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你追我赶斗出苗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靖笑得这么谦和而且说话又如此客套,自己也不能失了礼,当即秦浩轩笑着陪脸道:“李师兄客气了,你的情谊我心领了,只是扎根而已,不值得三番两次的道贺,更受不起你的重礼!”

    “秦师弟说的哪里话!师兄的一点点心意,请务必接下,否则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做师兄的!”李靖笑着,将手中包装精致的礼物放在徐羽的桌子上,道:“据说这几日秦师弟借挑水磨砺意志锤炼道心,这份坚持和努力,我望尘莫及。”

    面对李靖夸赞的话语,秦浩轩只是淡淡一笑,他从李靖的话里听出一些别的意思,笑了笑,道:“李师兄过谦了。”

    就在他们寒暄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声音在门外低声说道:“徐师姐,我想投奔您的阵营,效犬马之劳。”

    见里面的人没有回音,那声音很快又说道:“徐师姐,我以前在李靖师兄的阵营,与慕容师兄很投缘,后来慕容师兄来了您这,我想了很久,今天也决定跟他一起过来,还望徐师姐能收下我。”

    他后面的这句话让房间内三人的面色为之一滞,虽说平时慕容超离开李靖阵营,和秦浩轩、徐羽组成铁三角,但这被李靖有意忽略,从来不当着他们两人的面提起,以免影响拉拢徐羽的计划,等于是默认了慕容超的反水。

    但门外那人的这番话,不止让李靖显得很尴尬,就连徐羽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平时敲她门表忠心的人不少,今天当着李靖的面,竟然有李靖阵营的人表示要投奔,这就显得他们在挖李靖的墙角。

    那人见徐羽没有回应,在外低声道:“那小弟明天再来恳求师姐。”

    听着他离去的声音,李靖忽然拉起一个微笑,半真半假的说道:“徐师妹威名愈发的响亮了,又有秦师弟的大力支持,师兄我也得靠边站啊!”

    徐羽笑笑不说话,但秦浩轩哪会听不出李靖的意思,而且在这一瞬间,顿时明白李靖这次找他的用意,肯定是这几天外面的风言风语太多,李靖终于坐不住,来试探自己态度的。

    虽然他们只是一个三人小团体,但有徐羽这个无上紫种坐镇,又有慕容超灰种为辅,加上秦浩轩在外的赫赫威名,以及二十天扎根后获得的最强弱种的名号,他们这个异常彪悍的三人小团体在灵田谷中影响力渐渐增大,十分被看好,平时慕名投奔的弟子渐渐增多,但无一例外被拒之门外。

    原本并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张狂和李靖都担心起来,李靖的小弟三番五次在他耳边进言,说目前人心不稳,阵营里不少人摇摆不定,私下和秦浩轩接触,若不是秦浩轩拒绝,早有不少人跟着慕容超反水了。

    这才有了李靖这次拜访秦浩轩,没想到还真被他撞上自己的小弟前来投奔他们的三人小团体。

    不得不说李靖装出来的修养功夫还是很不错,即便是发生了这件事,他脸色一滞之后又恢复了自信的微笑,淡定从容,波澜不惊。

    秦浩轩在他脸上实在找不出一丝异样,组织一下语言后,说道:“想必李师兄也知道,这种投机者墙头草两边倒。”

    李靖微笑着点头,一双透出自信目光的眼睛礼貌的注视着正在说话的秦浩轩。

    秦浩轩顿了顿,又道:“这么说吧,不管我和徐羽,还是慕容超,都对掌教这个位置没一点兴趣,更没想法树大旗招小弟,否则要做早就做了,也不必等到现在。”

    “既然秦师弟快人快语将这话挑明,那么我就放心了。”李靖微微一笑,拱了拱手,但从他眼神中闪烁的质疑看出,他对秦浩轩的话并不相信。

    这么明显的质疑连徐羽都瞧出来了,秦浩轩岂会瞧不出来,他也淡淡一笑后,道:“我和徐羽、慕容超是因为性格相投,慕容超也厌倦了这种争的日子,这才和我们两人走得比较近。李师兄也知道,我和张狂以及张扬都有宿怨,如果你们几方起了冲突,我是绝对不会帮他们的,倒是李师兄这段时间帮了我们不少,若有需要请开口,我们定当量力而为!”

    得到秦浩轩这句话,李靖这才略微放心一些,虽然还是有些怀疑,但秦浩轩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纠缠下去也没意思,不如暂时结成同盟,至少可以保证他们几个不会被张狂或张扬拉过去。

    别看他们的小团体只有三个人,他们三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此,那李靖谢过秦师弟和徐师妹了。”李靖拱了拱手,道:“天色已晚,先告辞了。”

    “李师兄慢走。”秦浩轩微微躬身回礼。

    李靖走出徐羽的房间,眼角余光看到躲在墙角的黑影迅速离去,朝张狂房间走去,想必是张狂安插在这里的眼线无疑。

    那眼线发觉自己被李靖发现,一阵狂奔跑到张狂房间,气喘吁吁禀报道:“老大,我按照您的吩咐照办了,里面的徐羽、李靖还有秦浩轩都没有说话,现在李靖离开徐羽房间了,看他的脸色,肯定和徐羽秦浩轩达成了什么协议。”

