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自由
    何咏在和司机的聊天中,出租车随着车流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后海。

    下了车,何咏付过车费,在出租车司机的一声走好之后,转身向旁边的街道走去。

    出租车司机驾车急驶而过,何咏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出租车影子,沉默不语。

    虽然仅仅和司机交谈了几句,但还是对现在娱乐圈的状况稍微有一些了解,和自己记忆并无二致。

    娱乐兴起已经无法阻挡,现在正值娱乐行业翻天覆地之时,自己也可以凭借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不再会像前世一样蹉跎一生。

    至于司机说的,还遇到了几个明星,何咏自然没有兴趣关注,只要是北京人,哪个又没有见过几个明星呢!

    下午时分,街道两旁行人并不是很多,后海酒吧最繁华的时间,自然是下午下班后到晚上的时候了!

    一到晚上,下班的上班族、白领等等熙熙攘攘的人流便会涌入这条街道,裹挟着彼此,就像到了一个旅游旺季的景区一样。

    后海连着烟袋斜街,在旅游旺季,去后海玩的人就更加的多了,而且后海有个“海”(刹什海),在北京二环里,有水的地方自然显得尤为珍贵。

    对于热衷于旅游的人来说,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尝试着去感受当地的夜生活。

    或静,或闹,不同的情景透漏着不同的文化底蕴,而后海酒吧街的喧嚣也正是北京都市的一种文化。

    后海酒吧街是一水小胡同,而且临海而聚,没有嘈杂的音乐,只有悠扬的歌声和80后独有的文化气息。

    加上老北京的特色后海,自然绝对是现代都市的另类悠扬。

    只是现在后海的酒吧还不是很多,对比后世,何咏他们的酒吧也算是元老级别的了!

    也算是历史最悠久的酒吧,这些酒吧又绝对的有特色,所以何咏记得,后世他们的酒吧因为积攒了大批的熟客,还一直能够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何咏走在街道旁,有微风从脸上划过,空气中很湿润,这是从刹什海吹过来的。

    旁边还有一些在刹什海边上乘凉的人,休闲的下着象棋,聊着天,再远一点就是一片水色。

    到了晚上,海面波光映着灯光,显得异常迷幻。

    这时酒吧里自然会有乐队在驻场演唱,迷离的夜色,散发着靡靡之音。

    何咏在这里见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得意的、失意的,总之到了这里似乎就变得不像自己,反而出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可能是生活的压力,压垮了来到这里的所有人,所以何咏见到的大多都像是没有生命力的人,像个木偶,像个程序。

    一个时代或者一个大的生活背景在不经意地改变着一群人的初衷与梦想。

    就像后海一样,它让一群人丢弃了梦想,认清了现实,却也让另一群人找到了梦想,燃气生活的希望,就如夜晚从酒吧里传出的悠扬的歌声一般。

    何咏没有理会这些东西,脚步轻盈的向着一间酒吧走去,正门上面的牌头就是自由两个字,用的是小篆字体。

    “自由”位于在后海银锭桥畔临湖,设计风格另类,带着一种浓浓的自然气息,门面上的装饰竟然都是一些花草。

    而正门两边的窗户也是与众不同,是以木雕装饰,又配以竹帘,充满了文艺的味道。

    在后海这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大环境里,带点孤芳自赏非诚勿扰的意味。

    连招牌都小小的,不惊不扰的样子,放在喧嚣的后海,所以更显得和周遭格格不入。

    一般人自然不认识“自由”这个字的!而对于古代音乐也深有研究的何咏自然不在其列。

    因为古代一些珍稀的音乐典籍大多都是小篆、隶书之类的古代文字,如果不认识字,又怎么去学习呢!

    当然学习这些字自然也是花费了极大的功夫,只是还好,柳絮作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对此自然是深有研究,不然光学习这些字都是一个问题。

    何咏他们开的酒吧是从不拉客的,酒吧门口也从不设露天座位,所以一般来的都是一些熟客,或者是一些充满好奇心的客人。

    “自由”旁边还有一些酒吧,构成了现在后海酒吧的格局现状。

    “老白的吧”,它有着整个什刹海湖景最好的窗边座。

    “老祁的吧”朴拙的装修是一种颇得禅意的本真。

    “蓝莲花”则在不遗余力地还原旧时大户人家一花一木精心妙思的陈设。

    而这些酒吧又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外表非常低调,内部却别有洞天。

    让人能体会到这里的风格正在自觉地与周边的环境达成完美的整体和谐。

    很多时候,这些什刹海酒吧的元老们似乎是在用一种超乎寻常的冷静告诉旁边开始流俗的跟风者,如何尊重大环境、怎样保有真实感。

    更重要的是,这几家酒吧大多集中在什刹海的心脏———银锭桥畔周边。

    什刹海成名于水,自然也不会辜负了这里的一倾碧波。

    夜色降临之后,湖面上船影绰绰,船头二胡、琵琶悠扬的乐声不绝于耳。

    随着船桨荡开的微波行进在波光粼粼之中,鱼生、美酒还是香茶都不过是好友聚会时的媒介。

    一船行过,湖面上留下几盏河灯随着波纹起伏,让人不禁遐想:那千年的红墙碧瓦和动人的月光水色中,究竟还有多少未了的情结?

