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四章 飞速发展的鼠族文明
    “对是对,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现在这些家伙对待白夜是这种吹毛求疵,莫名其妙的态度,上回我刚刚苏醒,还患有离魂症的时候,他们对待我也是这种态度——好像我们曾经化身为鼠,就一定会受到鼠族思维的影响,甚至干扰了我们对人类文明的忠诚,简直岂有此理。┏YZ⑤A.COM┛”

    楚歌气咻咻地说,“这些宣传处还有心理评估小组的家伙,再这样神经过敏的话,下回谁还冒着千辛万苦和九死一生的风险,操纵着老鼠的躯壳,钻到地底世界去战斗嘛!”

    “你说的有道理,这不单单是移魂者的问题,也是全体觉醒者的问题。”

    穆处长轻叹一声,深沉道,“无论你愿不愿意承认,拥有超能力,既是一种天赋,也是一种诅咒,当你一次又一次发动超能力——无论是将灵魂转移到老鼠体内也好,是腾空而起、御剑飞行也罢,还是浑身上下长满坚硬的鳞甲和锋利的爪牙,亦或者自由操纵闪电和火焰,你都在不断偏离‘人类’二字的传统定义。

    “我们经常说,所谓觉醒者,就是进化的先锋,要代表全人类不断冲击极限,然而,一旦我们真的冲破了‘人类的极限’,那时候的我们,究竟算是什么东西,又会如何看待那些无法冲破极限的,昔日的‘同类’?这个问题,恐怕谁都无法回答。

    “无论如何,既然我们接受了七十亿地球同胞艰苦奋斗,用血汗和辛劳换回来的宝贵资源,又肩负着他们的殷切期盼,还拥有了常人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财富,权势和荣耀,那就必须同时承受‘成为觉醒者的全部’,包括时刻接受民众的监督和体系内部的管控。

    “我相信身为资深觉醒者和王牌移魂者的白夜,会理解这一点的。”

    楚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穆处长,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如果光是特调局宣传处还有什么心理评估小组的这帮鸟人,亦或者乌鸦部队的乌正霆中校,我早就不伺候了,真的,简直流血流汗又流泪,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这我相信,谁都知道你楚兄弟最重情义,根本不看重那些蝇头小利,而是纯粹为了友情、守护和热血而战,话说回来,‘没有半点好处’,却是言过其实了。”

    穆处长道,“事实上,我们特调局第七处有不少移魂者都非常欣赏你,特别是一些未婚女移魂者,听说了你和白夜在地底世界并肩作战的壮烈事迹之后,简直把你当成了崇拜的偶像,变着法儿、绕着弯儿找我打听你的联系方式。”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楚歌大吃一惊。

    “当然了。”

    穆处长道,“白夜是移魂者学校的金牌教官,实力超卓的他原本就拥有无数崇拜者,只不过他的年龄以及身份,和这些未婚女移魂者之间存在一定差距,现在白夜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还不知道能否恢复过去的巅峰境界,而你又曾和他并肩作战,这些未婚女移魂者便纷纷将他们的崇敬之情,从白夜转移到了你身上,你说,这算不算是小小的‘好处’。”

    楚歌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起来。

    “穆处长,你可能有些误会。”

    他正色道,“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会卑鄙无耻到用这种方式,诱惑你继续为特调局效力。”

    穆处长也正色道,“只不过,从白夜的经历,你应该就能看出来,干我们这一行,实在很难找到圈外人来谈感情,就算勉强开花结果,婚姻也极容易破裂,因此大家都习惯内部消化,圈里人找圈里人。

    “你千万不要腼腆,也没必要谦虚,就当帮我的忙,解决局里单身女青年的生活问题,这么着,改天我先帮你介绍两个?”

    “……”

    楚歌满脸纠结,看看穆处长,又看看周世平,琢磨了半天,还是一拍大腿,“行吧,别看我年纪轻轻,也知道顾全大局,看在穆处长您的面子上,就再伺候这帮鸟人一段时间!”

    ……

    之后半个多月到一个月时间里,为了守护灵山市,为了地球和平,为了人类文明的未来,总之不是为了特调局第七处里的单身女青年,楚歌继续尽心尽力地伺候着白夜。

    事实上,除了特调局宣传处和心理评估小组那些讨厌鬼,以及乌鸦部队的乌正霆中校之外,白夜本人倒是不难伺候。

    包括和楚歌一起照料白夜的特护病房里的护士们,还有那几位善解人意,温柔善良,成熟知性的女心理医生,都不怎么难伺候,楚歌还是挺喜欢和他们待在一块儿的。

    这一个月里,白夜继续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就好像身为鼠族“不死将军”,细胞再生的神秘能力,顺着灵魂传导到了他真正的身体上。

    他的头发已经长出来短短的一茬,将脑壳上丑陋的手术疤痕遮掩了大半,整个人因为长时间不见阳光,养得白白胖胖,气质也不像刚刚苏醒时那么阴郁而深沉。

    他变得阳光、爽朗了很多,似乎不再纠结于人类和鼠族的身份认同问题,每天有空的时候,他都会如饥似渴阅读大量书籍,并通过互联网关注最新的全球新闻——这一点,倒是和刚刚来到地面上的国师相差无几。

    他的精神状态,看着一天比一天健康,经常会拉着楚歌聊一些过去的事情,聊他和前妻的爱情,还有他们的孩子。

    他的前妻和孩子仍旧没有来看过他,他对此倒不甚在意,而是很赞同前妻的观点,还是不要让孩子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知道过去半年里他的不幸经历,对孩子的成长会比较好。

    有时候来了兴致,他还会和楚歌聊他小时候的事情,聊他们这些野孩子是怎么在丛林里疯玩疯跑,怎么制作陷阱去抓老鼠和蜥蜴,甚至为了比谁胆子大,傻乎乎把脚伸到满是食人鱼的河流里,即便被咬得鲜血直流,也浑不在意。

    楚歌觉得白夜已经基本恢复了健康。

    毕竟他自己刚刚苏醒时也是如此,在受到离魂症干扰的那几天还有些困惑,但慢慢就恢复了身为人类的意识和立场。

    因此,当白夜向他询问地底世界的现状时,他不觉得有什么应该隐瞒的地方。

    特调局,非常协会和乌鸦部队的结论也是,可以有限度告诉白夜一些地底作战的最新进展,借助他“不死将军”的头脑,进行分析,帮助判断。

    “人类文明和鼠族文明的接触,呃,从某种角度来说,非常顺利。”

    楚歌坐在床头,端着平板电脑,指指点点,“我们向地底世界源源不断输入了大量物资,除了武器之外,大部分都是食物、药物和生产工具——自从一个多月前决定援助鼠族文明以来,不少设计师还有加工厂都加班加点,二十四小时连轴转,设计并生产出了大量符合鼠族身体特点的超小型工具,这些工具的广泛应用,以及食物和药物的充足保障,令鼠族顺利度过了讨伐蛇魔之战后,国师陨落、内部分裂造成的巨大危机。

    “你看,从数据来分析,现在鼠族的新生儿存活率,单胎繁殖数量,包括野生老鼠觉醒智慧的基础概率,等各项代表文明先进程度的关键数据,都大幅提升,而且增长速度是越来越快的,这意味着鼠族文明正在蓬勃发展,欣欣向荣,形势一片大好。

    “事实上,夜光城已经无法容纳如此夸张的人口,哦,鼠口大爆炸,鼠族们正在夜光城的东南和西北两处巨大洞穴,以及一处‘旧灵山’的废墟,还有原本天人实验室的遗迹上,同时开工建设四座全新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