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章 爱
    林雅待在何咏的怀里久久没有松开,俩人就以这种状态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也没有开电视,不然平常林雅都是追电视剧的!今晚稍微有些迟了!也就没有看。

    “何咏,今晚,你唱的的传奇好好听啊!这几次你制作的歌曲比以前的好听多了!”

    林雅对何咏一直是崇拜的!他能编曲、能制作,还会作曲作词,会好多种乐器,完全是一个全能音乐人,不像自己只能唱歌,却没有创作的天赋。

    只是以前何咏的歌大多都是曲高和寡,虽然曲子都非常好听,但是自己一直欣赏不来,今天的这两首歌给了她很大的惊喜,尤其是传奇,林雅自然能从里面听到何咏对他的情意,

    林雅一脸的笑容地眯在何咏在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滋味,可见心情确实不错。

    脸蛋轻轻摩擦着何咏的胸脯,何咏也用手抚摸着林雅的头发,恩爱甜蜜的味道填满了整个房间。

    “对了,何咏,这首《传奇》是你给谁写的啊!”

    林雅揣着明白装糊涂,开口问何咏这个傻傻的问题,何咏也是哭笑不得。

    “不是给你唱的!我还能给谁唱啊?谁要我啊?”

    “哼哼,你知道就好!除了本大小姐,没人看的上你!”林雅开心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还一本正经的说着假话。

    “是……是,多谢林大小姐的的厚爱”

    “嘿嘿”

    自己还没怎么呢?林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今晚有演出,怎么也给我没说?”

    何咏黑着脸,有些责怪的对着林雅说道,竟然自己有演出也不告诉自己一声。

    林雅马上有些不好意思了!吐了吐舌头,还不是怕他为自己担心吗?自己不是小女孩儿了!能够在没有他的照顾之下表现的依旧很好啊!看他以后怎么还把自己当小女孩来照顾。

    “嘿嘿嘿嘿!……我这不是忘了嘛!”

    “你啊……”

    看到林雅笑的这么高兴,笑得那么灿烂,心里自然也是很高兴的,抱着林雅的手扣得更加紧了,更加怜爱的看着林雅。

    给林雅吹干了头发!又在沙发上待了一会儿,和林雅听了一会音乐,便回到卧室。一进卧室,林雅就卧进被窝里!看着林雅像一只小猪仔一样,只漏出一个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

    洗过澡之后,脸上的倦意明显已经消失了!眼睛有些迷离,脸蛋红红润润的,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充满了诱惑。

    何咏感觉自己喉咙里充满了唾液,肾上腺素急速分泌,咽了一下嘴里的口水,记忆中自从林雅离去后,十来年没有再碰过别的女人!

    何咏眼睛都要冒火了!只是却也没有急不可耐,林雅是他自己的,一直都是。

    林雅含情脉脉的看着何咏的脸,不知为什么他的脸上竟然红彤彤的!别有一番羞涩。

    “呵呵呵!何咏你现在就像一个傻子!”

    “是吗?那你看现在呢!”

    何咏一脸坏笑扑向林雅,抱了林雅一个满怀,软软的,舒服极了!

    “啊!不要……”

    林雅身上自带的体香扑鼻而来,传入鼻息,何咏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直跳,发觉自己马上都要没办法保持矜持了!

    林雅红着脸凑到何咏的眼前,在何咏的嘴唇上轻轻一吻,那瞬间的柔软感,让何咏有些出神,然后伸出舌头贪婪的添了添嘴唇,林雅瞬间便把头埋进何咏的怀里。

    “你刚刚说不要什么?”

    何咏已经想的不能再歪了!一脸坏笑的注视着林雅。

    “哼,就不告诉你!”

    娇哼的林雅是不可理喻,所以不用想着把她的话从嘴里套出来了!

    何咏却不放过她,把她埋在自己怀里的头拉了出来,目光直直的看着林雅的眼睛,头离林雅越来越近。

    林雅眼睛里充满了闪烁、充满了迷离,看着何咏的接近,轻轻地闭上了羞涩的双眼。

    林雅闭上眼睛的样子越发楚楚动人,白里透出红润的娇美脸庞,挺拔而笔直的鼻子与红红的微薄红唇相映成辉,配合散发出的淡淡女人香气。

    何咏心跳开始加速,怦怦地跳个不停,荷尔蒙激素增加,口舌也慢慢变得干燥,

    将脸慢慢靠近林雅的嘴唇,随即用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林雅,将自己的双唇轻轻地与林雅的双唇紧紧触碰在一起,轻轻一吻,一下、两下,慢慢用整个嘴巴堵住了林雅的嘴唇。

    软软的、香香的、绵绵的!何咏沉迷于林雅的嘴唇,一直索取着这种滋味,不知不觉,整个舌头已经进入了林雅的嘴里,和林雅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林雅轻轻地哼了一声,眼皮微微有些跳动,似乎想要睁开,却没有睁开一样,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两个人的舌头轻轻一碰,随即分离,接着又碰到了一起,何咏和林雅就像在玩着游戏,你追我赶,玩的不亦乐乎。

    何咏的舌尖轻轻接触着林雅的舌尖,偶尔林雅用牙轻轻咬一下何咏的舌头,充满了情调、暧昧。

    俩人的舌头像蛇一样相互纠缠在一起,产生迷人的感觉,何咏和林雅的大脑均是一片空白。

    何咏嘴巴里含满了林雅的香液,咽喉一动一动的!吞噬着林雅芳香的液体。

    林雅的娇喘声在何咏听来是那么的美好动听,感觉已经很久没有静静地听过林雅的呼吸声了!

