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指点修为谈恋爱【二更】
    这一瞬,天地退去,海水流尽,她的眼中只有那个背负无尽光芒的男人,心在剧烈的跳动,仿佛随时都要跳出胸腔。

    张狂面上杀意一点点褪去,当他走到雨薇身边时,已经再次恢复冷淡之色。

    舒坦!张狂感觉自己这次表现非常好!回去之后,定然能让弟子崇拜的无以复加。

    雨薇看着张狂,感动连连:“此等大恩,我终生难抵。”

    张狂看着感动的雨薇,微微皱了皱眉,想了想,说:“回去吧。”

    雨薇面上带着泪,却又笑了起来,这一瞬间,她的美令人着迷。

    回到太初教,雨薇再次朝张狂道谢,张狂点点头,很是得意的回了院子。

    “怎么样怎么样师父!”张狂一条腿才刚刚迈进院落,祁玥就扑了上来。

    张狂眉头挑的更高,眼中光彩更甚,他嘴角带着笑意的说道:“今天我表现得比昨天好很多!”

    祁玥眼睛一亮,哎哟,竟然还知道对比了?我师父厉害了啊!

    “快说快说,今天做什么了?”祁玥眨着眼睛问道。

    张狂嘴角的弧度更大:“我今天带着她把西海的海蛇妖一族给灭了。”

    祁玥又眨了眨眼睛,好像还没明白过来的样子。

    张狂难得的解释了一句:“她的仇家是一群海蛇妖,我知道后便帮忙,把她的仇家给灭了,帮她报了仇。”

    祁玥僵住了,艰难的吐出声音:“所以说……师父……您老人家……今天又去杀人了是吧?”

    张狂点了点头。

    祁玥问:“杀了一天?”

    张狂想起那场杀戮,心中快意更大,再次点头。

    祁玥长大了嘴巴,又死死咬紧了牙齿。

    如果不是怕被揍,她就要开骂了!

    祁玥自己憋了半天,在院子里来回走了三圈,还是没忍住,几步来到张狂身边,大声的说道:“师父!!你这是去相亲啊!相亲就是谈情说爱啊!你怎么又去杀人了!!”

    最后一句话,祁玥几乎是吼出来的。

    张狂瞥了眼自己的徒弟,鉴于他平日里积威深重,祁玥咽了咽口水,立马压低了声音,从牙缝里往外蹦话:“师父!你除了砍人还会什么?”

    张狂坐在位子上,抚了抚自己的袖子,很淡定的开口道:“我还会修炼。”

    祁玥紧追着问:“除了砍人跟修炼呢?”

    张狂愣了愣,然后看了看祁玥道:“我还会教人砍人,教人修炼。”

    “好厉害好厉害……。”祁玥只能不停鼓掌。

    祁玥抓起桌子上的灵茶喝了一口,然后啪嗒一声将茶杯放到桌子上,非常认真的看着张狂,异常沉重的说道:“师父,我再说一遍,你这是去相亲,是谈情说爱,不是打架!你领着第三个姑娘出去的时候,不能去秘境,不能去砍人!”

    张狂皱了皱眉:“那还能干什么?相亲不是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吗?”

    祁玥咬牙道:“你到底想不想找道侣啊!”

    张狂偏头看了看自己的弟子,眉宇间带着点怀疑。

    祁玥一愣:“咋了?”

    张狂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表现挺好的,没你说的这么差劲,你没看到,那俩姑娘对我都挺崇拜的。是不是你不懂啊?”

    祁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她腾地站起身,指了指自己,很夸张的说:“我不懂?!”

    张狂点了点头。

    祁玥下巴微微一扬,道:“我在凡间那可是被人家提过亲的,如果不是因为我来了太初开始修仙,我都已经嫁人了!师父,你在凡间跟姑娘提过亲吗?”

    张狂想了想,自己在凡间还真没提过亲,他摇着头说:“没有。”

    “所以啊!我肯定比你懂啊师父,这次你一定得听我的!”祁玥很真诚的说道,“你看你一进了太初教就忙着修仙,你懂这些情啊爱吗?”

    张狂皱了皱眉:“我也懂点,可是好像真没你懂的多。”

    祁玥猛点头:“这方面你肯定不如我,所以一定要听我的。”

    “好像有点道理。”

    “师父,记得,再次带姑娘出门,一定不能去任何一个秘境,一定不能去帮人家报仇,一定不能拔剑砍人,总之就是杜绝一切武力!”祁玥很有气势的说道。

    张狂听着频频点头。

    “算了,你也别出去了,就在咱们太初教。”祁玥不放心的再次开口。

    张狂已经点头。

    “你们要多说话,多聊天,记得你是男人,要主动开口,没话也得找话说。”

    张狂道:“记住了。”

    ……

    “张狂这两天的相亲,有意思吧?”

