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章 日常
    “丫丫昨天还在玩魔方呢?我想玩一下!她都不给我!”

    “快点嘛!爸爸,等我学会了我也要弹给丫丫听。”

    父亲无奈,只能带小丫头片子学吉他去了!

    何咏看着幸福的一家,嘴角微微上翘,“这正是我所期待的啊!”

    父母的关系是极好的,一直相敬如宾,可以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是父母的期许或者是诺言。

    母亲柳絮是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是一个文艺爱好者。

    她对自己的名字也有一番见解,她会说自己命薄如柳絮,只能随风而逝。

    其实她是最喜欢柳絮的了!一到季节,风起时,满天柳絮飞舞,晶莹的像雪花一样,母亲这时总会像小孩子一样,追逐着漫天飞舞的柳絮。

    一般这种情况呢!就要对人对事了!对于父亲来说,自然是别于他人的。

    父亲会发出一些声音,如:“咳”、“哎呀!腰有点疼”,或者站起来制造一些声动,以达到吸引母亲注意力的目的。

    所以这时母亲便会一如既往地小鸟依人般投入父亲的怀里,“嘻嘻,还好有你……”

    听人说过,真的爱上一个人就会变的幼稚,而爱上一个成熟的文艺青年的母亲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亦或者爱上一个文艺女士的父亲又会变的如何?

    两个文艺青年的相遇究竟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这似乎是一个问题。

    “羞羞”

    这就是小家伙的声音了!用两只胖嘟嘟的小手遮住眼睛,手指之间总会留下一丝缝隙,偷偷的注射着,期待能够让她也加入其中,憨态懵生。

    “我和欣欣果然不是亲生的!”

    何咏挑逗着欣欣的神经说道。

    “才不是呢!欣欣是妈妈亲生的!哥哥才是爸爸抱回来的!”

    果然,小萝莉的注意力瞬间被这个深奥的话题所转移了,跑到母亲的身边,包住母亲的腿,对着何咏虎视眈眈,以示主权,并表达出强烈的占有欲。

    “妈妈,哥哥肯定不是妈妈生的!欣欣是妈妈亲生的,对吗?”

    “是……是……”

    这当然是爸爸的回答了,妈妈用双手把小萝莉的头抱在了怀里,时光就像在这一刻停滞了!变得缓慢而不可感知。

    不一会儿,欣欣就把头从母亲的怀里转了过来,像一只骄傲的孔雀,看着何咏,什么话都还没说,就这姿态,何咏都猜到小萝莉要说什么了!

    “我要出去玩轮滑了!”

    何咏先声夺人,所以,这一局,何咏完胜。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哥哥,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小萝莉立刻挣脱了母亲的怀抱,满怀期待,双眼定定的看着何咏,不一会似乎眼中竟含满了晶莹的泪珠,不带就哭!

    何咏自作自受,完败。

    “带……谁说不带了”

    “哇……喔……”小萝莉的欢呼声响起,眼中的泪水瞬间消失,冲向了自己的房间。

    “你以后就去当演员吧!”何咏哭笑不得,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慢点儿……”

    爸爸提醒着急速前进的小丫头片子。

    “妈妈,我的头盔儿不见了!”

    房间里传来欣欣的呼唤,放的时候随便一放,找的时候就找不见了!

    “护膝也没有了……”

    好吧!连声音都开始发颤了!再等一下可能要哭了呢!

    “去储物间儿看一下,你是不是上次放储物间了!”

    妈妈是了解欣欣的,即时的提醒,避免了一次嚎啕大哭,最心疼儿的就是欣欣脸上挂满了金豆,唰唰直掉。

    “哦!”

    欣欣拿着护腕、护肘从卧室出来,又向储物间走去。

    “找到了……妈妈,我找到了!”

    雀跃的欢呼声响起!维持不了一秒就又换了一种语调!

    “架子太高了,欣欣够不着!”

    “哥哥,你帮我取一下嘛!”

    何咏只能去储物间给取头盔,欣欣正望眼欲穿的看着储物架,碍于身高,够不着,看到哥哥进来,才恢复雀跃的神情。

    给欣欣穿好滑轮鞋后,戴好头盔,穿好护膝、护腕,牵着她的手,慢慢领着小丫头出了门。

    “小心点,早点儿回来!”

    母亲关切的声音提醒着。

    “知道了!知道了……”

    欣欣是不会玩滑轮鞋的!刚开始给她买了滑轮鞋的时候,穿起来后,居然自己能够站立起来,很快就熟练地撑握了平衡,但是也只能够走动走动,但是不会滑。

    慢慢来到了广场,这时广场上正放着音乐,热闹的气氛很快感染了欣欣。

    因为牵着欣欣的手,虽然不时会迈大了脚步!有些踉跄,但还算稳定。

    “别把步子迈那么大”

    “嗯!”

    “休息一下”

    “嗯”

    从家里一直走到了广场,欣欣也有些累了!休息了一会后。

    “走了,慢慢走一下试试看”

    “我抓住你”

    “嗯”

    嘴里不时会冒出一些低语声,何咏听不真切,可能是在自言自语吧!

