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婚事原比修仙难【三更】
    祁玥很确定自己说完之后,张狂的额角抽了抽。

    张狂随手弹了祁玥脑壳一下,下手不重,却也让祁玥龇牙咧嘴的痛叫一声,捂住了自己刚刚被敲的地方,但是面对这个太初教移动的冰山,别人怕,祁玥却是不怕的。

    她皱着眉凑上前说道:“师父我没有开玩笑,你没发现平日里秦副掌教对你很好很宽容吗?我好多姐妹私下里都会讨论你们在一起的可能性,而且觉得可能性非常高!你要不要去试试跟他求亲?”

    张狂的脸终于沉了下来,周身气势仿佛高山倾轧,带着让人透不过气的威压,一双乌黑如同墨染的眼睛凉凉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

    祁玥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单手点着自己下巴道:“如果你们真能在一起,我想咱们太初教多半的女弟子都会很兴奋的。”

    说到这里,祁玥好像才看到张狂一张冷得如同万年冰霜般的脸色,她瞪着眼睛说道:“师父你别这样,这年头,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早不是新鲜事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龙阳宫吗?听说创立这个教派的龙阳真人已经是道宫境的高手了!”

    张狂闭了闭眼睛,觉得自己跟弟子已经无法交流了,直接拂袖离去。

    祁玥师父师父的叫了两声,小跑着跟在张狂身后,也是皱着没偷袭想了会,好像下了什么决心,攥了攥拳头,再次开口:“师父,如果你真的没有道侣人选的话,那我想跟你成亲。”

    张狂一下子顿住了,不,是僵住了,面上表情好像被雷劈了一般,五官的表情都不协调了!

    这时候有弟子路过,看到一动不动如同木头一般杵在原地的张狂,很是惊诧,再看到张狂似怒非怒,有些扭曲的表情,更觉得惊悚!

    朝张狂问安之后,也不管有没有回应,这俩弟子赶紧飞快的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结果张狂还是愣在原地。

    两人气喘吁吁的想:“咱太初教的冰山这是怎么了啊!”

    另一个弟子一想到,也是打了个寒颤。

    ……

    祁玥一脸无畏的盯着张狂的背影。

    张狂终于回过神,刚刚被祁玥一句话弄的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回过头,看了祁玥一眼,张狂吐出两个字:“荒唐!”

    说完之后,张狂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祁玥却根本不怕,跟在张狂身后。

    自从拜了张狂为师,祁玥每日都跟在张狂的身后,而张狂也觉得这个弟子很合自己的心意,平日里也都带着她,便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将祁玥一个人留下自己走了。

    祁玥撇了撇嘴:“你现在又没有道侣,便是真的找了,那也是我的师母,定然要过我这一关的,如果我不喜欢,哼……”

    祁玥拿眼睛瞟张狂,张狂闷头赶路,一言不发。

    祁玥眼珠子一转,再次开口问道:“师父啊,你有没有想过怎么找道侣啊?”

    张狂吐出三个字:“回去想。”

    说完之后,一路上无论祁玥再说什么,张狂都以沉默回应。

    张狂开始想。

    想要成亲,必然是要找个道侣的,怎么找道侣呢?去哪找呢?

    张狂越想眉头皱的越紧,一直到日落西山,繁星铺满了天空,他都没想出个好法子,他发现……找道侣这事情……嗯!比修炼难太多了!

    莫非去抢一个?张狂皱着眉想。

    这个念头一出,张狂又摇了摇头,不好,这个不合适。

    唉。

    张狂不甘心的想,找个道侣竟然这么难,秦浩轩却找到了,这一方面,他倒是比我强一点。

    就一点,不过我也能找到的。张狂暗暗想到。

    日落西山,一天的修炼结束,祁玥走的时候看到张狂整个人笼罩在夕阳耀目的光影中,只不过向来俊挺锋锐的眉眼此刻微微皱着。

    对着张狂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祁玥无语的想:“师父不会真的以为坐在这里就能想一个仙侣出来吧?”

