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初遇
    三人收拾完东西,很快出了门,柳絮开车,到西直门后,便把何咏扔在了公交车站台旁边,接着柳絮就和林雅顺着西二环径直去了北大。

    何咏下了车,无所事事的样子,背着吉他,等了一会儿公交车,摇晃着身体上了322路公交车,车上人并不是很多,大多可能是来旅游的!因为322路可以直达广场前门西口。

    何咏一上车,找了个座位,因为人不多,便把吉他放在了旁边的座位上,天气异常地闷热,似乎要下雨,何咏随之眯上了双眼。

    “你好!请问这儿有人吗?”

    半昏半醒之间,何咏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那是不好意思的声音,似乎还捣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何咏睁开双眼,自己的旁边正站着一个女孩,正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

    眼神里面有胆怯,有彷徨,还有一丝微不足道的勇气,可能也正是这一丝微不足道的勇气,才让她有勇气出手叫醒自己。

    看到自己定定看着她,她不但不紧张害怕,也没有闪躲,反而很平和,性格似乎很活泼,却没有过头。

    如果说林雅是那种高不可攀的女神,那这个女孩就是邻家小妹的风格属性了!有一种由内散发的美,各有其特点。

    由于缺少往拢收的鬓角发际线,加上过于宽的太阳穴,五官显得略小而集中,三庭合适,五眼却不规矩。

    她有一个小方腮,偏巧搭了个尖下巴,似乎一张有够扁平的六角脸由此诞生。

    脸上柔和线条的适当比例,让人在看第二眼第三眼时,越能咂摸出这不规则中的和谐之处,不常见中的特别之味,

    辅之以挑眉,肿眼,丰唇,将五官外扩,万种风情就从眼角眉梢生发出来,上翘嘴角与下挂眼角天衣无缝地为她平添了妩媚。

    大额头带来的感,宽眼距带来的天真,集中型五官带来的秀气,毫无攻击性。

    加上小巧丰满而前撅的嘴以及嘴旁适当的婴儿肥,这一切使她看起来像个小孩。

    侧面是干净利落的直线型轮廓,四高三低不明显但协调。眉骨与颧骨太平,下巴略微后缩,柔化脸型之后整张脸更是缺少了棱角醒目之处。

    然而就是这张平淡而模糊的脸,令她得以像茶不经意间沁人心脾。

    她长相清淡的像微风,不染铅华,不谄媚地讨好谁,也不为威慑谁,柔和又清爽的一股傲气,偏偏又与世无争。

    她的气质独特出众而又有非常强大的魅力。

    气质来源于骨骼形体和内在精神,给人的感觉是:她迎面走来,你还没来得及看清除她长什么样子,就已经被她深深吸引。

    其实何咏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孩挺熟悉的,但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

    “哦……不好意思!”

    何咏看着女孩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地上放着一个箱子,手里还提着一些行李,清秀的脸上汗珠淋漓,这种情况下,却似乎还有一种得体平静的优雅。

    何咏反应过来,赶紧把吉他从座位上拿掉,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谢谢!”

    微不可闻的道谢声,如果不是何咏稍微有些注意,可能就听不到了。

    “没事!站好一会儿了吧!是我不好意思才对”

    何咏看了看公交线路图,再有三站路就要到站了,才发觉自己应该是睡好一会儿了!

    而这女孩应该站好一会儿了!看自己睡的熟,才没有叫自己,性格应该确实很善良。

    可能是实在太累,天气又闷热,无法坚持了,这才鼓起勇气把自己叫醒。

    “没……没,我也是刚上来!”

    可能是不会说谎吧!语言有些结结巴巴的!眼神也有一些闪躲,但给人的感觉却很清爽、很健康、很阳光、很豪爽、很干净、很利索,充满朝气,让人眼前一亮。

    “哦!谢谢你了!”

    何咏也再没有说什么?道过谢后,便又闭上了双眼,何咏觉得确实有些累。

    因为昨晚忍了一个晚上,林雅睡得挺香的!只是苦了自己,摸着林雅的胸玩了一晚上,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没注意。

    “呵呵!”

    何咏想起来也觉得好笑,不经意间竟然笑出声来,随之自己也是一愣,,睡意竟然一扫而空。

    看着旁边清秀女孩看过来的,充满凝惑的眼神,就像是在问你‘你没事吧?’何咏也稍微有些尴尬。

    “你是要去哪儿啊?”

    为了化解这种尴尬的气氛,何咏不得不开口调节氛围。

    “去学校啊!你呢?你是唱歌的吗?”

    看着何咏那张帅气的脸庞,怀里又抱着琴盒,妹子看起来也挺愿意和何咏搭话的。

    猜测到何咏应该是唱歌的!所以又向何咏问道。

    “嗯!我是酒吧驻唱的!”

