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北方如火,纯阳之灾!
    雪暴国南方冰雪肆虐。y。Z5。a.COM

    而北方…倒是温暖了许多。

    此事与纯阳殿不无关系,至少北方不再冰雪连天。

    古暴城!这是雪暴国王室的居住之地!王室以纪为姓,当代国主为纪天方。

    前些年励精图治,倒是深的雪暴国人爱戴。

    但自从纯阳起势,纪天方毫不犹豫的投诚纯阳,更有传闻他成为纯阳殿记名弟子后,这位仁德国主的名声就是一落千丈。

    作为王都的古暴城,似乎也成了纯阳殿在炼宝阁区域的后花园。

    纪氏王宫一大半,更是被纯阳殿霸占。

    很显然,在纯阳殿的强势下,纪氏莫说掌控了,在雪暴国都活的极其窝囊。

    不过最近古暴城显然有些混乱。

    天琅雪城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的,苏玄强势攻下雪城,掌控南方也是传了开来!对于八宝国的入侵,北方修士自然充满愤怒。

    但千荒龙城都是在苏玄手中吃亏,这自然让众人心生畏惧。

    而他们也知道,纯阳殿必然会有动作。

    此刻在王宫一处议事大厅中,纯阳殿在雪暴国的强者汇聚在一起。

    此地气氛有些沉重。

    在场足有十五人,皆是九阶灵皇!其中…不乏顶尖九阶!“秦猿修之前在八宝国杀我纯阳殿十八个九阶,如今更是跑到雪暴国嚣张!荒无敌都是被他算计,那胆大包天的杂种估计很快就会来北方!”

    一个老者阴冷开口。

    “我建议,让宗内派遣封号灵皇,直接碾压了他!”

    另一个老人冷喝。

    “这里是炼宝阁区域,九阶灵皇来此已是炼宝阁容忍的极限。

    若是封号灵皇到来,炼宝阁必然发难!”

    坐在边缘,但无人忽视的阳北苍皱眉开口。

    这些时日他们已是彻底严防古暴城,就是怕重蹈天琅雪城覆辙。

    而这几日,他们更是在不断讨论该如何对付苏玄!因为炼宝阁的原因,他们的确不能明目张胆的对付苏玄!这就违反了规则,炼宝阁断不会容忍!而且这些年炼宝阁极速发展,其势头堪称恐怖,纯阳殿也不想随意交恶炼宝阁!“那就让宗内派最顶尖的九阶灵皇,直接去强杀秦猿修,我就不信他还能反了天!”

    又一个老者开口。

    “我纯阳殿九阶灵皇虽多,但他们也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可能都聚集到炼宝阁!”

    众人争论不休。

    许久。

    “八宝国…已经出了一个封号灵皇!”

    阳北苍忽然沉声开口,此事外界还没传开,但亲眼目睹雪城一战的阳北苍自然知道。

    众人一滞,莫名心虚。

    不过也就在此刻,坐在最边缘,有些吊儿郎当的年轻男子懒散道:“八宝国那位文昭王后贪婪的很,只要我们付出足够的代价,她都能反叛秦猿修,此事根本不足为虑。

    至于秦猿修,难道非要我纯阳殿修士出手?

    这东荒多的是收钱杀人的势力,比如杀手会,一些佣兵,以及亡命徒!”

    年轻男子说着,眼中有一丝鄙夷闪过。

    “再不行,就花大代价让封号灵皇级别的杀手出动,我不信秦猿修还能活!”

    众人一震。

    “北行,你能联系到人?”

    阳北苍挑眉。

    这年轻男人叫阳北行,严格意义上他阳北苍都得叫一声表哥!阳北行在纯阳殿是出了名的放荡,被安排来雪暴国,也是因为得罪了一些人。

    “此事交给我,你们只要提供钱财,不出一个月,我就能将秦猿修的脑袋丢到你们面前。”

    阳北行傲然道。

    阳北苍皱了皱眉。

    请封号灵皇动手,无疑是天大的价!此事…他都有些做不了主。

    “此事待我请示殿主后再做决定,今日便先这样,明日再议!”

