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识皮识骨难识肉
    李靖话还没说完,便被张狂插嘴打断,依旧是清冷而没有半分感情波动的声音:“如果你想杀秦浩轩,那我便先将你给宰了!哪怕你是紫种!谁杀秦浩轩,我,杀谁!”

    李靖本能的打了一个寒战,随后心中也是怒火爆发,你是紫种,我何尝不是紫种!我好心来结交你,你居然这般跟我说话!谁还怕谁不成?

    “张师弟!谁杀谁还指不定呢!”李靖起身撂下一句狠话甩袖离开。

    从张狂房间出来,抬头看着清冷的月光,李靖愈发感觉张狂不但在修为上远超自己一头,而且心境也变得更高一层,他暗暗心惊,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仙缘奇遇,让恨不得将秦浩轩挫骨扬灰的张狂变得这么沉得住气!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靖再次陷入沉思,张狂的仙缘奇遇肯定很了不得,强大到能让他如此硬气的不将秦浩轩乃至徐羽放在眼里,这才表现得如此沉静成熟,否则他早就坐不住了。

    张狂底气足,但是自己底气不足啊!李靖想了很久,究竟怎么样才能让徐羽失去秦浩轩的资助呢?

    李靖目光不经意落到地上被自己摔碎的杯子上,忽然脑中灵光闪过:“猴子,猴子!对,就在那只猴子身上!我只要把那只猴子弄死,秦浩轩就没了那两成的收成,徐羽炼不成丹,修练速度也会慢下来!”

    沐浴在上午温暖阳光中的秦浩轩舒缓手脚,昨夜汲取了一夜灵气的他神清气爽,赞叹道:“好温暖的太阳,好久不见了!”

    在暖和的阳光中沐浴了一会儿后,秦浩轩将目光投射在蒲汉忠身上,看得蒲汉忠都觉得有些发麻了。

    “怎么这么看着我!”蒲汉忠笑了笑,他笑起来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

    “师兄,最近我炼制的行气散有很多,就连别人也在我这里买了几包!”秦浩轩一边说,一边伸手将怀里几包行气散摸出来,对蒲汉忠说道:“这几包行气散,师兄你一定要收下。”

    蒲汉忠缓缓摇了摇头,一脸坚定的拒绝道:“师弟,我都是土埋了半截的人了,用这些行气散也无法获得突破,更没希望增长寿元。现在你还没有长叶,这些行气散你正用得着。”

    如果换成别人,看见秦浩轩拿出这些行气散,早两眼放着精光抢过来了,但蒲汉忠却一脸平静,一双眼睛看都不看这些行气散一眼,退开几步,假装愠怒道:“不要就是不要,你不用再说了!”

    秦浩轩长长叹息了一口气,道:“师兄……”

    “这个就不用再提了,你现在多想想该怎么努力修练,争取早日出叶。”蒲汉忠的严词拒绝让秦浩轩很无奈,他不得不再次将行气散收入怀中,而后又躺在挂在两棵大树之间的绳索上,像鞦韆一样荡来荡去,享受着春天难得的温暖太阳。

    蒲汉忠笑脸吟吟的望着秦浩轩,他心中正在思考,为何秦浩轩有出叶迹象已一个月了,偏偏到现在还没出叶?想来想去,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他们两人难得放松时,一个身穿褐色衣衫的仙苗境二十叶弟子走来。

    “请问你是秦浩轩秦师弟?”那名仙苗境二十叶的弟子胸前绣着【古云堂·刘欢】五个金色字体,他看着秦浩轩的眼神有些倨傲,但也没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势,开门见山道:“我有十亩特级灵田,里面栽种着灵药人参,我没什么时间打理,听说你的猴子能帮忙浇水松土施肥和捉虫,所以想请你帮忙。”

    被打断了雅兴的秦浩轩也不客气,他对古云堂的弟子本没什么好感,既然这个叫刘欢的古云堂弟子摆出一副谈生意的嘴脸,神情倨傲隐约有几分瞧不起自己的意思,他也没兴趣跟他废话,伸出两个指头。

    这刘欢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行,不过灵药人参可不是天麻之类初级灵药,照顾的方法和一般灵药地不同,你跟我去瞧瞧吧!”

    秦浩轩微微摇头,直接拒绝道:“我没时间,地里的活我一向交给小金的,我让它跟你去!”

