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父子争修炼不同【三更】
    虽然秦浩轩一向大度,但是看着自己儿子喜欢别人,还是有点酸酸的……

    忆蓝把玩着秦浩轩的头发,又道:“对了爹,凡间好玩吗?”

    “凡间啊……”秦浩轩带着回忆的说道,“还行吧,只不过那些凡人都太脆弱了。”

    忆蓝眼睛带着期盼的说道:“刚刚在大殿上慕容叔叔说要去凡间看皇帝的登基大典,我也想去看看!”

    秦浩轩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慕容的为人,过于圆滑,你还小,心境未稳,不适合跟着他。”

    忆蓝嘴巴一撇,脸上露出了不满,语气上都带了委屈:“我从万教仙遗出来这么久了,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爹,我还记得你在镇仙山中对我说的话,说这世间多么多么精彩,有多少好玩的事情,我想去看看,你又不让!”

    说到最后,忆蓝的声音中都带了几分控诉。

    秦浩轩不以为意的看了忆蓝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些都不急,入红尘历练这些事都写在了门规中,一件件来,到时候你跟着太初弟子一起,都会让你经历一遍。”

    忆蓝细细的眉毛一横,瞪大了看这秦浩轩:“可是爹,那些入红尘什么的人,不都是新入门的弟子才去做的事情吗?”

    秦浩轩点了点头。

    忆蓝撇着嘴,双眸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不屑,他气呼呼的道:“那都是一些连仙根仙苗都没长结实的,我现在都这么厉害了,还跟他们去历练?能历练到什么啊?”

    秦浩轩面色一沉,看着忆蓝粉雕玉琢一般的面容,语气也强硬了几分:“既然踏上了修仙之道,那就必须一步步踏踏实实的走,只有打好了根基,才能够支撑自己走的远。你资质好,境遇强是不错,但是也不能跨过这些步骤,如果只贪图速度,以后定会吃苦头的。”

    忆蓝心中不满更甚,他轻哼一声:“修仙之路的确要好好走,但是每个人的路是不一样的,我与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忆蓝现在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娃娃,可是他说出这些话时,身上那股睥睨众生的傲然之气却是如潮水般倾泻而出。

    秦浩轩眉头微皱。

    忆蓝是异种与弱种结合生下的孩子,又兼出生在万教仙遗的镇仙山中,天地规则的变化,天地大道的加成,使其一出生就成为了这修仙之路的宠儿。

    忆蓝仙种乃是仅次于无上紫种的金色仙种,而且他仙种的澄澈比之有记载以来所有的金色仙种更加纯净!

    更加逆天的是,忆蓝是双仙种,体内两棵仙种,全都是无比接近紫种纯净的金色仙种。

    有如此逆天资质本就注定了他一生绝不会平庸,而他出生之后能够修炼不久,就一直跟随姜子白这九座道宫的超强强者学习,更是得到了姜子白师门自上古流传至今的传承,除此之外,有秦浩轩这样的父亲,忆蓝所拥有的修仙资源,比之任何一个无上大教的教子都有过之!

    如此高的起点,整个修仙界至今都无人能够望其项背,也不怪他自小就带着一份从骨子里透出的傲气。

    但是秦浩轩却是一步一个脚印,按部就班走到这样境界的,因此格外看不得儿子的轻狂,他语气愈发严厉:“修仙之路上的每一个人,哪个不是一点点走上来的,你不按照这流程走,你的心性如何打磨?”

    忆蓝根本没有察觉到父亲话语中的怒火,他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直接反驳道:“爹,您也知道我与太初教那些弟子根本不一样,论资质论修为论悟性,他们哪一个能与我相比?更何况,我师父是姜子白不是太初教的任何一个人,我所获得的传承更是姜子白留下的,比太初教强太多!”

    刷!

    秦浩轩按住忆蓝肩膀,将他一下子脱离自己的怀抱,异常严肃的看着他。

    忆蓝肩膀微痛,却也被瞬间激起了怒火,他扬起自己的小脸,毫不畏惧的看着秦浩轩,口气更冲的说道:“我本就不需要你们太初教的修炼方式,如果按照你们的修炼方式去修炼,那就是浪费我的时间!”

    “真是初生牛犊。”秦浩轩怒极反笑,他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小小年纪,还没见过天有多大地有多厚,就敢如此轻狂,看来是我对你的教训太少了!”

    忆蓝这才知道父亲是真的动怒了,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倒还是很镇定的听着秦浩轩讲话。

    “你这不过在修仙之路上开了一个头,就敢去评判传承的优劣,谁给你的自信?这条路上的艰险危机你又懂多少?你连一丝血腥都未曾经历,心性更是一个娃娃,竟然还敢瞧不起其他人!”

