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心意定九龙不悔【一更】
    大殿中彻底安静下来。

    “咳。”

    一声轻咳打破了这份凝滞的安静,众人全都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作为众人目光的焦点,礼法堂的执事崔忠月觉得压力很大,但是他还是强忍着身体的僵硬,干巴巴的开口对张狂道:“张副掌教,这还有一个问题。”

    张狂眉头轻轻一挑。

    崔忠月心中紧张更甚,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您想全都娶了,可是那些仙子门派的人,会同意吗?”

    此话一出,张狂都愣了愣,其他人更是一呆,众人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道侣大典从来都是一夫一妻进行的,就算是纳妾也都是偷偷的纳,这一次娶这么多,在修仙界的历史上,还真的没有什么先例。

    而且那三个仙子,哪一个不是她们自己门派的天之娇女,你愿意都娶,人家的门派还真不见得愿意嫁呢……

    张狂想了想,然后对崔忠月道:“你去问一问,看有谁不愿意吗。”

    崔忠月:“……”

    无奈,崔忠月只得离开大殿,将那三家的使者都聚在一堂,然后把问题说开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都娶是什么意思……”立嵩教的使者皱着眉头说道。

    崔忠月很耐心的又解释了一遍,可是任他舌灿生花,话里的意思还是很明显。

    “一下子娶四个?还要娶他徒弟……”红叶派的使者觉得自己有点晕……

    崔忠月也没法,只能带笑的点头,心里也在喊,这都什么事啊。

    灵草教的使者刚要摇头,就被立嵩教的人扯了扯袖子。

    立嵩教的使者对崔忠月很礼貌的笑了笑:“崔执事,这实在不是小事,请容我们商量一下。”

    崔忠月表示自己很理解:“如果有什么意见,或者其他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你们先商量,我去院子里等。”

    等崔忠月一走,灵草教使者就沉下脸:“怎么能让我们仙子跟别人共侍一夫呢?”

    立嵩教的使者却瞥了他一眼,凉凉的说道:“那可是太初教副掌教张狂,战力与秦浩轩不相上下的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灵草教使者顿时没话说了。

    红叶派使者想的更多,他思索了一瞬道:“关键是现在张狂要娶的人中,除了咱们三个教派的,还有他自己的弟子……这……”

    “他都敢娶,你怕什么?”立嵩教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咱们的仙子要不要嫁!”

    “唉。”灵草教使者叹了口气,“看紫兰仙子那样子,是真的非他不嫁啊。”

    “我们白萍仙子也是……”

    “雨薇仙子也说过……”

    三人对视一眼,都重重的叹息一声。

    “那可是张狂啊,就算是多娶几个又怎么样?”立嵩教使者突然一拍桌子,眼睛看着身前的两人,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硬逼着张狂选,你们可想好了,他没准就选自己弟子了,没咱们什么事了。”

    红叶派与灵草教的使者都是神情一震。

    “也对,如果真的让他只娶一个,风险太大了,现在如果同意,虽然不是张狂唯一的妻子,但是大家谁也不比谁差,好处还是很大的啊……”红叶派使者摸着下巴说道。

    三人对视一眼,都已经决定了,嫁!

    当崔忠月带着三教派的使者上了主峰,进了主殿,将他们意愿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其实也没有多意外。

    张狂更是觉得理所当然,大殿中顿时又是一副喜乐融融的场面。

    立嵩教的使者与众人寒暄了一会,然后脑子突然一亮,好像开玩笑的样子对黄龙说道:“黄龙掌教,既然张副掌教能够一人娶多人,那在在下看来,秦副掌教,也是可以一下子娶多个道侣嘛!哈哈哈,哈哈……”

    一股冰寒的杀意,刹那间整个大殿笼罩了起来,让人不自觉的颤栗恐惧!

    大殿中一下子就静了下来,那种安静达到了一种诡异的地步,与立嵩教使者站的近的人,也都不着痕迹的移动了自己的身体,远离了他,然后全都用或者同情或者怜悯的古怪表情,看向立嵩教使者……

    立嵩教干笑了两声,还没笑完,那股冷凝的,带着薄怒杀意气息一下子将他笼罩!

    立嵩教使者脸色一下子白了下来,这种感觉太可怕了,他觉得此时的自己仿佛被困在巨大镰刀下连动都不能动的傀儡,生死都掌握在别人手上!

