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祸水东引冷箭出
    九阴冰窟比岩浆地窖还小一点,说滴水成冰也不为过,吐一口唾沫还没落地就变成冰渣了。

    目视了一遍这里的格局后,秦浩轩很意外的发现,这里的人分成两边,一边坐了十几个人,另外一个约摸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独自占着一面,那十几个人宁可挤在一起也不敢坐过去,但饶是如此,他们偶尔看向那中年汉子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在寿元比普通人普遍要长的修仙界,五六十岁只能算是中年。

    秦浩轩走进来后,没有人欺负他,也没有人搭理他,在感觉到他身上气息很弱,连仙苗境都不是之后,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奇怪的一群人。”

    秦浩轩心里嘟囔了一句,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开始打坐修炼起来,在九阴冰窟虽然不如岩浆地窖舒服,但浑身燥热的他在这里还是很适应,汲取九阴冰窟里独有特色的灵力和体内燥热的药力中和,别有一番风味。

    他不知道的是,随着带着严寒的灵力汲取入体内,和一叶金莲的药力再涌入丹田,从仙根涌入仙苗,他体内仙魔种中一直发出主根的魔种部分,也开始蠢蠢欲动。

    正在畅快修炼的秦浩轩总算求得一份安宁,但他被关进来之前,痛揍仙苗境七叶的古小云的英雄事迹,却深深震撼了灵田谷中所有人,即便是他走了,还有不少人对他念念不忘,李靖就是其中一个。

    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遥望着漆黑如墨的苍穹,李靖自言自语:“好家伙,竟然连仙苗境七叶的古小云都能打趴下!即便是偷袭,也有些过分了。”

    他咬了咬牙,似乎在下什么决心,眼中不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最终桌子一拍,决然道:“就这么定了!秦浩轩啊秦浩轩,要怪只能怪你太碍眼,若徐羽不是对你言听计从,不愿投奔我旗下,或许能留你一条命,不过眼下……既然你躲进了九阴冰窟,那么久别怪我耍手段嫁祸他人了。”

    下定决心后,李靖也决定拿出自己的隐藏实力,他亲自将两名表面上并没归附他,实则早是他阵营中人的仙苗境六叶弟子叫来,在他们两人脸上扫过后,轻声道:“二位师兄请坐,这次我有事想拜托两位师兄。”

    这两名仙苗境六叶弟子受宠若惊,虽然他们现在修为远比李靖强,但李靖是无上紫种啊,未来注定是无比瞩目的大人物,他们两个进入李靖阵营,就被他有意雪藏了,一直遗憾没有立功表现的机会。

    眼下机会来了,当即连连说道:“力所能及定不推辞,师弟吩咐便是。”

    “行,那我也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请两位师兄故意闹事,关进九阴冰窟后杀掉秦浩轩,然后嫁祸给张狂和张扬!”

    这两位仙苗境六叶的强者心里一惊,同门相残在太初教可是重罪,说不好还会逐出山门,至少也会被重重惩罚,而且指正张狂和张扬,万一以后被他们报复……

    李靖从他们眼神中看出了担忧,笑了笑,道:“这事若办成了,李靖必定不会亏待两位师兄,只要两位师兄受几年责罚,借此事打倒张狂和张扬,我飞黄腾达之日,必定就是重谢两位师兄之时。”

    两人脸色很是难看,毕竟前些日子袁家兄弟的下场,可是摆在那里的!真的将秦浩轩给杀了,承受怒火的定然不会是这位紫种师弟,而是自己这两人了。

    仗势欺人的事情可以做一做,帮忙打架的事情也能做一做,但是这种事后摆明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别说做了!连想都不会去想。

    李靖看到两人脸上的难看面色,心中暗骂不止,脸上却依然堆着笑容说道:“两位师兄可是担心会像袁家兄弟那样?二位师兄,杀掉秦浩轩之后,便说他是无缘无故发狂,攻击二位。你们不得不自保,如此一来……九阴冰窟中的其他人,师弟我也会买通……”

    两人很想拒绝,因为这个实在是太危险了,只是听李靖如此安排,又觉得或许可以冒险一试,因为若是真的成了而不受罚,那么日后定然可以跟着李靖往高处走。

    李靖安静的看着两人,他很清楚,这两位师兄在灵田谷太多年了!以他们的资质根本不可能出头,自己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哪怕非常的危险!

    两人在李靖的注视下,动心了!

    日后即便李靖无法超越张狂,在太初教也定然是一方诸侯,所谓靠着大树好乘凉,往后在太初教的日子定然还是会很舒服的。

    权衡利弊后,这两名仙苗境六叶强者狠下心来,都从彼此眼里看到对方的坚决,不谋而同的对李靖说道:“请师弟说说计划吧!”