    “刚学,步子迈小一点”

    “对,对,就是这个感觉,先找一下感觉,知道吗”

    看着欣欣慢慢能够掌握平衡感了!继续鼓励着她!

    “先试一下看怎么挪开步子,知道吗?”

    慢慢的来到了广场建筑物台阶旁。

    “你看这儿这么多狗屎,我们去哪儿坐呢?”

    “唉唉”可能是欣欣没有注意,一直顾着找坐的地方,差点滑翻,当然何咏还牵着欣欣呢!

    “慢点!”

    找到了坐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上去,左右摇晃着!注意力就集中在旁边的花朵上了!

    “休息一下!哥哥,我想要朵花”

    “嗯!休息一下?”

    “哥哥,我想要朵花!”眼睛直溜溜的顶着眼前的兰花,

    “不能摘,等会儿哥哥帮我们欣欣捡一朵好吗?”

    听到何咏的话,欣欣垂头丧气的把两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转过头看着别的地方。

    “不能摘花,你看这里都小小的,不然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掉的,好不好?”

    “不可以”

    “又耍赖皮了阿”

    “走,我们去别的地方看一下!”

    小孩儿的注意力总是会容易被别的事物所吸引,欣欣转过来转过去地看着自己的滑轮鞋,似乎粉红色的滑轮鞋吸引了她注意。

    “哥哥,我比别人还要帅吗?”

    “那当然啦!笑一笑?”何咏哭笑不得,刚还想怎么哄呐?现在就又马上换了一个频道。

    欣欣可爱的笑脸上又出现了笑容,把手递给何咏,站了起来,让何咏牵着自己开始慢慢滑动。

    “对,就是这样子”

    “步子迈小一点,不然容易往后面翻,会摔到欣欣的!”

    “哥哥,你看那个姐姐!”欣欣的眼睛已经盯着另一个小姑娘了!

    “等下她摔倒可不关我的四(事)”

    “哎呀!你管好自己就好”

    “我们以后都要来这广场滑轮,好不好?”

    “轮滑!”

    “哦!轮滑”嘴里轻轻嘀咕着!

    “哥哥,我好累”

    “好,我们先去那边休息一下!你要挪开脚步,那样就不会累了”牵着欣欣的小手走向了休息的地方。

    “对,就是这样”

    休息一会后,又走了几圈,就让她自己先轻轻的开始去滑!自己站在原地,让欣欣从这头滑到广场上离自己最近花卉处,然后再滑到自己的身边。

    “慢点,不着急!”

    看着欣欣一只脚保持不动,另一只脚向后轻轻蹬着,两只胳膊保持平衡,身体就随着滑动的方向前进了!

    有时脚步放大了!何咏就开始提醒,慢慢的欣欣就可以自己滑行了!有时也向前走一两步,但还能保持平衡的姿态,只是显得有些笨拙。

    “慢点,慢点,不着急,不着急!”

    有一些踉跄,身体也会不时左右摇晃,但最终还是能保持平衡。

    “你刚学,不用那么快的!知道吗?”

    “哥哥,我棒嘛!”欣欣从自己的身边滑d到花卉围栏,又借着围栏稳定自己的身体,然后滑到自己的身边,一脸娇羞的表情抬头看着自己,急于得到表扬。

    “棒,你刚学,不用那么快知道吗?”

    “你慢慢先找点儿感觉,知道吗?”

    “知道了!”

    “把步子迈小一点,”

    “嗯!”欣欣不时回头看一下自己,看到何咏再看她,便又转过头去,专心致志的滑动。

    “对,你慢慢遛,先找点感觉,不用快阿。”

    看着欣欣又滑了一个来回,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并慢慢的停了下来。

    “慢慢来,好,真棒”

    “哥哥,”

    “嗯”

    “我会滑了”

    “真棒”

    “咳咳,”

    欣欣可能是渴了!咳嗽了一声后,抬起头,渴望的看着何咏,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

    “你带酸奶了吗?”

    “我没有带”

    “那你干嘛不带!”

    没说几句,又原地走动了几下,又开始滑向花卉了!

    看着别的小朋友滑的比较快,她自己也开始加快了速度。

    “慢慢来,慢慢来!”

    及时提醒下,欣欣又恢复了慢慢的速度,滑到花卉盆,扶住了盆边,低着头,看着自己粉红色的滑轮鞋走动了几下,便又开始滑向来自己。

    中间有些踉跄,“慢点、慢点,慢点,两边脚都滑开!”

    “好”看着欣欣滑到自己的身旁,用手扶住台阶边后,何咏问道。

    “还要再滑吗?”

    “要”

    欣欣还没有玩好呢!肯定不会轻易结束,哥哥好不容易才带自己出来。

    转身便又去滑了!

    “脚划开哦!对,”

    “慢点,慢点,慢点,好的!欣欣真棒!”

    滑了一会儿后,何咏看马上要到中午了!便想着回家吃饭了!欣欣肯定也饿了!

    “哥哥”又一次欣欣滑到了何咏的身边。

    “好了,休息一下!好吗?”

    “好”

    “欣欣,你猜妈妈午饭做的是什么?是不是你的丸子?”

    “肯定是呀!哥哥,我们回家吧!欣欣都饿了!”

    一大一小牵着手便向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