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在灵田谷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聚集着忠于李靖的一伙子人,不少是仙苗境的修仙者,甚至还有几位仙苗境五叶的强者。

    “这次将大家请来,是有一件事想拜托各位帮忙。”李靖清了清嗓子,扫视众人,虽然他说的是拜托,但却没有求人的低声下气,在他出身皇家的气质衬托下,给人不容拒绝的感觉:“我想选派一个人,去岩浆地窖保护秦浩轩。”

    李靖这句话刚刚落音,慕容超差点跳起来反对,但被李靖眼神淡淡一扫,发觉自己失态的他虽有不满,但也不敢说出来。

    不但慕容超不理解,其他人也想不明白李靖这是玩哪出,在这个时候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凭什么要去帮他?

    看到众人脸上的疑惑,李靖微微一笑,解释道:“因为徐羽。”

    被李靖一点,他们幡然醒悟,徐羽和秦浩轩走得很近,还多次帮他出头,如果想要拉拢徐羽,就得在秦浩轩身上下手,一旦将徐羽拉拢过来,对李靖的好处不言而喻。

    慕容超不是蠢蛋,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立马跪在地上,请求李靖的原谅,以这位殿下的性格,当面虽然不说,但冲撞了他,往后肯定没好日子过。

    “殿下目光长远,思虑周全,慕容超失态了,还请殿下治罪!”

    “快起来,慕容师弟你一心为我考虑,何罪之有!”李靖一面扶起慕容超,一面说道:“我不是说了很多次,你我同是太初教弟子,又情同兄弟,再叫殿下显得太见外,叫我师兄不是更显亲密?”

    李靖这一出收买人心的戏演下来,立刻博得不少好感,纷纷出声赞叹道:“师弟礼贤下士,智慧无双,又是无上紫种的绝顶资质,未来成就无可限量!”

    一个仙苗境五叶的高大汉子站出来,道“师弟,这事您就让我常青山去吧。”

    常青山的主动请缨,立即赢得李靖赞许的目光,这时其他人也不甘落后,纷纷请缨。

    等他们人人都表过态了,李靖这才做了个静声的手势,道:“感谢诸位师兄的鼎力相助,既然常师兄最先请缨,那这事就劳烦常师兄跑一趟了。”

    得到李靖首肯,要去岩浆地窖受几天苦的常青山反而跟捡了天大便宜似的,其他几个仙苗境五叶的修仙者也一脸艳羡的望着他,心中暗骂自己怎么不是第一个请缨的,这种出头的好事竟然被他给截走了。

    再说岩浆地窖里的秦浩轩,和袁山象两败俱伤后,躺在地上的他感觉伤口处火烧火燎,但同时痛楚的感觉也大大降低,半个时辰后,原本动一动都撕心裂肺的秦浩轩发现,虽说还是疼痛难忍,但可以动弹了。

    不知是不是受了伤的缘故,在秦浩轩体内渐渐沉淀下来的一叶金莲的药力,身体再度燥热起来,这令人焦躁发狂的燥热催使下,秦浩轩只能忍痛爬起来修炼——万一药力燥热过头,将自己撑爆了怎么办?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受了仙苗境五叶修仙者一击的秦浩轩,艰难的撑着地面坐起来了,摆了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自顾自的入定。

    就算他是武道先天,但终究是一个凡人,凡人打伤修仙者已经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在受了仙苗境五叶强者愤怒一击的半个时辰后,又像没事人一样爬起来打坐修炼。

    若是其他人,被仙苗境五叶修士含怒一击,不死也去了半条命,就算秦浩轩是个怪胎,但至少也断了几根肋骨吧?在这么剧烈的疼痛下,他还能平心静气的入定?

