中降头是一个样的。”黄伟民赔笑道。

    看着满身的纹身我顿时无名火起,瞪着黄伟民喘气,要不是我现在没力气,我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吴添一看情况不对马上圆场道:“你先别生气,这事不能怪老黄,你昏迷了一个星期,老黄一直守在这里,店里的生意也没管,他已经尽力了。”

    我闭上眼睛平息了下怒火,沉声道:“把手机给我!”

    吴添有些犹豫,我怒道:“快点!”

    吴添只好叹了口气递来了手机,说:“我建议别看,不过现在不看你肯定不会罢休的,唉。”

    我懒得跟吴添废话一把夺过手机,打开视频快进到了我昏过去的部分。

    视频里的我像个死人盘坐在那垂着头,阿赞峰的手按在我头顶,仍在不停念经咒,吴添担心道:“老黄,罗辉不会有事吧?”

    黄伟民没有回答,但我听到了他沉重的呼吸声。

    这时候视频里的我眼角渗出了血来,连鼻孔、耳孔和嘴角也先后流血了。

    吴添顿时惊了:“我靠,七窍流血了,老黄,你他妈要是把罗辉害死了老子跟你没完!”

    黄伟民紧张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吴添怒吼道:“快叫阿赞峰停下来,这么下去罗辉死定了,快啊!”

    黄伟民没有吭声,就在这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血眼格外恐怖,表情狰狞的瞪着阿赞峰,吴添和黄伟民都被这一幕震惊了,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喘气。

    阿赞峰脸色一变,赶紧在我头上揪下头发捏在手中不停揉搓,念经的声音更大了,我痛苦抱头,歇斯底里的喊叫,在地上打滚。

    这时候阿赞峰停止了念经,我停止了打滚,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像是死了,吴添颤声喊道:“老、老罗?”

    只见地上的我像是被人用线提了起来,慢慢弓起背,四肢着地站起,踉跄了下,面目狰狞的瞪着阿赞峰,嘶吼一声就朝他扑了过去,阿赞峰侧身一多,顺手从边上端起一盆早就准备好的黑血,不由分说就泼到了我头上,霎时我的脸就被血液染红,样子恐怖的叫人毛骨悚然。

    我疯狂的扫倒了法坛神像,扑向阿赞峰抱住就要撕咬,阿赞峰神情骇然,朝吴添和黄伟民大喊大叫,两人这才回过神慌忙冲了过去,将我从阿赞峰身上拽下。

    阿赞峰大口喘着气,示意吴添和黄伟民将我按压住,他则取来纹身工具,将调制好的特殊纹身液往我后背一泼,用针迅速的刺,只见我的后背不断的蒸腾起一缕缕白烟,身体不住的抽搐,脸上表情不停的变化,时而狰狞、时而歹毒、时而阴邪怪笑。

    阿赞峰不停的刺,我的抽搐慢慢减弱,表情僵住了,阿赞峰抹了一把汗,吴添和黄伟民这才松开了我,倒在地上喘气。

    阿赞峰镇定下来后又说了些什么,吴添一下坐起,瞪眼道:“啊,这只是暂时克制,还要刺一个星期?老罗醒了要是发现自己纹的跟只斑马似的,非杀了我不可。”

    黄伟民皱眉说:“罗先生想要保命只能这样了,这灵降太厉害,连阿赞峰都消灭不了,只能改变策略,用法力刺符先进行镇压,等把那个歹毒的黑衣阿赞找到在进行解降,阿添,罗先生现在不能做决定,你作为他最好的兄弟先替他做主吧,快点,阿赞峰说现在只能暂时克制一会,稍后他要是醒转过来会更猛,身体扛不住这种灵力,当场就会毙命!”

    吴添犹豫不决,盯着地上不动的我直皱眉,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深吸口气说:“刺,快刺!保命比什么都重要!”

    视频录到这里就结束了,看完视频后我陷入了茫然。

    吴添小声道:“老罗。”

    我扬手示意他不要解释了,然后倒下去发呆,这事还真怪不了他们,连我都被视频里的自己吓到了,我突然意识到那晚鬼压床看到的未必是做梦了!

    这年头纹身虽然不算什么,还是一种时尚,可我毕竟是个生意人,带着满身纹身怎么做生意,看着就像黑社会,谁愿意跟我打交道?即便不做生意去上班,哪个公司愿意请满身纹身的家伙?又有哪个正经女人愿意嫁给满身纹身的家伙?对我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别说恢复正常生活了,这等于是生生把我的生活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