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赵照
    等何咏和景子轩迈出后台的房间,几个歌手才说起话来,房间里微微有了些许生气。

    面对赵照的不知所措,年纪比较大的歌手向赵照介绍着何咏的身份。

    “那是自由酒吧的大老板,也是自由乐队的主唱何咏,你应该没见过他吧?他对你挺关注的!”

    旁边自然也会有一些说风凉话的,在哪里都会有这这种人,就是纯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

    也有看赵照笑话的,“是呀!咏哥要看你的演唱,你要好好表现呀!”

    在这个圈子就是这样,饼子就只有这么大,你多吃一口,别人就要少吃一口。

    “嗯,知道了,谢谢你!”

    赵照在酒吧待了一年多,自然知道这里头的门门道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着给他提醒何咏身份的歌手点了点头,表示他会注意。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由酒吧的老板这么年轻,而且还是自由乐队的主唱,自由乐队虽然不是很红,但在后海这块儿多少还是有些名气,他也是听到过的。

    看着何咏的样子挺随和的,没有一点架子,温文尔雅,就像一个诗人,一个作家。

    他在BJ一年多,可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酒吧老板,心里早已泯灭的想法似乎又有了一丝被点燃的希望。

    何咏和景子轩说着话来到了酒吧大厅,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你回头和可卿姐他们都说一下!”

    “嗯嗯,我知道。”

    何咏现在心里对于赵照稍微有些期待,因为他不了解赵照出名之前到底是什么样子,又会有怎样的表现。

    只是他成名后选择的道路,却让何咏对这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赵照,稍微有了一些认同。

    发行专辑虽然不是很多,作品却多达500多首,不并不缺乏如同《当你老了》一样经典的歌曲。

    他面对音乐的态度,面对大红之后的急流勇退,就如同一个诗人一样,以诗人的态度,不拘于风格的状态制作和演绎自己的作品,并提倡“用音乐记录生命”的音乐理念还是让何咏多少有些佩服。

    作为具有词曲编唱全创作才华的音乐人,赵照一直致力于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并与国内知名唱片公司合作,为许多知名音乐人创作及制作歌曲。

    而在赵照首张个人全创作大碟中所包含的音乐元素就十分丰富,风格涉及摇滚、民谣、实验、现场等。

    对于别的,何咏没有任何的了解,也没有专门去寻找过赵照的踪迹,因为那时他的心灵就像一片飞灰,自然是没有那个情调的!

    只是听到好的音乐,好的歌曲,也会为之雀跃,也才会觉得在那个世界,他还活着。

    何咏静静的等待着赵照的表演,对于其他歌手的演唱视而不见,也确实对于他们的演唱无感。

    如果是以前的他,他肯定是听不出来这些歌手到底是什么水平,但是换成现在的他,就是一个音不准了!他也能听出来。

    再别说这些歌手良莠不齐的水平了!何咏是没有感觉的,在他那双挑剔的耳朵里,听到的是噪杂的话语,而不是动人的音乐,也没有优美的节奏,他听不出来他们想唱什么,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何咏的思绪在翻腾,连秦可卿和左烨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和景子轩的身边也没有注意到。

    秦可卿一双如潭水般清澈的眼睛注视着何咏,看着他认真沉思的脸庞,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咏回过头来,呵呵一笑,“这是怎么了?”

    秦可卿细细弯弯如月牙般的秀眉一挑,悠悠然一笑,“没什么呀?在想你发什么呆呢?有什么心事吗?”

    何咏挠了挠头,“没!我想着是不是把酒吧的歌手换一批,水平还是有些次了!”

    秦可卿抿嘴一笑,“哪有你说的这么容易,你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这些都是矮个里挑高个挑出来的,人家唱的好的都去唱片公司,留下来的你懂得。”

    何咏沉默了一会,慢悠悠的道:“回头还是再找一下!肯定还是有唱功比较厉害的,找几个实力比较强的,门面还是要有的,这事就交给烨哥了,你人脉是咱们里面最广的,找一下,看能不能给咱们酒吧签约一个乐队。”

    左烨点点头,答应了下来,这也本来就是大家的事儿,只是以前也没有可以注意过,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看确实需要注意一下了!

    “好,我回头就和以前我在三里屯合作过的几个乐队谈一下!”

