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斗王尸!
    苦海之中。王

    尸威严沧桑的声音在此地回荡。

    托着苏玄的苦尸一颤,气息莫名微弱了一分。

    若不是此刻已是被苏玄控制住,它们可能都是跪下膜拜了。苏

    玄身躯狂震,面孔瞬间变得狰狞。“

    要我的身体,有能耐就来拿去!”他低吼。

    继而。“

    给我使出全力!”他狂喝,身下苦尸顿时嘶叫,发了疯般用力托起苏玄。“

    冥顽不灵!”王尸的声音又是响起。此

    刻他依旧被封禁在王座上。

    而王尸要做的,就是夺舍苏玄的肉身,以另类的方式重新行走于大地。如

    此情况下,他将有很多办法打破此地彼岸土,释放此地苦尸。

    不过让他惊异的是,苏玄竟是也能控制苦尸。随

    着压在苏玄身上,他顿时感觉到了苏玄体内有邪力的存在。“

    原来是一个邪修,那再好不过了!”王尸金焰中的眼眸涌现大激动。自

    从很多年前彼方宗的强者发现他的存在,王尸便是在等待着这一刻。彼

    岸土之封禁着实太过恐怖,将他封禁了悠久岁月。尽管彼岸土已是开始衰退,但他也称不了太久。

    所以,这些年他都是在拼命引导彼方宗发现他的踪迹。

    终于是在这一次,彼方宗发现了他。

    尽管有些变故,但对于他来说只要有生灵夺舍变行,其他都是不足为虑。

    而且苏玄更是将他带到了苦海,在这彼岸土对他的压制也会减少很多,更有利于他夺舍。王

    尸发出了一声轻蔑至极的冷笑。

    “本王之念,一丝一缕便能镇压你这蝼蚁!”他低喝。

    “轰轰轰!”

    苦海震颤,苏玄上浮的趋势顿时停住。

    此时此刻,大小如意蛛网已是全部融化。

    苏玄的头顶之上,尸王高做王座,低头俯视苏玄,恍若高高在上的帝王。

    而这时。彼

    岸土边缘。徐

    狂突然脸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

    大小如意蛛网破碎,他顿时也是受到反噬。

    “大小如意蛛网破了!”他低语,满眼惊颤。此

    刻还迟疑在此地的彼方宗修士皆是一惊,随后他们就是感受到一股股森寒之意从苦海飘来。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我等不知的变故!”魏延安一脸心悸。

    “走,去夺彼岸花,咱们可能放出不得了的东西了!”雪玲珑咬牙,有了不好的预感。“

    等夺到彼岸花,以最快的速度离去,此地不宜久留!”

    一行人,极速离去。苦

    海翻涌。

    其海水对苏玄的侵蚀已是越来越严重。他

    低吼连连,知道此刻已是极为危险。

    “一具不知封了多久的骷髅也想压住我苏玄,你算老几,还是觉得我好欺负?老子一身宝贝,就不信拆不掉你!”他怒啸。苏

    玄彻底怒了。

    “武戟,来!”他内心狂吼。“

    轰”的一声,武戟出现,苏玄疯狂的砸向王尸。王

    尸一开始还极其轻蔑,莫说他的骨体千锤百炼,悠久岁月里未曾腐朽半分,就算普通苦尸他也估计苏玄砍不破。这

    ,是他们苦尸一族当年横行圣王大陆的最大资本!“

    别挣扎了,今日你注定被本王夺舍,乖乖投降还……怎么可能?”

    王尸讥笑着,但下一刻就是失色惊叫。

    因苏玄一武戟下来,竟是直接刺破了他的王袍。而

    下一刻。“

    啊!”王

    尸忍不住惨叫。武

    戟并没有砍破他的骨体,但这一戟刺入,却是让他本就极少的意志竟是剧烈震动,感受到极致的痛苦。“

    这…这是什么?”王尸大骇。

    “再来!”而这时,苏玄怒叫,御兽仙剑出现。

    在王尸震撼的注视下,也是轰然刺入。“

    啊!”王

    尸又惨叫,虽比之前弱了些,但依旧痛苦至极。“

    你有种再来!”王尸怒吼。“

    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苏玄怒喝,身躯微微一弯,而后狠狠一顶。

    鬼仙天棺,轰然砸向了王座。

    “轰!”

    这一下,王尸的身躯都是狂震。

    “这…这…这到底是什么鬼?”他内心疯狂大叫,若是有脸,此刻铁定绿了。而

    下一刻,王尸见苏玄又要拔出武戟再刺,顿时骂娘,忍不住往上浮。“

    砰!”

    海面炸开,王座出现,更是被苏玄狠狠顶起。“

    轰!”一

    声沉闷的爆炸,海面再一次炸开。苏

    玄也终于是露头,被底下苦尸称出了海面。

    “呼!”

    他重重呼气,浑身冒着浓浓白烟。不

    过此刻苏玄并没有一丝放松。他

    眼眸疯狂冷厉的看着王尸,已是知道武戟,仙剑,天棺这三件宝贝对王尸都有极大的威慑。这

    一次,该轮到他反击了。

    下一刻,苏玄狠狠握住武戟。王

    尸一怔,随即怒喝:“你还敢对本王动手?”苏

    玄剑眉猛地一挑,狠狠拔出武戟,又毫不犹豫的插入。

    “动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