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言出法随关桀狱【二更】
    西岳真人暗中打量了一下满心怒气如果有能力恨不得现在就把张狂秦浩轩等人砍了的黎安道人,以及淡然自若的秦浩轩,冷面冰霜的张狂,还有周围那群稚气未脱的各教派弟子……

    这真不是一件好差事……

    偏向谁现在都不是明智之举。

    西岳真人很是纠结,张狂可是一点都不纠结,提着那滴血的剑便要继续斩人!

    秦浩轩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张开双手将张狂死死的揽抱在怀中,不让这位脑子里充满杀气的副掌教继续斩人,把事情闹得更大,同时嘴里说道“副掌教,冷静点,你冷静点……我懂你……我懂你……你先冷静一下,你的弟子没事……都周全着呢。”

    其他太初弟子一旁看的连连摇头,这太初除了掌教他老人家,怕也只有秦副掌教能暂时阻止张副掌教的怒火了吧?

    西岳真人看到这种情况,一副和事老样子的对秦浩轩道“虽然我们普光阁是大盟主,但这里比较是太初教的地盘,所谓远来是客,所以这事还是你们太初教自己处理比较好。”

    顿了顿,西岳真人又道“当然了,大家都是一个盟的盟友,凡事还是要讲究一个和气的,这事闹大了也不好,无论是对你们各自的教派,还是对咱们这个大盟。”

    西岳真人说完,就不做声了,只拿一双眼睛看着秦浩轩,他也想看看,秦浩轩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毕竟刚刚出手的人,无论哪一个,不管是教派年份、底蕴,都要比太初教强悍。

    秦浩轩抿着唇,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推诿的意思“既然西岳真人这么说了,那么这件事情,就由我来处理吧。”

    西岳真人被噎了一下。

    这秦浩轩还真不客气啊,一点推让的姿态都不做,直接揽下来了啊。

    秦浩轩拂了拂袖子,再抬头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他双目似一道寒光,刹那落到黎安道人身上,黎安道人心中蓦然一颤。

    “你,意图谋杀我太初教弟子,按我太初规矩,此罪当死!”

    秦浩轩声如霹雳,炸响在这宫殿中。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西岳真人都无比诧异的看着秦浩轩,真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敢给人定罪啊!

    黎安道人更是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念在你罪行没有犯下,现就将你收押在我太初教桀狱之内,等你们教派掌教来领!”

    “荒唐!可笑!你断我一条臂膀的事还没算,就敢给我定罪?你算什么东西!”黎安道人气的全身发抖,他面色惨白,双目喷火,牙齿咬得嘎嘎作响。

    黎安道人看向西岳真人,却发现普光阁的人真的无意插手,而其他人也被秦浩轩与张狂气势所慑,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秦浩轩沉面不语,心中暗道你脑子坏了吗?我这是在救你!不把你丢进桀狱之中,张狂能善罢甘休?他能饶得了你?你这条狗命怕是要交代在太初了!你死了不是什么大事!万一因此又掀起教战,对太初不利!太初的老祖刚刚过世了!

    自觉这一次真是尊严扫地,气急的黎安道人拂袖怒吼,“真是欺人太甚,这劳什子会我也不参加了!”

    吼完之后,黎安道人带着金旭殿的弟子,抬腿就往外走。

    黎安道人才走了两步,身后就想起秦浩轩平淡却令人心头震颤的声音“你以为,我们太初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呵!”黎安道人依旧向门口走去,听了秦浩轩的话,他冷哼一声,全身气势张扬,带着一股自大与对太初教的不屑,“天大地大,还没有能困住我黎安的地方!”

    秦浩轩见这黎安道人根本没有停步的意思,面上也冷了一下“既然黎安道人执意不听,那秦某也只好不客气了。”

    黎安道人听了秦浩轩的话,早有防备,但是他刚刚被砍断一条臂膀,又是心浮气躁火气大,论战力,比之秦浩轩不知道要弱了多少!

    轰!

    黎安道人打出的道法与秦浩轩使出的剑气在空中相遇,浩大的力量直射而出,各教派领头人也是纷纷变色,立即动手护住自己的弟子!

    饶是如此,很多修为不高的弟子也被这冲击力撞得晕头转向,体内灵气晃动不已!

    一直作壁上观的西岳真人没想到秦浩轩竟然敢真的出手,他眉头一皱,这不是胡闹吗?

    猛地从座位之上站起,西岳真人将灵法凝聚掌间想要出手阻挠秦浩轩!

    可就在西岳真人道法击出的瞬间,一道无比霸道的虚龙之影骤然而至,罡风阵阵,甚至引得天上雷层滚动!

    西岳真人面色大变,急急以道法去挡,这才削去那股力道!

