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一章 兴师问罪神威压
    “我和李靖一起相处了十四年,他这人看起来热情,实际冷血得很,除了自己之外,哪怕自己的亲生父母也绝对不会真正去关心,但他今天如此关心小金,这本身就不正常,那些四大堂的弟子来关心小金,那是他们和你有劳作往来,小金帮他们耕地可以省下很多人力成本,让他们抽出更多的人手去炼丹制符,如果小金遇害,他们的修仙进度会变慢,但是李靖又没有僱佣你的猴子,和你的猴子甚至八竿子打不着,就算被毒死了也与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凭什么这么关心?”

    慕容超顿了顿,又道:“我跟你们说一件事吧,翔龙皇室每一代都会派一个皇子进太初教,目的是希望这位皇子能够修仙证道,成为太初教的无上掌教,从而让翔龙国长治久安,万代流传。在李靖这一代,本有两个皇子人选,虽然未曾测试仙种,但那人也是天资聪慧,任何事情也都一点便通,更重要的是那人无心皇位,而李靖则是竞争皇位失败,才想到了修仙这条看起来最不可能的路……”

    慕容超再次顿了顿说道:“结果,李靖买通了那位皇子身边的手下,将补药换成了慢性毒药,等到太初遴选弟子时,那人已经卧床不起,李靖很自然的便被选中了。当然,他若是知道自己是紫种,恐怕不会那样害人,只会处心积虑的放着被人害了吧。”

    慕容超说罢,看徐羽的脸上疑虑还是没消除,心道徐羽的心地实在太善良了,这样下去会吃亏的,于是他继续说道:“他暗算小金可能就跟行气散有关,因为在他想来,徐师妹你能炼出这么好的行气散,一定是秦浩轩在后面提供资源帮助的缘故,而秦浩轩资源的来源就是小金!现在他追不上张狂,但是你还压在他的头上,他肯定就不甘心,但是又不能直接对付你,所以必须先剪除支持你的人,迫使你修练速度慢下来。”

    听到这里,徐羽脸上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心中想起李靖在她面前那一脸热情洋溢的笑容,便愈发觉得恶心。

    秦浩轩则十分冷静的说道:“那,有办法揪出李靖的把柄么?来证明你的推断。”

    慕容超摇摇头,道:“没有办法,就算抓到那个下毒的人,就算那人招供出李靖是幕后指使,但李靖是无上紫种,他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

    秦浩轩沉默不语,慕容超的话打动了他,只是没有证据,他也不想因为慕容超而冤枉了李靖,心中暗暗思考如何查找。

    这时蒲汉忠咳嗽几声后,对秦浩轩道:“现在你已经公开得罪了张狂这个紫种和张扬这个灰种,他们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就不要再贸然得罪李靖了。毕竟我们手上没有他的把柄,去找他也是理亏,如果将他逼到张狂那边,你往后的压力会大很多,往后找你麻烦的人也会更多;如果你能克制住,表面上不和李靖翻脸,暗地里防备着他一些就是,至少在明面上他还要交好徐羽和你,有什么事也能帮你说句话。”

    蒲汉忠的话让秦浩轩很快冷静下来,在太初教的这五个月时间,他经历了太多事情,脾性火气也比以前内敛了很多,遇事处世也更加周到,他很清楚,如果贸然找李靖麻烦,李靖绝对会矢口否认,正如慕容超与师兄所说,不但无法让李靖付出代价,而且还会和他彻底翻脸,招来李靖摆在明面上的疯狂报复,不但给自己带来麻烦,还会影响徐羽的修练。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这事情到底是不是李靖做的,还有待于验证!如果不是,那便继续寻找,如果真的是李靖,这事情,真的不能如此算了!

    “我看这事还是低调些好,如果小金能渡过这一关,我们就不要再提起了,李靖这人阴狠毒辣,手段层出不穷,绝非善类,而且又顶着无上紫种的光环,被门派高层寄託了很大希望。”慕容超劝秦浩轩:“你找出那个下毒的人,出手对付他,就会打草惊蛇,让李靖彻底防备你,往后还会使出阴招对付你。”

    秦浩轩眼睛收缩成为一条缝隙,瞳孔闪烁着寒光:“无上紫种又如何?若不是他,我再继续找凶手。若真是他,这事,真不能这么算了。自小父亲便教育我,人要谦虚而不谦卑,心要软,骨头却要够硬!这事情不论是谁做的,敲山震虎这件事情,我还是需要先做一下。”

    秦浩轩说完,目光落在小金身上,此时小金身上浮肿消去不少,乌紫之色也明显褪去,蒲汉忠、徐羽和慕容超三人顺着秦浩轩的眼神看去,这才发现在他们说话的当儿,小金竟然奇蹟似的转危为安了。

