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章 情思
    走进地铁站后,何咏便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他不喜欢这个城市的原因,燥热地让人感觉像活在抽屉里一样。

    周围的空间、周围的人群无时不刻地困扰着他,让他时刻都能感觉到压抑、乏味。

    这也是何咏的性格,相对比待在人群中,待在城市,他更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在辽阔的地方、在茂密的森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自由自在的行走,没有任何约束。

    所以他喜欢旅游,喜欢漫步森林,喜欢奔跑,他对于自己的人生是不一样的诠释。

    当然,当何咏站在舞台上,又会表现出完全不同于他淡默的性格,他会被舞台点燃,然后不能自己,随着音乐的节奏而沸腾。

    同时何咏也是一个感性的人,他会轻易被别人感动,为他人的遭遇而感动。

    看着现在站在身边这个活泼可爱的姑娘,想起她未来的遭遇,何咏还是不由的有些神伤。

    娱乐圈就是这样,过度的曝光,过度的舆论,完全可以摧毁一个人,也可以成就一个人。

    如果不是他真的喜欢唱歌、喜欢音乐,想把自己记忆中的一切都唱出来,那么他也不会踏入这个行业,进入这个圈子。

    虽然知道汤唯确实有做演员的天赋,也有那个资本,也知道她以后在娱乐圈闯出了一片天,但仍然为她而伤感。

    尽管汤唯走红时已经28岁,而且作品非常的少,屈指可数,但因为汤唯演技相当的过硬,再加上选片的眼光精准,所以营造出的艺术深度和深入人心接地气的形象自然不少,都能让人为其沉迷。

    《色,戒》、《黄金时代》等影片就让她成为“文艺片女神”、知性女星的代表,虽然有一些非议。

    她还敢于突破戏路,通过一些影片,如《月满轩尼诗》《北京遇上西雅图》,从而展现自己的多方面的演技,演起什么来都没有包袱可言。

    她眼睛中透露的内容能够深入到人内心,她也有一种特别的专注力,不会像别人一样浮夸。

    汤唯的演艺经历既幸运又不幸。28岁她通过《色·戒》一炮走红的她曾经颇具争议性。

    在以一部石破天惊的作品打开自己演艺生涯和一线女星大门后,人们对她的猜想、印象和判断,几乎就从来没变过。

    汤唯代表了某种清新的文艺派和神秘的气质,她的履历、她的争议、她的勤奋和她那些不实的传闻,甚至似乎都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这些加固了人们对她的想象。

    “你喜欢表演吗?”

    何咏有些想当然的问汤唯这个问题,其实在他问汤唯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知道汤唯的选择,一个可以三考中戏的女子,到底有多少执着,谁都能够猜的到。

    果不其然。

    “喜欢啊,我太喜欢表演了,”

    汤唯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提起表演自然是滔滔不绝,汤唯知道自己有多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

    很简单,就是喜欢表演,单纯地热爱,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诠释剧中的人物,喜欢站在镜头前、喜欢舞台上的感觉。

    她至今记得为了考中戏,她所付出的努力,朗诵、声乐、形体、表演,一项一项,她都拼了命的去学习。

    她爱中戏,中戏也是她梦寐以求的理想院校,她为之付出过汗水,泪水,血水。

    三年的艺考经历,三年的所失所得,都涌上了她的心头,不是真正喜欢表演,谁会这样的作践自己,谁会为了进入中戏而蹉跎了三年的时间。

    1994-1997年,她就读于杭州市五四职业高级中学。(美工升学班,后改为杭州美术职业学校)

    1998年,作为模特的她参加中戏暑期表演培训班,之后的三年就没有停止这条道路。

    她出身于杭州的一个书香门第。

    父亲汤余铭是一个知名画家,母亲施西凤年轻时也曾是演员。

    她的父亲平时经常云游四海,工作虽然很忙,但时刻不放松绘画练功,坚持每天用休息时间写生创作。

    她的父亲对绘画一丝不苟的敬业追求和淡泊名利的态度,对汤唯产生了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她最初是在父亲的影响下开始学习美术,而在她年纪稍微大些的时候,她便爱上了表演,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对于表演,汤唯是爱到了骨子里面,而且她所决定的事情,哪怕是撞破了南墙,也要走下去的。

    只是汤唯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心底还是涌出无限的心酸,是她以前太小了吗?所以分不清这个世界真正的面目,对爱情也是一种很傻的态度!

