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九章 圈套
    “咦,南风回来了哇?”

    “阿凌姐姐?”

    两个实际年龄查了六七岁的女人在看对方的时候压根没有什么大小长幼的概念,江凌觉得南风身上的花裙子太花里胡哨,南风觉得江凌的青布布鞋颜色太素,两个女人刚一见面,就将对方从头看到了脚。y。z5。a.coM

    之后,两人才笑眯眯的拥抱在了一起。

    没人管杜和的手还在带玉的嘴里塞着。

    杜和叹了口气,放弃了求救的想法,伸手刮了刮带玉的悬垂雍,带玉干呕了一声,将杜和的手吐了出来,杜和嫌弃的去洗了洗手,回来之后就发现,一大一小两位姑奶奶不见了。

    四下找了一圈,杜和才在园子里的凉亭中看到了相对而坐的两人。

    江凌一反常态的换了一条青色的纱料中式裙子,南风也换上了一条粉色的南洋风长裙,远远一看,两人各有姿态,自成一派风流。

    杜和看了一会儿,忽然回到自己屋子,抽出了那本画册,将凉亭中的两个女人画了下来。

    刷刷几笔,画中女子的神韵便跃然纸上,杜和满意的合上了画册,提了一壶茶过去,兴致勃勃的做了一回茶童。

    “哥哥你来啦,快坐。”南风笑眯眯的将杜和拉了过去,杜和也就顺势坐在了她的旁边,觉得南风看着这一幕,忽然就觉得心里不大舒服,感觉南风的笑容也有点刺眼起来。

    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腿,江凌努力压下这种怪异的感觉,打起精神来重新加入三人的聊天,南风的一双笑眼扫过江凌桌下紧紧握拳的手指,眼里忽然闪过一丝促狭。

    “刚刚说到什么地方了?”江凌抬起眉眼的一瞬间,南风就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说到哥哥最近遇到的麻烦事,那个胡六,真的有这么厉害,到处都学哥哥,还学得很像?”

    江凌点了点头,“没错,昨日开庭的时候我看到了,和刚回来的阿和几乎没有什么分别,但是一看到他,我就觉得烦。”

    “别说你了,光是听说,我就觉得那个人烦,脸皮太厚了。还是你脾气好,要是我啊,怕是当场就要动手。”

    南风在南洋呆了一段时间,精神面貌大变,遇到这种事情,底气态度都大有不同。

    杜和不得不按住两个一拍即合的女人,在中间当起了和事老,“我说姑奶奶们,人家既然都走的法律程序,咱们应了就行,别再去半夜威吓人家了,咱们邻居都快搬空了……”

    江凌撇了撇嘴,“那是他们太闲,除了看别人家的八卦没别的事情做。”

    “鬼晓得你会在自己家里天天搞来搞去,腰上还带着家伙,人家不怕才怪。”杜和无情的揭穿了江凌的真面目,引来南风“噗嗤”的一声喷笑。

    “别笑,我问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那边不是出了乱子吗?”

    江凌摆起了姐姐的架势,一本正经的问南风。

    南风惊讶的反问,“什么乱子,明明是姆妈联系不上这里了,才加我回来看看怎么回事的啊?”

    杜和一惊,“我这边发电报给你们,也是说没有联系到人……”

    “然后林亭之还捎来信说南洋发生了乱子,打成了一团,阿和今天早上就是要坐船去南洋呢!”江凌快言快语的从旁补充。

    南风闭上了嘴巴,古怪的看着两人,半晌才干巴巴的说,“那边没有洪门的势力,林亭之是怎么得到消息,又给你捎信的,姆妈那里已经有成建制的势力保护民众了,怎么可能乱起来嘛。”

    杜和听罢,几乎转瞬之间就知道是哪里不对了,随之而来的是后背上的一片冷汗。

    姆妈没事,也没有兵乱,那么林亭之的来信、和家里头失去联系,以及胡六的话,就是明晃晃浮上水面的一个巨大的圈套。

    假使没有姆妈记挂家里叫南风回来看看,假使杜和没有刚好在码头与南风相遇,那么此时的杜和应当已经上了那艘船,漂洋出海,前往南洋了。

    会有什么在那段路上等着他?

    像是胡六说的那样,将他无声无息的弄死,消失在世界上,然后胡六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代替杜和的存在,夺走属于杜和的一切,将胡六自己编的那个故事活生生的套在他杜和的头上!

    “厉害了啊……好大的手笔,好大的布局,就为了一个我,值得么?”

    杜和喃喃自语。

    江凌皱着眉头叫道,“当然值得,你可是继莫大师之后,上海滩上最有天赋的天才大魔术师!胡六一个白相人小瘪三,能替代你的存在,他可赚翻了!”

    南风则冷静的说,“可是有能力布这么大的局,将南洋和这边的联系切断,单单只为了哥哥一个人,可是代价太大,大的超过得到的价值了。要知道,姆妈那里别人都能联系到家人,只有我们杜家,失去了家里的联系。”

    “电报局有问题!”

    “电报局有问题!”

    兄妹两个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对视一眼,杜和迅速站了起来,“你们两个结伴去电报局,我去找林亭之留下的人确认一下。”

    南风点点头答应一声,江凌迷迷糊糊的跟着站了起来,下意识的要去翻墙,却发现自己穿着裙子不方便手脚,只得垂头丧气的看着杜和一跃而出,自己则跟着闷笑的南风一道,去了城南的电报局。

    一个钟头之后,杜和脸色严肃的与南风江凌在留园门口相遇了。

    南风摇了摇头,低声道,“人辞了工回了老家了,新来的是个一问三不知的,他们就算准了你今天会走,提前就将首尾打扫干净了。”

    杜和点点头,“洪门在南洋的分部压根没有给我没发过电报,那封消息是假的没错了。”

    “他们想将你骗走,到底是让你错过开庭,还是压根就没打算让你回来?”江凌说到这里,猛然一拍脑袋,“啊!他们就是想造成一副你畏罪潜逃的样子,然后让你永远都回不来!”

    杜和吐了口气,“本来以为是要堂堂正正跟我过招,没想到也出了脏招了。”

    “指望那种人堂堂正正,还不如指望我们邻居不搬家。”

    江凌翻了个白眼,气势汹汹的朝着躲在门缝里偷瞄这里的邻居吼了一声。

    邻居的院子里很快就传来了脚步跑远的声音。

    江凌冷哼了一声,南风眯着眼睛夸道,“阿凌姐姐真厉害,他们都被你吓跑啦!”

    江凌矜持的一抬下巴,又开始觉得南风这孩子还是蛮顺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