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理想
    观众听腻了、听惯了情情爱爱的靡靡之音,听到何咏这样感人肺腑的歌曲,沧桑动人的声音,反而更能使在座的所有听众感动,都觉得耳目一新。

    《青春》这首歌在何咏的演绎下,张力与表现力更是达到了一个极致,感情充沛,层次丰富,最后娓娓道来的歌词,让人不由沉醉在过去的时光里,怀念青春岁月。

    何咏一直没有放松过自己对于演唱的要求,虽然有脑海中的经验、记忆存在,很多技巧也可以信手而来,真假音转换衔接的天衣无缝。

    但毕竟现在他的演唱全靠记忆中对于音乐的理解,嗓子并没有像前世一样经过几十年岁月的打磨,还是稍微显得有些嫩稚。

    虽然现在可能还不能挑战高难度的歌曲,但对于像《青春》这样的歌曲自然是信手拈来。

    何咏在全场欢呼声中,慢慢从架子上取下来麦克风,说着暖场的话。

    “谢谢大家依旧守候在自由酒吧,谢谢大家对我们自由乐队一直以来的肯定和支持。

    接下来还有一首歌,因为乐队没有来得及排,所以没有live版的那么隆重,live版过几天会推出,现在只是做了编曲伴奏,希望能够给你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一首新歌《传奇》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一首歌从写出来到制作发表出来,要经过很多道工序,编曲自然是最为复杂的。

    因为还有大量繁琐的编曲录入旋律和编辑声音等等工作需要完成。

    当一段完整的音乐,呈现在听众耳边的时候,或许只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但对于创作者们来说,却要付出无数的心血。

    现代编曲呢!不仅要求创作者有丰富的编曲经验、扎实的乐理功底,更要有广阔的音乐视野和对乐器独树一帜的理解。

    所以编曲是很费功夫的,就算何咏的记忆中这首歌曲演奏过千八百遍,但要想把它复原出来,或者再加以自己对于音乐的理解还是非常吃力的。

    何咏要在合成器上面把一件一件乐器的音轨录制下来,然后还要录制人声音轨,光录制单个乐器的音轨就花废了他大量的时间,还好这份工作他在前世做过无数次,所以上手还是很轻松的。

    这也正是因为何咏有这个音乐的天赋,很多的歌曲他只要听过一次就完全可以把曲谱扒下来,所以何咏的音乐敏感度和记忆力是非常强大的。

    而接下来的演唱倒不是多么的困难了,只要能够掌握音准、节奏等等,加上积淀的唱功和对于音乐的理解,基本上是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在录音室里面都能够最真实的反应出自己的声音,一点点小小的瑕疵也能清楚的听到,这样就可以针对失误的地方做以修改,然后反复的练习,自然架熟就轻。

    可以说歌唱者只是完成了整个歌曲表达的最后一个环节和最容易的一个环节,但在中国音乐圈,在整个音乐链条上,歌唱者却是收益最大的。

    在前世,因为收到国外的影响,音乐制作人在音乐工作中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好的音乐制作人也还是寥寥无几,最主要的就是国内没有培养起来这种机制,很多的杰出音乐人的生活都是非常窘迫的!而眼下却还只是一个属于演唱者的世界,音乐人自然更加的困难。

    把U盘递给了调音台的调音师,给调音师点点头,随着音乐的响起,何咏抱着吉他轻轻弹动琴弦。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

    有一种歌声像微风,像溪流,喃喃细语却潜入你心,何咏的歌声就是如此,就像如梦似幻的诗歌,直抵人的心灵。

    很多人在刚听到前奏就已被这首歌深深吸引,这种远离俗世的空灵感是那么的美丽。

    秦可卿坐在下面的卡座,微微眯着眼睛,认真的倾听着何咏的歌声,脑海里想着这么多年以来,左烨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

    她此刻才觉得这一切是那么好温馨,原来他一直都是自己的传奇。

    这种情感来的是那么的强烈,以至于她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伸手轻轻拉住了左烨的手。

    左烨也紧紧握住了秦可卿的手,今晚要不是何咏点破他们彼此的感情,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俩人才能够在一起。

    赵照也觉得非常的好听!他现在才觉得道家中的“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这个说法,放在何咏身上应该是一点都不为过的,技近乎于道。