    她总是傻傻的以为在一起后就会天长地久,她总是相信童话里所说的,她总是抱有对爱情的渴望。

    没想到时间真的会冲毁所有的一切,包括情感,包括思想。

    想起这些,眼中不由的涌满了泪水,只是还固执地强撑着不让它留下来。

    表情的变化就是在这一瞬间发生,何咏却还是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所以开口鼓励道:

    “那就好好学习,不要让自己的努力白费了!”

    “嗯嗯”

    汤唯暂时收起了自己内心的失落,肯定自己内心的想法,像是在给自己保证一样回答何咏。

    俩人上了地铁后,不一会功夫,就到了北海北地铁站。

    路上交谈中何咏给汤唯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又叮嘱她闲了可以来酒吧找他玩。

    汤唯看着何咏背着吉他,轻身迈步潇洒地下了地铁,目光一直注视着何咏的背影。

    当何咏下了地铁的时候,汤唯才大声的呼喊着何咏的名字,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何咏,再见!”

    “再见!”

    何咏听到了汤唯的叫声,转身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招招手,便又转身离去。

    汤唯看着何咏潇洒离去的姿态,丝毫不做留念的样子,也才意识到自己和他只是初遇,今后也有可能只是路人的关系,不会有什么瓜葛。

    想起这些,汤唯莫名的有些不舒服,有些躁动,所以她开始在心里埋藏一个秘密。

    对于汤唯,何咏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最多只是对汤唯有一种欣赏的态度在里面,欣赏她的处世态度,以及她的人格魅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他的遭遇或好或坏,是有幸,或者是不幸,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他在这幸与不幸之间的得失是什么?

    失有可能是得,而得也有可能是失。就看他如何在这微妙的得失之间掌握一个平衡,找到自己存在的那个点。

    然后在那个点发光发热,积极的沉淀自己,而不是放浪形骸、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在娱乐圈更是如此。

    如果不能把握住自己的心态,不能守着自己的本心、本性,也就没有必要待在娱乐圈。

    娱乐圈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可言,而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谁能看得清?谁又能辨的明?

    而有一些素质极低的人,总是认为凡是裸的就是卖的,就是被利用的,肯定有潜规则。

    在这些人眼里,只要一涉及性及裸露,就必定是脏的、下流的、无耻的。

    他们要么以异样的眼光或者以讳莫如深的态度来谈及这个问题,遮遮掩掩,欲说还休。

    生怕说多了被别人当成色情狂;要么就勃然大怒,以一副正人君子的姿态像对待洪水猛兽般对涉及裸露的人和事一通大骂,仿佛世风都被这些人弄坏了。

    也就像那首林志炫的《浮夸》所唱的一样,只能在夜里镜子前,偷偷讲实话,也只能一边偷看一边谩骂。

    这也是这种人存在的意义,也是他们行事必然的逻辑,而这种思维也只能让人作叹了!

    很多观众也没有意识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汤唯从来都是一个被扭曲的形象。

    她柔和知性,她率真个性,妩媚动人在她身上揉合的恰到好处,她的表演沉着内敛、收放自如,她气质出众、具有独特的魅力。

    待人彬彬有礼、不卑不亢、不远不近,让人注定无法走进她的荒原,或许文艺女神的本质不过是孤独。

    只是何咏希望汤唯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就像陈可辛所说:“汤唯的坎坷就是她的命,她所遭遇的那些不幸和幸运造就了如今的她,如果没有这些,你们看到的汤唯一定不是这个充满自信和魅力的汤唯,”

    汤唯一直注视着何咏,一直到地铁启动,一直到看不见何咏的身影,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的温柔体贴,他的成熟稳重,他的从容自若,他的幽默风趣,这所有的一切,深深的扎进了汤唯的心中,生根发芽。

    她所想、所要的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而不是自己情窦初开的随意,也不是勉为其难。

    这三考中戏的三年时间,在她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印记,留给了她很多的经历,同时也给了她独立思考的时间。

    现在的她21岁了,不再是16岁的懵懂无知、情窦初开,她会选择,她会思考。

    而今天初见的何咏,对于她来说,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充满诱惑。

    以至于她刚刚在何咏离开的时候竟有些不舍,竟然还大声的对他喊出再见的宣言。

    她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去看看他,有空了就去找他,就像她说的他们之间还有再见,还会再见。

    当然她所不知道的是,何咏的心已经被一个女人所牢牢的占据,再也没有一丝缝隙、一点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