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这个白痴女人!
    「原来是徐永威泄漏了消息息。www.yz5a.com」陈述在心里想道。

    以陈述对他的了解,徐永威自然不是一个多嘴多舌的男人,但是,这种关键时刻,他非常需要陈述的「友谊」。

    所以,他来看望陈述这件事情就变得重要以及透明起来。

    人们愿意为了利益而改变自己,或者说暂时的隐藏。

    白色t恤,破洞牛仔裤,棕色的小牛皮靴子,满头的小辫子。因为花城天气渐凉的缘故,又在t恤外面罩着一条略显宽松的浅色风衣。

    这身装扮让苏音显得即时尚性感,又另类娇媚,把她那古灵精怪的特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也难怪这样一个小姑娘能够成为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宅男女神,确实有其独特之处。

    当然,粉丝吹嘘的「童颜」,陈述只见了童颜,没有见过大胸……也完全不想见。

    “我已经好了。”陈述笑呵呵的看着苏音,说道“你回去以后,能不能告诉公司,不需要大家来看望我了?现在公司的事情那么多,每个人都那么忙,不用在我这里耽搁时间……有苏音小姐做代表就好了。就当你今天是代表公司来看望我的?”

    “那怎么行?”苏音翻了个白眼,说道“公司来看望你是重视问题,如果不来看望你,那就是态度问题了。对于公司立下了汗毛功劳拿下那么多业务的优秀人才……虽然那些业务都落到了孔溪姐姐的手里,公司还是非常重视的。”

    “再说,公司是公司,我是我,我才不代表公司呢。就算有人可以代表你,那也是孔溪姐姐对不对?”

    苏音以前还不清楚为何dsn的那双水晶鞋会从华美怀里飞走而落在了孔溪的脚下,最近通过一个关系很好的高层口中才知道,感情这是陈述的功劳,虽然明面上的一些商务条款都是孔溪的经纪人王韶去谈的,但是据说真正起到关键性作用的是陈述,是陈述帮助孔溪拿下了水晶鞋系列的代言。

    听到这个消息时苏音差点儿要气爆炸了,我对你那么好,我抢下了你的《机长先生》剧本,为了把这部戏拍好而殚精竭力动用一切人脉和资源,我把那么重要的男二号角色给了你最好的兄弟李如意,这么好的项目还给了你萤火虫文化投资权,你陈述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难道你拿到了水晶鞋系列代言,不应该第一时间送到我的手里吗?难道你不觉得我比孔溪其实更像是一个公主吗?

    将心比你,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很快的,苏音就彻底的冷静下来。

    你的眼睛和大脑很难告诉你谁才是真正的朋友,但是利益可以。

    那个愿意把巨大的利益送到你手里的人,才是你的朋友。

    既然陈述选择把水晶鞋系列代言送到孔溪的手里,那就证明在他的心目中孔溪才是真正的朋友。

    人就是这么奇怪,当你认为那个人是你很重要的朋友时,对方稍有疏忽就让你伤心失望怒不可竭。但是,当你发现他完全没有把你当作朋友或者你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要好时,那样别人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坦然接受无痛无伤了。

    任何时候,都不要迷信你和另外一个人之间的关系。

    苏音认清楚这个事实之后,再说起这件事情,虽然嘴角稍有酸味,却也能够保持内心平和。

    “我就是这么一说。”陈述尴尬的笑笑,以为苏音怀疑他和孔溪之间的关系,做贼的人终究是有些心虚的,说道“不愿意就算了。”

    “为什么不找孔溪帮忙呢?”苏音看着陈述问道“她应该刚刚从你这边离开吧?”

    “嗯?”陈述心中微惊,心想,难道她们俩碰上了?计算了一下时间,发现这种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当然,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优雅从容,一脸平静的说道“她刚刚来看过我。”

    “我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她的车子离开。”苏音眯着眼睛打量着陈述,说道“听说这次绑架事件,和孔溪也有关系?”

