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一剑摧城,无苍生!
    李桃夭笑看姬潇潇。y。Z5。a.COM

    这个阴险狡诈的女子,用的恰当,无疑是一杆锋利的长矛!对苏玄有了些了解的李桃夭,决定将其作为最先的阻挡之矛!她看了眼边上的文昭王后,轻声道:“文昭,我们去宁氏,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好。”

    文昭王后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期待。

    此刻归来,她携大势!文昭王后很迫切的想要看到那个男子独断专权的族群,对她恭敬有加的模样。

    “潇潇,此地便交给你了。”

    李桃夭笑笑,翩然而去。

    落英城主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内心一阵悸动。

    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妖媚,简直要憋死人啊。

    荡妇!落英城主暗骂,但脸上却充满恭敬。

    如今八宝国大乱,宁氏执掌北方,他再没嚣张的底气!除非他想死,否则归顺宁氏是唯一的出路!而眼前这姬潇潇……落英城主嘴角抽搐,早知这是个蛇蝎女人,自然不敢得罪。

    而且此刻在姬潇潇身边,更是有不少强者。

    有杀手宝儿。

    也有姬潇潇自己隐藏的力量,三个九阶灵皇!这三个皆是天宝商会最大的战力,之前八宝国不论多乱,姬潇潇都捏的死死的,并没有显露。

    而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蒙面的九阶强者!这是李桃夭留下的战力,不知从何处来,但足以说明李桃夭的不凡与强大!如此…便有八个九阶灵皇!而且落英巨城也有四个九阶灵皇镇守,加在一起足有十二个!这等战力,再有落英巨城防御,她还真不信苏玄能够闯进来。

    “姬会长,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做?”

    落英城主小声问,微微靠近姬潇潇就能闻到诱人的香气,让他心神都是一荡。

    “以后,这里我才是城主!”

    姬潇潇一脸傲慢,让落英城主脸色一僵。

    而下一刻,她又道:“开启落英巨城的大阵,秦猿修不日定会攻来,都给我警惕起来!”

    落英城主咬牙,暗骂姬潇潇臭婊子,一来就如此嚣张。

    不过他并没反抗,而是恭敬点头。

    人在屋檐下!落英城主选择低头,往后有的是手段降服这傲慢的女人!姬潇潇眼眸冰寒,更是带着一抹怨恨。

    “秦猿修,来吧,我会送你一份大礼!”

    ……大地苍茫,凛冬已是过去,不过狂风依旧冰寒。

    苏玄带着邪戟军向着北方前进。

    与纯阳殿一战,苏玄已是彻底适应了灵皇之境。

    他身上的气势越发圆融。

    哪怕此刻意念在秦猿修身躯上,也是无法影响他丝毫。

    “一念两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苏玄摇头。

    此刻秦猿修这具身躯的修行已是完全停下,就像是苏玄的一副铠甲,除此之外再无他用。

    “可惜修行分身之法的传承实在太少,我也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

    苏玄暗自摇头,只能以后寻找机会。

    苏玄扭头,看了眼澹台烟岚他们。

    此刻澹台烟岚已不再背负双面大斧,而是两杆足有三丈长的巨戟!这是苏玄为她锻造的,尽管才超等灵器级别,但配合邪戟军却是能爆发恐怖的威力!这短短的时间,天资惊人的澹台烟岚已是与邪戟军搭配的极为完美。

    此事让苏玄都是啧啧称奇,澹台烟岚绝对是为战斗而生!“你杀了如此多纯阳殿修士,不怕他们报复?”

    吴夜在苏玄边上,气息越发彰显,完全不像一个杀手。

    不过苏玄能看出,吴夜在蜕变着。

    一个始终隐藏黑暗的杀手,绝无法达到巅峰。

    这段时日吴夜受苏玄影响,已是在发生着惊人的蜕变。

    苏玄相信,吴夜这次蜕变完成,必然更上一层楼。

    “若怕报复,我还杀什么人?”

    苏玄摇头。

    “也对。”

    吴夜也只是随口问,很赞同的点头。

    此地是炼宝阁,就算纯阳殿震怒,也鞭长莫及。

    就算…纯阳殿派出封号灵皇,他们一起蛮上,打不死封号灵皇,也能怼的他吐血!这一点,吴夜还是很有信心的!师妃在一旁看着,眼皮直跳。

    怪物的世界和想法,她果然一点都无法理解。

    “此去北方,真能降服宁氏?”

    师妃很是忧虑与心慌。

    毕竟宁氏扎根北方悠久岁月,而且是完整,实力巅峰的存在,而他们势单力薄,师妃无法想象该怎么做。

    “李桃夭那女人很危险,我想这次就将她拿下!”

    苏玄感受到那女人深藏不露,而且他有种被李桃夭盯上的感觉,直觉告诉他往后自己不去惹李桃夭,这女人也会来算计他,这让他内心杀机很重。

    “那该怎么办?”

    师妃下意识道。

    “一直杀!”

    苏玄冷酷开口。

    师妃一滞。

    苏玄又道:“杀到他们臣服!”

    ……落英巨城。

    一处阴暗的密室。

    姬潇潇眼眸阴冷的站在一张玄冰之床前。

    其上躺着一个衣裳半裸的成熟女子。

    她脸色泛着病态的嫣红,白皙的身上更是有一道道血线窜动。

    她是谢淑甄!之前抓韩青雅,师妃她们的,便是李桃夭的人。

    姬潇潇看着,嘴角浮现冷笑:“谢淑甄,我知你也是被秦猿修威胁。

    不如你效忠于我,总比秦猿修那禽兽好百倍千倍!”

    谢淑甄眼睛微微睁开,一片猩红。

    “他比你好千倍万倍。”

    谢淑甄咬牙。

    “呵呵,你倒是情根深种,就是不知他在乎不在乎你!”

    姬潇潇讥笑,将一把匕首插入谢淑甄腹部。

    “嘶!”

    谢淑甄吸气,眼眸中有无尽痛苦。

    而此刻谢淑甄身子上的血线开始交汇,在腹部渐渐形成一道嫣红的血花,妖冶绝美…………一日后。

    苏玄等人来到了落英巨城前。

    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厚重感!那万丈城墙就好像是阻隔两地的天堑,无法逾越!“这…该怎么破?”

    师妃愣了下。

    而这时间,苏玄已是一步向前,缓缓升空。

    他微微闭眸,右手握住剑匣。

    “道生剑,剑天倾,一剑守,百念起,我如剑,剑若生……”苏玄沙哑低语。

    这是山河剑宗的剑经。

    此生不曾学过,但前世,或者前前世,却是刻入骨髓。

    那时候,他是剑北辰!那时候,少年不得志,不曾有未来!在那熟悉,又陌生的山河剑宗,他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剑宗的开宗剑经。

    剑北辰的记忆斑驳,这些年偶尔也会有零星记忆闪过。

    那是坎坷却辉煌的一生。

    那一生,他被誉为最强剑袍!那一生,他修山河最强剑意,山河苍生,大义凛然!而如今……苏玄眼眸有刹那含悲。

    “不归路,不归途……苍天无道,尔独何泣,四世福泽,光耀此生,却终究是个笑话……”苏玄微微闭眸,那神秘,讳莫如深的记忆,让他觉得他的身世有大秘密。

    大恐怖。

    但…这并不是苏玄停滞不前的理由!他睁眼,满是惊天凌厉。

    “我为剑北辰时,我记得…我曾一剑摧城!”

    “铿锵”一声。

    剑意凌霄,山河大动,草木皆寒!这,是苏玄这一世的剑意!无苍生,仅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