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底牌之中有底牌
    “蒲师弟,抱歉了。你无法进入太初英灵山了。”耶律齐嘴上道着歉,行动上却没有丝毫停歇,几个灵诀操纵,符虎的摇头摆尾间膨胀数倍,化为小房子般大小。

    这只符虎是一只壮年斑斓虎的灵魂,制成符虎后不但具备斑斓虎的凶性,还能在他炉火纯青的驭兽术控制下攻击力倍增,蒲汉忠仙苗境十叶的修为绝对抵挡不住。

    “耶律齐,你违背太初教规,可知道后果?”蒲汉忠面色严肃怒斥,手指冲着秦浩轩偷偷摆动,示意自己拖住对方,让其抓紧时间逃走。

    二十叶的修为!秦浩轩从没有面对过,真正第一次面对时,那强大的威压令自己的双腿不受控的在颤抖,他有想过逃走,可是看到蒲汉忠的动作,却怎么也迈不开逃走的脚步,自己岂能用师兄的性命做拖延,来换取自己的活命机会。

    “蒲师弟,你认为你能拖得住我吗?”耶律齐的眼睛深处带着几分嘲讽:“今天你们谁也离不开,我可不想承受太初的教规责罚,所以只能委屈你们死到哪千丈悬崖之下了。”

    蒲汉忠手掐灵诀,符狗也是见风便长,转眼间也化身为水牛大小,虽然比不上符虎的大小,周身却也散发着流光溢彩。

    “一条老狗也敢显眼?”

    耶律齐也不屑再跟蒲汉忠废话,捏动手诀操控符虎,朝蒲汉忠一指,那符虎闷吼一声,带起一阵腥风扑向蒲汉忠。

    符虎扑来时,巨大的压力让蒲汉忠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呔,畜生!”蒲汉忠也不犹豫,同样捏动手诀,指使符狗扑了上去,这符狗不但体魄比符虎小了一截,而且凶性也远不如它。

    虎是万兽之王,斑斓虎更是虎中之尊,但蒲汉忠这只符狗只是一头即将老死的狗而已,两者相差太过悬殊。

    战斗一开始,蒲汉忠的符狗便被符虎一巴掌拍飞,符狗身上已经显出一些裂纹了,但蒲汉忠驭兽的手段确实了得,立马又指挥着不知疼痛的符狗反扑上去,同时转头对秦浩轩大喊道:“浩轩!跑!你想我白死在这里吗?”

    秦浩轩也不再犹豫,他知道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搭上自己的性命,而且蒲师兄还要分神照顾自己,只会让师兄更没有机会逃走,但他刚刚拔腿,那边张狂已经堵住了他离开的方向。

    “秦浩轩,这么着急的去哪里?不想看看你的师兄是怎么死的吗?”张狂笑着掐捏灵诀操控起了符狗说道:“你不是很仗义吗?怎么?要抛弃自己的师兄逃命?”

    耶律齐的符狗摇头晃脑化为牛犊子大小,一声狂吠直扑秦浩轩,符狗的奔腾发力令地面上的大片草皮飞上天空,大地都微微颤抖着。

    秦浩轩脚腕发力晃动身体一个横移,躲开直扑的符狗,暗暗庆幸对方操控受罚粗糙生疏,不然那符狗若非腾空,而是贴地,一个抓地转身便能甩回到自己身上。

    张狂一击不中也不急躁,双手灵诀连连变化,紫种的天赋在这一刻完全绽放了出来,符狗的反应明显比初次扑击快了数分。

    蒲汉忠的符狗被虎尾扫到翻滚飞出,他自己也是受到牵连的吐了口鲜血,那符狗撞断两棵大树才停住倒飞,狗体之上已经有了明显的龟裂。

    差距!双方的符兽差距太大!蒲汉忠便是精通驭兽,依然还是无法支撑太久。

    秦浩轩躲避符狗,将蒲汉忠的情况看在眼中,心里暗暗着急,若是符狗彻底碎裂,那么师兄真的没有回天之力了!必须帮忙!神念!给我出来!

    秦浩轩脑海中如同雾状的金色神识,这一刻迅速的汇聚,转眼间形成了一个金色的漩涡,勉强将神识凝聚成为了一条肉眼不可见金色的光束,直扑耶律齐!

    操控符虎的耶律齐猛地感觉到大脑内部一阵疼痛,那疼痛让他瞬间猛地跪在了地面,符虎在瞬间失去控制,生生撞断几棵大树停在了原地。

    秦浩轩暗骂倒霉,只差数米的距离,这符虎便冲到山崖外面!到时便是耶律齐,恐怕也没有办法将符虎叫回来了吧!

    “师兄!”秦浩轩一声大吼,蒲汉忠的符狗早已经腾空而起直撞符虎而去!

    机会!蒲汉忠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

    耶律齐大脑剧痛,心头更是大惊,一边跪在地面,一边高速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传闻这百兽山诡异得很,常出现许多实力强悍的异兽,许多高手都莫名其妙在这里陨落,莫非是有什么实力强悍的异兽盯上自己了?

    砰!

    符虎被撞得的连连后退,蒲汉忠手掐灵诀连连催动,符狗疯了一般的撞击着符虎,将它一点点撞向悬崖边缘……

    “滚!”

