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千万人阻吾往矣【三更】
    张狂不再看他,意思很明显了,他意已决。当张狂沉默下来,他身上那股久经上位的威势一点点流露出来,将很多人都压得微微低头。

    大殿中顿时有些沉闷。

    便在此时,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纵然张副掌教能够一次娶多个道侣,但是却不能娶自己的徒弟。”

    孟笃往前走了一步,立在众人之前。他身穿干净整洁的淡蓝色的教服,头发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与清亮的双眼,与其他人迫于张狂气势而不敢多言不同,孟笃直接站了出来,一派沉稳,没有丝毫的怯意。

    张狂看了孟笃一眼,眸色深沉,让人看不清喜怒。

    一般人被张狂如此看一眼,便是不立即昏过去也会被吓得双腿发软。

    可是孟笃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他朝张狂微微一拱手,然后起身,直视张狂道“人伦纲常,便是在凡间都是必须遵循的礼法。师父,师父,即是老师又是父辈,你既然是她的师父,那便是她的长辈,如此身份,怎么可以婚假论之?简直有违人伦之道!”

    孟笃声音铿锵有力,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是点头称是,徐羽默然垂眸,未置一词。

    听到“人伦”二字之时,黄龙的瞳孔微微一缩,眉头不易察觉的皱起,他想起来被关在桀狱之中的安和桥,当初那惊才绝艳的女子,就因为与自己灵兽相恋,就因为教规中有违人伦,便被关桀狱数百年。

    “我是仙,凡间的规矩我为什么要去遵守。”张狂唇角微动,吐出一句话。

    孟笃猛然甩袖,声音低沉却字字珠玑“你是仙人就能够违背人伦纲常吗?你是仙,可是师徒之道却没有变,师徒娶徒弟,滑天下之大稽!如此师不师,徒不徒,将人伦之道置于何处!”

    “人伦之道?”张狂清冷的声音响起,如同冰溅玉盘,“那不过是一群迂腐酸臭的文人制定出禁锢人心的枷锁。”

    张狂的声音不大,却字字带着雷霆之力,响彻大殿之中所有人的耳旁!

    黄龙也蓦然睁开眼睛,神情很是怔忪。

    孟笃依旧直视张狂,他眸中的坚持没有退去“人伦纲常是维系世界运转的规矩,无论是凡世还是修仙界,如果不对人伦抱有敬畏之心,那这世间规矩还能靠什么维持?”

    张狂突然笑了,这一笑却不带任何感情,而且转瞬即逝,他平淡的问道“我与她可有血缘关系?”

    孟笃抿了抿唇,答道“没有。”

    张狂袖手而立“既然没有血缘关系,那我们成亲何谈罔顾人伦?”

    孟笃怒气逐渐蔓延到脸上,他绷紧了的声音道“你们是师徒……”

    张狂点头“我们是师徒,可是我们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师徒,这教规里哪一条规定了师徒不能成亲吗?”

    “这还用规定吗?千百年来,师徒之间如父如子,这都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孟笃疾声说道。

    张狂却是轻笑一声,他双眸隐在长长的睫毛之下,嘴角勾出的弧度显得异常嘲讽,轻飘飘的话语从他口中露出“在我这里,规矩只能我定。”

    孟笃神情一震,这一刻,他完全感受到了张狂的强大!

    那种强大是与天斗、与地斗的无畏!不用任何的打斗来证明,直接从张狂的言语、呼吸甚至身体每一个轻微的动作中展露出来,令人心惊!

    但是,孟笃有他自己坚持的东西,眉头一皱,刚要开口,黄龙却是叹息一声“好了。”

    众人都看向黄龙。

    黄龙看着并肩而立的张狂与祁玥,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数百年前,同样并肩而立的璇月与清和。他不禁自问“这些所谓的规矩真有那么重要?真的值得付出那么多代价去维护?”

    一想起太初教中曾经惊艳众人的天才,最后落得枯守数百年的下场,黄龙心中便是一痛“再说了……咱们太初确实没有这条规矩……”

    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力量,让黄龙断然开口“既然是你愿娶,她愿嫁,那就这样吧。”

    “掌教!”孟笃却是攥紧了拳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黄龙。

    很多人露出了与孟笃同样的神情,完全无法相信,掌教竟然如此轻易的答应了张狂师徒成亲!

    黄龙闭了闭眼睛,然后又道“无论是太初,还是修仙界,从来都没有明确的规矩禁止师徒成亲,他们既然愿意,我们何不做一回君子,成人之美?”

    崔忠月张了张口,可是见黄龙已经决定的样子,又只得闭上了。

    很多人都在心里吐槽“修仙界的确没有这个规矩,那是因为千百年来,从没有谁跟咱们的张副掌教一样敢做这样逆天的事情!”