    听声音,他赫然就是那个自称李靖阵营,要投奔徐羽的人。

    低头沉思的张狂嗯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冷笑着自言自语道:“李靖啊李靖,你终于也忍不住了。”

    自从秦浩轩传出扎根消息后,好事者扣了一个最强弱种的帽子在他头上,这几天里,瞧出他们这个铁三角实力的投机者们不断前去投奔,虽然都被拒绝,但还是让张狂怒火万丈,李靖也满心的担忧。

    就在李靖走进徐羽房门时,早在那边布下重重眼线的张狂立刻收到消息,为了破坏他们的关系,灵机一动便派了个人冒充是李靖阵营的人,声称投奔徐羽。

    “秦浩轩啊秦浩轩,别以为和李靖走得近我就对付不了你。”对自己举措很满意的张狂狞笑着自言自语,但当他眼神落在刻在床头的忍字上时,心神不由得一凛,暗道一声罪过,又让仇恨控制住心神了。

    自从那夜在潜龙观回来,被掌教黄龙真人点拨的张狂就在这个床头刻下忍字,提醒自己时时得忍,不论是对秦浩轩的仇恨,还是未来和李靖争夺掌教大位,鲁莽必定不成大事。

    “连秦浩轩都扎根了,我必定抓紧修炼,赶在所有人之前出苗!”手指在忍字上抚摸划过,张狂暗暗发誓,随即将满腔的恨意撇开,拿起床头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张狂能想通的道理李靖很快也想通了,回到自己房间的他也想到秦浩轩二十天扎根的事,李靖心里掠过一阵不安,即便是张狂和徐羽扎根他都没有这种不安的感觉。

    “得抓紧修炼了,若是再被张狂抢在前面出苗,脸面就不知道往哪里搁了!”李靖盘膝坐在床上,正要平心静气打坐入定的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若是秦浩轩抢在所有人之前出苗会怎么样?”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即便李靖也自嘲的一笑,我怎么会有这个想法,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嘛。

    接下来的两天,两名紫种弟子又恢复以前刻苦学习的劲头,神情里的争强斗狠淡了许多,这让揪心了好几天的楚长老顿时放下心中大石,若是他们两个只顾着争强斗狠,反而忽略了最主要的学习和修炼,那简直是本末倒置,好在他们两人资质悟性都不错,既然想明白这个道理就行。

    直到这一刻,楚长老又一次发自内心的开始喜欢秦浩轩了,这么一个弱种的出现,居然可以激励着紫种们专心发奋修炼,好事,好事!

    没有他们两人暗中指手画脚,秦浩轩这两天的日子也清静许多,每天在学堂上完课后,就和徐羽、慕容超一起去给地里的庄稼浇水,眼看着玉米苗一天天长高,在他们的悉心照料和灵泉地的作用下,他们三人地里的玉米苗要比其他人的高出三分之一,铁缸里的水也快要蓄满了,秦浩轩觉得自己就快可以准备闹事去禁闭山了。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张狂和李靖两人互相竞争,现在不约而同的消停下来认真学习,看在张扬眼里是他们害怕秦浩轩的修为追上他们,一时半会又奈何不了秦浩轩,所以才暂时消停的。

    “呵,还是紫种呢!”看着认真学习的张狂和李靖,张扬嗤之以鼻:“既然你们两个没这能力,那么打击秦浩轩的事就让我来吧!正好打击打击秦浩轩的嚣张气焰,证明我比你们要强,崭露头角出出风头!”

    想到即做,眼下自身实力远远打击不到秦浩轩的张扬立刻前去寻找古小云。

    此时的古小云正指使着小弟给他的一等灵地浇水施肥,自己正捏着灵诀,施展了一遍灵雨术后,又为地里种植的灵药施展灌灵术。

    “古师兄正在辛勤劳动呢?”张扬远远的笑着打招呼,道:“可有用得上师弟我的?”

    古小云斜眼瞥了他一眼,翻着白眼道:“你能用灵雨术么?你可以给我的宝贝灵药灌灵术么?”

    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小弟修为尚浅,这些灵法可还使不出来。”

    “那不就得了。”古小云又翻了个白眼,继续为灵药施展灌灵术。

    张扬虽然感觉今天古小云对他冷淡了许多,但也懒得深究其原因,面带一脸可惜,叹气道:“可惜啊,古师兄没能把秦浩轩那块灵泉地换来,否则以古师兄这么的辛勤劳动,再加上灵泉地的效果,一批灵药种下去不用多久就能收获,而且药力也要好很多了。”

    这句话果然戳到古小云的痛处,刚才还在为地里庄稼灌灵的他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顿时跳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道:“迟早老子叫他后悔莫及。”

    张扬微微摇头,又暗叹一声:“古师兄你不知道,这个秦浩轩现在气焰嚣张得很,上次在学堂里甚至公然宣称……”

    被张扬挑拨几句,刚才还不冷不热的古小云立刻打断道:“他在学堂宣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