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父子皆是木讷人【二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几个堂主跟长老都来了。

    忆蓝非常兴奋,这还是他睡醒了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正正经经的出手,这也是第一次。

    站在擂台上的忆蓝与玲珑,虽然外形都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可是那股临危不惧气势,却是擂台之下数目众多的围观之众都没有的。

    刷!

    忆蓝气势外放,属于仙轮境巅峰的修为冲天而起,看的原本信心十足,想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的玲珑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忆蓝。

    这个混蛋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修为这么高?

    便是玲珑,拥有无上大教的底蕴,金色仙种的资质,以及超绝的悟性,到现在也不过是仙树境中上的修为,可是,可是这个家伙竟然……

    急急的呼吸了两下,玲珑细细的眉毛轻轻皱着,她娇声斥道:“你们家里是不是有仗着修为高欺负人的传统?你爹是那样,你也要仗着修为比我高欺负我吗?”

    忆蓝一震衣袖,微微抬了抬下巴:“说,你什么修为?我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与你一样再打!”

    玲珑似清水般的眼眸一动。

    忆蓝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与玲珑一般大小,二话不说,便开始动手。

    忆蓝学的是姜子白那传承自上古的修炼之法,他本身又格外聪慧灵动,走的就是刚猛路线,一出手,连擂台上的风都变得无比炽热猛烈,如同砾石一般划过虚空!

    玲珑反应不可谓不机敏,身如惊鸿,刹那躲避,同时娇叱一声,双手于身前一划,耀目的光芒从她身前泻出,仿佛青云贯日,原本刚硬猛烈的狂风竟然瞬间柔顺下来,如同涓涓细流,从四面八方朝玲珑汇集而来!

    “是青云宗的云从术!”有人惊呼出声,“据说此术练至大成境界,有裂天碎地之威势!”

    仿佛验证那人所说,那看起来无害的柔风霎时变了,挟裹烈烈威势,搅动九天云层,骤然间卷成一股,上接厚重雷云,下连无边大地,浩大之力,将围观在擂台周围的人都震开数尺!

    轰!

    那道巨大的龙卷风轰然朝忆蓝袭去,看的太初教弟子都是额头一跳!

    忆蓝小小的身子立在这巨大的龙卷风之前,面上不见半分惊慌,反而噙着一抹淡淡的笑,他只是轻轻一瞥,右手在身前很有力度的动了两下,虚空震颤,云层松动,一股攫住人心的力量爆发而出,没有炫目的色彩,仿佛只是水滴入海,却在一刹那爆发开来!

    砰!

    忆蓝单掌一拍,如此轻松,可是围观之众却看到忆蓝身前的虚空明显的扭曲,好像无法承受这大力一般,而玲珑祭出的云从术更是刹那崩溃!

    忆蓝嘴角一勾,闪身上前,仿佛初出山林的猛虎,又似能搅动汪洋的蛟龙,其挟九天雷光之威势,再出一掌,直接将反应不及的玲珑打下了擂台!

    围观之中一片哗然。

    青云宗的弟子早就紧张的看着,一见自己的小主人被人打下来了,骇的心都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慌忙朝玲珑扑了过去,生怕这小主人受伤!

    玲珑呆呆的跌坐在地面,看着擂台上满脸得意的忆蓝,无数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眼泪仿佛爆发的山洪一般,哗啦啦啦的就落了下来,而且她越哭越委屈,越委屈哭的声音更大,直把擂台前的所有人都给哭慌了。

    忆蓝将玲珑打下去之后,眉梢眼角都是忍不住的笑,心中异常得意,但是他根本没想到玲珑会哭。

    看着擂台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玲珑,忆蓝愣了愣,然后撇了撇嘴,喂喂喂的叫喊了几声:“怎么回事啊你?打不过就哭啊?”