    补天阁内,秦浩轩对很是虚弱的刑,讲述着张狂这两天的相亲历程,笑的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就那么笑死过去。

    “这个……张狂……老子若是就这么……笑死了……真是丢魔了……”刑无力的说道:“话说,你儿子什么时候闭关完毕?我还没见过我那干儿子呢。”

    “快了……”秦浩轩认真的看着刑:“为了见你干儿子,你现在也不能死啊。”

    “放心……我还能撑几天……”刑没力气的说道:“我得将我这一身泡妞本领传给我干儿子,你这种……废柴,教不了我儿子。我得让他三宫六院……”

    “你想把他变成种马吗?”

    “总比……总比……你这活了百……百年才只有一个独苗好多了……”

    “蓝烟若是知道了,一定剁了你。”

    “我……我妹子……若是知道了……谢我还来不及……等我死了……见到她,她肯定谢我……”

    “刑……”

    “没事……这世上谁不死呢?”

    ………………

    又是新的一天,这一次张狂来的是灵草教的紫兰仙子。

    紫兰仙子一身绣着兰草的紫色纱裙,容颜如同二八少女,更难得双目灵动,笑起来眸如新月,娇俏可人。

    比之白萍仙子的清冷,雨薇仙子的出尘,紫兰仙子多了一份灵动活泼,才刚刚见到张狂,就笑弯了眼睛,带着调侃意味的说道:“张道友,你今天是带我去秘境探宝,还是寻仇家砍人呢?”

    这个……看来,大家都知道了。

    张狂轻咳一声:“我徒弟说了,我们要多聊天,不能去做那些事。我们去望鹤亭坐一下吧。”

    望鹤亭太初教的望鹤山上,是太初教一处风景极佳的场所,这还是祁玥跟张狂说的:“师父,如果你不知道去哪,就去咱们太初教的望鹤亭聊天吧。”

    紫兰仙子却是微微惊讶,自己本来还准备好了见识一下张副掌教的威能,不过也好……随后她回神一笑:“这样也好。”

    两人几下来到望鹤亭。

    望鹤亭立在山峰处,南面便是后山,此时那里百花繁盛,偶尔能够看到白鹤翩飞的身影,一道清泉从南山之上流泻而下,因为水流不大,并不会有噪音干扰人的声音,每到太阳照射到清泉上,便有彩虹出现,很是美丽。

    张狂与紫兰仙子分别坐下,然后,相顾无言。

    纵然紫兰仙子性格直率开朗,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亭,她还是有女孩子的矜持,怎能自己先开口?

    可是等了有一刻钟,也不见张狂说话,紫兰仙子一边尴尬的想这还不如去秘境或者砍人报仇呢,一边只能装出欣赏美景的样子看着四周。

    张狂坐了一会,实在找不出话。

    他平日里便是寡言沉默之人,觉得这世间事与其说,不如直接做。

    可是耳边好像还缭绕着自己徒弟的“谆谆教导”:“你是男的,一定要主动开口说话,没话也要找话说。”

    张狂轻轻皱了皱眉,看了紫兰仙子一眼,然后开口道:“我看你也是进入道果境,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我可以指点你一下。”

    紫兰仙子:“……”

    不是说谈情说爱吗?怎么谈到修炼上了?

    不过终于说话了,谈修炼也总比什么也没说好。

    紫兰仙子想了想,说道:“自从进入道果境之后,我的确有了瓶颈……”

    张狂认真的额听着,然后将紫兰仙子的疑惑一一解答,并且将自己在道果境之时的感悟传授于她。

    紫兰仙子双目光芒乍现,张狂的一字一句都仿佛天音,将她心头的疑惑尽数消去,无数感悟纷繁而至,令她瞬间进入玄之又玄的冥想感悟状态。

    张狂陪在紫兰仙子身边,为她护法。

    第二日,初阳乍现,紫兰仙子身上爆发出一股比初阳都要耀目的光芒,刹那之间,南山白鹤清鸣,祥云骤现,一股大道的威势从紫兰仙子身上震慑而出!

    短短一日,紫兰仙子从道果境初期迈入了中期!

    很多人都被望鹤亭上的景象吸引,纷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观看那祥云气韵,不知道谁悟道突破了。”

    “悟道突破?真是有大机缘啊……”

    ……

    从感悟中睁开眼睛,紫兰仙子眼波流转,身上多了一股比之昨日愈发轻灵的气质,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的说道:“我在道果境初期已经被困三十年之久,没想到听君一席话,竟然一朝突破。”

    紫兰仙子抬眸看着张狂,眼中的崇拜之色,比之白萍仙子、雨薇仙子不遑多让。

    “张道兄,多谢指点,才让小妹拨开云雾。”紫兰仙子激动地声音都在颤抖。

    张狂露出一个笑意,眼睛都眯了眯。凌厉的五官仿佛在这初阳之中柔化,端的是俊美非常,惹人心迷。

    紫兰仙子当下看呆了。

    直到张狂与她告辞,这才猛然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