    “和孔溪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她让人绑了我?”陈述笑呵呵的说道“她要什么,直接告诉我一声不就成了?我双手奉上。无论是我的钱还是我的身体。”

    陈述知道,自己故意作出这幅姿态,或许能够打消苏音的疑心。现在的苏音就像是一个有着满肚子问题的好奇宝宝,要是被她盯梢上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或许很多人不了解,对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件事情拥有好奇心的女人是多么的可怕。不是把你睡了就是把你给做了,她们绝对不愿意控制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

    也控制不住。

    “流氓。”苏音俏脸微红,出声骂道。

    “是是是,苏音小姐骂的对。现在流氓要休息了,苏音小姐日理万机,也赶紧回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吧。”陈述收敛笑容,出声说道。“感谢苏音小姐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望我。”

    “你这是赶我走?”苏音气道。

    “有这么明显吗?”陈述大惊。

    “你……算了,你现在是病号,本小姐不和你一般见识。下月九号要召开《机长先生》的发布会,你是这部剧的编剧,到时候你可要出面站台。”苏音说道。“晚些时候,我会把电子请柬发送给你。”

    “没问题。”陈述说道“只要是我能做的,一定积极配合。”

    这倒不是一句敷衍的话,陈述心里也着实是这么想的。

    显然他和孔溪之间捅破了那层叫做「暧昧」的白纸,关系变得越发明朗起来,但是他也清楚他们俩人之间的差距,俩个人想要走到一起并且得到亲人朋友的祝福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他渴望得到公司的重视或者晋升,他渴望萤火虫文化的成功,他渴望《机长先生》的爆红,甚至下一部剧也开始构思起来……

    或许,编剧这一职业最先能够帮他找到突破口。

    他很庆幸能够和孔溪这样优秀的女性恋爱,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要放纵自己,以后混吃等死甘心做大腿上面的一根腿毛。

    他要比以往更加的勤奋,更加的努力,取得更加耀眼的成绩。

    以前他可以是一根腿毛,但是,以后,他要和孔溪一样成为结实有力的大腿。和孔溪一样步伐一致,高矮相等、胖瘦相同的大腿。

    只有两条腿一样的长,才能够走出平稳又性感的风景线。倘若一根腿长一根腿短,很容易就会摔跤。摔的次数多了,摔的人痛了,长的那一方觉得短腿是累赘,短腿心里也开始产生自卑,日长月久,耐性被磨完,感情被耗尽,曾经相恋的爱人变成相厌的敌人。

    这是人性,没有谁可以避免。

    苏音对陈述的态度很满意,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干净的眸子和长着淡淡胡渣的苍白脸颊,说道“我让人给你送一个刮胡刀过来。你的胡子该刮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陈述看着她风一样离开的背影,心想,这个女人有时候还是挺不错的。

    至少好骗。

    骆杰来了。

    骆杰左手提着鲜花,右手提着果蓝,看起来跟来送外卖似的。

    陈述一脸苦笑的看着骆杰,说道“苏音小姐刚刚离开,正想着好好睡一觉呢,没想到总监又来了。看来今天是休息不成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陈述和骆杰关系极佳,现在正从同事关系往着朋友关系发展,所以和他说话的时候就比较随意直接。

    “我正和一个小模特约会呢,你以为我想来啊?”骆杰把鲜花和果蓝放下,说道“临时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让我代表他过来看望你。这果蓝也是老板让我替他买来送你的。”

    陈述指了指那花束,问道“这花呢?”

    “花当然是一个很有品味的好朋友送的了。”

    “那位很有品味的好朋友不会恰好是骆总监吧?”

    “你猜对了,还就是我。”骆杰笑哈哈的说道,他一直在有意识的模仿陈述的语气说话,现在彼此配合默契,感觉双方的感情都要更进一层了。“怎么样?身体没事了吧?怎么突然间就被人给绑了?你每个月赚的也不多啊。”

    “我本来没事,现在有事了。”陈述说道。

    “怎么了?”

