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弥天大祸拍门板
    蒲汉忠说着,神情中愈发的惆怅:“按照风水来说,无名峰应当山清水秀灵气浓郁,比起黄帝峰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不知为何这无名峰却如此荒废凋零!哎,所以他们四大堂为了争夺资源地盘,就将我们自然堂排挤到这里来了。”

    “原来如此!”秦浩轩点了点头,默默跟在蒲汉忠身后。

    这一路上碰到不少自然堂的弟子,他们看到蒲汉忠和秦浩轩,都是热情的打着招呼,蒲汉忠也毫不客气的将秦浩轩介绍给这些师兄弟们。

    “这位是秦浩轩秦师弟,你别看秦师弟现在年纪轻轻,他道心极为坚固,还是三个月就出苗的人才啊!”逢人蒲汉忠便这么骄傲的介绍着,就连自认为脸皮厚的秦浩轩听着这种褒奖,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那些自然堂弟子听着蒲汉忠这么介绍,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真诚的笑容,由衷的赞叹道:“三个月出苗?秦师弟,你可要努力修炼了,虽然咱们这些不成器的师兄没用,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们,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我们一定竭尽所能!”

    秦浩轩看着他们真挚的笑容,听着他们朴实的勉励和承诺,心中涌起无言的温情,在太初教,除了在徐羽和蒲汉忠身上,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珍稀的温情。

    很快就来到了峰顶,看到一座因为年岁久远,墙上漆色已然褪去的道观,和黄帝峰那些楼台瓦宇比起来,显得如村郊野外的土地庙一般残旧。

    道观上方,挂着一块朱砂褪色的牌匾,上书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太初教!

    这三个字相比黄帝峰前山门上的题字,显得更加气势恢宏,蒲汉忠走到此地,朝那牌匾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这是咱太初教开山祖师的亲笔题的!”

    在一名自然堂弟子的接引下,带他们二人来到自然堂堂主璇玑子正在盘膝打坐的内堂,蒲汉忠和秦浩轩走进去,二人恭恭敬敬行礼。

    上次在阴暗的九阴冰窟里见过璇玑子一次,但那里太阴暗自己并没有看清楚。

    璇玑子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道袍,慈眉善目眼含笑意,脸上皱纹不少,看来是到了寿元尽头的缘故,那一头银发整齐的盘在脑后,若是不穿这身道袍,看起来和俗世间那些老头没甚区别。

    璇玑子睁开眼睛,看了看蒲汉忠和秦浩轩,脸上露出其他师门尊长所没有的慈祥色彩。

    别的不提,光看璇玑子这一脸慈眉善目的,秦浩轩就感觉温暖,能拜在这么一个值得尊敬的老者门下,比去什么四大堂要舒坦多了。

    秦浩轩和蒲汉忠二人见礼之后,蒲汉忠对璇玑子道:“启禀师尊,秦师弟天纵英才,虽然只是弱种,但三个月便成功出苗,他所学的那套粗浅道术已经不适合他了,故而弟子冒昧带他求见师尊,请师尊教他一套高级些的道术。”

    璇玑子诧异的眼神在秦浩轩脸上停留许久,半响才连连大喊三声:“好!好!好啊!”

    弱种在没有名师指点的情况下,三个月出苗这种堪比灰种的速度,这种道心毅力让璇玑子不禁老怀大慰,不过他还是正色勉励秦浩轩道:“在其他人眼里,弱种是没有出息的,勉强修仙也只能作为最底层的存在!但我告诉你,咱们太初教的老祖宗就是弱种,但他一手创立了太初教,只要有恒心毅力,再加上适当的气运仙缘,弱种的成就也不可限量!你们起来先坐,容我想想哪门道门正法最适合你!”

    璇玑子说罢,开始沉思起来,等他想了许久,从背后书架拿了一本古旧书籍,本想给秦浩轩,但想了想后又放了回去,对秦浩轩说道:“我思来想去,还是亲自传你一套【天河道法】吧!这套【天河道法】虽然只是比较基础的功法,但是它也是正宗的道门正法,不过这套天河道法只能在早晨修炼,你明天早上再来找我吧!”

    在璇玑子和秦浩轩说话时,蒲汉忠一直阴沉着脸似乎在思考什么,在他们说完话后,蒲汉忠看除了他们三人外没有别人,犹豫许久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罪犯认罪般的语气对璇玑子道:“师尊,弟子有一事要向您告罪。”

    “你说。”璇玑子诧异的望着蒲汉忠,蒲汉忠老实厚道,为人宁可自己吃亏也不会去欺负别人,像他这种人连小错都不会犯,看他这语气这模样,好像犯了多大的事一样!

    “师尊,弟子昨天在百兽山,失手杀了耶律齐和他辅导的紫种弟子张狂!”

    蒲汉忠说完,璇玑子震惊得从榻上站起来,一连施展数个灵法,封闭了整个房间,令声音半点传不出房间,一脸肃穆正色问道:“这种事可非儿戏,你说的可是真的?”