    耶律齐看到符虎即将倒退出悬崖之外,一声怒吼,强行提起精神操控着符虎一击虎爪将冲击的符狗拍飞出去,数条裂痕在符狗的身上显现而出。

    可惜!

    蒲汉忠暗叹的同时,秦浩轩更是恼怒,若是会的神识的修炼之法,刚刚或许能一击让耶律齐化为痴傻!最差也能让他眩晕短暂,那样符虎也已坠入悬崖深处。

    耶律齐重新指挥符虎,这符虎沉吼一声,啸声回荡在四周树林,然后携带势不可挡的冲势,卷起一地落叶,冲向蒲汉忠的符狗。

    秦浩轩看到符狗已经进入颓势,这一击被扑中也便完了,当下连忙凝聚神识散箭再次冲击耶律齐。

    痛!耶律齐虽然早有防备,可是却无法抵挡神识的冲击,这次的疼痛令他捧头惨叫,双膝再次跪地,符虎自然也便停止了冲击,此时符虎距离符狗仅有两尺远,只要再慢一点点,符虎光撞就能撞碎这符狗。

    蒲汉忠手掐灵诀连连发力,符狗绕过符虎直扑耶律齐!

    砰!砰!

    两声闷响不分先后的响起,秦浩轩同耶律齐两人齐刷刷的倒飞出去,后背重重的撞在一棵大树之上。

    耶律齐痛的来不及反应,而秦浩轩则是连续分神帮忙,刹那的疏忽令操控符狗越来越灵活的张狂抓到机会,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噗!噗!

    秦浩轩同耶律齐纷纷吐血,便是有着灵药布满身体的秦浩轩,也一样无法安然的接下这个冲击,符兽的冲击比起当日交手的仙叶师兄们强大太多了,这一个冲击令他又痛又爽。

    痛的是貌似断了几根胸骨,爽的是这个冲击令体内的灵药燥热化去不少,好似同血肉骨融合在了一起。

    “师弟……”蒲汉忠惊得分神连忙出手操控符狗帮忙冲击那又要撞向秦浩轩的符狗。

    砰!

    张狂的符狗被拦腰撞的横飞出去,蒲汉忠的符狗也同样倒飞出去不少距离。

    秦浩轩忍着痛喊道:“别管我!杀耶律……”

    蒲汉忠也是人老成精,瞬间明白了事情的轻重,耶律齐若是活着,他们两人今天谁都跑不掉!

    耶律齐抬手擦拭掉唇角的血渍,眼睛闪烁着惊讶,惶恐,还有凶狞,他惊讶自己居然被蒲汉忠伤到了,惶恐这大山之中到底有什么诡异的力量居然可以让自己痛的差点晕过去,凶狞则是自己的受伤,激起了心底的凶性!

    “蒲汉忠!给我去死!”耶律齐凶吼一声,双手捏诀,随着他手诀捏动,周围风起云涌,地上厚厚的落叶被卷得飞飞扬扬,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小龙卷风暴!

    符虎就屹立于这风暴的风眼之中,蓄势待发。

    看这气势别说蒲汉忠那一头符狗,就算再来一百头也完全不是对手,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呀!

    苦力支撑了这么久的蒲汉忠大惊,心知此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当下一咬牙,将师尊赠予他的那枚仙苗境三十叶的灵符拿了出来。

    这枚灵符刚刚出手,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传来,操纵着符虎轻巧将蒲汉忠符狗撕裂的耶律齐也被吓了一跳,虽然他知道蒲汉忠肯定有底牌,但没想到他竟然会有仙苗境三十叶的灵符,还好自己发现得早,否则被他打死了得有多冤枉?

    为了夺得秦浩轩寻找灵地的异宝,耶律齐咬了咬牙,从怀中也拿出一枚灵符,在蒲汉忠引发灵符的瞬间,他也引发了灵符。

    蒲汉忠的灵符爆发后,只见灵符中蕴含的庞大灵力化作一个两三丈高的巨熊,抡起小山一般的拳头砸向耶律齐和张狂。

    在这巨熊的威压下,耶律齐动作一滞,相当于仙苗境三十叶高手一击的灵符威力果然不是他能抵御的,用己身灵力牵动自己手中灵符后,大喝一声:“爆!”

    只听噼啪一声,耶律齐手中的灵符也爆开了,灵力比蒲汉忠那张灵符还要浓郁和庞大!

    这可是一张仙苗境三十五叶的灵符啊!耶律齐一脸肉疼的看着化作一捧碎屑的灵符,又将眼神看在秦浩轩身上,心里暗暗诅咒道:“若是在你身上没找出那异宝,我一定将你们两碎尸万段,再挫骨扬灰!”

    耶律齐的这张灵符使出来后,他和张狂的危机瞬间解除,三十五叶灵符庞大的灵力化作一柄方天画戟模样,将那三丈高的巨熊虚像刺碎,而后携余威击在蒲汉忠身上。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蒲汉忠狂喷出一口鲜血,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苍白,本来只有一些细细的鱼尾纹的脸上仿佛瞬间多了许多皱纹,身子如软面条一般倒在地上,看来受伤不轻。

    耶律齐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他阔步走上去,准备将蒲汉忠灭口,以便专心擒拿秦浩轩后再将宝贝逼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