    相比他往日经常看到,其他某些歌手在唱歌的时候过分运用技巧,却反而显得有些用力过猛的情况,放的有些过犹不及,收不回来。

    但在何咏身上是完全看不到这一点的,他对于音乐的掌控几乎达到了一个顶点,收放自如。

    他的身上显露出了一种气质,超脱于音乐本身之外,就像一个诗人一样在浅浅吟唱。

    他的浅吟低唱,就好似一条柔软的丝带,能够伸进人的心里,一点一点地诱出人心底埋藏已久的记忆。

    他的作品充满着魅力,却不是那种哲学式的深刻,而是很生活化的动人,有一种体察人心的亲切与自然在里面,不经意间就能触碰到人的内心。

    嘈杂的酒吧,在何咏的歌声变得安静,所有人都停止谈话,静静的聆听着音乐。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

    将怀念放在心上,不会淡忘,纵然是天各一方,依旧是属于彼此的传奇。

    这些话语就像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挑拨着众人的心弦,台下的听众有泪流满面,也有满脸怀念。

    谁的心底又没有这样一个人呢?是怀念,亦或是惆怅,但总是刻骨铭心。

    “好听”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

    全场被欢呼声所包围,热烈的掌声再一次响起,经久不息,随着掌声的轰动,酒吧外面源源不断的客人被吸引,走了进来。

    “谢谢大家,谢谢各位朋友的捧场,接下来的时间交给我们的驻唱歌手,祝你们玩的愉快,我们明晚八点半不见不散……”

    何咏在调音台取了自己的U盘,匆匆下了台,往自己的卡座走了过来,两边不时还有伸出来和何咏击掌的手。

    何咏看着这种情况也不觉得反感,虽然他平时喜欢静一些,但只要是在这种有音乐的场合,他就能够完全放飞自我。

    他很高兴这些他所喜欢的音乐,别人同样也能够接受,也能够像自己一样的喜爱。

    和旁边的熟客击掌以示庆贺,又随便和他们扯了几句闲话,便谢绝了他们要拉自己坐下来的好意,走向了自己的卡座。

    “咏子,你今晚唱的歌真好!”

    秦可卿表现出一脸的崇拜表情,何咏却觉得有些假,微微有些苦笑。

    “可卿姐!有啥话你就说呗,咱这一百多斤今晚就交你手上了!”

    “这小女子怎么敢呢!”

    “哈哈……哎呦……”

    左烨先控制不住自己!哈哈大笑起来,却没想秦可卿就在自己的身边,所以罪有应得。

    “你怎么了?没事吧?”

    “呃!没事”

    “哦!没事就好。”

    秦可卿掐了左烨大腿之后,就像不是她干的一样,转身又对何咏说道:“这两首歌啥时候做的?咏哥儿闲了给咱们乐队也创作一首歌曲呗?”

    “汗!最近才做出来,这不今晚就唱了不是,回头咱们就排出来,我还是感觉live版确实和录音室版本不一样。”

    秦可卿这才点点头,对于何咏诚恳的答复还算认可,“好,看在你识趣的份上就放你一马。”

    “你的这两首歌确实厉害,佩服。”

    赵照看着何咏几人的说笑也加入了进来,真挚的像何咏表达着他的敬佩之情。

    以前是真不觉得自己在哪儿差了,今晚何咏给他生动的上了一堂课,一首摇滚,一首流行,两首歌曲却都是那么的好听感人。

    不光歌曲,编曲、混响、制作也是人他大开眼界,一个人就能制作出这样完美的编曲,几乎就是全能音乐人。

    “你也不差,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我准备明天就回家,回去静静地想想。”

    “好!想一想也不错,但也不能闭门造车,回头来BJ,希望你能让我大吃一惊!”

    何咏一看赵照的状态就觉得不差了!他应该稍微有些懂了!只是还需要在思考一段时间。

    他也是真心的想看到,赵照能够快速的走出现在他所面临的困境,而不是像前世他记忆中的那个赵照一样蹉跎的岁月。

    前世他也同样面临过,但这些只能靠自己去克服,别人是无能为力的,如果别人帮他,那么就是害他,所以何咏只能这样稍微提醒一下他,希望他自己能够走出来。

    赵照看着何咏真诚的目光,答应的下来,他会遵守这个承诺,“嗯!我一定会回来。”

    “好,我们不见不散”

    秦可卿看俩人都聊不完了!所以吆喝起来,虽然她不知道何咏为什么要这么看得起这个赵照,但她也不会当面拆何咏的台。

    “好了,有什么话你们以后再说,现在,喝酒!”

    “哈哈……好,喝酒!”

    何咏举起了酒杯和和赵照、秦可卿、左烨干杯共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