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大事件绝不能输【二更】
    黄龙皱了皱眉:“太急了点吧?总得准备准备,这毕竟不是小事。”

    徐羽摇了摇头,她很认真的说道:“掌教,就十天之后吧。”

    看着徐羽铁了心要嫁给秦浩轩的样子,慕容超的心这次一下子沉到了谷地。

    刚刚见到徐羽的甜蜜温暖,瞬间变成了冰寒刺骨的毒针,让慕容超备受煎熬!

    慕容超只觉得全身都冷,修仙多年,他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冷热,身体永远是最舒服的样子,可是现在,他真的冷,从心到身体,如坠冰窟。

    看着仿佛仙子一般的徐羽,慕容超眉头轻轻动了动,原本的暖意被一股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害怕的恨意取代。

    我喜欢你,喜欢了一百多年,见不到你我想你,见到你我会高兴,可是你呢?你的目光从来都不在我的身上。

    我认了,慕容超苦笑一声,我都认了的,只要能够看到你,我想我早晚都有机会得到你。

    可是现在。

    慕容超痛苦的双目被阴冷取代,他微垂下眼睛,将那股无力感驱散。

    难道普光是我唯一的希望吗?

    慕容超偷偷看着徐羽,最后闭幕叹气,秦浩轩……最终还是秦浩轩……我最大的心魔,并非在我内心之中,而是在外!一个活生生的人!

    看来……需要再找西岳真人好好聊聊了……

    “十天的时间太少了,你毕竟是我们的副掌教,代表了太初,我们要为你办一场盛大的典礼,要去请各地的教派掌权者来参加,要布置太初……”慕容超听到自己的声音平静的说道。

    徐羽断然摇头说道:“我徐羽成亲成亲是我的事情,与他人何关?能来就来,不能来也就算了。”

    从来都是顺着徐羽的慕容超也没有让步,而是再次对黄龙道:“掌教,此事不是小事,我们太初教毕竟是一域盟主,教派副掌教的道侣大典,怎么能够草率呢?还请掌教与徐师妹将婚期延后。”

    徐羽仿佛春花一样的面上漾起一层薄怒,声音更是冷了三分:“盟主是盟主,婚期是婚期,为什么要混而一谈?我们盟主的位置,可不是要用这些虚礼还维持的。”

    “可是掌教……”

    慕容超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黄龙摆了摆手打断,他叹息一声:“正如徐羽所言,我们太初教一域盟主的位置可不是搞这些虚礼搞出来的,所以那些场面上的事情倒不重要。”

    黄龙看向众人:“这毕竟是徐羽跟秦浩轩的私人之事,他们有情,愿意结成道侣,是好事,对太初教而言更是喜事,只不过这也是我们的家事,办的热闹就好,太过隆重太注意那些虚礼就不好了。”

    说到这里,黄龙看向慕容超,微微皱眉道:“慕容你毕竟也是道果境的人,怎么还如此注重这些场面上的事情,要知道,太过耽迷那些,对于修道之心也是有害的。”

    慕容超叹了口气不再争辩,难道太初是他秦浩轩的太初,而非我慕容超的太初吗?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慕容超摇了摇头,努力想要摆脱这个状态,自己这些日子念头越来越古怪,那心魔灭了又生,生了又灭,生生灭灭,越来越强,自己好像要被影响到了。

    “好了,就十日之后吧,大家也都准备准备!”黄龙眉头一扬,站起身,大声宣布。

    大殿中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欢笑声!

    太初教已经很久没有办过这样的喜事了,一片欢腾,将老祖逝世的悲意拂去不少。

    慕容超一人冷冷的站着,半低着头,一般面容都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就在这喜气洋洋的氛围中,一直如同柱子般杵着的张狂,突然开口:“秦浩轩,他同意吗?”

    张狂声音低沉,但是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这什么意思?

