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十峰独一人!
    第五百七十七章十峰独一人!

    杨天行等人终究是离开了,独留苏玄一人。

    到了此刻,天下峰上也是没了人烟。

    尽管杨天行他们很担心苏玄,但他们也知道自己留在这只是给苏玄添麻烦。

    百炼器宗…也是他们的家。

    他们终归不甘只能看着!

    但他们更知道,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至于苏玄惹了四宗一事,他们根本不会怨苏玄。

    因若是没有苏玄,百炼器宗最后的那一丝尊严也会被天炉和奉火踩踏殆尽。

    苏玄独自一人盘膝于宗主殿上。

    天地宽广,独他一人。

    苏玄有种拥抱了天地的感觉。

    这是寰宇境的好处之一,随时随地可融入天地,对于天地的感知达到极致。

    ”人生修行如一场浩瀚的旅行,唯有见过路上所有风景,方知旅行的意义和目的。而修行,也要看遍一切,懂得一切,才能在踏上巅峰时明心见性,达到最强!“苏玄低语,心如明镜。

    即使大战在即,苏玄也是极为平静。

    他知道,他终究是有些改变,在修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夜,凉风习习。

    苏玄微微睁开眼眸,看着漫天的星辰,眼中闪烁着同样璀璨的光华。

    他看向一旁的陆无双。

    尽管无灵,但苏玄有时候还是很喜欢与她聊上几句。

    而此刻,他需要陆无双离去一段时间了。

    很显然,相比面对那些阴险狡诈的人,他更愿意面对一具只会听从他吩咐的傀儡。

    他轻声道:”无双,去一趟奉火,将龙脉古殿将我扛来。在那里,陈玄策会告诉你如何做。”

    尽管,他只需用意念控制陆无双,设置她如何做。

    尽管,在奉火器宗的陈玄策也能基本的命令陆无双。

    但面对这个外表与人无异的无双战兵,他还是会多说几句。

    而此次让陆无双去奉火,最主要的就是龙脉古殿。

    他相信,之前在奉火器宗的布置应该已是失笑。凭借陈玄策和陆无双,定能控制奉火器宗。

    而且陆无双不同于其他傀儡的是,她可以极其遥远的控制。哪怕百炼和奉火相距甚远,苏玄也能借助陆无双知晓以及看到一些事情。

    至于龙脉古殿,则是此次他对付四宗的关键宝贝之一。

    在一系列事情发生后,苏玄便在不断完善自己的计划!

    几乎任何有用的宝贝和人,都是被他算了进去。

    当初得到龙脉古殿的掌控权,自然是让苏玄将此也算了进去。

    陆无双并没说什么,转瞬就是消失在苏玄身边。

    而苏玄则是抬头望着璀璨星空,久久不言。

    许久。

    他低声自语:“百炼器宗因衰败的缘故,气运分散。但不知为何,却冥冥之中还有不少气运不曾消散,也不曾远离百炼器宗。不过这几日,却是开始散去了,尽管微不可察,散去的速度也很慢,但我还是感觉到了……”

    苏玄显然不知,这是三个因果童子的缘故,将一份气运牢牢控制,牵引着分散在百炼器宗的气运不散。

    只不过因果童子被曹绣芝夺走,也就没了这等功效。

    “而接下来,我要聚集百炼器宗的气运,为我所用!此事不管四宗会不会来犯,我都要开始准备了。”

    苏玄眼中闪着精光。

    至于四宗何时来,苏玄懒得管。因对他来说都是一样,这几年他布置了如此多手段,可不是四宗随便派几人就能摧毁的。

    而以苏玄对四宗的理解,傲慢如他们第一次绝不会派太强的存在过来。

    就像在三宗区域,把他们打疼了才会叫来强者!

    “我有龙脉古殿聚气运,也有三宗区域的两宗本源气运,更有山海气运印镇压气运。如此,我便可聚百炼气运,如在三宗区域,气运临身,让在此地的我战力飙升到极致!”

    苏玄低语,山海气运印缓缓升起,开始镇压百炼气运。

    “青眉,八戟这几日也就回来了。到时一大堆灵王到来,我倒要看看四宗如何毁我百炼!至少在真正的强者到来前,百炼难毁!而且,我还有南冥雀王这张底牌……”

    苏玄低语,此刻开战虽仓促,虽冲动,虽疯狂,但他也绝不会蠢到没有一丝把握就开始!

    “撑过这段时间,四宗再想杀我,便是难如登天!”

    他运筹帷幄,静等四宗来。

    百炼十峰。

    五峰荒芜,五峰衰败。

    十峰之上,如今独剩苏玄一人!

    ……

    五日后。

    在那遥远的雪域。

    曹绣芝风尘仆仆的带着曹绣娥几个亲信来到了离火南冥宫下。

    她眼中带着不甘,也有期待。

    “邪罗,此次之争还没结束,且看谁能笑到最后!”曹绣芝低语,走上了雪山。

    ……

    在灵宗区域有着一片如山般巨大的古林。

    其色如血,其形如龙。

    其名…为血龙木!

    四大宗之一,血木龙宗便是建在此处。

    在古木之上,一块巨大的浮土遮蔽了整个血龙木林。

    其上宫殿林立,亭台楼阁,奇珍异兽多不胜数,美轮美奂,好似人间仙境。

    这里,正是血木龙宗!

    在一处古殿中。

    “砰!”

    一声重响回荡。

    “好一个百炼,竟敢公然反抗我血木龙宗,他们难道忘了当年我血木龙宗带给他们的恐惧,以及他们是如何的摇尾乞怜?”

    有愤怒的声音传出。

    血木龙宗…知道百炼发生的事情了!

    ……

    斩邪王宗!

    自从千年前,八大强宗被灭四宗,斩邪王宗便是举宗迁移,将宗门移到了灵宗区域的正中间。

    曾经…南华剑宗的所在地!

    灵山林立,灵气氤氲。

    这是一片修行圣地,就连那九曲十八弯的河川,都是有丝丝灵气升腾。

    在一处靠河山峰,风景独秀之地。

    一个中年男子临江而立,嘴边横着碧玉之萧。

    清越温雅的箫声响起,引得山猿驻足,鸟儿盘旋,灵鹤起舞……一派灵秀神奇景象。

    在远处,一个极美的女子站着。

    岁月未曾在她脸上刻画任何风霜,只是将其美沉淀下来,越来越动人。

    她如酒,越酿越香。

    此刻女子一身白衣,恍若临世的谪仙。

    不过,她却是痴痴的看着那吹箫的中年男子。

    “燕雀哥哥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有魅力了。”她低语,脸上有着少女般的羞涩,美艳至极。

    男子这时候也是放下玉箫,看向女子,微微笑着点头。

    女子是斩邪王宗之主的女儿,名王凰儿。

    而男子,则是赵燕雀。

    当年他入斩邪王宗,还当上副宗主,不仅因揭发自己的师傅罗天擎炼邪兵,更因眼前的女子。

    赵燕雀望着王凰儿,目光深情。

    可在这深情之下,却也有着冷漠。

    他的目光好似穿越了王凰儿,落在了他曾经的故土,那名为百炼的土地之上。

    “二十多年了,也该回去看看了。”他低语,声音细不可闻,却是带着丝丝孤傲。

    此去,据说千古峰出了个邪罗,名传八方!

    此去,他不再是罗天擎的弟子,而是高高在上的斩邪王宗副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