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小金神威妒火烧【二连更】
    如果李靖知道,徐羽只是代理人,连行气散都是秦浩轩炼出来的,而且所有收益都是秦浩轩的,他处心积虑到处借来的灵石最终都落入秦浩轩的兜里,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吐血。

    李靖暗暗思量道:除了我自己、徐羽、张狂、张扬和慕容超这几个特殊仙种的田地,新弟子们的田地都有秦浩轩两成的抽成,而四大堂更是有一百多个十多叶境的弟子地里,都有秦浩轩的两成收益。

    那些四大堂弟子地里,种的可不是低级农作物,大多是种植灵药天麻、灵药当归、灵药枸杞等初级灵药,最差也种植大米小麦等高级农作物,不论是这些高级农作物还是初级灵药,价值都远比玉米要高。

    待到收成时,这一百多个弟子一共数千亩灵地的收成,秦浩轩就占了两成,这两成该是多么恐怖的数字啊!

    如果徐羽得到这两成的灵药和高级农作物,以她的炼药水准,又可以炼制多少丹药!吃了这些丹药,她的修为肯定能得到长足提升,虽然不一定能超越张狂,但肯定能拉大和自己的差距。

    “没关系,我派出的人也快回来了,等他们带回这样一只猴子,也培养出一支大力猿猴的队伍,秦浩轩,你觉得你的猴子队伍生意还会这么好吗?”

    在秦浩轩的小猴子小金崭露头角,表现出非同寻常的能耐时,李靖立刻找来五个仙苗境七八叶的杂役师兄,让他们上百兽山找小金那样的猴子;其中一个杂役师兄当时曾拍着胸脯说,我曾在百兽山见过这种猴子,抓一只这样的猴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更是立下找不到猴子,将提头来见他的军令状。

    有了这位师兄的保证,李靖大喜,就等他们抓来猴子抢秦浩轩生意了!

    “都一个月了,他们也该回来了吧!”李靖正在想着,忽然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来人是李靖派出去寻找暗金色小猴的几个杂役师兄,不过门外只有三个人,而且都一个个哭丧着脸,衣衫褴褛,浑身是伤。

    “李师弟,对不起,我们在百兽山没能找到那种猴子……”其中一个领头人模样,仙苗境八叶的杂役师兄壮着胆子说。

    李靖刚看到他们的样子就猜到结果了,眼神在他们三人身上扫过,声音清冷的道:“当初跟我立下军令状的是谁?”

    那名杂役师兄面色惊恐,身子一颤,小心翼翼说道:“我们在百兽山外围找了二十来天,大力猿猴看到不少,可唯独没有那种小猴子,于是我们想深入找找,但碰到一头野生的成年灵兽,那位立下军令状的师弟,以及另外一名师弟都因此丧命了……”

    “啪!”怒发冲冠的李靖将手中茶杯狠狠摔在地上,这个做工精致的瓷杯顿时粉碎。

    感受到李靖的震怒,那三个最低都是仙苗境七叶的杂役师兄低垂着头,另外一个壮着胆子道:“李师弟,要不我们也去抓些大力猿猴……”

    “啪!啪!”怒极的李靖在他脸上狠狠甩了两个耳光,怒道:“抓了大力猿猴由你来驯服、你来指挥它干活么?你丢得起这个脸,我李靖丢不起!”

    就连四大堂的一般弟子都不屑驱使大力猿猴,这可是极掉身价的事。

    如果找到一只小金那般聪敏的小猴子指挥还好,可若让人去指挥,以这些杂役弟子的驭兽水准,一个人指挥十只大力猿猴已经是顶破天了,要想指挥两百只大力猿猴,岂不是得养二十个仙苗境七叶的杂役弟子?

    养二十个仙苗境七叶杂役可是笔不菲的开支,算来算去还得亏本,且还显得他李靖手下无人!

    被甩了两耳光的那名仙苗境七叶杂役师兄连屁都不敢放,在李靖居高临下的气势压迫下连连认错。

    “滚,滚,都滚吧!看着你们就心烦!”

    将这三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还哭丧着脸的杂役弟子赶走,李靖心头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再也坐不住了!

    原想还能抓只小金那样的猴子来挽回劣势,可现在不论是炼药水准、修为境界还是人力资源都不及徐羽,他哪淡定得下来?

