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葬尸湖!
    凌霄仙坟七重天,横跨偌大圣王大陆。

    这是圣王大陆最恢弘史诗的秘地,不知多少生灵叹为观止。第

    一重天葬灵天地处灵宗区域,其域也是宽广至极。苏

    玄在杀了叶龙蛇后便是跟在云清怡身后,也没管她要带自己去哪,细细感受着凌霄剑碎片带给他的蜕变。

    此刻他体内一角,一柄残缺的剑隐现。加

    上他原本的碎片和剑尖,他已是有六块碎片。苏

    玄知道凌霄剑碎片总共有十二块,以及剑柄和剑尖。

    他能感知到其他五块也在凌霄仙坟,至于最后一块似乎在悠久岁月里已是被人拿走。

    不过苏玄也不担心,只要他凑齐此地的碎片,冥冥之中自然能感受到。

    “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剑柄,碎片缺一两块,还是能接受的。但没有剑柄,凌霄剑便发挥不出太大威力!希望还来得及,云清怡此次真的知道些什么。”

    苏玄眼眸闪烁,一个个念头闪过。而

    此时此刻,凌霄剑碎片也在不断改善着他的体质,一丝丝剑气在他肉身四窜,引动血气,增强肉骨强度。这

    是凌霄剑的好处之一,而随着得到凌霄剑这么多碎片,苏玄竟是感觉自己对剑道的体悟更强了,不论是天地之剑,还是其他剑道灵通都有种融会贯通的感觉。

    “待我得到整柄凌霄剑,那我对剑道的感悟该有多强?可惜那南冥宗的剑道总纲到现在也没丝毫下落,若是两者结合,那我的战力估计得数倍的爆发!”苏

    玄有些可惜与遗憾。

    他如今的修行道路无疑是极为明确的。修

    行以邪体为主,战力以剑道为主。两

    者相辅相成,等他开始炼邪剑,更是最完美的修行道路!“

    邪体,邪剑,气运,剑道……待我将这些都修成,我一人便敢单挑四宗!”苏

    玄充满期待。

    蓦地。

    走在前面的云清怡停了下来。苏

    玄瞳孔一缩。在

    他前面是一片血色的湖泊,其上漂浮着一具具尸骨,看上去极为渗人。

    “这是什么?”苏玄忍不住问。“

    葬尸湖,在凌霄仙坟死去的生灵只要不管尸体,都会莫名出现在这里。此地的尸气和血气连最强大的尸修和血修都不敢沾染,是极其致命的东西。”云清怡回答。“

    来这干嘛?”苏玄皱眉,这怎么看都是处不祥之地。

    “据我云莲宗秘密了解,这葬尸湖下藏着凌霄圣王的一些秘密,极有可能与凌霄剑有关。”云清怡扭头看苏玄。

    “你们怎么知道?”苏玄一震。

    “以前我云莲宗有一个极其罕见的魂修,他的命魂天生不惧尸血之气,意识曾入其下,感受到了凌霄圣王和凌霄剑的气息。”云清怡没好气道,看出苏玄有些不信。云

    清怡狠狠瞪了苏玄一眼。

    此次苏玄闹得如此大,血木龙宗绝不会善罢甘休。此次出去后,云莲宗估计又要进行一场大战了。

    “别这么看我,就算我不杀叶龙蛇,血木龙宗也惦记着云莲宗,没什么区别。”苏玄不以为意。他

    接着道:“那你有没有进去的方法?”苏

    玄能感受到其血气,尸气的恐怖。

    云清怡一听,顿时得意道:“你求姑姑我啊,你求我,我就带你下去。”她

    知道,苏玄的好奇心已经被她勾起来了。“

    哼,看你小子还在不在我面前横。”云清怡戏谑的看着苏玄,早就想调教一下苏玄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性格。

    苏玄挑眉。

    他嘴角满是不屑,道:“你就待着吧。”

    说着,在云清怡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苏玄一跃就是跳入了葬尸湖!

    “扑通!”苏

    玄潜入葬尸湖。云

    清怡一个哆嗦。

    “你不要命了!”云清怡尖叫,身上瞬间披上了一层流光四溢的羽衣。

    这是专门为抵御尸气和血气制造,有着极其强大的作用。云

    清怡一跳入葬尸湖,就是寻找苏玄的身影。

    不过下一刻她就是一呆,因为苏玄就像游鱼一样在葬尸湖游来游去。更

    恐怖的是四周尸气和血气皆是在被他吸收,隐隐竟是在修行!

    修行……云

    清怡嘴角剧烈抽搐。这

    小怪物!

    别人沾之必死的尸气血气,到他那里竟是成了修行之气!人

    比人气死人啊!

    云清怡有种吐血的冲动。

    “此地尸气和血气的确强。”苏玄微微点头。他

    身怀阳王骨体,自然不惧尸气。而血气,他九死不灭邪神法又不是白修,完全可以将其吞噬!所

    以苏玄在这葬尸湖根本不会有事,反而如鱼得水。

    “先下去看看!”苏玄眼眸闪动,懒得理云清怡。若

    是他自己就能寻到传承,那自然就不需要云清怡,也不用跟她分赃。苏

    玄又不是什么大善人,哪会在这时候还想着云清怡。

    不过苏玄找了一圈,却是什么也没找到。甚至他用凌霄剑感应,也是察觉不到什么。“

    这葬尸湖不大,我已全部找遍,但依旧找不到,看来还是需要云清怡……”苏玄无奈,只能去找云清怡。不

    过当他看到云清怡时,却是乐了。

    只见她拼命的往上游,但周身尸气和血气缠身,行动极其缓慢。

    而她身上的羽衣已是开始消融,就连自己的衣裳也是开始腐蚀,露出羊脂白玉的肌肤。云

    清怡那凹凸有致的身躯,已是大半暴露在苏玄眼中,让他内心都是忍不住泛起涟漪。

    “身材是好,就是太不可爱了。”苏玄游向她。云

    清怡一呆。“

    需要帮忙么?”苏玄一脸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