    何咏意识中闪过这些一幅幅的画面,一时思绪纷飞。

    走进“自由”里面,最抢眼的是一台爱琴海风范的白色钢琴,钢琴师自然是乐队的键盘手秦可卿。

    钢琴,何咏也是能弹的,但他的技术含量、水平,比起秦可卿,自然是差了不止一筹。

    酒吧里面还没有客人,也没有侍应生,只有一个漂亮的身影在吧台忙活着,拿着一个抹布擦来擦去。

    吧台后面的酒架上满是绿色植物、个性饰物,给人一种自然的气息和懒洋洋的感觉。

    她也没有注意到何咏的来临,因为一般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来的,而且何咏的脚步放的很轻。

    吧台前面是一排竹椅,不高不低,刚好合适人趴在那里。

    吧台和酒吧大厅之间隔着一堵玻璃装饰的墙壁,有水在玻璃墙壁上缓缓流下来。

    玻璃是中空的,里面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养着一些热带鱼,再里面欢快的游动。

    墙壁上的壁画是以花鸟写意画作为装饰,以灰白色做为主色调,天花板是钢化玻璃结构,灰色。

    还有一堵墙是植物墙,有独立的生态系统,“自由”酒吧很大一部分投资都落在了这堵墙上。

    酒吧里面的空气是非常好闻的,到处都有绿色植物的装扮,这就归功于秦可卿了,她对于这些都是异常看重的!

    何咏记得她后来专职去设计时,作品里面满是自然的味道,现在在酒吧她的设计风格已经就初现端倪了。

    因为空气的缘故,所以“自由”酒吧,百分之六七十的客人都是女人,再其他的就是一些文艺青年了!

    沙发是纯白色系的,靠枕却千奇百怪,有各种形状,各种花色,茶几是钢化玻璃,但又有各种花色,不妖艳,反而显得质朴。

    晚上每个座位上都会有一盏小小的蜡烛杯,光线很暗,所以眼神很容易就变得暧昧、迷离。

    每个座位的头顶上吊着一个灯,昏黄色调,气息显的异常暧昧。

    每个位置何咏他们又都会送一个果盘,一个实实在在的大果盘,虽然不值什么钱几十块钱而已,但是却充满了人情味。

    相对而言,何咏他们的酒确实贵一些,但还是很多人趋之若鹜。

    每瓶酒都货真价实,洋酒、啤酒、软饮、红酒四种酒也是分四家专业经销商分别进货。

    “美女,来一杯鸡尾酒!”

    何咏故意变着嗓音,向秦可卿要酒,秦可卿自然没有听出来是何咏的声音。

    虽然何咏的话有些突兀,但丝毫没有吓到背着他的这个女子,平静的话语从她的嘴中传了出来。

    人却没有转过身来,还在擦着手里的一瓶红酒,似乎正在专注于某件事情,非常的认真。

    “好的!先生,你要喝什么?”

    “自由”

    “自由”是他们酒吧原创的一种鸡尾酒,一款带者薄荷清香的酒。

    秦可卿自然不会调酒,她那双精致修长的手是用来弹琴、画画的。

    “先生,调酒师刚出去,你先……稍等一下……何咏?你肉痒了是吧?”

    “哈哈哈……”

    秦可卿听到客人要点“自由”,她又不会调酒,只是一转过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嘴里连话都没有说完,就冲着何咏笑骂起来。

    秦可卿脸上洋溢着妩媚的笑容,容颜俏丽、柔美,雪白的肌肤在她的身上显得相得益彰。

    一双美丽的杏眼落在何咏的脸上。漆黑的眼眸如同宝石般明亮,娴雅的轻笑这着。

    看清楚是何咏后,便舒服、惬意的靠在了吧台后面的塌椅上。

    “可卿姐,你走光了!”

    何咏自然是看不到秦可卿下半身的,走没走光自然也不知道,只是心里就是想调戏一下。

    秦可卿忙站起身来,看了一下自己的服装,没有任何发现后,才发觉何咏是在骗自已。

    瞪了何咏一眼,而后又“噗嗤”娇笑一声,美眸瞟着贾环,神态异常地动人。

    冲着何咏啐了一口,才轻声的向何咏说道:“咏哥儿……您老咋有时间过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