    何咏心中充满了满足,有此佳人,还有爸爸妈妈、欣欣的陪伴,这辈子足够了。

    何咏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抚摸到林雅的胸部上,触摸到迷人的傲挺双峰,林雅的胸部不是很大,却弹性十足,柔软异常,他宽大修长的手仅仅一握,像一团凝脂一样,但却充满了协调。

    用手轻轻抚摸着林雅的胸部,挑拨着她的情绪,嘴里发出的娇喘声,何咏觉得就像银铃一样好听,如同天籁之音。

    何咏轻轻扶住了林雅的头,松开了接吻的双唇,唇与唇之间挂了几条晶莹的丝线,何咏贪婪的又亲了林雅一下,直到连呼吸都喘不过来时,才喘着粗气,把她的头握在自己的正前方,深情地看着面前这张美丽的脸庞。

    这时,林雅也微微睁开了双眼,一双迷离的双眼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四目相对,眼神中迸发出耀眼的火花。

    何咏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尤其是看到林雅的眼神,更加不能自己。

    林雅,你知道吗?你就是上天送给了我的礼物,令我终身难忘,有了你,我此生无憾,何咏思绪万千。

    何咏长期积累的情感在这一刻完全释放开来,他再一次忘情地吻向林雅,恨不得把她溶化在自己的嘴里。

    俯首又轻吻林雅额头,再到耳朵,林雅的耳朵很特别,尖尖的,就像精灵的耳朵一样。

    用舌尖轻轻地舔着林雅的耳尖,并不停贪婪地向下探索,一直舔到耳垂,含住耳垂,轻轻地吮吸起来。

    “嗯……”

    两个年轻人就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一触即燃,而且越烧越旺。

    何咏喘着粗气,爬在林雅的身上,林雅的脸蛋白里透红,脸带红晕,眼光迷离,一张俏脸蛋红的都要滴血了!

    “何咏,你个坏蛋!”

    林雅缓过气来,用芊芊柔夷轻轻砸了下何咏的胸口。

    何咏没有说话,只是把她的手牵到自己的手中,十指相扣,放在自己的胸口。

    温存了一会后,何咏抱着林雅去卫生间一起洗了澡,过程自然不免又是一番春意盎然了!

    洗完澡后俩人相拥在床上,聊起今天的事儿。

    “今晚你在礼堂门口和谁说话啊?”林雅一脸的好奇。

    “是叁宝老师!”何咏又想起了刚刚和叁宝的交谈,一时也是思绪万千。

    “叁宝老师?你又是啥时候和叁宝老师认识的?”

    “就刚刚啊!”

    “哼!你骗人!”林雅一脸的不信。

    “真的!”

    何咏又给林雅详细说了今晚和叁宝相遇相识的过程,以及叁宝希望自己签到他所在的大地唱片公司的事儿。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竟然刚和叁宝见面就如同知己一样,无话不谈,缘分这东西似乎就是这样,直教人说不清,道不明。

    “哦!可是,叁宝老师都邀请你了!你怎么不答应啊!”林雅一脸不解,为何咏而着急。

    “我觉得大地唱片以后不会有什么出路,虽然曾经创造了校园民谣的神话,也在国内开创了签约制,但是我觉得他以后会一直保持校园民谣的推广与创作,而这和我的初衷不是很一致,和我的音乐风格也不是很投,虽然我自己也确实喜欢民谣。”

    “哦!我知道了!”

    看着林雅表现出一副我很懂的表情,何咏笑了笑,随即神色一正。

    “对了!还有件事儿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啊?”

    “你不是问我和叁宝老师聊了什么吗?”

    “是呀……是呀!你快说。”

    好奇宝宝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浑然忘记了自己洗完澡是光着被何咏抱出来的!

    何咏看着眼前的一片雪白,眼神都直了起来,差点化身为狼。

    似乎是注意到了何咏的目光,又或者自己感觉到了!林雅低头一看自己,再抬头看了一下何咏,忽然扑通一下窝进了被窝里,连头也不漏出来!

    “哈哈哈”

    “你还笑……”

    “不笑了……哈哈……不笑了!那你到底听不听了?”

    何咏被林雅的动作惹的大笑起来。

    随之从被窝里冒出了一个头,脸上一片通红,静静的等着何咏接下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