    其他两个教派本来还想附和立嵩教使者,但是此刻的气氛,却让他们第一时间住了嘴。

    在仿佛静止的大殿中,一身素袍,黑发披肩的徐羽一步步走了出来,眼睛仿佛不经意的落到已经双股颤颤的立嵩教使者身上,绝美仿佛仙女的面容冷冷的,更添一抹凌厉之意。

    可怕,太可怕了……

    立嵩教使者看着徐羽,只觉得冷汗如瀑,额头都滴下汗珠。

    徐羽嘴角勾起一个让人心惊的弧度,看着立嵩教使者,一字一字的说道:“这件事,想都别想。”

    本是轻柔的声音,却仿佛带着能够分天裂地的杀意,让在场其他门派的人,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平日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徐羽,从来都是淡然似幽兰,给人一种强大却柔软与世无争的感觉,可是此时的徐羽,却如同出鞘的利剑,锋锐的令人心惊。

    看着被徐羽一句话就吓得面无人色的其他教派使者,祁玥眉眼都带着得意之色,她对张狂使了个眼色,然后传音道:“师傅师傅!看到了没,徐羽师叔不让秦师伯多娶!师父你赢定了。”

    能够赢了秦浩轩,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是一件让张狂愉悦的事情,他眉头也是微微挑起,有些许得意,随后补了一句:“是秦师叔……”

    立嵩教的使者一人处在徐羽的威压之下,是彻底的被骇住了,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能对着徐羽不住的点头称是。

    可是他被吓住了,其他两个教派的却没啊,红叶派与灵草教的使者却没有,他们还是想劝说一下。

    毕竟那是秦浩轩啊!如果真的能够将教派内的仙子也嫁给秦浩轩,那岂不就是说那是太初教未来的掌教夫人?

    那是多大的荣光!

    灵草教使者笑眯眯的上前,道:“徐羽道友也不必如此生气,看看张副掌教的弟子,那才是一个贤妻有的气度啊。”

    祁玥听到自己被点名,有些疑惑的看着灵草教使者,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夸。

    “是啊是啊,多娶几个也是为了好好的照顾秦副掌教啊……”红叶派使者也是大笑着上前。

    这两人的作为,完全惊呆了众人,太初教弟子谁都没有想到,竟然还真有不怕死,敢往枪口上撞的!

    现在大家看向灵草教与红叶派使者的眼神,已经是看死人一样的眼神了,就算是立嵩教使者,看着他们的眼神,也是一样。

    “凡人还有三妻四妾呢,更何况咱们修仙的。”灵草教使者完全没感受到徐羽即将喷薄而出的杀意,犹自滔滔不绝的说着,“不过呢,许道友您放心,就算是秦副掌教多娶几个,那也是要分大小的,您呢,自然是正房……”

    徐羽好似秋水一般的眼眸微微一眯,还没来得及动作,一道清亮的童声从大门处传来:“我不同意!”

    这一道声音极大,立即将所有人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便是一直在看好戏的黄龙都是眼睛一亮。

    灵草教使者皱着眉头看去,只见门口处走来一个十三四的小娃娃,身上穿着的也不是太初教服饰,都是凡界平凡猎户穿的兽皮制成的衣裳,虽然简单,但是却将小娃娃衬托的愈发如珠如玉,神清气爽。

    走的近了大家才更加感觉惊诧。

    这小娃娃不过十三四的样子,一身修为却已经达到了仙树境巅峰!

    这,这根本不是天才,而是妖孽啊!

    “这谁啊?”

    “这小孩是谁?竟然如此逆天!”

    ……

    窃窃私语之声顿起,不只是灵草教等三大教派的使者,便是整个大殿都没几个认识这娃娃的。

    徐羽看到忆蓝的时候,却是眉目温柔,刚刚被挑起的火气也消弭了,面上也带上了丝丝笑意。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小娃娃长得有点像咱们的秦副掌教啊……”罗金花一脸震惊到不行的样子,很是小心的问身边的其他三大堂主。

    本就觉得有些像,被罗金花这么一问,其他三大堂堂主登时明白了什么,然后又被自己的想法惊到说不出话来!

    “这,这……”

    忆蓝很是霸气的说了那句话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徐羽,面上堆起大笑,两步来到徐羽身边,非常开心的喊道:“娘!”

    徐羽面上一红,却没有去说忆蓝称呼不对,而是很自然的接受了,点了点头,然后敲了敲忆蓝的脑袋:“儿子,怎么睡了这么久才醒来?”

    忆蓝出生在镇仙山中,那里的天地规则本就与外界不同,出来之后,又是随姜子白生活在万教仙遗中,接受教导,后来回到修仙界,便陷入了沉睡,被秦浩轩安置在一处结界中,一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