    听着秦浩轩的话,忆蓝微微低了低头。

    秦浩轩见他如此,也松了手上的力气,却还是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修炼至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现在的你无法想象,这条路上充满了太多了算计与杀戮。想要走的更远,就必须一步步的来,我们太初教教导弟子的方式,虽然不能说是整个太初教最完善的,但经过这么多年门内祖先的摸索改进以及向无上大教等门派的学习,已经是没有任何纰漏了。”

    “针对修仙之路上各个境界都有最合理的历练,你跟着这些步骤学习,总比一昧埋头苦练强。试问,你的修为再高,心性不稳,心境不强,一旦出现心魔,便是身殒道消的后果!”

    忆蓝垂着小脑袋,嘴巴愤愤的撇着,他对于秦浩轩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感触,甚至在心里觉得很不以为然。但是碍于秦浩轩的威严,他只是急促的问了一句:“难道我师父姜子白也是这样修炼,这样一步步来的?”

    秦浩轩一愣,然后道:“姜前辈如何修炼,我就不清楚了。”

    忆蓝刷的抬起头,很倔强的说道:“我师父没有这么教过我,你说的这些方法可能适合太初教的弟子,但是不适合我,我有自己修炼的功法!”

    秦浩轩眉头一跳,有些缓和的神情再次严肃了起来:“也许你修为进步真的很快,可是心境呢?你的心太浮躁,这对你日后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日后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测,爹您怎么知道我不会一路顺畅的走下去?最起码到现在我都没遇到过您所说的什么心魔什么瓶颈!”忆蓝气鼓鼓的说道。

    秦浩轩额头青筋一跳一跳,他有些严厉的说道:“我是过来人我还不能不知道?我经历的比你多,走的路比你远,这一点你必须听我的!”

    两人之间顿时陷入了僵局,如同置气一般,谁也不说话,气氛异常凝滞。

    最后还是忆蓝熬不住,瞥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叹了一口气,怏怏的说道:“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谁让你是我爹呢……忆蓝有些郁闷的想道。

    秦浩轩也笑了,轻轻拍了拍忆蓝的小脑袋:“你这臭小子,你爹我还能害你啊,只有稳扎稳打,才能在这修仙之路上走的更远,知道吗?”

    “知道啦~~”忆蓝拖长了声音应道。

    就在这时,补天阁的大门打开了。

    “咦?我娘不是走了吗?”忆蓝好奇的看去。

    看清楚来人,秦浩轩的身子都是微微一僵。

    是青虹怜。

    青虹怜乌发垂肩,一身拽地青色长裙,裙尾处层层叠叠,如同云层翻滚,领口袖口处都用素色丝线绣出繁复的文案,她未施粉黛,少了一份娇艳,却多了一股淡雅清俊。

    轻移莲步,青虹怜来到秦浩轩身前,一双眼睛先是看着药池中昏迷日久的刑,然后才落到秦浩轩的身上。

    不知练习了多少次,此时的青虹怜面上神色淡淡,甚至在眉宇间还带着一抹笑意:“秦道兄。”

    秦浩轩从地上起身,立在青虹身前,他在心中轻轻叹息。

    青虹对他的情义,他岂能不知,可是……

    原本以为自己是真的放下了,可是见到秦浩轩的那一刻,青虹怜才发现,并没有。

    相识这么多年,也曾一起并肩作战,一起生死屠杀,她最艰难的日子是秦浩轩陪伴而过,她危机最重的时候,心中想的依旧是秦浩轩。

    可是现在,她心心念念这么长时间的人,真的要成亲了,要成为别人的夫君。

    只要一想到这个,青虹怜便心如刀割,痛的不能自己。

    青虹怜神色有些恍惚,眉宇间刻意装出的笑意,也都消散,弥漫上的是薄薄一层无法排解的哀愁。

    秦浩轩看着青虹怜神伤的模样,心中也是不忍,可纵然再不忍,青虹的深情,他终究是无法回应。

    青虹不开口,秦浩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之间陷入沉默。

    忆蓝站在一旁,看看秦浩轩,又看看青虹怜,,乌黑的大眼睛乌溜溜的一转,然后拉了拉青虹怜的衣襟。

    青虹一进此门,全部的注意力就在秦浩轩身上,竟然没有发现他身边的忆蓝,这时才略带诧异的看着忆蓝。

    秦浩轩有个儿子的消息才刚刚在大殿中传开,青虹怜根本不知道。

    “你……”看着忆蓝与秦浩轩有些神似的五官,青虹怜美目之中一片震惊。

    “你就是青虹姑姑吧?”忆蓝眨巴了眨巴眼睛。

    青虹怜失神的点了点头。

    忆蓝眼睛一亮:“我知道你,你是不是也喜欢我爹啊?”

    谁都没想到忆蓝竟然一句话就把两人之间数十年都不敢捅破的窗户纸给揭开了,猝不及防之下,青虹怜竟然往后退了一步,心跳的十分快。

    秦浩轩也是一阵尴尬,扯了扯忆蓝,低声斥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