    玲珑本就委屈的不行,一听忆蓝的话,哭的愈发伤心了。

    忆蓝歪头看着坐在地上哭的满脸都是泪痕的玲珑,皱着眉头:“不就是打输了嘛,这有什么好哭的啊。”

    正围在玲珑身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青云宗众人,听了忆蓝这话,更是气的不行,可是他们也知道这是太初地盘,根本不能将他怎么样,只能一个劲的哄着玲珑。

    便是太初教弟子也知道事情闹大了,玲珑可不是别人,她是无上大教青云宗的天骄弟子,身份尊贵超然,这下在他们太初教受了委屈,只要在青云宗高层面前哭诉一下,太初教可真就危险了……

    而忆蓝又还是个孩子,把人打下去不说,还一脸嫌弃的样子,这……

    正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怎么回事?”

    徐羽款款而来,一双眸子扫过站在擂台上撇着嘴的忆蓝,以及地面上哭的惨兮兮的玲珑,不待别人说,瞬间就明白了。

    徐羽朝忆蓝招了招手,忆蓝还是很听话的下了擂台。

    刮了刮忆蓝的小鼻子,徐羽不赞同的说道:“你怎么把人家女孩子欺负哭了?”

    “不是我欺负的,我们打擂台,她打输了就哭,我有什么办法?”忆蓝理直气壮的说道。

    徐羽用手指点了点忆蓝的额头,轻轻皱眉道:“就算是打擂台,你也该让这她一些啊……”

    “凭什么啊!”忆蓝瞪大了眼睛叫道,“我为什么要让着她,那可是打擂台啊。”

    徐羽无奈的一笑:“你们又不是敌人,打擂台也不是生死斗法,让她一让又如何?”

    忆蓝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让这玲珑,疑惑的看着徐羽。

    徐羽只能再次道:“因为人家是女孩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被你打下擂台,人家小姑娘脸皮薄,自然会委屈。”

    看着忆蓝懵懵懂懂的样子,徐羽继续道:“只要不是生死厮杀,无论在做什么,男孩子总是要照顾着女孩子一点,你打擂台更是要让一让女孩子了。”

    忆蓝歪着头想了想,然后有些诧异的说:“竟然还有这个规矩……”

    徐羽笑了笑,拉着忆蓝的手朝玲珑走过去,然后轻轻传音给忆蓝:“看人家小姑娘哭,你都不知道哄一哄,快去道个歉。”

    忆蓝不情不愿的来到玲珑身边。

    他还是不觉得自己错了,毕竟开打前都把修为压制了,出手也没有用全力啊,不过忆蓝一向尊重徐羽,既然徐羽说自己错了,那就是自己错了吧。

    来到玲珑身边,忆蓝看着已经在其他人劝说下略略止住哭泣的玲珑,咳嗽了一声,道:“行了行了,别哭了,是我下手没轻没重的,我向你道歉。”

    玲珑低着头,在其他人的搀扶下站起身,她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这也是自出生以来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委屈,玲珑拿手抹着眼泪,刚想说谁要你道歉,就听到忆蓝接着说道:“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弱啊……”

    徐羽:“……”

    本来就要不哭的玲珑,眼睛一下子又红了,气的她拿手颤抖的指了指忆蓝,然后扭头就飞走了。

    “哎你看这人!”忆蓝挑高了眉毛,对徐羽道,“我都道歉了,她脾气怎么这么大啊。”

    周围青云宗的人是敢怒不敢言啊。

    徐羽无声的看着忆蓝,眼中带着指责。

    忆蓝摸了摸脑袋,不解的看着徐羽问道:“又怎么了……”

    徐羽点了点他的脑袋:“你还愣在这干嘛?没看见小姑娘都被你气跑了?”

    “那我能怎么办……”忆蓝眨了眨眼睛。

    “你去追啊,一个小孩子乱跑,出了事怎么办?”徐羽无奈的说道。

    忆蓝被徐羽推了一把,也没搞明白,但是本能的听了徐羽的话,朝着玲珑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赤练子也在人群中看了一段时间,见那两个小孩子一前一后的朝太初教外面飞去,不放心的对徐羽道:“我去看着他们点。”

    徐羽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