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从来并非求公平
    “具体不是很清楚,只听说是违反了太初的门规。”蒲汉忠轻轻摇头叹气说道:“听说那是掌教的道传弟子,灰种资质。最后被掌门亲自镇压在了桀狱之中。”

    秦浩轩倒吸了一口凉气,在自己这批人进入太初之前,除了掌教之外,居然还有一颗灰种!而这颗灰种竟然被镇压了?而且是被掌教亲自出手!

    一直以来,秦浩轩也认为太初的规矩有漏洞,特别是对有色仙种还是颇多庇护,这一点让他多少有些不满,当然……事后秦浩轩也思考过……不满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自己不是有色仙种,没有享受到特权。

    人嘛!就是这样,当有规矩的时候,有人可以享受到特权时,真正愤恨的并非是那个规矩不执行,而是自己没有享受到特权罢了。

    如今,听到这个消息,秦浩轩对掌教有了新的认识,灰种!太初曾经未来全部的希望之子!竟然因为违反了规矩,一样被镇压起来!难道他不怕太初未来因为失去了灰种,而势微吗?

    这个掌教,不一般啊!

    蒲汉忠看了秦浩轩一眼,道:“打听这些事情,也没什么意思。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身修为,争取在斗法小会之前出叶,这样我才能放心。”

    “呵呵,就算在斗法小会之后出叶也没关系啊!”看着蒲汉忠那双无神的眼神,秦浩轩心猛然起了个疙瘩,却还是故作轻松的表情道:“师兄不是告诉我,急功近利不是好事。”

    蒲汉忠咳嗽几声,没有回答,一双眉头紧锁,又嘱咐秦浩轩道:“一定要努力修练,只有境界提升,才能增长寿元,寿元是修仙者的根本。”

    说罢,蒲汉忠离去。

    待蒲汉忠身影消失在秦浩轩视线中,秦浩轩才从迷惘中回过神来,努力摇摇头,想要将脑中的愁绪甩掉,回到房间,拿起一包行气散吞食后开始打坐。

    一个脸盆大小的巨大灵气漩涡出现在秦浩轩头顶,灵气漩涡汲取灵气速度极快,使得附近的灵气波动都有些不太正常,可以明显感觉到四面八方的灵气就像不要钱一般朝秦浩轩的小屋涌去。

    “奶奶个腿的!这秦浩轩又服用行气散了!”

    “浪费啊,真是浪费,他怎么就不明白,就算他天天吃行气散也是追不上紫种的,哎!”

    “你叹什么气,谁叫人家跟徐羽关系好呢?我们想用灵石去买都难买到,就算是其他师兄,也只能在即将突破的紧要关头吃上一包,哪有像他这么吃的,一包行气散可是两百两下三品灵石啊,他每天一包得吃掉多少灵石啊,天呐……”

    “吃再多也不长叶,吃了也白搭!”

    住在秦浩轩附近的新弟子们一个个嫉妒若狂,感受到附近灵气疯狂涌入秦浩轩的小屋,彷彿这些灵气都是他们家似的,心疼得不行!尤其想起秦浩轩每天都吃两百两下三品灵石一包的行气散,却到现在都还没长叶,一个个更是痛心疾首,恨不得自己能代秦浩轩吃那行气散。

    他们的议论并没有传到秦浩轩耳里,此时的秦浩轩心如止水,脑中半点杂念也没有,全神贯注的汲取灵气浇灌仙苗。

    三个时辰后,行气散药效过了,秦浩轩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看着桌上几颗出自绝仙毒谷的高级残丹,暗自道:“还好我的药力精华足够,修为才涨得这么快。不过令人不爽的是,我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变得更加浑厚,可偏偏就是死活不出叶。”

    感受到体内雄浑充沛的灵气,秦浩轩精神满满的从床上走下来,拿起桌上一枚残丹,准备练练取元术。

    在这些日子提纯残丹,炼制行气散的过程中,他的取元术已练到第三级,神识也较之前有了不少的长进,可是他对桌上这几颗残丹还是无可奈何。

    将神识附入,眼前依旧白茫茫的一片,努力了很久仍没办法和它取得共鸣,是自己的神识太弱,还是取元术没练到家?秦浩轩尝试许久后不得不将神识退出来,然后冥思苦想起来。

    “莫非我要练到四级取元术,才能提取这几枚残丹的药力精华?”秦浩轩得出这个结论后,又拿出另外几枚残丹,这几枚残丹较那几枚低级一些,秦浩轩熟练的注入神识,取出药力精华,然后炼制行气散;他要将直到斗法小会这八天的行气散全部炼好,接下来几天只要全身心投入修练就行。

