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章 碰到丹宗的人
    第290章

    想跑?

    平头哥看着喷云银角兽抱头鼠窜的背影,心道踩了我平头哥,我能让你跑了,那我以后的面子往哪搁?

    当即双脚在虚空连点,诡异的是平头哥不需要任何借力点,就如凌空虚渡一般,身形如一只炮弹前窜出去,随后又如同降落伞般落在喷云银角兽的背上。yz5a.cOm

    身体再向下一窜,就顺利吊在了喷云银角兽的尾巴上。

    原本喷云银角兽的尾巴上遍布根根带勾的倒刺,是对它屁股最完美的保护。

    怎奈,这层保护在碰到平头哥的时候,就如软趴趴的绵羊毛,丝毫起不到作用。

    无论这些倒刺碰到平头哥哪里,平头哥那个地方的皮毛都会向流水一般波动,将力量卸掉,那种感觉,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毫无借力的感觉。

    喷云银角兽只觉得自己尾巴一沉,就像身上布满了跳蚤一般,一边逃跑,一边上蹿下跳,沿途将自己的尾巴狠狠向着周边的林木狠狠撞击。

    平头哥就这么和喷云银角兽以一种奇葩的姿势渐行渐远,让在场的众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走了?真走了?

    呼呼,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有什么本事,竟然让喷云银角兽闻风丧胆般逃跑了,只不过那家伙看起来绝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这不,什么都不管不顾,吊在喷云银角兽的尾巴上,像荡秋千一样,一起走了。

    众人想着平头哥的那句喊话妈蛋,你个小矮子,踢了老子,老子捅死你的屁/眼,给我乖乖受死!再看他吊在喷云银角兽尾巴上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屁股一紧,为喷云银角兽即将到来的命运掬了一把同情泪。

    喷云银角兽和平头哥走后,众人便整理了下队伍,准备先离开这里,毕竟之前的战斗太过激烈,为了和喷云银角兽作战,众人也脚踏虚空,一定引起了很多妖兽和修士的注意,这里将变得异常危险,众人一拍即合,打算重新找个地方休整一番。

    未受伤的人将受伤之人搀扶着,赫连梨若又走到那处被镶嵌在地上,众人以为已经死掉的人跟前,此人脸色灰败,鲜血在身后流了一滩,他鼻息全无,身体冰冷,已经开始逐渐僵硬。

    但是他的身体在脚踝处尚有温度,赫连梨若直接取出一颗丹药喂服进此人的口中,然后便招呼过贺永铭和唐喆,让两人将镶嵌在土堆里的师兄抠了出来。

    那位被镶嵌在土堆里的人,原本众人以为他都已经死了,可是当贺永铭和唐喆将他抠出来后,众人才发现他的气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正常。

    这一幕将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纷纷将目光看向赫连梨若,刚才梨若师妹给那家伙吃了什么灵丹妙药,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救回来?

    不过现在大家并没有时间开口询问,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过了没多久,众人离开的地方出现了一帮人,其中领头之人是一位紫袍少年,通身贵气流光溢彩。

    “还是晚了一步。”看着眼前狼藉的场景,陌玉低语一声,随即对着身后众人摆摆手,“查一下。”

    当众人将周围查探一番后,便有一人向陌玉复命“回禀少主,应该是这边,还有那边,这两个方向都有离开的痕迹。”

    “两个方向?”陌玉挑挑眉问道。

    “是的,一个方向看样子是妖兽遁逃的痕迹,另一个方向是人群离开的样子,请少主指示。”

    “就这边吧。”陌玉指了指人群离开的方向,众人就向他指的地方出发而去。

    陌玉离开后没多久,刚才和喷云银角兽大战的地方又出现了一拨人,这些人虽然长得各不相同,但面部没有任何表情,而且全身好像都隐隐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这拨人探查一番后,交谈起来。

    “还是来晚了一步,看这样子,刚才的战斗应该很激烈。”

    “嗯,最近鬼域森林来了很多修士,这下子,坤将应该可以醒过来了。”

    “这些修士太多了,我们还是先向艮将复命,不要草率行动。”

    “嗷嗷~”有人怪叫一声,“你就是做事太小心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

    众人商量过后,最终决定还是将鬼域森林的情况向艮将和乾将复命后,交由他们定夺。

    话说赫连梨若她们一行五十三人,其中有二十人的修为处于巅峰状态,尚有三十三人的修为因为使用了凝聚阵法而处于虚弱状态,在这三十三人中,又有五人在和喷云银角兽的作战中受了伤。