    “如果地里灵药出了问题……”

    “不会有问题。”秦浩轩直接了断的打断他的话,然后将小金召唤来。

    眼前的小金身型和以前差不多大小,但看起来比以前要强壮许多,从它光亮柔滑的毛色可以看得出来。

    小金的修练速度可比秦浩轩要快多了,它修练那个猴类祕籍不到两个月时间,秦浩轩却已经感觉到自己不是小金的对手了。这小金不但可以修练功法,最让秦浩轩神奇的是,它竟然还吃行气散。

    一天晚上,秦浩轩刚刚炼出行气散,分好分量后,只见已经睡着的小金从睡梦中醒来,猴眼中透着精光,一把抓过一包行气散吞下后,像狗一样蹲在地上行气运功,在它的头顶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灵气漩涡,灵气以极快速度灌输进它的体内;起初小金脸上还露出几分痛楚神色,因为灵气灌输速度太快,它也有些受不了,但没过多久就甘之若饴,三个时辰之后,秦浩轩明显感觉它的气息都不同了,修为明显上升了一个层次。

    从那以后,小金时不时便从秦浩轩那里或拿或偷行气散吞食,起初秦浩轩还有些心疼,但渐渐的也就习以为常了。也就是吞食行气散,小金的修练速度大幅度提升后,那时小金手下也从一百只大力猿猴增加到两百只。

    小金的修为虽然提升,但是它却依旧对自己言听计从,从它不时露出的亲暱模样可以看出,它已经将自己当成真正的亲人看待,所以秦浩轩再炼制行气散后,也会为小金留出一份。

    那刘欢看到小金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上下打量一番,赞叹道:“啧啧,别人将你这只猴子传得神乎其神,不过如果它没把事情做好,我可会追究你的责任。”

    秦浩轩笑了笑,在小金的指挥下那些大力猿猴一个个服服贴贴,干起活来比人还精细,只要不是故意找茬,以小金不输于人的智力,照顾一块药田完全不成问题。

    刘欢将小金带走后,秦浩轩也开始和蒲汉忠继续学习【修仙六艺】了,【修仙六艺】里任何一门都博大精深,足够秦浩轩钻研很久了。

    仙苗境二十叶弟子请秦浩轩的猴子帮忙照顾灵药地的消息很快传到李靖耳里,李靖眼中闪过一阵凌厉杀意,正考虑着如何弄死这头猴子,就在这时,他的一个手下出了一个主意。

    “李师兄,您知道秦浩轩一个多月前在一线天卖行气散,得罪了一个叫严冬的人么?”

    李靖点了点头,这件事他也听说了,那个叫严冬的家伙罩子不亮,连罗金花和他们是一起的都没瞧出来,像严冬这种仙苗境十二叶,在四大堂一抓一大把的人,李靖也没放在心上。

    “您不知道吧,这个严冬也是古云堂的弟子,为人阴狠毒辣,那次在秦浩轩手上吃了大亏,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他。而且以我的瞭解,严冬和雇秦浩轩猴子的刘欢关系不错,如果能让严冬从中作梗,唆使刘欢在那猴子的食物里下毒,应该不成问题!”

    李靖眼睛一亮,拍着这名小弟的肩膀道:“如果事成,少不了你的奖励!我现在写一封信,你给我带给严冬……不行,写信会留下把柄,如果让人知道我暗算一只猴子,传出去名声总归不好。这样吧,你给我带话给严冬,告诉他那只猴子是秦浩轩的,让他毒害了那只猴子,事成之后好处我少不了他的,而且他也能报仇雪恨,一举两得。”

    那名小弟满心欢喜的领命而去,将话带给了严冬。

    上次秦浩轩怂恿罗金花,将严冬打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吃了不少丹药滋补才恢复过来,严冬恨不得将秦浩轩挫骨扬灰,正思虑着如何报仇,就得到李靖带来的话,于是他立刻激动了。

    只要能毒死秦浩轩的猴子,不但能巴结到一个无上紫种,还能报仇雪恨,严冬当场便答应下来,拍胸脯保证一定将此事办得妥妥当当。

    待李靖的信使回去后,他立刻着手筹备,首先找到了刘欢,找了一个藉口将刘欢支开,然后自己悄悄潜入他的药田,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洒在小金的午餐,那些随意放在田埂的无花果乾上。

    小金毕竟是一只猴子,修为虽然比秦浩轩还高,智力也不比人差,却不知人心险恶,秦浩轩也没想过会有人暗算小金,也没有特别嘱咐它。

    这种毒药是严冬自己从毒草中提炼出来的,寻常仙苗境四五叶的修仙者吃了之后,都会当场毒发身亡,哪怕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更何况一只猴子了。

    在小金吃了无花果乾后,口吐白沫当场晕厥,一张猴脸呈乌紫之色,白眼连翻,出气多进气少。

    那群正在干活的大力猿猴看到老大莫名晕倒,有些灵性的它们立刻抬着小金回灵田谷找秦浩轩。

    刘欢的灵药地在黄帝峰的另一面,距离灵田谷很有些距离,等它们跑到灵田谷时,夜幕已经降临,秦浩轩正要送蒲汉忠回去,忽然远远的看到一群大力猿猴跑来,定睛一看,气喘吁吁的它们正轮流扛着毒气蔓延全身,已然浑身乌紫的小金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