    能将取元术练到三级的,除了自然堂堂主璇玑子外,就只有秦浩轩了,而第四级只存在于理论中,并没有人练到过。

    炼好行气散后,想到几天后的斗法小会将是真刀实枪的对决,秦浩轩又开始练习蒲汉忠教给他的手刀术。

    手刀术虽然是一个初级灵法,却是秦浩轩目前能学的灵法中,威力最大的一个。

    “蒲师兄说我现在已经是修仙者,凡间的武功招数已经不是我的对手,这样到底是到多强的地步了呢?”带着这么疑问,秦浩轩凝聚灵力,他的手上凝出一把锋锐的刀刃,随意挥动,传出嗤嗤破空声。

    他随手一挥,木质桌子被切下一小块,砖头也被整齐切开,很轻松。

    有没有更加有挑战性的?毕竟这些东西凡间的武学功法也能做到,秦浩轩一双眼睛在屋里寻找起来,蓦然,他在地上看到有一块铁,生满了鏽,他心念一动,要不试试能不能切动它?

    哗!

    地上一块凡铁被秦浩轩随手一划,顿时切开成两半,如刀削豆腐般轻松。

    秦浩轩捡起地上被切成两半的凡铁,切面整齐。

    拿起铁往桌角一磕,这个木制桌角被磕出一个小洞,证明这块凡品并不是假货。

    “古云子也曾测试了我身体强硬程度,如果我用手刀术切自己身体,会不会被切伤?”一个疯狂的想法涌现在秦浩轩脑中,他犹豫了一下子后,尝试着切向自己左手手臂。

    “嗤!”传来一阵难听的嗤嗤声,连凡铁都可以轻易切开的手刀术竟然没在左手手臂上留下一丝的伤痕,甚至连擦伤的痕迹都没有。

    秦浩轩又用手刀术朝身体其他部位试了试,发现自己身体果然坚硬胜铁,手刀术无法伤到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中,秦浩轩整天闭门修练,努力提升境界,希望能出叶,但是一直到斗法小会前一天晚上,秦浩轩还是没有出叶。

    这个晚上,他练完功后,站起来吐了一口重重的浊气,这几天从早上醒来开始就修练,一直到晚上,然后去绝仙毒谷寻找天材地宝,顺便修练神识,但是除了神识有些微增长外,天材地宝的影子都没瞧见。

    “明天便是斗法小会了,今晚就不去绝仙毒谷了,好好休息,明天全力备战吧!”

    秦浩轩想了想,躺在床上开始休息,这些天高强度的修练,他也确实累了。

    黄帝峰山阴之处,古云堂。

    古云堂地势最高之处,建了一座阔气而精致的院子,这个院子有一个雅致的名字——点睛阁。

    点睛阁是每个古云堂弟子心中的圣地,因为这里是历代堂主的住所。

    古云子坐在正厅中,闭目沉思,在他身前的桌上,放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这颗夜明珠发出清幽的光芒,将偌大的正厅照得有如白昼。

    “弟子严冬参见堂主!”

    在引路弟子的带领下,严冬怀揣着激动和忐忑的心情,第一次走进点睛阁,还没敢抬头看清古云子,便纳头拜在地上。

    “起来吧。”古云子的声音浑厚深沉,他一双彷彿能看透别人内心的眼睛盯着严冬,随着他说话,脸上肥肉颤动:“抬起头让我看看。”

    严冬依言抬起头,眼神与古云子的眼神相触,便觉得一阵莫名的心惊肉跳,古云子的眼神就像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射入他的心底,但没有古云子的允许,严冬不敢低下头,只能在他凌厉的眼神扫视下强压自己的战慄和恐慌。

    “听说自然堂的蒲汉忠,还有今年的新弟子秦浩轩都向你下了战书。”

    “是,是……”严冬战战兢兢,在古云子面前,他感觉背上凉飕飕的,由于害怕古云子说他惹是生非,涔涔流出的冷汗将衣衫都汗湿了。

    “准备得怎么样了?”见严冬这幅模样,古云子声音缓和下来,略有些关切的说道:“坐。”

    “谢堂主。”严冬屁股沾着椅子边坐下,只坐了一个小角的他身子的重心都落在脚和腰上,这样的坐姿可比站还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