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行气有价义无价【二连更】
    被蒲汉忠三言两语揭了老底的严冬一脸愤怒,他连连骂道:“你个死老头,我看你才遭雷劈,一脸病恹恹的样子,肯定是坏事做多了,老天夺你寿元让你不长命吧?”

    眼见蒲汉忠被骂,秦浩轩心头强行压制的怒火更接近喷薄的边缘,却没料到徐羽先他一步:“严冬,你好生卑鄙!”

    严冬本想继续反驳,但看到说话的人是无上紫种,窜到嘴巴的话也缩回去了,虽然现在在古云堂的地盘,他们几个也拿自己无可奈何,但彻底得罪一个未来成就无可限量的无上紫种,这种傻事严冬才不会做,于是他被徐羽骂过后,对蒲汉忠和秦浩轩丢下几句狠话便缩回古云堂了。

    “走吧!师弟,这事师兄给你扛,你不用担心。”蒲汉忠转过身,神态轻松的对罗金花说道:“徐师妹和秦师弟的修练时间是很宝贵的,不必浪费在这里了,他欠小金的债十天后斗法小会再讨。”

    罗金花仍是一脸诧异和惊讶的看着蒲汉忠,以至于蒲汉忠和她说话,她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道:“走吧!”

    走在蒲汉忠和秦浩轩的身后,罗金花的内心更不能平静,在以往,有谁和自然堂的人有仇,便会趁着斗法小会这个机会向自然堂的人下战帖,自然堂弟子不得不接,但是接了后无一不是刚上斗法小会的擂台便装怂认输,因为他们自知实力不如人,不敢和其他堂的人打。

    自从自然堂上任堂主仙去,自然堂日渐凋零残败后,还没听说过有自然堂的人向谁发出过约战,哪怕是对方鞋子都蹬到脸上,自然堂的人还是隐忍不发,耐性比乌龟还好,所以除了垃圾堂的外号,还有乌龟堂的美誉。

    这个秦浩轩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让从来不跟人约战的蒲汉忠,主动约战古云堂的严冬?而且严冬实力还在蒲汉忠之上,和蒲汉忠一副痨病模样比起来,严冬身强体壮,不论灵力还是体力都比蒲汉忠强不少,可以说蒲汉忠约战严冬只能是自取其辱。

    走在回去的路上,秦浩轩问道:“师兄,斗法小会是什么?”

    “宗门规矩严禁内斗,一旦被发现将严惩不贷。但是有人的地方总会有矛盾,修仙者也是人,也不例外。半年一度的斗法小会,就是给有矛盾的弟子解决矛盾的地方,在斗法小会的擂台上打伤人是不犯门规的。”蒲汉忠顿了顿,道:“我知道严冬肯定不会出来,所以就向他下战帖,咱们教有规定,如果你向谁下战帖,那人都必须接,只要你有胆子,你若向掌教或者老祖宗下战帖,他们也必须接你的战帖!”

    “如果实力相差太大,又必须接战帖,这规矩不是很坑人吗?”

    “觉得实力相差悬殊,可以上了擂台马上认输,在你认输后,对方还动手打伤你,那将会被以内斗罪双倍惩处。”蒲汉忠解释着,又开始咳嗽起来。

    秦浩轩看着蒲汉忠这幅模样,本想劝他在斗法小会上台时就认输,虽然会丢些颜面,至少可以保住性命,但是秦浩轩知道,以蒲汉忠看似极为和煦,其实威武不屈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回到灵田谷,徐羽和罗金花立刻赶回去修练,秦浩轩看着蒲汉忠那张皱纹密布的脸,心中愈发的不安。

    小金的事本来是自己的事,和师兄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现在却是师兄出头为自己扛,约战比他实力高两叶境的严冬,而且师兄身体又不好,常年咳嗽,年纪又大了,在体力上肯定比不上严冬。

    “师兄,我想了很久,我知道这番话说出来对你是一种侮辱,但我还是想劝你上擂台就认输……”秦浩轩想了很久,终于硬咽着说出这番话:“这件事本来是我的事,你却为我扛了,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心里真过意不去,更无法向师尊交代。”

    听完秦浩轩的话,蒲汉忠心中感动,脸上却十分严肃的说道:“我是你的入道师兄,我不帮你出头还有谁能帮你出头?严冬这厮对小金下毒,小金中毒后会影响你的修练进度和修仙资源,如果你比其他弟子差太多,说到底我这个做辅导师兄的也没有面子,况且你被人欺负,我这个做辅导师兄的一点表示也没有,传出去岂不是叫人笑话?所以我最终还是在为我自己出头。”

    蒲汉忠这么说,秦浩轩知道他是为了让自己心里更好受一些,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但男儿流血不流泪,他眼泪在眼眶打转许久,还是强忍着没有掉下来:“师兄,这个行气散你已经拒绝两次了,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拒绝。”

    秦浩轩迅速从怀中抓了一把行气散,也不知道有多少包,一把塞在蒲汉忠手里,蒲汉忠措不及防,没想到秦浩轩玩这一手,但还是表示出坚决不收的模样,将这些行气散放在桌上,道:“我不需要!”