    景子轩在旁边发着牢骚,他也去过隔壁的几个酒吧,平常都是会有一些大牌歌手来他们那里演出的,而他们没有关系,也没有那个资金去请,所以自然比不上他们,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好在他们也不是专门为了做生意挣钱而开的这个酒吧,里面还是包含了他们的的热血,包含了他们的梦想。

    “好的乐队不好找,再加上我们酒吧成立时间比较迟,一些好的乐队都让旁边几个酒吧签约了!”

    秦可卿看几人聊的停不下来了!摇了摇头,嗔怪的说道:“好了!你们几个,有什么事明天再谈”

    何咏淡淡一笑,再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刚刚上台的青年身上。

    和自己一样留着长长的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扎了起来,发丝显得有一些凌乱,看来是没有整理过。

    台风稍显嫩稚,紧张的表情却没有在他的身上看到,这可能也是最近一段时间在酒吧驻唱锻炼出来的结果。

    秦可卿看着何咏对台上的这个歌手有些好奇,所以开口向何咏说道:“这是前几天刚来的一个歌手,还是一个原创音乐人呢!听说在三里屯驻唱过一段时间,我听他的音色确实不错,也有自己对于音乐的态度,所以留了下来,你待会听一听。”

    何咏点点头,认同秦可卿的判断,她的音乐素养还是非常不错的,可能以前的自己和她比起来,都是有一些差距的。

    “我刚刚在后天见过,人不错,性格不卑不亢的!等会儿听听!”

    何咏转而一脸的坏笑,“说起这个,刚刚你和烨哥在二楼说了些什么秘密?”

    秦可卿脸微微有些红润,嗔怪的瞪了何咏一眼,啐了一口,“呸,这也是你能问的吗?”

    只是灯光昏暗,她的这一番表情看不到何咏的眼里。

    “哈哈哈”

    何咏和景子轩大声的笑了出来,连旁卓客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左烨看着这俩人也是无可奈何,摇摇头,不再搭理他们。

    “在座的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赵照,今晚为大家带来一首我的原创歌曲,《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调音台的DJ在赵照的示意下,打开了歌曲伴奏,音乐微微有些噪杂,就这样拉开了前奏。

    你曾经不止一次的对我说

    你爱我你真的爱我

    可为何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你伤害你伤害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

    台下的观众稍微有些骚动,开始不耐烦了!

    只是在赵照的身上,何咏似乎看到的是一个不知疲倦,在感情中跌跌撞撞的少年,他看到了赵照,在赵照的身上也看到了他自己。

    以前的他和现在的赵照何曾的相似,做着自以为是的歌曲,却撞了一满头包,才知道自己选择的那条路是走不通的。

    也许我只是需要需要一个

    最简简单单的快乐

    可是你却不知疲倦

    不停地说

    你要我你需要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

    赵照用年少时肆意呐喊的方式,唱出那些荷尔蒙不断失控又不断克制的过程。

    这首歌不是轻声吟唱的小调,它是充满力量的呐喊,只是在别人听来,它是那么的显得不合时宜,甚至有些难听,有些喧闹。

    ……

    现在就来折磨我

    你说你想的光荣做不伟大

    双腿间长着一朵花

    你说我是个错误是个笑话

    可我已经爱上了

    为什么没人折磨我

    想找个人来折磨我

    为什么没人折磨我

    求求你快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请你轻一点折磨我

    ……

    他的歌曲中那些蓬勃的生命力使何咏听之难忘,燃烧自我,将情感放肆的宣泄,无论转身还是回顾,都有独属于歌者的姿态与骄傲。

    赵照的歌,都带着浓郁的老式摇滚布鲁斯的调调,歌词露骨,旋律直白。

    请你请你请你请你折磨我

    请你请你折磨我

    请你请你请你请你折磨我

    现在就来折磨我

    我错了

    ……

    赵照在这首歌里让情绪更放荡的宣泄,就像是展现给你一个犹如任性的少年,肆意妄为。

    现在赵照声嘶力竭的呐喊与疯狂并不为人所理解,如果不是何咏也曾经历过这个时代,也曾经历过这些青春岁月,他也不会理解,更何况台下真正懂音乐的没有几个,就连刚刚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手又有几个能懂。

    赵照在酒吧的嘘声中坚持唱完了整首歌曲,他就知道会这样,他也做好了接受这样态度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