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懂与不懂需勇气
    “秦师弟,你什么都好,现在在门派中也有了自己的人脉圈子,这些都是好的表现,但有一点作为师兄必须指出来,你的性子太过倔强刚强,你要记住一句话:过刚易折。比如这个严冬,你就不该去下战书,他毕竟是仙苗境十二叶的修仙者,远不是现在你能撼动的。”蒲汉忠咳嗽了一阵,用哀叹的语气说道:“现在师兄还在,可以规劝你几句,等哪天师兄不在了,没有人规劝你了,你一定要记住我今天说的过刚易折这句话,切不可再意气用事。”

    秦浩轩感觉到蒲汉忠语气里的落寞,这几天师兄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于是问道:“师兄,对战严冬,你没有信心,是吗?”

    蒲汉忠很是诚实的点点头,道:“不多,但有了他们今天送来的这些东西,我对上严冬的胜算大了许多。”

    “那你还说这么沮丧的话。”秦浩轩望着蒲汉忠深沉的神情,心里也有些沉重,更有几分说不明的愁绪:“师兄你现在只有五十来岁,对修仙者来说,还正处于黄金时期,正是逆天争命的关键时期,你不是常跟我说【争】吗?怎么自己却先没了信心?”

    “世事难料啊!”蒲汉忠摇了摇头,咳嗽着说道:“现在师父寿元不多,自然堂人心惶惶,秦师弟,若是哪一天师父和我都不在了,请你一定要将自然堂撑起来,一定要多多照顾自然堂其他师兄弟,不让别人欺负他们,让他们的日子过得舒服点。”

    “师兄,你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不然,九天后的约斗小会让我先上吧,我借助这些灵符灵药消耗严冬一部分实力,然后你再一举将他收拾了。”

    蒲汉忠面色一肃,驳道:“胡闹,仙苗境十二叶是这么好对付的么?你现在还没出叶,对上仙苗境十二叶还有机会么?而且门派自有门派的规矩,斗法小会上场次序都是按照约战先后排的,岂是你我说改就改的。”

    虽然蒲汉忠在驳斥自己,但秦浩轩却知道,他这是关心自己的表现,蒲师兄肯定也抱着尽量消耗严冬实力的心思。

    “时间不多了,好好修练!”蒲汉忠拍了拍秦浩轩的肩膀,也起身离去。入仙道的这两个多月,他已经将【修仙六艺】浅显的跟秦浩轩介绍过了,至于详细讲解,且不说时间不够,而且【修仙六艺】博大精深,蒲汉忠自己也知之甚浅。

    秦浩轩吞食了一包行气散,疯狂汲取灵力强化仙苗及仙根。

    三个时辰后,秦浩轩睁开眼睛,徐羽已经在屋外等了一会儿了。

    “浩轩哥哥,今天我又去桀狱送饭了。”看到秦浩轩,徐羽神情古怪的说道:“我按照规矩,跟那个和灵兽相恋的师姐说:你的灵兽情人抛弃你离去,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受苦,你值得么?你猜那师姐怎么说?”

    徐羽说起那位被关在桀狱里和灵兽相恋的师姐,秦浩轩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她的模样,她那张几十年没见过太阳而异常苍白,却显得别样美丽的脸,还有她眼神中永远闪烁着希望的光芒,这一切都让秦浩轩记忆犹新,他复述那名师姐一成不变的回答:“他会来接我的,他一定会来接我的,你不懂?不懂?”

    徐羽却摇摇头,道:“不是这样,她根本就没回答我,但是她用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觉得她的眼神很古怪,好像很喜悦,又好像不像,总之就是觉得很奇怪!”

    秦浩轩想了想,笑道:“快回去修练吧,不然罗师姐又要怪我耽误你修练时间了,明天就轮到我送饭了,明天我看了之后再跟你八卦。”

    徐羽脸一红,娇俏地道:“讨厌,你才八卦呢!不过你明天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哦。”

    秦浩轩点点头,看着徐羽离去的背影,心中又不禁浮现出那个脸色苍白的美丽师姐,心中疑问道:她真的幸福么?