    “秦师弟……”蒲汉忠虽然不明白小金为什么会转危为安,但小金既然没事了,他心头那块大石也放下来了,准备顺着慕容超的口气,劝秦浩轩放弃。

    秦浩轩固执的摇头打断了蒲汉忠的话:“师兄,咱们修仙者向天争命,连天都不该怕,却畏惧一些暗地里使绊子的魑魅魍魉,岂不是本末倒置,有违了修仙的本意?我不会去找李靖,因为我并没有证据,也不知道是否是他做的。但,下毒的凶手,我目前要先找出来才是。”

    蒲汉忠愕然的望着秦浩轩,随后脸上露出善慈的笑容,拍了拍秦浩轩的肩膀作为鼓励,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弟平日里对自己很是尊敬,待如亲人,若非气到胸中怒火难以掩盖,也不会打断自己的话,既然师弟要做,那么做师兄弟的便该支持一下。

    徐羽看着秦浩轩眼中闪烁的坚定和决绝,于是声援道:“浩轩哥哥,你说得很对,不管怎么样,我都坚定的站在你这边!”

    秦浩轩想了想,最终决定从源头找起:“现在天色已晚,这样,大家都散去休息,我们明天再去找刘欢,毕竟小金是在刘欢的地里出事,羽妹妹你也赶紧去找罗师姐,告诉她小金的毒莫名褪去了,不用再麻烦常继子来了。”

    徐羽点了点头,和慕容超走了出去,而蒲汉忠也看了看毒气渐渐褪去,呼吸渐渐平稳的小金,也放心的告辞离去了。

    等人都散去后,秦浩轩摸着小金毛茸茸的小脑袋,轻声道:“小金,我不会放过害你的人!”

    那枚残丹一直到半夜,才将小金身上的毒气全部吸乾淨,体内没了毒素的小金显得极为虚弱,它睁开眼睛看到秦浩轩后,眼眶略有些湿润,然后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秦浩轩拿起这枚救了小金性命的残丹,再次将神识附入,并且逐渐加大神识的投入,但这残丹中的迷雾只散去了一点,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还是无法和它取得共鸣。

    “这枚残丹得有多高级!”退出神识后,秦浩轩一脸震惊的望着手中这枚并不起眼的残丹,暗暗道:“看来得等我神识更强大才能一探究竟了。”

    秦浩轩将这枚残丹收起,看了看已经熟睡,呼吸平稳,除了虚弱外并无中毒迹象的小金,这才安心的睡下。

    第二天清晨,秦浩轩早早起来用【天河诀】行了几个小周天后,一跃从床上跳下来,此时徐羽、罗金花和蒲汉忠已经在门外等他了。

    “走吧!”秦浩轩拍了拍肩膀上的小金,在两百只大力猿猴的注视下,正准备与徐羽和蒲汉忠出门,这时,一个穿着褐色宗袍的四大堂弟子走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浩轩要去找的刘欢。

    当刘欢走到跟前时,秦浩轩眼神平静却如质问般盯着他,道:“我想听你的解释。”

    原本刘欢脸上还有几分倨傲,但当秦浩轩如刀般锋锐的眼神盯着他时,他心中不禁震了一下,而后有些恼怒,心中暗道:“我好歹也是仙苗境二十叶的修士,就算是紫种见了我也要恭恭敬敬叫一声师兄,中毒的不就是一只比寻常猴子聪明点的猴子?说到底还是猴子呀!再说又不是我干的,我凭什么心虚!”

    刘欢给自己暗暗打气之后,他脸上倨傲的神情更甚,却还是不敢直视秦浩轩的眼神,这个弱种的眼神太凌厉了,就算仙苗境二十叶的他都有些受不住。

    “解释?我昨天出门办事,不在地里,这个解释可以么?”刘欢冷笑一声,冷冰冰的回覆秦浩轩。若乖乖向一个加入自然堂的弱种解释,传出去还怎么抬头做人?

    “这就是你的解释?”秦浩轩走前一步,他身上散出一股冷冰冰的杀气,还夹杂着一股莫名未知的气势,就连徐羽和蒲汉忠都感觉到了。

    在秦浩轩踏出一步,身上散发出莫名气势的压迫下,刘欢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在弱种的逼迫下退步了!还好左右无人,否则传出去岂不是奇耻大辱。

    徐羽、蒲汉忠和罗金花三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就算理亏,刘欢也是仙苗境二十叶的强者,居然会在秦浩轩这个还没出叶的修仙者面前却步么?

    不但是他们不明白秦浩轩身上的气势是怎么来的,还以为是秦浩轩怒极发出的,就连秦浩轩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在秦浩轩踏出这一步时,他脑海中的神识感觉到他的怒火,这些如一蓬金雾状的神识竟然自动的凝聚起来,虽然没有攻击刘欢,但神识极弱的刘欢却不自禁的被影响了,于是出现了刘欢被逼退的一幕。

    “你……你不要逼人太甚……”被逼退一步,感觉自己颜面扫地的刘欢气急败坏,那模样彷彿秦浩轩再多说一句,他就要兵戎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