    “昨日弟子和秦师弟在百兽山捕捉大力猿猴,张狂带着耶律齐就要杀我们两个,于是弟子失手将他们杀了,弟子有罪,请师尊责罚!”

    蒲汉忠拜在璇玑子门下也有三十来年,一直诚诚恳恳从不说大话假话,何况杀了一名紫种的事情可非同小可,若是被门派知道了,只怕整个太初教都要沸腾!

    无上紫种啊!那些无上大教数千年都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虽然太初教今年意外收获了三个,但死掉一个也是无法承受的损失,若是被教中的千年巨头老祖宗知道了,别说一个蒲汉忠,就算一千个蒲汉忠都不够杀啊!如果事发,只怕自然堂都要被牵连。

    “不对呀,耶律齐是仙苗境二十叶的高手,你只是仙苗境十叶,怎么可能将他击杀?”璇玑子疑惑的询问。

    从不撒谎的蒲汉忠为了将这个事自己背下来,匍匐在地上撒谎道:“师父您应该知道那百兽山十分神秘,有不少高手在那陨落,我本不是耶律齐的对手,但是他忽然抽风一般躺在地上抽搐,弟子就趁这个机会将他杀了!”

    “这样啊!”璇玑子点了点头,道:“这百兽山凶险无比,时常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不少高手都莫名在那里陨落,那个地方你们还是少去的好!”

    璇玑子说完,才想起现在不是教导弟子的时候,现在当务之急是若门派查出张狂死了该如何应对,想到这里,璇玑子一脸焦急的询问道:“那张狂和耶律齐的尸体呢?”

    “弟子将他们丢在百兽山外山的那千丈悬崖下面去了。”

    “你怎么这么糊涂!紫种也是随便能招惹的么?这件事不管是谁对谁错,哪怕是张狂犯错在先,但是你杀了他就百死莫赎,这事千万要保密,若是传出去,为师也保不住你!”

    看到蒲汉忠竟然将自己的罪过背到自己身上,一旁感动得热泪盈眶的秦浩轩心情复杂,往后如果自己能有一些出息,说什么也要提携这个老师兄一把!秦浩轩这么想着,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璇玑子道:“启禀师尊,张狂和耶律齐是我杀的,与蒲师兄无关!”

    听到秦浩轩的话,璇玑子更是一脸震惊,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他。

    蒲汉忠也急了眼,匍匐在地上的他直起腰,对璇玑子道:“师尊,休要听秦师弟胡说,他才刚刚出苗,怎么可能打得赢出叶的张狂和仙苗境二十叶的耶律齐呢?”

    “蒲师兄,您应该知道,我没出苗之前就打得仙苗境七叶的高手哭爹喊娘,寻常仙苗境五六叶的高手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还出了苗呢?想必蒲师兄也听过不少关于我的传言吧?”

    秦浩轩一眼感激的望着为自己背黑锅的蒲汉忠,虽然十分感动,但杀死紫种的罪名可非同小可,若是传到掌教耳里,被千刀万剐都算轻的,自己的罪孽不能让别人来背,这是秦浩轩做人一贯的宗旨!

    璇玑子喝了一声:“不要争了!”

    正当他皱起眉,开始思考如何掩盖这件事时,门外响起通报声:“师尊,黄帝峰来长老求见!”

    黄帝峰来长老求见?

    不但秦浩轩和蒲汉忠,就连璇玑子也慌了,莫非杀死张狂的事这么快就被门派得知,派人来兴师问罪了?

    璇玑子毕竟是自然堂一堂之主,很快便沉着下来,对他们两人道:“这人来还不知道所为何事,你们两都不要太惊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交代完毕之后,璇玑子对门外的弟子道:“请他进来!”

    自然堂虽然已经没落了,但璇玑子毕竟是堂主之尊,就算本身实力可能还不如这名长老强,但他身份辈分高啊!所以没必要作践自己,不必亲自去迎接这来自黄帝峰的长老。

    在接引弟子的引导下,这位鹤发童颜面如冠玉的长老走了进来,他那双深邃的眼神,给人一股莫测高深的感觉,他一身宽大的道袍套在身上,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许长老,不知你来我自然堂,有何贵干?”

    在许长老眼里,自然堂在名分上虽然和四大堂平起平坐,但其实是没人愿意踏足的垃圾堂而已,自己来无名峰璇玑子不亲自来迎接,还用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让他很是不爽,于是用鼻音含糊的回答了一句:“找人!”

    许长老的话音一落,便将目光转移到秦浩轩脸上。

    璇玑子面色一滞,莫非门派已经查出什么了?蒲汉忠和秦浩轩的脸上也流露出不自然的神色。

    许长老仔细打量秦浩轩,发现他除了身强体健一点外,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地方,甚至在面对自己时,还表现得很不自然,仿佛做贼心虚似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嘛!哪有张扬向自己举报时那么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