    晚上,秦浩轩早早便附身小蛇,前往绝仙毒谷。九天之后就是斗法小会,如果能在这几天寻一些灵药或法宝,不但能给斗法小会增加胜算,若是侥倖寻到增加寿元的天材地宝,还能帮助师尊璇玑子度过这一关,蒲师兄想必会很高兴。

    只可惜在绝仙毒谷折腾了一晚上,秦浩轩还是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这一次甚至连残丹都没见到一颗,待到神识消耗得差不多了,他不得不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经过灵田谷一个僻静的角落,眼前的一幕令秦浩轩惊得目瞪口呆。

    在皎洁的月光下,小金带着它的两百只大力猿猴正以一个古怪的坐姿,面对天上明月打坐修练,吞吐日月精华天地灵气。

    附身在小蛇身上的秦浩轩,似乎在这些大力猿猴身上看到一些异样。

    从大力猿猴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得出,它们这些天在小金的带领下,灵智开启,变得聪明许多,而且它们的身体也明显要比刚来时强壮很多,一头头身上都是爆炸性的肌肉,光看着就力感十足。

    最让秦浩轩觉得诧异的是,这些大力猿猴身上,竟然隐约散发出一种威势,这种威势是普通兽类身上没有的,哪怕比大力猿猴凶猛百倍的野兽,身上都没有这种气势,而且用人的肉眼也瞧不出这股气势的;因为秦浩轩以前常看到这些大力猿猴,从没感觉到它们身上有什么气势,但现在附身在小蛇身上的秦浩轩,却将它们身上的这股气势看得清清楚楚。

    站在大力猿猴群最前方的小金,正被一团氤氲的雾气包围着,它那张猴嘴张开,正在吞云吐雾。

    秦浩轩知道,这团雾气并不是白雾,而是灵气太过浓郁而发生雾化,只有汲取灵气速度极快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金……竟然这么厉害了……”秦浩轩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小金吞云吐雾,自己吞食行气散,再运转【天河诀】和【道心种魔】时汲取灵气的速度只能和小金打平。

    “小金未来一定会给我很大的惊喜!”秦浩轩又看了一会儿后,神识消耗得差不多的他快速回到房间。

    第二天早上,秦浩轩刚起床,便有一个人来敲门,这人是古云堂刘欢的随从。

    被严冬摆了一道的刘欢回去之后越想越憋屈,但又不能直接找严冬麻烦,要是被他堂主古云子知道为一个外人而堂内相斗,只怕会被逐出古云堂,但是若得罪了秦浩轩,也就等同于得罪紫种徐羽,往后徐羽成长起来,自己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他绞尽脑汁想该怎么挽回在徐羽心中的印象。

    刘欢正冥思苦想时,忽然得到一个消息,自从蒲汉忠和秦浩轩约战严冬后,严冬到处收购灵符丹药等备战,于是他很快想到,自己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秦浩轩,试探他态度的同时,也能向他示好。

    “秦师兄,刘师兄让我来告诉您,自从您向严冬约战后,严冬到处收购灵符、丹药之类,做的准备很充足,刘师兄让我提醒您一定要认真应对。”随从说罢,偷眼望了望秦浩轩,秦浩轩面色如常,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便让他走了。

    今天是秦浩轩去桀狱送饭的日子,他信步走向桀狱,心头回忆起昨天徐羽的话,心头忽然窜过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那位师姐的灵兽恋人来接她了?

    走进桀狱,一冷一热两种极端的感觉同时加在秦浩轩身上,儘管他的身体已经修练得极为强壮,但还是感觉不太舒服。

    通过一个阴暗潮湿的过道,来到伦理狱,秦浩轩按照规矩将吃食摆在牢房门口,目光落在被足够手臂粗的玄铁僚炼锁住的那位师姐。

    那位师姐的脸上依旧苍白如纸,面容憔悴,但眼中闪烁的希望光芒,比上次看到更加旺盛。

    “师姐,你的灵兽情人抛弃你离去,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受苦,你值得么?”

    秦浩轩公式化的发出质问,因为他知道在附近不知有多少看守监狱的高手,正在暗处监督着自己。

    “你不懂……太初又有谁懂?”女人的眼里带着温柔的慈爱,像是在回答秦浩轩,又像是在跟自己说着:“或许也有人懂吧?只是,也仅仅只是懂罢了。”

    位处山腹中的桀狱光线十分昏暗,全凭牆壁上油灯发出的昏黄火光照亮,但巫修的秦浩轩五官极为敏锐,他从牢中师姐憔悴的脸上,捕捉到一丝一闪而过的幸福笑意,而且她的神态显得十分淡然。

    这时,秦浩轩感觉到如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自己,秦浩轩知道,自己该走了,于是他再看了这位师姐一眼,就顺着这股推力离开桀狱。

    回灵田谷,在他小屋的门口,秦浩轩碰到正准备找他的师兄蒲汉忠。

    “给桀狱的师姐送完饭了?”蒲汉忠看了秦浩轩一眼,问道:“今天修练得怎么样?”

    秦浩轩点点头,苦笑道:“修练还算顺利,长叶的感觉很明显,只是依旧没长叶。对了师兄,你知道桀狱里那师姐人兽恋的始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