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修仙问道锄道田
    秦浩轩听到不死巫魔好心的提醒,又在不死巫魔脸上扫过几眼,在他那张臃肿丑陋的脸上依旧什么也没看出来,这种老魔头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人老成精,自己连古云子都看不透,别说他了,当即也不再想他,准备继续在绝仙毒谷逛逛,碰碰运气,看看是否还能得到一些天材地宝,如果能侥幸获得自己能用来防身的法宝那就更妙了,作为当年仙魔大战的战场,绝仙毒谷里遗落了不知凡几的灵法和法宝,以及各类丹药,这些东西只要随便能捡上一个,对修为浅显的自己,都有莫大用处。

    上次在绝仙毒谷最多走一百来步,这次换一个方向,走了大约十来步,忽然敏锐的感觉到,在远处有一股微弱的灵气跳动!

    在绝仙毒谷这个毒气肆掠的地方,任何灵气都被压制得死死的,远处跳动的这股灵气虽然微弱,但可以能在如此厉害的毒气压制下传到百来步外,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只是不知道那是灵法、法宝或者丹药,亦或是类似一叶金莲那种罕见的天材地宝。

    秦浩轩心砰砰乱跳,冲那方向走了百余步,然而他发现巨大的压力压迫下,再也无法前进半步了。

    看来这些天没有将灵魂附入小蛇体内,对抗绝仙毒谷压力这方面没有毫无进步,以后哪怕拼着天天上课睡觉,也还是每天都要拿出固定的时间进入小蛇体内,不然绝仙毒谷这么大,好东西都在深处,而自己举步维艰,还怎么探绝仙毒谷?

    在绝仙毒谷其他地方晃悠了一阵后,除了那一处微弱的灵力跳动,秦浩轩一无所获,看来好东西都在更深处了,当下也不再犹豫,离开绝仙毒谷回到灵田谷继续修炼。

    看着秦浩轩离去的背影,不死巫魔嘴角闪过一丝阴毒的笑容,自言自语道:“看来眼馋这家伙的人不少,可惜天尸宗这种三流宗门的所谓炼尸,哪里能和自己融合了道心种魔的偷天相提并论呢?这小蛇对自己肯定也有所怀疑,但无所谓,他修炼的就是正宗的道心种魔,只是融合了那偷天后,他的修为越高,就越方便我夺舍!如果他每天坚持吃那腐蚀丹,不但不会中毒,反而会成为我魔种的养分,促使他愈发快速的成长,我也更可以早日夺得他的躯壳!”

    说到这里,不死巫魔望着阴暗荒凉的绝仙毒谷,心中凭的生出许多希望,秦浩轩成长越快,他就能更早的离开这个困了他几千年的鬼地方!

    “待到本座出山,这修仙界也该好好热闹热闹了!”不死巫魔发出一阵桀桀怪笑,却牵动身体伤处,痛得他呲牙咧嘴,眼中精芒连连闪烁:“小蛇啊小蛇,你快快成长吧!快快成长吧!”

    秦浩轩回去后,又来到昨夜修炼的那个灌木丛中,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古云子这个宗门高层,位高权重,自诩正派,都用这么阴毒的手段来残害自己,达到满足自己私欲的目的,这老魔头怎么看也不像正派人士,他对自己说的话也不见得尽是实话。

    在绝仙毒谷那鬼地方呆了许多年,难道不死巫魔那老魔头就甘心困在谷中等死?看他风烛残年奄奄一息的模样,显然也撑不了多久了,难道他就没想过要离开山谷?或者是想办法借着自己离开绝仙毒谷?

    秦浩轩思来想去,却考虑不出个所以然来,现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有自身实力上来了,足以自保了,才能在这个处处危机步步陷阱的修仙界存活下去。

    想要离开太初已经是万万不能,按照门规……私自离开太初,会被追击队抓到化为痴傻,自己的修为更是不可能躲过守山大阵的侦测,传闻便是太初的护法都难以躲避守山大阵的侦测。

    如今,唯一的路,便是一步步小心的活下去,努力的修炼提高修为保全自己。

    秦浩轩体内一叶金莲残余的药力又开始燥热起来,逼得他不得不停止胡思乱想,开始入定修炼。

    汲取了一晚上灵力,中和体内药力灌输仙种的秦浩轩在第二天蒙蒙亮时便睁开了眼睛,他意外的发现,脑海里可能是神识的那道金光,好像比昨天又粗大了一点点。

    这是怎么回事?

    秦浩轩欣喜的同时又有些疑虑,如何修炼神识他完全不知道,像这种打坐修炼,无非是汲取灵力灌输仙种,完全修炼不到神识。

    莫非是昨晚附身小蛇的结果?