    “是吗?你真厉害……”

    妹子一脸的羡慕,一改刚才的神情,但欣喜的表情在她的脸上仍然还是显得平静。

    “我也喜欢唱歌,但是我唱不好,天生五音不全,老爱跑调,对了,你在哪儿驻唱,是在后海吗?”

    “是,是在后海,酒吧名字叫自由,你有空可以过来。”

    “好呀!反正我们学校离的不远。”

    “你是中戏的学生吗?”

    何咏听到妹子的学校离后海不是很远,再看她的年龄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那应该就是中戏了!

    因为只有中戏位于后海旁边了!看她那张清丽脱俗的脸庞,应该是中戏学生没错了!

    “你怎么会知道?”

    妹子一脸的震惊,没想到这个和自己第一次碰面的男孩,竟然一口猜到了自己的学校。

    而自己也才是刚刚考上中戏,这也是自己复读之后才得到机会,进入这个学校。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妹子一脸的不解之情。

    何咏看到这种情况,自然是赶紧介绍了!他也不愿意被别人误会,尤其是初次见面的。

    “后海旁边除了中戏还有什么呢?经常来我们酒吧的都是你们中戏的学生呢!”

    “哦!原来是这样,以后我也常来啊!”

    “好啊!欢迎你来,你是中戏表演系的吗?”

    “我不是表演系的,我是导演系的!”

    可能说起这个,妹子也有一丝的不开心,脸上有一些苦涩的笑容。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才女啊!女生能进中戏导演系的不多呀!”

    何咏越来越觉得这个妹子太眼熟了!只是嘴里叫不出她的名字,想问有不好意思问。

    看见她有一丝的不自信,何咏赶紧安慰她。

    确实能进中戏导演系的本来就少之又少,而作为女生能进去,那就更能说明她的能力和才华了!

    何咏也猜到她应该是想去表演系的,但可能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进去,只能暗度陈仓、曲线救国,才进入导演系。

    “我叫汤唯,你叫什么名字啊?”

    “汤唯?”

    何咏终于在她说出名字之后才想起了她,主要还是何咏的记忆确实对于这些东西不太注意,所以有些东西记不太清,也没有可以去关注过这些东西。

    但是汤唯对于他来说,应该是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影响。

    有人说汤唯的长相是剑走偏锋的美,她的的气质是洗练后的遗世独立。

    三考中戏,在她的身上充满了执着,在第一次考表演系的时候,考官认为她的外貌没有特别的地方,不太适合做演员。

    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关键的因素,结果汤唯第一次考表演系失败了,随后,她有参加了两次考试。

    为了考试方便,就在中戏旁边的胡同里租了间平房,但是由于没有稳定的收入,虽然间接可以接点广告拍摄之类的零活,但还是使她一度都没钱交房租,还是靠朋友江湖救急。

    在第三年的时候,朋友建议她干脆“曲线救国”,去考导演系,毕竟导演系对外貌等方面的要求不是那么苛刻,而且也能学到表演的东西,汤唯采纳了朋友的建议,于是就考上了。

    现在的汤唯应该就是刚刚考上中戏,正要开始她的大学生涯,看她提着行李,大包小包的样子就知道了!

    其实对于中戏考官的托词,何咏也没有搞懂是什么意思,竟然说她没有做演员的天赋,果然,后来的汤唯让他们大跌眼镜。

    汤唯她就是那种媚而不俗、遗世独立的女子。

    她无论置身何等境地,皆能不疾不徐,笃定以待,即便内心再波澜起伏,一片厮杀,她都能在掩盖好兵荒马乱后,从容出发。

    女人是不能被定义的,因为她有千百种样貌:晨曦中醒来的慵懒,暮色四合时的伤感;陌生人面前的拘谨,爱人眼中的玲珑;少女时的一抹春意,成熟后的万千锦绣。

    就像汤唯,她在人们面前徐徐展开的,是一幅参差多态的水墨丹青画卷,需要人细细品味、琢磨。

    施施然,淡淡然,在别人那里需要一惊一乍完成的事情,在她这里就这样被轻轻带过,即使是因拍摄《色·戒》而引发的雷霆万钧,也最终被她波澜不惊地消化掉。

    可能也正是这种宠辱不惊的性格,这种为人处世的态度,才让何咏对她刮目相看,有了一些非常好的印象。

    一夜之间声名鹊起,因封杀,抛却浮名,却能将自己完全沉潜下来,悉心地去学习舞台剧和英文。

    有人碰到那时的她,惊讶于她一以贯之的淡定平和,眉宇间没有愁云惨雾的萧索,也没有被打倒在地的怨怼。

    何咏觉得这点汤唯确实比自己强,遇到的这些事儿,她都能淡然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