    阳北苍想了想,开口道。

    不是说他纯阳殿请不起人,而是关乎纯阳殿脸面,而且纯阳殿中很多强者估计也会觉得大题小做,是他们无能……若是传出去,纯阳殿必然贻笑大方。

    阳北行耸耸肩,懒得再跟一群大老爷们待在一起,转身就走。

    夜…已经深了。

    阳北行想到了之前勾搭上的美艳妃子,内心一阵火热。

    他知道纪天方那窝囊国主察觉到了,但那又如何。

    老子就是搞你女人,你咬我?

    阳北行就喜欢这刺激感,来雪暴国这疙瘩地,也就此事能让他烦闷的心稍稍愉悦。

    心中想着,他火速朝那妃子的寝宫而去。

    路过一处花园。

    阳北行莫名感觉冷了一分。

    不过他也没在意,径直走过。

    但下一刻。

    “咻!”

    一道黑影徒然出现,极其突兀。

    阳北行毛骨悚然,因这黑影与他近在咫尺。

    什么鬼?

    阳北行要爆发战力,但下一刻就是感觉脖子一凉。

    “你……”阳北行下意识捂住脖子,鲜血喷涌。

    “敌…敌袭!”

    他凄厉大叫。

    但…四周风雪激荡,他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前方,苏玄出现。

    “你是谁?”

    阳北行疯狂倒退。

    “灭你纯阳之人!”

    苏玄冷漠开口,如影随形。

    十息过后。

    阳北行轰然倒地,都来不及求饶。

    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那妃子今晚要独守空房了……苏玄神色淡漠。

    此次来杀纯阳殿修士,无疑会让纯阳殿震怒。

    但…就算他不来找纯阳殿的麻烦,纯阳殿也不会任由着他控制雪暴国。

    既然如此,苏玄便率先动手,直接将雪暴国的纯阳修士一锅端了。

    到时他掌控两国,也是有了些许底气!炼宝阁绝不会对他如何,更是巴不得他和纯阳,龙城斗个你死我活,也就会事后阻碍他掌控雪暴国!到时候,他也就可以好好和这几个玄宗斗一斗了。

    当然,掌控更多势力,苏玄最希望的还是找到小婉。

    习惯了独自战斗的苏玄,势力可以借用,但最终他会选择的还是相信自己。

    “炼宝阁庞大,但先生只要寻遍八方,总能找到你的。”

    苏玄低语,脸上闪过一丝柔和。

    那个小女孩,让他心中凉薄到仅剩一点的情感浓烈如火。

    为了找到小婉,苏玄会拼尽全力。

    他,渐渐隐入黑暗!今夜还很漫长,杀戮也刚刚开始。

    ……阳北苍房间中。

    他身边那黑链女子又是悄无声息出现,恍若傀儡。

    此刻在他面前有一面铜镜,隐隐中映衬出一道英武的身躯。

    “父亲,炼宝阁之事便是如此,该当如何,还请您定夺。”

    阳北苍轻声道。

    那人…正是纯阳殿主阳风华!“此事你自己看着办,炼宝阁的事情宗内已是没办法支援。

    最近…从灵宗区域得来的三宗气运,以及十方玄种已是有了新的进展。”

    阳风华并没瞒着阳北苍,因此事阳北苍也是参与者之一。

    “忙完炼宝阁之事,不论成败,你都需要回来了。”

    阳北苍一震,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异色。

    “好。”

    他微微一拜。

    交谈…至此结束。

    “终于要开始了么?”

    他低喃,冷淡的眼眸中闪过浓浓的邪异……翌日。

    阳北苍早早来到议事大厅。

    但让他皱眉的是他等到两刻钟,也没一人过来。

    “当我的话是放屁么?”

    阳北苍有些恼怒。

    不过也就在此刻。

    “咯吱。”

    大门打开。

    阳北苍脸色变冷,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但下一刻,阳北苍浑身狂震。

    进来的…竟是苏玄!他身上,沾了些许血迹。

    “你怎么进来的?”

    阳北苍厉喝。

    “走进来!”

    苏玄冷冷开口。

    “放肆!”

    阳北苍气势冲天,爆发浓烈纯阳威。

    他…在叫人!苏玄讥笑。

    “你在找他们?”

    苏玄大手一甩,一堆人头滚落,正是在雪暴国的纯阳殿强者!阳北苍浑身一寒。

    “杀了一夜,就剩你了。”

    苏玄幽幽低语,风雪自天而落,大厅轰然炸开。

    苏玄直接动手。

    “今日过后,雪暴国无纯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