    不行,一定不能让徐羽得到那两成的收益,若再被她拉大修为境界的差距,自己通往无上掌教宝座的道路将会更加坎坷,久而久之哪还有我立足的馀地!

    李靖陷入沉思:张狂得了奇遇,自己拿他无可奈何,反正已经不是他的对手,那不如游说张狂,与张狂结成联盟,而后再一起对付徐羽和秦浩轩;以张狂对秦浩轩的仇视程度,一定会应允的!

    很快,一条恶毒的计谋在李靖心头渐渐成型!

    张狂自从得了奇遇后,变得比秦浩轩还要深居简出,整天不是在房间就是躲在某个祕密角落修练,想要见他一面可不容易。

    一连三天,李靖去找张狂都扑了个空,张狂的小弟告诉他张狂出去修练,还没有回来,至于去了哪里他们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就更不清楚了。最后李靖乾脆亲自在张狂门外守着,终于在半夜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狂等回来了。

    大屿山春季的夜晚往往瀰漫着一层薄雾,但今天晚上却罕见的清爽,天上那轮清冷的弯月洒满一地银辉,虽然仍略有些迷濛,却也勉强能够视物。

    张狂就在这种背景下出现在李靖的眼前,披星戴月,神情冷峻,眼神深邃不可见底,喜怒不形于色,一派深沉的模样。

    “张师兄,好久不见!”远远的看到张狂,李靖便换上一脸亲切笑容,一如张狂初测出是无上紫种时,李靖亲热拉拢的模样。以往李靖对张狂的称呼都是张师弟,现在却改口为张师兄,由此表明他的心理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不得不承认张狂现在比自己厉害。

    张狂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神望了李靖一眼,随后波澜不惊的移开,就连脚步都没有停下,彷彿李靖深夜在这里等他一点都不奇怪,也不值得他驻足。

    “张师兄,请留步!”感觉被张狂无视,李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一来自己有求于人,二来张狂修为足足比自己高三叶,他是有资格无视自己,修仙界就是这么现实。

    张狂依言顿住脚步,却不回头看李靖一眼,嘴里冰冷的吐出一个字:“说!”

    李靖虽然很不爽,但更加好奇张狂究竟是得了怎么样的奇遇,修为大增不说,还性情大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连本性都能改变的奇遇,这得有多么惊人?

    “可以进去说话么?”李靖笑着说道:“隔牆有耳!”

    张狂冰冷的嗯了一声,推开房门迈进屋内,李靖也随之走了进来。

    “张师兄,你知道徐羽炼制的行气散么?还有秦浩轩那只能指挥两百只大力猿猴的小猴子么?”李靖开门见山的说道。

    张狂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李靖见自己提起张狂最恨的秦浩轩的名字,他竟然连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有些惊讶后暗暗思量,他这是隐藏得更深了,还是真的不在乎秦浩轩了?

    “徐羽可不像张师兄你这么好运气,能遇到仙缘奇遇,但她现在也修到了仙苗境五叶的境界,据说已经摸到仙苗境六叶的门槛,就待时机突破了!她的修练速度之快,难道张师兄你不奇怪么?”

    李靖提出疑问后,张狂却不置可否,既不回答也不惊讶,彷彿这一切都很正常。

    见还是没勾起张狂的话头,李靖看着如榆木疙瘩一般木然的张狂,心中暗骂了一句,这仙缘奇遇不是把你脑袋变成榆木疙瘩了吧?

    李靖不得不自问自答道:“以前徐羽的修练速度还在我之下,现在竟然在我之上,我看必定有蹊跷!我猜她身后肯定有人在支持,而且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秦浩轩。张师兄想必也听说过秦浩轩那只小猴子能指挥两百只大力猿猴,而且经常受雇帮人干活吧?等收穫时秦浩轩能拿两成的收成,如果这两成落到徐羽手上,以她恐怖的炼药水准,只怕她的修练速度会追上甚至赶超你!”

    李靖的话刚刚落音,张狂终于说话了,他声音低沉语气冰冷,异常自信的说道:“徐羽追不上我,我也不担心她;至于秦浩轩,我早说过希望他活到入仙道水府的那一天。你想对付他?”

    张狂总算松口了,李靖笑着点点头,道:“这个秦浩轩很是可恶,张师兄想必也想他早点去死吧?不过他每天都和他的辅导师兄蒲汉忠在一起,找不到落单的机会,蒲汉忠毕竟是仙苗境十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