    现在,找到一处休憩的地方,让众人恢复实力就是重中之重,否则这些人处于虚弱状态,在鬼域森林这种危险之地,就是寸步难行。

    一行人进入树林后,选了一个方向,火速撤离。

    本想找地方休整一番的众人正在火速赶路,突然见到赫连梨若停下脚步,并对众人说道“等一下。”

    “怎么了?”贺永铭向赫连梨若问道。

    只见赫连梨若眉头轻皱,对众人道“这里不对劲,大家小心一点。”

    她话音刚落,就见一人如同蹁跹的飞燕,从树上一跃而下,口中喊道“呦,小妞还挺警觉的,既然如此,兄弟们也不用藏了,亮家伙。”

    随着此人话落,树叶一阵窸窸窣窣掉落,林木间一个个人影自树上跃下。

    赫连梨若她们被包围了。

    这些从树上落下的人,清一色身穿藏青色衣服,在胸口处用铜丝线绣着一鼎炼丹炉。

    是丹宗的人。

    御剑门和丹宗,表面上看是一团和气,可实际上一直都是竞争关系,无论什么事情都必须分出个高下,这次来鬼域森林执行的探寻任务,众人也是暗暗较劲的。

    见到来人是丹宗的人,贺永铭沉声问道“丹宗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咯。”丹宗领头的人,看起来有些痞里痞气的,他将嘴里叼着的杂草一吐,回道。

    贺永铭脸色阴沉,警惕的看着四周足有二百号人的丹宗队伍,道“我御剑门和丹宗虽然素有竞争,但是从来没有爆发过大的冲突,你们这么做,是要陷丹宗于不义。”

    他们这边五十多号人,虽然各个都是精兵强将,但因为碰到了喷云银角兽的缘故,现在能发挥出正常实力的只有二十人,二十人面对对方二百多号人,胜算是多少?

    贺永铭的心里拔凉拔凉的,这都叫什么事啊,真是刚出虎口,又入狼山。

    丹宗的领头人哈哈大笑一声,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突然笑声戛然而止,他眼神阴郁道“死都死了,谁知道是我们丹宗做的?再说,御剑门会为了区区几个挂名弟子和我们丹宗为敌?真是笑话。”

    赫连梨若眼神一缩,冷声问道“你们不是丹宗的挂名弟子,而是内门弟子,来参加此次探寻任务,本就于理不合,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声音森寒,让人不自觉的心里发紧,有着与武者九段完全不匹配的气势。

    丹宗领头人邪魅一笑,满口不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这修为,劳资一根指头都能碾死你,你也配知道我们公孙弋师兄的大名?滚一边去!”

    赫连梨若冷哼一声“是他?他既然要的是我的命,那其他这些人,你们放过一马,桥归桥,路归路如何?”

    她话音一落,队伍里的人就纷纷表示不认同。

    “师妹,你是我们队伍的一员,无论如何,我们是不会让你自己深陷险境的。”

    “对,如果今天我们用师妹的命换自己苟活,以后我也会唾弃自己,我不做这种事。”

    “兄弟们,我们并肩作战,让丹宗这些杂碎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奋战到底!”

    “对,奋战到底。”

    众人一番慷慨陈词,整个队伍的气势都跟着攀升了几分。

    就在众人激昂论调的时候,赫连梨若已经悄悄将幻音琴的器灵束缚解开,对小幻问道“小幻,将这些人困住,需要多久?”

    幻音琴没有说话,赫连梨若心下着急,喊道“小幻,你在干嘛?”

    只听小幻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面壁思过!”

    我靠,关键时刻你和我纠结这个,赫连梨若现在是恨不得把那只面相呆萌的兔子揪出来,揉圆挫扁狠狠蹂躏一番,翻了个白眼,干脆道“行,那你继续面壁思过吧。”

    “别,别介啊。”小幻在幻音琴里急切出声喊住赫连梨若,本来只是生气,想要拿捏赫连梨若一下,哪里想到赫连梨若完全不吃这一套啊,好不容易认了主,如果还天天被困住不让自己说话,那它不是给自己挖坑了?

    “说!”

    “你现在修为太低,如果是你控制幻音琴,一次可控制二十人,分十次可将人全部困于幻境,如果是我出马,一次就可以了。”

    小幻出口解释,还不忘把自己捧高,再狠狠踩赫连梨若两脚,想起这段时间赫连梨若给它关禁闭,让它面壁思过的事情,它就生气。

    赫连梨若和小幻是用心神沟通,说起来慢,但实际上过去了也不过眨眼功夫。

    只听丹宗领头人说道“呦呵,小妞胆子还挺肥,跟我讲条件?哥哥本来很想答应你的请求,可是你的队友这么不知死活,哥哥只能成全他们了,兄弟们,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