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南冥之苦!
    何为传承?薪

    火相传,子孙延绵,世事交替……传

    承的方式很多,继承的方式也有很多。

    此时此刻,苏玄就是在继承属于南冥的薪火!他

    如一簇微弱的火苗,拼命的在吸收南冥仅剩的残火。

    而南冥传承此刻传下的,便是寰宇境的晋升。

    寰宇之境,天地之气交汇于一生,从而发生极致的蜕变!

    这是灵天之境的升华,也是灵王之境的蜕变。

    这一境界,命魂将提升,肉身将变得纯粹。此

    境界,没有九阶之分,唯有一境。

    而此刻南冥传承所在地,似乎是很久便预料到会出现能入寰宇境的继承者,此地积蓄了大量的天地之气。

    南为天,冥为地。苏

    玄居于其中,受着天地之气的洗礼。他

    整个人横躺在虚空,一道道无形的气流不断钻入他的体内。

    此刻他是清醒的,也是恍惚的。因

    他感觉,自己化为了天地,与天地融为了一体。他

    的体内,命魂正在兴奋的吼叫着,不断吞噬着钻入他体内的天地之气。

    命魂…正在成长。对

    此苏玄并没有阻止。命

    魂越强,他往后的修行也将越顺畅。当

    命魂强到一定程度,都是能化为恐怖的战力。而

    且这时他沉沦在晋升寰宇境的玄妙感悟中,不可自拔。

    “当生灵突破极限,便是蜕变至极。寰宇境,将是我的又一蜕变。”“

    此次蜕变后,属于我苏玄的战斗也将打响了。面对仇深似海的四宗,我苏玄不愿再等待……”

    苏玄呢喃着,进入了深层次的进阶!

    ……

    南冥宫中。

    这几日南冥雀王都是跟在玉小卿身后。

    对于他来说,寿命或许还漫长。作为拥有古老血脉的灵兽,他们的寿命无疑是极长的。

    可南冥雀王知道,自己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了。

    而在他眼中,玉小卿就是他的继承者。

    这一点,他老早便是在寻找,带了许多弟子来南冥宫。

    雀炼是,在雀炼之前还有更多。

    他无一例外的直接将身份告诉了他们,但后来他们的表现都是让南冥雀王失望。

    不是包藏祸心,就是倨傲骄纵。而

    玉小卿却不一样。她

    一如往常的,将南冥雀王当成了一个蠢孩子,使劲方法在骗他的灵铁。

    在南冥雀王眼中,这就是个看似心机极重,却单纯如水的孩子。

    所以,他认定了她。

    “小卿,你愿意做我弟子么?”南冥雀王呵呵笑道,脸上罕见的露出慈祥。“

    你去给我取一百斤超等灵铁,我就拜你为师。”玉小卿不假思索道。南

    冥雀王:“……”“

    要不,一块万象灵铁也成。这算优惠了,你不能讨价还价了!”玉小卿又道。

    南冥雀王嘴角都抽搐了。

    这整个灵宗区域都没几块万象灵铁,他去哪找啊。

    “当我没说。”他摇头,别人都是哭着喊着想拜他为师,这瓜娃子倒好,还跟他提条件。“

    哎哎,你不能这样啊。这事好商量嘛,别轻易放弃啊。”玉小卿急忙道,觉得这是从南冥雀王那骗灵铁的好机会。南

    冥雀王脸黑了黑,决定不理玉小卿。不

    过很快,他脸色一变,猛地抬头望向苍穹。而

    下一刻,他就是消失了。玉

    小卿一呆,顿时嘟嘴。“

    小气鬼!”她低骂,以为南冥雀王跑了。而

    这时,南冥雀王已是极速朝南冥颠冲去。此

    时此刻,他终于是感受到了南冥颠的变化。

    不是他不重视南冥颠,没有设下防护,而是南冥颠之上任何防护都是徒劳,瞬间便会被泯灭。

    而且那一片雷海,显然是天然的屏障,没几个能上去。

    此刻要不是天地之气变化,他也是察觉不了。

    很快,他就是冲上了南冥颠。“

    怎么回事?”他

    看到了苏玄,顿时懵了一下。

    而下一刻,他倒吸凉气。“

    我的天,天地之气沉浮,寰宇之境!”

    “你大爷,这小子在继承南冥……”南

    冥雀王此刻脑子乱哄哄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不

    过,他却是一动不动,只是看着苏玄。

    渐渐地,他眼中流露璀璨的光彩。

    “南明传承者出现,那云儿…是否也有救了?”

    这一刻,南冥雀王心中唯有此念头,不断想起以往岁月将一头云雀葬入青铜巨棺的场景。他

    眼眸变得有些嫣红。

    “云儿,当年我曾发誓,此生定要再见你一面,不论生死。为此我用尽一生寻找破开南冥颠的方法,而如今南冥传承者出现,我想救活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此

    刻的南冥雀王,没了轻佻,更没了洒脱,眼中,脸上满是刻骨铭心的伤痛。

    时间流逝。

    转眼过了十日。南

    冥雀王眼睛不眨的盯着苏玄,不曾离去。而

    苏玄则是在不断的蜕变着。

    他的邪神之力并未增长,但在天地之气的洗礼下,他的肉身却是变得琉璃净透,不知多少杂质被逼出。这

    是成为灵王才有的蜕变。可

    以说,此刻的苏玄已是灵王之躯!他

    微微睁眼,其中满是璀璨的光华。他

    低头,看着那古老的青铜巨棺,对于南冥传承有了极大的认知。“

    此刻的南冥传承,便没有所谓的至强功法与战法,而是那巨棺内的气运!只要我境界足够,便能将其拿出。而南冥气运的最强之处,便在于包容一切,是最为纯粹的气运,我若立宗,便可如当年的南冥宗,广纳天下修士,再现天下第一地宗的盛况!”苏

    玄低语,知道自己得到了一道对于他来说都是逆天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