    秦浩轩越想越确定,只有仙婴道骨境那级别的修仙者才能修炼神识,可自己只是一介凡人,肯定是无意中修炼了神识,应该就是只要进入小蛇体内,就可以锻炼自己的神识,而其他人不能,所以自己的神识格外强大!

    虽然搞明白了自己的神识为什么这么强大,但困意也适时的一袭来,难道说每次附身小蛇后,就会消耗神识,第二天就会十分困倦?秦浩轩整了整衣衫,也顾不上吃早餐,直接奔向学堂。

    今天楚长老讲的是风水知识。

    风水知识也是一门比较重要的辅助学科,讲的就是山川地理,作为修仙者要学会看山,看水,才能寻找到真正的灵地。

    很多有灵气的灵地都藏而不露,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是穷山恶水的地方,实际上却是极品灵地,而想找出这些灵地,就要用到风水知识了。

    灵地的下方蕴藏了比较丰富的灵气,灵地的优劣就是根据地下灵气的浓度来区分的,在灵地上种植灵药,要比种在一块普通的土地上收成更好,一些修仙者甚至在极品灵地上搭建棚子,将那里作为自己修炼的地方。

    当然,楚长老在课堂上讲的这些风水知识,只是最基础的东西,并不能寻找修炼用的灵地,但在灵田谷中找一块用来种植灵药,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关系到选择灵地以及未来一年的收成,一旦门派断绝口粮供应,还要缴纳门派贡献,选择灵地好,那这一切都不成问题,如果灵地选择得不好,那么未来一年不但要忍饥挨饿,还可能面临被逐出宗门的危险。

    所以包括秦浩轩在内,都聚精会神的听讲,但是在一睡意侵袭下,秦浩轩还是败下阵来,让徐羽记录笔记后,他又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好在徐羽也习惯为秦浩轩记笔记,而楚长老也习惯有这么一个奇葩的学生,上课时间不是睡觉就是打坐。

    伴随着秦浩轩的鼾声,一上午的时间哗哗流逝,而楚长老也懒得将他叫醒,反而望着酣睡的秦浩轩,心中满是幸灾乐祸——睡吧睡吧,到下午你就知道了!

    下午的课并不在学堂里上,楚长老将这一干新弟子带到一大片农田中,这些农田都分成一亩见方的豆腐块,整齐有序,而且都是闲着的,有的田地上甚至长满了荒草。

    楚长老指着这些农田,道:“现在是你们学以致用的时候了,这里是特意给你们预留的农田,宗门断绝对你们的口粮供应后,你们的口粮以及门派贡献都要从这些土地里刨出来,当然,这些农田也是良莠不齐的,甚至还有几块不错的灵田,现在由你们自己挑选。”

    说完,楚长老特意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望了一眼秦浩轩,心道:这里五百块农田中,灵地不过寥寥数块,而缴纳后门派贡献后还能略有结余的中等田地也不过五十块左右!不听课的话,别说在这五百块灵田中找出上好的灵地,就连找几块中等田地都比较为难。而其他的都是劣等田地,在在这些劣等田地上种植灵药,缴纳门派贡献后须得勒紧裤带才能过日子,以你这饭桶的饭量,缴了门派贡献后,非得饿死不可。

    “开始吧!”

    随着楚长老的一声令下,这两百名新弟子包括张狂李靖在内,都迅速冲进这五百块田地中,将上午学来的知识学以致用,尤其是张狂和李靖,准备挑选上等的灵地。

    打了一上午瞌睡的秦浩轩还没来得及看笔记,没料到下午就被楚长老拉来选田地,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上午完全没听课的他面对着这一大片田地,完全不知从何下手,要知道这可关系到未来一年的门派贡献和口粮供应呀!

    望着有些傻眼的秦浩轩,不止是楚长老脸上无可抑制的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张狂和张扬等人,一个个甚至讥笑出声,等着看秦浩轩的悲惨下场,就连李靖阵营的人,也忍不住在心里大呼痛快。

    感觉到秦浩轩的窘迫,善解人意的徐羽走到他面前,道:“浩轩哥哥,你别着急,我来帮你找。”

    徐羽的话刚落音,一阵鄙视的白眼立刻飘向秦浩轩。

    “吃软饭的果然是吃软饭的,什么事都让人姑娘家替他做,真是不知廉耻。”

    一个弱种弟子羡慕嫉妒的轻声嘀咕一句,他距离秦浩轩比较远,以为秦浩轩听不到才敢这么嘀咕,谁知道他刚刚说完,便感觉一个怒气汹汹的人影走过来,而挡在他和那人影之前的人都如见瘟疫一般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