    “师兄,以前你不收我的散,说是考虑我修练需要,我也没有说什么,现在我炼出的行气散已经足够我和徐羽两人用了,甚至还能卖掉一些换取灵石!我已经不缺这种行气散了。而你为了我和小金,向严冬约战,但是你目前的身体状况比较差,而且实力比严冬要低两叶,所以这几包行气散你一定要拿去吃了,争取在这十天突破境界,缩短和严冬的差距。”

    蒲汉忠心里虽然感动,但依旧摇着头,他道:“我是你的入道师兄,我帮你扛下这件事是天经地义的,至于行气散即便你强行放在我这里,我也不会服用,我是土埋了半截的人,再吃行气散也没用了,这么珍贵的行气散,还是你留着突破境界吧,在你长叶之后要长七七四十九片仙叶才是仙树境,任重而道远。”

    说罢,蒲汉忠心头暗叹一声,如果不是以前受的伤太重,以至于现在还没缓过来,身体各躯干机能已经开始透支和老化,寿元更是快到头了,命不久矣,他也会依秦浩轩的话,吃几包行气散快速提升修为,只是现在的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状态吃行气散,和浪费没什么区别。

    不过蒲汉忠受伤的事情,除了他师尊等少数几个人知道外,其他人一无所知。

    平时看蒲汉忠咳嗽,只觉得他是一个痨病鬼,他这个年纪虽然不算小,但也是修仙的黄金时期,可眼前的蒲汉忠却跟寿元将尽的老头似的。

    “师兄,无论未来怎样,你都该把行气散给我吃了啊!”

    秦浩轩望着蒲汉忠,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来到太初教,最初除了徐羽之外,见到的都是一群追求长生却冷漠而势利的人,各自为了私利任何一切都可以牺牲;可自己的入道师兄却完全并非这样……他一直默默的用各种方法关心着自己!

    家!离开了家之后,秦浩轩在蒲汉忠身上找到了亲人、家人的感觉。

    蒲汉忠看着秦浩轩执着的双眼叹了口气,将行气散接下,心里暗暗决定,这行气散我是不会吃的,我吃它就太浪费了!而且,从来都是入道师兄负责师弟的吃穿用度,我怎么可以让师弟负责我的……

    “秦师弟,你一定要好好修练,记住只有境界提升才能增长寿元,对于我们修仙者来说,寿元是一切的根本!”到了蒲汉忠这个年纪,似乎变得有些唠刀了,蒲汉忠每天傍晚和秦浩轩告别都会说这句话,但这段时间他说得更加频繁,说这话时神情也更加忧鬱。

    “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会认真修练的。”秦浩轩将蒲汉忠送出房间,反而叮嘱蒲汉忠道:“但是我也要叮嘱师兄的是,请你一定要吃行气散,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在擂台上认输,那么就只有在这十天将实力尽量缩短。”

    秦浩轩知道,蒲汉忠现在的身体状况极差,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体究竟是怎么了,而蒲汉忠也不肯告诉自己,但秦浩轩知道他不能再受伤了。

    在蒲汉忠走后,秦浩轩本想打坐修练一会,这时他的门外又响起敲门声,打开门看时,赫然发现古云子竟然站在门外。

    “弟子秦浩轩见过古堂主。”秦浩轩不卑不亢的行了一个礼,将古云子请进屋内,微微一笑道:“古堂主有段时间没来找我了,您给我的丹药我按照您的吩咐,两天一颗,前几天刚刚吃完。”

    古云子眼神闪烁几下,坐下来仔细观察秦浩轩,看他面色红润正常,呼吸平稳悠长,浑身上下肌肉鼓鼓的,神情也和正常人一般无二,根本没有半分的呆滞,心中不禁怀疑道,他真的将腐蚀丹全部吃完了?但是看秦浩轩的神情,也不像说谎,毕竟宗门长辈赠予丹药,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有谁会不要?

    可秦浩轩怎么还没变成尸兵呢?古云子心中无比疑惑。

    这炼尸**古云子是偶然得到的,没从炼过尸兵的他也是第一次拿秦浩轩做实验,看到吃了三个月腐蚀丹,炼了三个月【炼尸**】的秦浩轩还没有异变,诧异万分的古云子在心中自言自语道:【天尸宗】横行一时,他们的功法和丹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秦浩轩怎么还没变成尸兵?难道是我的方法出了问题?

    古云子又从怀中掏出一瓶腐蚀丹递给秦浩轩,秦浩轩也毫不客气的接过腐蚀丹吃了一颗,然后盘腿打坐,既然腐蚀丹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伤害,更是自己神识的养料,还能强壮自己的身体,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吞下腐蚀丹,秦浩轩正常的运了一会儿功,将腐蚀丹彻底吸收后才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