    他们三人密谋了许久后,又悄悄离去,只待第二天天明后依计划行事了。

    第二天天一亮,李靖便来到徐羽的门外,神情中略带几分焦躁心忧的模样,敲开徐羽门后,悄悄的和她耳语道:“徐师妹,我得到线报,张狂和张扬昨晚连夜找人,密谋再将高手送进九阴冰窟残害秦师弟的事。”

    “啊!”徐羽一惊,虽然他也一直有这样的担心,但是没想到张狂行动得这么快,不过这些天和秦浩轩的相处,也让她变得更加沉稳,不再像以前那么焦急着要亲自去保护秦浩轩。

    “徐师妹你放心,我不会眼睁睁让张狂和张扬的诡计得逞,待会我也物色一个高手,进去保护秦师弟,不过此事你千万不要声张,也千万别跟宗门长辈说起,以免打草惊蛇让张狂这些人的动作更加小心就不好办了。”李靖见徐羽表情不大,担心她会去跟宗门长辈求助,连忙抚慰她,半卖人情半威胁。

    毕竟是心地纯净的小姑娘,涉世不深,又关乎她最在乎的浩轩哥哥的安慰,被李靖一吓,徐羽心中刚刚升起要向宗门长辈求助的念头立刻被打消了,对李靖说道:“拜托李师兄帮忙了!”

    看她那情恳意切的模样,李靖连连答应,心中更得意几分,不过一个小女孩而已,一哄就上当,等自己杀了秦浩轩,栽赃嫁祸张狂和张扬两个,让你对我感激涕零,又没了秦浩轩这个主心骨,看你不乖乖投靠我!

    外面发生的一切秦浩轩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有了在岩浆地窖遭遇张狂派人刺杀的经验,他修炼睡觉都留了一个心眼,所幸第一天平安无事,关在九阴冰窟的这些人除了吃饭时跟几个熟人偶尔聊几句外,压根都没正眼瞧过他,那个自成一派的五十来岁的中年汉子,也独来独往,不与他和其他人打交道。

    关到九阴冰窟的第二天,作为一个修炼狂人,秦浩轩只睡了一两个时辰后,便爬起来开始修炼,在他修炼得正爽,铁门哗啦一声打开,两名新人被执法弟子押送进来。

    有了被刺杀经验的秦浩轩立刻警觉的睁开眼睛,当他眼神和那两名新来的仙苗境六叶强者眼神撞在一起时,心里莫名生出一丝危机感。

    果然,待那两名押送的执法弟子走后,这两名仙苗境六叶的强者就一脸冷笑着走到秦浩轩身前:“你就是秦浩轩?”

    秦浩轩暗自提气,毫无惧色的回答一句:“我就是!”

    “没错,那就是你了!我们受张狂师弟委托,灭了你这个屡屡得罪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其中一个说罢,双手捏出一个灵诀,开始调动体内灵力,另外一个也没闲着,挡住秦浩轩的去处,也掐动灵诀,准备围攻秦浩轩!

    事到眼前躲不开避不掉,秦浩轩也不慌张,像这样真刀实枪的对上一个仙苗境六叶强者他都没有胜算,更何况还是两个,但他不是束手待毙的人,哪怕是死到临头也要拼一把,就算死了才不会后悔!

    “受死!”那两名仙苗境六叶强者灵诀掐动,几息之后他们身边灵气激荡,显然各自都用上最强的绝招,他们可丝毫不敢轻视秦浩轩这个怪胎对手,这一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不能杀掉秦浩轩,不但李靖的计划可能会失败,他们两个也失去立功表现的机会,还可能导致李靖的计划破产、败露。

    不管怎么样,秦浩轩必须死!

    两名仙苗境六叶太初弟子同时使出自己最强杀招攻击秦浩轩,这一击若是打实了,秦浩轩就算不死也重伤。

    这种下狠手终于惊动了关在九阴冰窟里其他人。

    只见独自坐在一方的中年汉子忽然跃起,在那两名刺杀秦浩轩的仙苗境六叶强者捏动灵诀后,他也迅速捏出一个灵诀,但是他灵诀的准备时间远比那两人要短很多,几乎是灵诀捏动的瞬间,一道无可匹敌的灵法横扫而来,不但为秦浩轩挡住即将打到身上的致命攻击,还将那两个仙苗境六叶强者扫飞。

    那两名仙苗境六叶强者被打飞,但却没有受伤,从地上爬起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那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不过五十岁上下的年纪,仙苗境十叶的修为,按照他的年龄和实力比,资质很是一般,看起来不像四大堂出身的。

    秦浩轩弓起的身子慢慢收了回去,刚刚便是没人出手,他也早已经准备好了躲避,只是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想要在一旁看清楚,这三人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有人出手帮忙。

    刺杀秦浩轩的其中一个仙苗境六叶弟子质问道:“你可知道,我们是紫种的人?”

    “弟子之间的恩怨无法避免,但派人行凶杀人就太过分了,而且他看起来只是一个入门没几天的新弟子,刚刚扎根,你们两个仙苗境六叶同时下杀手,传出去不怕人家笑话么?至于紫种弟子,那又如何?依然还是太初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