    “被你气的。”陈述说道“什么叫做我赚的也不多?和你们比,我每月的薪水还不够你们的零花钱。”

    “是不太够。”骆杰说道“开一瓶好酒就没了。”

    “你走。”陈述说道。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骆杰赶紧道歉,担心当真把陈述给招惹生气了,说道“好端端的,刘隆怎么就和你过不去了?”

    “因为朋友的事情。”陈述说道。

    “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那种侠肝义胆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好人。”骆杰称赞说道。

    “你眼神真好。”陈述说道“我就是。”

    “对了,孔溪没来看你吗?”骆杰的眼神在病房里面四处打量,就像是孔溪躲避在哪个角落他要把她找出来似的。

    “来过,已经走了。”陈述说道“她和苏音都是大忙人,哪有时间陪我这个病人?”

    “听说你是和孔溪一起饭后散步的时候被人绑的?你还救过孔溪的命?”

    陈述眸子微冷,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看向骆杰说道“是栗董让你来问这些问题的吧?”

    骆杰满脸尴尬,眼神都不敢和陈述的眼睛对视,解释着说道“你也知道,他是老板,老板有令,我也不得不从,是不是?”

    “所以,栗董是在怀疑我和孔溪之间的关系?”

    “是有一些。你可能不太清楚,在你没来东正以前,孔溪很少参加饭局,更极少和某个男人单独吃饭,就算是关系很近的白起源……他们每年聚餐或者私下见面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孔溪对你实在是太不一样了,你拿下这个职位,孔溪帮你说过话,当然,我并不是说你的能力不好,你就是做我屁股下面的划部总监或者更高级别的位置,实力都是绰绰有余的。只是,那个时候大家对你还有一些误解,这些你也是清楚的……”

    “后来你进入东正以后,孔溪就屡次帮你说话,而且上次孔溪被爆出和神秘男子江边吃饭,那个神秘男子其实也是你吧……外界或许不太清楚,但是老板想必是通过某些渠道知道内情的。这一次你被绑架,又是和孔溪在一起时被人给盯梢住的,据说是刘隆自己交代出来的信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又是绑架事件,又涉及到大明星孔溪,现在不仅仅是圈子里面传得沸沸扬扬,还有一些无良媒体也开始写一些不负责任的文章----孔溪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陈述眉头紧锁,问道“孔溪没事吧?”

    这两天陈述一直躺在病房里面,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

    他的手机被狮子给关机丢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去重新配置一个。孔溪那么体贴的人也没有给他送来一个手机,汤大海和李如意也没有给他买来新的手机,之前他还想着是大家忽略了,现在看来……他们是有意识的想要把自己和外界的舆论给隔绝,让他能够安心的休养而不用忧心外面的状况。

    随着刘隆和狮子的落网,绑架的一些细节也会逐渐被暴露出来。刘隆交代的越多,被爆料出来的内容也会越多。

    现在是信息时代,想要完全保守某一个秘密实在太过困难,只要有一个办案文员嘴巴不严,可能所有的事情都会被外界所知……

    大明星孔溪和「人质」私会吃饭,大明星孔溪和「人质」江边散步,大明星孔溪被「人质」所救。花城治安极佳,很少出现刑事案件,绑架这种事件自然能够引爆所有人的眼球……倘若这件事情里面还涉及到一位当红巨星,那就更会引来全民热议。

    可是,孔溪刚才过来看望自己的时候,就像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她声音轻柔,巧笑嫣然,素手盛汤,离开的时候依依不舍,还约定了明天过来探望的时间。

    「孔溪啊,孔溪……」

    “孔溪没事。”骆杰说道。“老板有事。”

    “怎么说?”

    “老板给孔溪打电话,让她站出来在微博上发表声明,说自己和这次绑架事件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媒体报道,全是谣言。”

    “然后呢?”

    “孔溪回了老板一句那是事实。”

    “这个白痴女人!”

    陈述心头温暖,又有些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