    摇了摇头,祁玥转身朝自己的住处走,离开院门的时候,祁玥回头看了眼还沉浸在如何寻找仙侣问题中的张狂,任命似的叹了口气:“好吧,谁让我是徒弟呢?我还是去帮他宣传宣传吧,唉。”

    祁玥自从夺得擂台赛魁首,又加上身为张狂唯一亲传弟子,在太初教的地位已经很高了,平日里也能够接触到其他教派的精英。

    决定了为师父宣传找道侣,她当夜连

    发几条传音到各个教派。于是,只一夜的功夫,太初教副掌教张狂要选道侣成亲的消息已经在方圆万里传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陆续五路人拜访了太初教。

    来者无一例外的全是离太初教比较近的一些教派,他们在听到张狂要找道侣这件事之后,连夜挑选了教内高手,甚至有副掌教亲临,来拜访太初教副掌教张狂。

    张狂这日才刚刚打开院门,门口早就等待着的青墨派堂主王珂立即上前:“张副掌教好,在下青墨派堂主王珂,听闻张副掌教在挑选道侣?”

    张狂抬起眼皮看了那人一眼,点了点头。

    王珂面上带着喜色,笑着开口道:“正巧,我们青墨派有一个适合的仙子,名唤秋枫,人出落的水灵漂亮,天赋更是惊人,不过两百岁,就已经是道果境了,您看,要不要见见?当然了,我也知道我们青墨派算是高攀了,不过这秋枫仙子真的很适合您。”

    面对王珂期待的眼神,张狂眼睛也亮了,他想了一夜都不知道该怎么找道侣,一大早竟然就有人送来了!

    真是想打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

    张狂刚刚要点头,便又有一人从远处疾风而来,气还没喘匀呢就急急的开口:“张副掌教,我们立嵩教的雨薇仙子才是真漂亮啊,而且是灰色仙种啊,资质难得!”

    “等等!等等!”

    这人话没说完,刷刷刷,后面又跟来了三个人,人还没到就扯着嗓子喊:“张副掌教等一等!我们红叶派的白萍仙子……”

    来了五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是为张狂送媳妇的!

    这,什么情况?

    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张狂,动了动嘴唇,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这怎么选?”

    青墨派的堂主王珂最会说话,当下笑的一脸和煦,他道:“自然是听张副掌教您的,您看谁合适就选谁,但不是我说,我们秋枫仙子那绝对是修仙界一等一的美人。”

    红叶派的来人马上道:“说句实话,我们的白萍仙子才是世间少有女修,温柔如水……”

    他还没说完,其他人也吵了起来。

    张狂抬眸看了那些人一样,虽然他什么也没做,那五个人却都感受到一股无言的压力,纷纷识相的住了口。

    张狂转身往院子里走去,低眉想了一瞬,然后转身对亦步亦趋跟进来的五个人道:“这样吧,比擂台。”

    跟在张狂后面的五个人呆住了,好像没听清似的问道:“……啥?”

    张狂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她们斗法,谁赢了,我娶谁。”

    五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彻底无语了。

    他们还没听说过什么时候都要这样娶道侣了。

    斗法?开玩笑吗?难道这是要效仿凡间的比武招亲?可是……

    “师父!你怎么这样啊!”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将这五个人不敢表达的不满,很准确的表达了出来。

    “斗法?”祁玥用很夸张的语气说道,“师父你是娶妻啊,怎么搞的跟挑武状元似的?”

    张狂这些年痴迷修炼,一心只有两件事情,秦浩轩!太初!突然之间让他做两件事情之外的事情,这反而让他发现自己的不足,只是这个不足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那你说应该怎么选?”张狂把难题交给了自己这个看起来还算机灵的弟子。

    祁玥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她看着张狂,认真的问道:“师父你是喜欢什么样的人呢?对自己未来的道侣有什么要求?”

    张狂倒真的想了想,想起秦浩轩选择的徐羽,说道:“首先她得漂亮。”

    祁玥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觉得她们哪个不漂亮?”

    祁玥说着指了指门口,五个美人依次走了进来,各个色比春花,姿态大方。这些美人都是五大教派精挑细选的门派内最出色的女弟子,怎么可能差?

    最先进来的便是青墨派的秋枫仙子,身穿一袭玫红色的衣袍,身材高挑,肤白如玉,安静娴熟,观之可亲。

    立嵩教的雨薇仙子,身穿天青色的衣袍,乌黑的头发松散的,带着一股空灵的美感。

    红叶派的白萍仙子,身穿素雅的白色衣袍,当真若出尘真仙,令人见之忘俗。

    照月派若柳仙子身姿绰约,似扶风弱柳惹人怜爱。

    请记住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