    很多人都愣住了。

    徐羽更是哭笑不得的说道:“张师兄,这件事浩轩哥哥自然是同意的啊。”

    徐羽说完之后,从来都一副冷傲神色的张狂,明显的愣了一瞬,然后他动了动嘴角,抬眼看向黄龙道:“那我也要成亲,结道侣,也要举办道侣大典。”

    徐羽:“……”

    黄龙:“……”

    大殿中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大殿中的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惊疑的看看对方,发现

    别人跟他们都是一个表情。

    “这这……”很多人都说不出话来,傻傻的看着张狂,这位副掌教不是只有修炼提升,舍修炼之外的日常便是怼秦浩轩,事事要跟秦浩轩比一比,别的也就算了,双方确实都战力极强。

    可是……道侣这玩意……首先……你得有!有个情投意合的啊!没听说您张狂,张副掌教有什么道侣的人选啊。

    张狂却依旧那副傲然之态,嘴角甚至微微翘起,在他看来……反正……反正不能输给秦浩轩!他有道侣,他要结婚?那我也要结婚!我也要有道侣!

    沉默了半响的众人,最后由百花堂的罗金花一脸八卦之色的问道:“张副掌教,你也有道侣啊?”

    罗金花算是问出了关键。

    张狂是谁啊?是太初教第一大冰山啊!哪个女孩子能够忍受得了?他要结道侣?跟谁?

    跟谁?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向张狂。

    谁知道,从来都一副我是最强者的张狂竟然愣住了,然后跟罗金花对视了一眼,就没了下文了。

    很显然!张副掌教疏忽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他老人家……并没有道侣的意向者!只是听到秦浩轩要结婚了,他不甘落后才跳出来,结果……这时间才发现……这事情很尴尬啊!

    罗金花嘴角抽了抽:“你不会没有道侣吧?”

    留下这句话,张狂转身就出了大殿,眨眼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众人:“……”

    “这张副掌教不会是在跟秦副掌教攀比吧?”罗金花摇头苦笑,被张狂一番动作完全镇住的众人这时候也纷纷回神,然后都是一脸无语。

    这秦浩轩成亲而已,既不是修为又不是战力,张狂……张副掌教这事……您都要比一下?

    黄龙以手扶额,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唉……我们是真老了,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徐羽与罗金花也是两相无语,然后又都笑了。

    张狂出了主殿,背着手走在山路上,向来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如果仔细看看,还能看出一丝纠结跟一点苦恼。

    能不苦恼吗?去哪里找个道侣呢?自己又不是土匪强盗,跑到民宅抢一个回来,做什么压寨夫人。

    而且,徐羽是紫种!对秦浩轩来说算的上是良配!自己若是抓一个凡俗女人回来,也赢不了秦浩轩啊!

    一直跟在张狂身边的祁玥,暗暗观察了一下张狂的样子,很快明白了自己这位师傅遇到了的难题,同时心中也产生了一丝丝疑惑。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祁玥早就习惯了张狂的沉默寡言,她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小心的开口,唤道:“师父,弟子可以问您一件事吗?”

    张狂走在前面,点了点头。

    祁玥毫不在意,又偷偷瞥了张狂一眼,然后紧张的舔了舔嘴,问道:“师父,你……你不会是……这个……那个……您爱的不会是秦副掌教吧?”

    祁玥早有准备,及时停住脚步,立在张狂后面,娇美的面容上全是八卦之色。

    张狂仿佛石化了一般在原地停留了好久,仿佛无法消化祁玥的话,他缓缓转过头,还是一副骄矜的样子,只是眉头轻轻皱起,斥责似的说道:“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看着转身又要走的张狂,祁玥快走几步,站在张狂面前,一挑眉毛道:“难道不是吗?我们百花堂好些弟子都觉得,师父你喜欢秦副掌教!师父你会跟秦副掌教成亲结成道侣,而不是徐副掌教!”

    张狂抬眸看着自己的徒弟,他万年冰山一样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极其古怪的表情,好像要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轻轻拍了下祁玥的脑袋,张狂摇头道:“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

    不愿再跟徒弟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张狂一方面不屑解释,一方面又觉得荒唐。

    张狂大步离开,不再管跟在身后的祁玥,可从来都很懂事的乖巧徒弟,这下竟有点不依不饶的感觉,小跑着在身后追问:“师父,师父,不是吗?师父你说啊。”

    张狂额头都抽了抽,依旧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师父师父,我倒觉得你可以去向一个人求亲。”祁玥煞有介事的说道。

    张狂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弟子,满是锋锐的眉角挑起一个轻微的弧度。

    祁玥咽了咽口水,说道:“就是秦副掌教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