    出人意料的是,秦浩轩很快就入定了,原本略显紊乱的呼吸也渐渐平稳。

    在其他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疯狂吸取灵力,费了好大的工夫才将体内暴躁不安的药力平息下来,若不是道心种魔吸取灵力无声无息,就凭他这堪比灰种弟子吸取灵力的速度,也足够把岩浆地窖中所有人吓傻。

    这小子是怪物吗?躺在角落里连动弹都十分困难的袁山象深知自己那含怒一击的力道,就算一个仙苗境二三叶的修仙者都可能被拍死,可秦浩轩只是一个初涉修仙的凡人,不但没死,反而还能爬起来打坐修炼。

    况且岩浆地窖里的灵力含着热毒,就算他自己也得小心翼翼吸取,再将灵力中的热毒排开才行,但这种仙苗境修仙者才能做到的手段,秦浩轩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做到?

    就算袁山象想破脑袋,他也无法想到,秦浩轩根本不需要排解灵力中的热毒,那热毒对体内药力过剩的他,不但不是毒,反而如琼浆玉液。

    一直到饭菜飘香,饥肠辘辘的秦浩轩才停下来,只见他扶着墙根站起来,蹒跚挪到铁门旁,一瞪蠢蠢欲动的老油子们,那群本想来取饭的老油子吓得浑身一颤,面面相觑不敢动弹。而秦浩轩也毫不客气的坐在地上大快朵颐,往常他还只吃掉总分量的一半,但今天受了伤的他胃口似乎格外好,十多份饭菜被他吃得颗粒不剩。

    尽管现在的秦浩轩已经受了伤,但老油子们还是敢怒不敢言,秦浩轩给他们的心理冲击太大了,吃过秦浩轩拳头的他们,可不认为自己这两三天里,出落得比那边重伤的袁山象还要强。

    那边躺着的袁山象眼睁睁的看着秦浩轩吃了所有饭食,就算自诩饭桶的他,一口气也吃不下这么多啊!好半响饥肠辘辘的他才想起,这王八蛋把他的饭也吃了!

    但他和岩浆地窖那十几个老油子一样,尽管心里骂翻了天,但还是选择了沉默,他不认为眼下的自己还有本钱和秦浩轩叫板。

    不多久,李靖安排的人也来到岩浆地窖中,同样是一个仙苗境五叶的弟子,押送他来的执法弟子用诧异的眼神,频频打量外貌并不出奇,但和仙苗境五叶修仙者拼个两败俱伤的秦浩轩,包括那名前来保护秦浩轩的仙苗境五叶弟子常青山也想不通,就这样一个资质平平新人弟子,怎么就能让三名紫种弟子牵肠挂肚,暗中较劲呢?

    常青山在来之前,曾料想过秦浩轩的惨样,一个普通人能打伤仙苗境五叶弟子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在他想来,那些以讹传讹的传言不可信,至少袁山象绝不会像传闻中败得那么凄惨,而秦浩轩重伤濒死都有可能,但来了之后发现那狗屁传言竟然是真的!袁山象身受重伤,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断了两腿一手,而秦浩轩还能吃饭抢饭,打坐修炼。

    “秦师弟好身手。”常青山恢复过精神冲着秦浩轩拱手说道:“李靖师弟跟徐羽小师妹托我来照看师弟,现在看来好像有些多余了。”

    李靖派来的?秦浩轩扬了扬眉,随即笑了起来,这李靖恐怕不是为了关照我,而是想要拉拢徐羽吧?

    李靖跟徐羽派来的?几名老油条眼睛瞪的仿佛眼珠子要跳出来,一个紫种弟子派仙苗境五叶强者前来收拾秦浩轩,然而另外两名紫种弟子马上派人来保护他!

    无上紫种啊!这些入门多年的老油子,十分清楚无上紫种的发展潜力!如果能勾搭一个无上紫种,未来前程将无比光明,如果得罪无上紫种,那无异于自杀。

    秦浩轩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让一个无上紫种恨不得置他于死地,更让两个无上紫种派人贴身保护!