    张狂面色如常,淡淡的看了西岳真人一眼,他神色虽然平静,可是西岳真人却能够感受到那种令人心惊的警告。

    若是没有外人在!秦浩轩这般要把人丢进桀狱中就保住这人性命……张狂怕自己已经拔剑砍秦浩轩了!

    只是……如今外人在场!秦浩轩已然说了,太初一体同心!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只能暂时先挺这混蛋!回头再砍死他!

    西岳眉心露出不满,一个小小太初副掌教也敢这般?他刚想要行动,突然心生警兆,发现慕容超不知道何时移动到了一个很难被人发现的位置,但这个位置很诡异!只要自己一动手,那慕容超出手的一刻,将会是自己最难防的状态。

    这帮混蛋的太初?西岳真人心中大骂,他们内部这么和谐吗?相互之间没有嫉妒吗?怎么这么团结!妈的!

    就在此时,西岳真人听到一声惨叫。

    转眼看去,不过几瞬的功夫,秦浩轩已经将黎安道人拿下,而直到被秦浩轩以捆仙锁捆起来,黎安道人都没有使出一个完整的道法!

    “放肆!放肆!你特么是什么东西?!让黄龙来见我!”

    被秦浩轩以捆仙锁捆起来的黎安道人面色涨的通红,这捆仙锁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连站立都无法维持,直接跌落到了地上,黎安道人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什么也顾不得了,破口大骂!

    秦浩轩眉头轻轻一皱,打出一个道法将黎安道人噤声,同时手上一个用力,直接如同提小鸡一样的将黎安道人给提了起来。

    黎安道人额头青筋暴起,到此时却也无可奈何。

    秦浩轩一边提着黎安道人,一边对其他目瞪口呆的人道“诸位来我们太初教切磋、斗法,我们太初教都是欢迎的,不过,仗着自己修为高就恶意伤人,甚至要毁人修道根基的歹毒做法,我太初教绝不允许,如果还有下一次,那就真的是格杀勿论,秦浩轩今天把话放在这了,还请大家谨记,此地是……太初!”

    无论是西柳派还是照月派,在场所有其他教派的人,此时都不敢说什么,毕竟惹事的黎安道人还在秦浩轩手上提着呢!

    西岳真人也完全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他先是看了看秦浩轩,又看了看秦浩轩手中的黎安道人,眉头紧紧皱起,将刚刚张开带给他的震惊放在一边,走向秦浩轩道“浩轩,解决事情还是不要这样大动干戈的,大家比较是同一个盟的,你把金旭殿的副掌教搞成这样算怎么回事啊?快把人给放了。”

    秦浩轩没有动,只是看着西岳真人,开口道“刚刚浩轩也问过大盟主你们了,是西岳真人你说我们太初教可以自己做主,现在浩轩做出了处理,如果西岳真人觉得浩轩刚刚说的话有哪里不对的,可以指出来,或者对这件事有其他的想法,也可以说,不过浩轩也相信,大盟主这样地位的人,一定会秉公办理,绝不徇私。”

    西岳真人再次被秦浩轩给噎住了。

    感受到四周传来的注视目光,西岳真人也是一阵尴尬,他无视了被秦浩轩束缚起来的黎安道人求助的目光,一时也说不出什么。

    秦浩轩面上神色不变,对西岳真人点了点头道“既然西岳真人没有其他的想法,那这个太初教的罪人秦某就先带走了,诸位,告辞。”

    表面功法做足了,秦浩轩也不再管其他人怎么想,手上提溜着黎安道人,直接转身出门。

    在秦浩轩转身的瞬间,张狂收剑,带着自己的徒弟祁玥以及在场的其他太初教弟子,离开了这宫殿。

    刚刚走出殿门,张狂就停住脚步。

    祁玥看着张狂的背影,清亮的眼睛里,有骄傲也有倔强,如果仔细看,也能看到眼眸深处的紧张忐忑。

    这一次是她擅自来替太初教弟子出头,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因她而起,如果师父生气或者不赞同……

    祁玥虽然有自己的注意,但毕竟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经历的太少……

    祁玥微微低下了头。

    “你,很好。”

    风从前面微微的拂过,带着绿树青草的清香,将张狂的话,一字不落的送到祁玥的耳中。

    蓦然抬头,祁玥的双眸中迸发出令人着迷的神彩,从来都是冷漠傲然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似春水融冰,见者忘俗。

    说完,张狂便再次抬步朝自己的院落走去,好像他的停下,就是为了专门告诉自己的徒弟,这一次,你做的很好,我,很满意。

    其他的弟子也听到了张狂的话,一个个都好像打了胜仗一般的大笑起来。

    普光阁所在的殿阁中,太初教弟子走了个干净,西岳真人闭目回忆着之前的一切,普光无上教的这次弟子失败不算什么,第一!来的本就不会最强弟子!第二,本就是为了让他们来知道知道挫折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