    吐槽归吐槽,可是当这样一件石破天惊的事情落到张狂身上的时候,众人又觉得没有那么惊世骇俗了。

    因为他是张狂。

    看着张狂嘴角荡起的一抹微笑,已经他身旁祁玥亮晶晶的眼睛,黄龙思绪翻飞,他在想,如果,如果那时候师祖也能够不在乎这些礼教的束缚,抛弃人族与妖族的偏见,祝福璇月与清和,那又是怎样的结果呢……

    既然黄龙已经开口,不管在座各位心里有多么的不愿意,却也不再表露于脸上。

    “恭喜。”徐羽第一个站出来,走到张狂身边,笑语盈盈的说道。

    张狂很是傲然的点了点头,而祁玥直接大大咧咧的接受了祝福。

    孟笃穿过人群,走到张狂身边。

    他年纪尚小,没有经历过秦浩轩、张狂他们所经历过的事情,气势上自然无法与张狂匹敌,可是他如清风霁月,站在张狂身边丝毫没有失色。

    张狂淡淡的看着孟笃。

    孟笃面上还带着未曾退却的薄怒,他有自己的道去坚持,纵然眼前之人是战力超绝的张狂也不能打破。

    “我不同意这一桩婚事,如果真的举行了,那才是有辱师门,将整个太初教都置于让他人耻笑的地步!你们的道侣大典我是不会去看的。”孟笃直视张狂说出这些话之后,径自朝大殿门口走去。

    黄龙看着孟笃离开的背影,并没有出声阻止。

    大殿中的气氛顿时再次僵了下来,甚至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孟笃话说的太重,所有人都不敢去看张狂的脸色,更是不敢开口说话的。

    无论是对张狂还是对孟笃。

    张狂积威甚久,敢在他沉默的时候搭话的,也没几个人。

    而孟笃身为太初三大紫种之一,地位超然,平日又是极为恭谨自持,讲究礼法,能够与他亲近的弟子,也并不多,新入门的弟子对他大多数都是敬重为多,而现在大殿之内,黄龙都没有说话,其他人更是没有出头的道理。

    “哈哈。”一阵低沉愉悦的轻笑声从张狂身上传出。

    众人都诧异的看向张狂。就连孟笃都停下了步伐,立在原地。

    张狂眉眼舒展,嘴角挂着明显的笑意,很是开心的样子,他看着孟笃,轻描淡写的说道“你没有因为秦浩轩于你有恩,处处教导你的缘故,就去走他的路,而是走出了自己的路,这很好。”

    孟笃背光而立,神情都被一团光晕笼罩,但是他身体微僵,脸崩的很紧,眼眸低垂看着地面,众人就知道他将张狂的话听了进去。

    “虽然你现在走的路,让我看着很不顺眼,但是我依旧很开心,因为那是你自己走出来,并且一直坚持的。你没有变成另一个秦浩轩,我很满意你。”

    张狂很少说这么多的话,在场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张副掌教能一次性的说这么多,但是他们心中的震惊,却完全被对张狂的折服压倒。

    张狂一直都是淡淡的看着孟笃,深邃的眼眸如同古井,看不出喜怒,当他说完那些话,众人之才明白,原来是张狂看向孟笃的眼中,是赞赏,是认同,没有丝毫被冲撞的恼怒。

    如此气度,如此胸襟,是很多上位者所没有的,却在向来狂傲的张狂身上表露无遗。

    孟笃微微垂首,然后转身,对着张狂轻轻一拜。

    张狂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再次开口道“如果你真的顺着秦浩轩的路走了,我会认为你此生也不过尔尔,可是现在,等你真正成长起来,可以当我的对手。”

    可以当我的对手!

    此话似惊雷炸响,将在场所有人都激的瞪大了眼睛。

    张狂对这顶撞他,在众人面前丝毫不给他留面子的小辈孟笃,竟然做出了如此高的评价!

    这张狂脑子里的想法还真不是他们能够琢磨的。

    四大堂主都是彼此对视,全都看到对方面上的震惊。如果此时被顶撞的是他们,恐怕场面就不会这么好看了。

    “张狂,他的狂,他的傲,都是来源于对自己的自信,它们扎根到张狂的骨子里血液里,非粉身碎骨而不能破。”

    黄龙突然想起了逝去的老祖曾经说过的话。看着逆光而立的张狂,黄龙胸中也腾然而起一股欣慰,这些孩子到底是长大了,日后,便是将太初交给他们,我也放心了。

    孟笃对张狂再拜,姿态神情很是肃穆,然后转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