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人在何方!
    玄灵屏障前。

    很多修士都是开始冲入玄灵屏障。

    不仅是四大玄宗的灵皇,还有很多其他势力和散修。

    至于是不是真的爱慕纯阳仙子,还是想借机巴结纯阳殿或者纯阳仙子就不知道了。

    尽管纯阳仙子也只是一阶灵皇,但在纯阳殿的地位绝对是超然的。甚

    至有传言,纯阳仙子是某位地宗强者的弟子!

    这个身份就更为高贵了。

    作为地宗强者的弟子,有朝一日或许便会加入地宗。而在地宗地位越高,在玄宗的话语权也就越大。这

    种加入地宗,或许更高地位的作为,玄宗向来是支持的。

    若那位弟子在地宗有了显赫的身份,他原本所在玄宗的地位也将水涨船高!

    纯阳殿号称媲美地宗,但相比真正的地宗还是差了太多。地

    宗,那可是有灵尊那等恐怖存在的!

    在如今的圣王大陆,最强的势力终归是天宗和地宗!所

    以若传言为真,那么纯阳仙子的人情那就更有价值了。

    也正是因此,一听说纯阳仙子被抓,而且还是在灵宗区域,一些玄宗的修士心思就是活络了起来。在

    场众人看了下,此去灵宗区域的灵皇绝不会少于二十位!

    这对于东荒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于灵宗区域,那绝对是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还是咱们看到的,也不知道暗地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去!”众人咽口水。无

    疑的,此次这些灵皇去灵宗区域,定然会让那些蛮夷脑子都懵掉。

    “我总觉得此事没这么简单,不会有什么隐藏的事情吧。”有人忍不住道。

    “纯阳殿抓淫贼,但阳秦和阳华被杀。纯阳仙子去捉拿邪主,但没想到也被抓……”“

    此事若有秘密,估计就在那邪主身上!”“

    他估计不知道纯阳仙子在东荒的地位,见纯阳仙子漂亮起了歹念……”

    “活该他倒霉!”

    众人议论纷纷中,很多人已是走入玄灵屏障。不

    仅有灵皇,还有不少灵王!

    ……

    寒风冷冽。已

    是三月,但今年的寒冬却是久久不散。

    一世春秋山顶。阳

    凤歌悠悠醒来。她

    神色有些恍惚。

    作为纯阳殿天骄,她一身手段自然诡异莫测。如

    此快醒来,显然与她的伤势极其不符!“

    幸好有这太阳光幕……”阳凤歌重重呼出一口气。

    这是这些年她收集的恐怖灵火,储存在天阳印记中,关键时刻能化为光幕保命!

    但很显然,这只能施展一次。余生若没有机遇,天阳印记的这一手段也将彻底消失!

    “那邪主…到底什么来历……”她想到了苏玄,觉得若是没有这太阳光幕,必定会被苏玄杀死!如

    此想着,她活动了一下身子。

    但下一刻,阳凤歌一怔。

    随即她脸色大变。

    “雷火……”阳

    凤歌一愣。

    世间万火,雷火绝对是最珍贵的灵火之一。就

    算是她,也不曾拥有。阳

    凤歌想不到自己一醒来,就被一道雷火捆着。这

    雷火虽然不能伤害她,但却是彻底封住了她的行动,连这太阳光幕都无法收起。

    不过很快,阳凤歌就是反应过来。

    抬头张望间,她看到了苏玄,神色顿时变得恼怒,但也震撼。“

    他在做什么?”

    在阳凤歌的注视下,此刻苏玄半个身子都是融入了最左侧的石碑中,其上古老晦涩的文字如蝌蚪般悬浮在空中,围绕着苏玄和石碑转动。阳

    凤歌微微吸气。

    就算她看不懂这石碑和文字是什么,但也知道苏玄在发生极其变态的蜕变。

    “他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会感觉到敬畏,如看星空……”阳

    凤歌娇躯微微颤抖。

    哪怕此刻身处险境,被苏玄所控制,她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在

    她的观念中,这并不是一个灵宗区域的修士能带给她的感觉!时

    间流逝。

    一日后。

    在阳凤歌眼眸乱颤下,苏玄彻底融入了石碑。而

    下一刻。“

    砰!”

    石碑轰然炸裂,恍若一团金粉爆开,漫天璀璨。

    只见其中苏玄神色肃穆的盘膝坐着,口中念念有词。继

    而,苏玄睁眼,恍若两颗星辰。

    “聚!”

    苏玄低喝。漫

    天金粉顿时化为一个金色的柱子,其上依旧刻着造化炼天器诀,但不论是外表,还是威势,都是脱胎换骨!

    与之前石碑相比,那就是土鸡与凤凰!

    苏玄挑眉,神色也有些震惊。

    他知道,这才是造化炼天器诀的真正载体,否则一般玉石根本无法刻下这逆天器诀。

    “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苏玄低喃。这

    一块器诀他已是掌控,其上绘刻的正是如何以天地万物,阴阳造化来炼器!这

    一刻,苏玄感觉若是自己实力强大,连这圣王大陆都能拿来炼器……“

    不世器诀!”苏玄大振,随后双眸精光璀璨的看向阳凤歌。“

    你……”阳凤歌脸色微变。

    但下一刻,她还没来得及叫,那金色柱子就又是炸开,将太阳光幕笼罩,随后再化为金柱!“

    没想到还能醒来,但在这一世春秋上,你就是真正的太阳,我也要将你压下!”

    苏玄冷哼,看向第二座石碑!“

    还有两座,等我彻底领悟,便能拔出炼器仙剑!”

    苏玄眼眸振奋,执着,飞向第二座石碑,身子缓缓融入……

    ……时

    间流逝。

    转眼七日。

    四日前,苏玄领悟第二座石碑,这石碑变为暗黑色石柱,幽深恍若可以吸扯一切的黑洞。

    此刻。

    苏玄正在第三座石碑,整个人融入其中,却是久久无法领悟。“

    一剑一世界,一念一天地,化剑为炉,一剑可炼天地苍穹……”

    苏玄不断低喃着,神色坚毅但也带着疯狂。

    他的实力足够,炼器造诣也足够,但炼器仙剑显然不是那么好拿的。不

    过。苏

    玄身上也慢慢散出苍茫剑气,开始融入一世春秋山。

    渐渐地。

    一世春秋山不再只有春秋,似有凛冬降临,带着彻骨的寒意……

    隐约间,更有沧桑的呢喃响彻。

    “我为剑,八荒可身陨!我执剑,天地亦寂灭!“而

    也就在这一日。东

    荒的强者来到了一世春秋山下。他

    们抬头看向一世春秋山,神色冷冽至极。

    “纯阳仙子,就在其中!”纯阳殿修士冷冷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