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破雪!
    黑铁桥上,四宗修士也是震惊的看着那四个弟子。此

    次来的修士中,他们并不是四宗顶尖的天骄和长老。因

    三宗真正宝贵的就是气运,这是无法强行夺取入自己的身躯,而是需要灌注入四宗气运中。

    所以很多天骄和长老对此根本没多少兴趣,自然不会没事找事的来此。而

    且因此地的诡异,四宗的强者也不愿这些宗门内顶尖的存在来此冒险。

    而此刻站出的这四个弟子更是他们中最为普通的,但看着他们爆发出来的威势,以及纳兰天命所说,显然不是如他们所想那般废物。

    “天阳,乱月,血龙,斩沧……这不是我们四宗的灵王么?”

    “此地…不是灵王不可入么?”

    “为何纳兰天命会喊这四个弟子灵王?”他

    们惊疑不定的看着。而

    纳兰天命则是抹去嘴角的鲜血,眼眸并没有多少惊讶的站起。“

    融身法!”这

    是一种可以将一些力量和命魂力量融入其他身躯的手段。

    此刻这四个弟子就是被那四个看守此地的灵王融身了。

    虽说能展现的实力仅仅灵王十分之一,但灵王十分之一的力量也是恐怖,超过了此刻的纳兰天命。

    不过纳兰天命也知道,一旦施展融身法,其宿主不出一个月必定衰竭而亡。

    此刻那四灵王融身这四个弟子,绝对已经做好放弃他们的准备。“

    果然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一切,与野兽毫无区别!”纳兰天命冷笑,却也懒得说。

    他知道,这就是现实!

    号称守护圣王大陆的最强灵宗,也只是一群沽名钓誉的阴险存在!

    对此,纳兰天命嘲讽都懒得嘲讽。

    虽说纳兰天命不知道四宗是如何得到这等罕见失传的秘法,但他们终究是来了。对

    于此事,纳兰天命也是有了心理准备,知道百年又百年的今日,四宗绝不会比以往更弱,只能比以前更强。

    “纳兰,当初你若选择臣服我斩邪王宗,哪有如今这么多事。”斩沧灵王淡漠低语。天

    阳灵王来自阴阳雷宗!

    乱月灵王来自残月雪宗!

    血龙灵王来自血木龙宗!

    斩沧灵王来自斩邪王宗!这

    四个都是四宗赫赫有名的灵王,备受尊重。

    “若我当初选择离开此地,你们也拦不住我!若是如此,如今的你们在我眼中也是个屁!”纳兰天命冷笑。“

    你太猖狂了,当年如此,百年过去还是如此,一点也不知悔改!”乱月灵王冷冷出声。

    “就算你离开了此地,我四宗也不会放过你!”天阳灵王冷喝。

    “你待在此地,才是捡了一条命,苟活百年而已。若是你安分的隐藏着,或许能活更久,但你却又拦在了我四宗前面,其结局就注定与那洛元狂一样!”血龙灵王一脸冰冷:“你们的宿命,就是为此地而惨死!”“

    多说无益!我敢站在你们前面,就已是做好死的准备。就是不知,此次你们四宗又会死多少人!”纳兰天命断喝。

    “你没机会!”四大灵王轰然动手。

    “真当我这百年是虚度的么?”纳兰天命厉喝。“

    轰!”他

    话音一落,终焉龙河忽然狂涌,原本就波涛汹涌的江面不断炸开。“

    嘶嘶嘶!”

    尖锐的蛇叫回荡。“

    吼!”

    其中更是夹杂着隐隐的雄浑低吼,恍若龙吟。

    在众多四宗弟子震撼的注视下,黑铁桥四周出现了一条条长满骨刺,狰狞至极的黑色巨蟒。这

    些,正是九幽蟒!带

    头的一条头上更是有犄角浮现,浑身散发着巅峰威势。这

    ,正是九幽蟒王!当

    年九幽蟒的弟子的确死绝了,因他们为了寻找能让九幽蟒能潜入终焉龙河的方法。他

    们做到了,但也是为此而牺牲了生命。

    而九幽蟒如终焉龙河,绝对是有巨大的好处。

    此刻这里足足有上百头九幽蟒,最弱的都有灵天之境。而

    最强的九幽蟒王更是达到巅峰灵天,威势丝毫不弱此刻的四大灵王。“

    龙蛇宗以控兽扬名,当年我御百兽与你们一战,我之灵兽死的死,废的废。但如今百年过去,你们是否以为我纳兰天命遗忘了这等本事?”纳兰天命冷笑。以

    终焉龙河为战场,九幽蟒入龙河。

    如此情况下,要闯过此地绝对要付出巨大代价。看

    着四周九幽蟒,四大灵王瞳孔也是剧烈收缩。终

    焉龙河对于生灵有一定的压制力,其河水更有一定的腐蚀力,尽管对灵天修士并没有威胁,但却是有阻碍。

    此刻在黑铁桥中间,只要这些九幽蟒一拥而上,将他们拖入终焉龙河,那绝对是凶多吉少。“

    纳兰天命,你确定要如此!”斩沧灵王冷喝,脸色也变得冰寒。“

    动手!”纳兰天命给他的回应仅仅两字。“

    轰!”

    恐怖的波动顿时爆发。上

    百头九幽蟒顿时嘶叫着冲向黑铁桥上的四宗修士。“

    不好!”“

    该死!”四

    宗修士脸色都是狂变。纳

    兰天命此刻也是动手,脸上满是决绝与疯狂。“

    舍我身躯,护我故土!今日你等再次来践踏此地,我自然要以命相拼!”他厉喝,大战再次爆发。这

    一日,大战不休,直到深夜才停止。四

    宗修士疯狂的后退,知道待在黑铁桥上充满凶险。但

    一日时间过后,真正退出去的除了四大灵王融身的四个弟子,剩下的仅仅三人冲出。整

    整二十三人葬身终焉龙河!百

    年之后,四宗再次损失惨重。

    “纳兰天命,此次不斩你,我四宗誓不罢休!”四大灵王皆是愤怒低吼,转头就是去叫人。这

    一战悄然结束,三宗内没几人知晓。

    黑铁桥上,纳兰天命满身疮痍。

    他眼眸悲伤。

    四宗损失惨重,九幽蟒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超过一半的九幽蟒也是葬身在了终焉龙河。他

    步履蹒跚,一下子变得苍老不已。他

    带着剩下的九幽蟒和一具具四宗修士的尸体离开了终焉龙河。“

    四宗…我纳兰天命有生之年必定要灭你们满门……”

    刻骨铭心的低语在此地响彻,随后随风逝去。时

    间…在这等暗涌下悄然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

    有强大的修士卷土而来。

    这一次,四宗更强,更愤怒!他

    们,要宣泄纳兰天命带给他们的耻辱!

    他们踏上了黑铁桥,却没发现纳兰天命。不

    过对此他们显然没有放弃,张扬的走入了这片他们视为狩猎之地的地方。

    而就在他们向着三宗而去的时候,在遥远的一片土地上,皑皑白雪覆盖了杂乱的大地。四

    周荒凉,万籁俱寂,很多灵兽都是拒绝来到此地,似乎在畏惧着什么。而

    也就在这一日。

    一只晶莹玉润的手忽然从雪中冒出,向着这茫茫苍穹狠狠一握。

    “岁月不衰,巅峰不败。妖魔已乱舞,杀机未荡尽。我苏玄…终究是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