    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也让重伤的袁山象害怕起来,还好自己没能将秦浩轩弄死,否则其他两名紫种弟子势必搬出宗规教义弄死自己不可,就算张狂都保不住他,原本还想痊愈后再找秦浩轩报仇的念头也彻底打消了。

    李靖?秦浩轩缓缓起身慢步向前,若只有徐羽托人,这人自然信得过!加上李靖?这人可是皇族出身,手段多的很,还是要多小心才好。

    袁山象看到秦浩轩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心头疑惑,这小子想做什么?不好!袁山象忽然感觉到秦浩轩身上的杀气,连忙要起身,却还是慢了半拍,秦浩轩的脚狠狠踏在了他的左脚断骨处!这猛烈的动作牵动他肋骨伤势,疼得咬牙切齿,袁山象也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怎么回事?常青山一愣,顾不上多想,连忙上前防备袁山象反击。

    “你干什么?”袁山象躺在地上不解的瞪着秦浩轩。

    “这样……安全点。”

    袁山象听着秦浩轩那经过思考后的回答,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安全?安全你全家啊!我若是早知道你有两个紫种做后台,我才不会来找你麻烦!现在你身边还有名五叶境的修仙者!你还要怎么安全啊?我是真的想死了吗?这种情况下我都想跪求你原谅我的无知了……安全……

    常青山一旁看的眉头紧锁,心里升腾起一股寒意,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以他的心性手段,这小子就算资质较差,但只要有合适的际遇,未来成就一定不会太差。

    修仙,就需要这股狠劲!

    接下来的几天中,秦浩轩努力吸取灵力,在别人眼里,岩浆地窖的灵力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不清除其中的热毒,纳入体内很容易走火入魔,但对体内残留了许多一叶金莲药力,又是巫修的秦浩轩来说,简直就是大补啊!

    不过三天时间,他的伤势就好了六七成,这种恢复速度对不服用灵药滋补的修仙者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更何况还是凡人之躯的秦浩轩。

    虽然有常青山严密的保护,但秦浩轩还是每天坚持不懈的踩袁山象一顿,又饿了他三天,以至于袁山象伤势不但没有好转,还饿得奄奄一息,到四天的时候……

    袁山象看到又朝自己走过来的秦浩轩时,毫不犹豫的直接给他跪地磕头,赌咒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对他起半分歹念,只求饶恕自己的以前错误,才换的没有接着被打命运。

    经过用大量灵力灌输仙种,秦浩轩隐约感觉裂缝一条小缝的仙种中,那株仙苗已经生了一些细微的根须,虽然还没扎入丹田中,但只要再灌输一段时间的灵力,就能扎根了!

    七天一晃而过,在两名执法弟子的押送下,就要离开岩浆地窖的秦浩轩倒有些不舍了,此时他的伤势恢复了八成,仙苗的根也愈发清晰可见,在这里虽然有些危险,但眼下危险已经解除,不用担心再被人暗算,一旦出去了,还要防备张狂或者李靖的暗中下绊,反而没这里清净。

    送走秦浩轩时,关在岩浆地窖的老油子们发自内心深处的笑了起来,以后的日子,终于能多吃点饭了,依旧重伤不起的袁山象更是喜极而泣,在这五天,秦浩轩只有自己跪地求饶之后才没有继续被折磨,每次刚刚好点的伤势又会变得更加严重,如果他再在岩浆地窖呆十天半月,恐怕自己就要终生残废了,这么几天下来,残疾了几天的他都感觉自己实力大跌。

    然而,不等他长出一口气,黄鹂冷着一张脸,带着两名执法队的人走入禁闭室,一张法旨在黄鹂的手中打开说道:“罪徒袁山象,屡犯门规,着!废去修为,化为痴傻丢入痴傻院作为劳力!”

    “什么?”袁山象顿觉五雷轰顶,瘫软在地面着急喊道:“你们!你们怎敢这样!我可是张狂师弟的人!你们对我这样!张狂师弟可知道吗?”

    黄鹂的脸上罩霜:“张狂?紫种保的了他自己,可保不了你!真当太初的规矩是摆设吗?来人!把他拖走!”

    “张师弟救我,张师弟救我……”袁山象努力的想要反抗,却哪里反抗得了如狼似虎的执法队,被拖拽着离开了禁闭室,整个禁闭室长廊都回荡着他的惨叫跟求救。

    “秦师弟,秦师弟我错了!我错了!求你给我求情饶了我吧……”袁山象被拖拽着经过秦浩轩身旁时,连连求饶,换来的只是秦浩轩的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