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剑气纵横释怨坪
    严冬的反应,对于古云子来说实在算不上陌生,堂中的哪个弟子见了自己,不是也一样是这般模样吗?他微微一笑,右手一挥,一道纯正浑厚的灵力将桌上放着的两道灵符卷到严冬手上,严冬受宠若惊的接过来。

    “自然堂的弟子几百年来都不敢主动下战书,这一下就找到我们古云堂头上了,你务必好好应对,一定要赢得乾脆漂亮,切不能让人说我古云堂的閒话。”古云子说道:“我听说你也收了不少应战的东西,但其他人也送了不少东西给秦浩轩,为了让你赢得干净漂亮,我送你这两枚灵符!记住,白玉灵符用来对付蒲汉忠,敢挑衅我自然堂威严,重伤他也无所谓。至于这个秦浩轩,你就用我给的青玉灵符对付即可,切记千万不可伤他性命,此人对本座还有些用处。”

    “是,谢堂主赠符,弟子一定谨记堂主的话,不给古云堂丢脸!”

    古云子满意的点点头,再度嘱咐道:“那蒲汉忠你把他重创一番便是,但秦浩轩一定要给我看好了,若是弄伤弄残他胳膊腿的,本座饶不了你!不过既然秦浩轩敢约战你,你也当给他一些教训,让别人也知道古云堂的弟子不是能随便招惹的,至于其中分寸,你自己拿捏准确就好。”

    古云子的语气虽然平缓和气,但听在严冬耳里如惊雷炸开,连连称是,心中暗暗好奇,为何堂主会特别关照秦浩轩?听说这秦浩轩有些古怪,本打算对付秦浩轩时多多下重手,防止他出现古怪状态,如今看来……还要收着打,这该如何是好?

    走出点睛阁,这个无数古云堂弟子都梦寐以求来走一趟的地方,严冬只希望这辈子都不用再来了,此刻他冷汗已经将衣衫全部浸湿,可以拧出水来,心中对古云子的境界无比向往。

    “蒲汉忠、秦浩轩,明天你们等着瞧。”

    年一度的斗法小会也算是太初教弟子们半年一度的盛会了,平时辛辛苦苦修练、种地、炼丹、制符,生活忙碌而充实,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休息时间,娱乐方式更是匮乏得等于没有,太初教虽有弟子上万,但平时都各自忙活各自的,除了常年人气旺盛的一线天外,能看到一群修仙者扎堆也就这半年一度的斗法小会了。

    斗法小会场址【释怨坪】距离黄帝峰约有一百里路途,如果从崎岖的山路上步行过来的话,至少也要一天,弟子都是乘坐仙云车而来,太初教虽然是修仙者门派,但拥有真正飞剑的人也很少,御一柄剑胚来也能吸引许多目光了。

    太初教的护山大阵护的是黄帝峰等几座重要的山峰,除了黄帝峰范围,窗外便天清气爽,不受护山大阵幻象阵的影响。

    不过秦浩轩运气极好,他乘坐仙云车来时,看到一名负责维护斗法小会秩序的长老御剑而来,飞剑之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剑虹,吸引了无数眼球,一路犹如带着炫目闪电般的闪亮登场。

    “真威风!当长老真好。”秦浩轩不禁感叹一声。

    这台仙云车上除了秦浩轩外,还有徐羽、慕容超、罗金花、蒲汉忠几人,在秦浩轩发出这声感叹后,他注意到包括罗金花在内,这些人眼神里都透出炙热的光芒,看来飞剑的诱惑力真是无可匹敌啊!

    罗金花接过秦浩轩的话题,说道:“也不是每个长老都有飞剑的,飞剑之珍贵,远不是那些挂着长老之名,却没长老之实的长老能拥有的。”

    “难道长老也分层次?”秦浩轩奇怪的问道。

    “当然,如果你没有犯什么错误,修为到达一定境界,等你辈分高一些后你也是长老了;门派见你修仙无望,于是让你在仙云车场打打杂,或者做一些其他杂活,或者干脆给你一块灵地养老,你觉得这种长老可能有飞剑么?”因为这台仙云车是罗金花租来的,能够驾驶仙云车的她并不需要长老驾驶,所以她说起话来也就肆无忌惮了。

    秦浩轩恍然大悟点点头,难怪仙云车场等一些负责门派杂活琐事的长老不用修练,原来他们已经修仙无望,门派送他们一个长老的头衔,让他们发挥馀热造福下一代:“那刚才那位驾驭飞剑的长老,是真正意义上的长老吧?”

    罗金花点点头,眼神中露出崇敬之色,道:“只有够资格加入长老院的长老才是咱们太初教真正的前辈精英,他们的实力都在仙树境以上,是咱们太初教的中流砥柱!这些长老才能拥有真正的飞剑。”

    “那长老院有多少个长老?”

    罗金花眼神古怪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具体数量我怎么会知道?总之很少很少就是。”

    在仙云车即将接近【释怨坪】,秦浩轩远远望过去,一张嘴惊讶得张得老大。

    释怨坪占地极大,远远望过去至少有数百个擂台,这些擂台并非人工建造,而是将原生态的岩石削平,便是现成的擂台了。

    秦浩轩看了一会儿,眼神中露出迷惘的神色,他总觉得这释怨坪里擂台的位置很奇特,像是经过人工安排,像是一个阴阳八卦阵,却又不是十分像。

    很快,徐羽也瞧出不对劲,对罗金花道:“师姐,这释怨坪本身就是一个阵吧?”

    罗金花满意的点点头,道:“徐师妹果然聪颖,这么快就瞧出它的非比寻常了。这释怨坪原本是一个天然的迷宫阵,后来被宗门前辈以大神通加以改正,布下【正反两仪阵】,隐含天地相生相剋的高深阵法学问,在阵法作用下,这释怨坪的擂台不论被毁坏得多严重,不出一个时辰便会在阵法的作用下恢复原貌,除非遇上仙婴道骨境这种老祖宗级别的修仙者对战,实力强横到能破掉这个阵法。”

    秦浩轩暗暗咋舌,仙婴道果境这种老祖宗级别的高手,平时难得一见,如果真正动手,恐怕真是天崩地裂了。

    下了仙云车,在罗金花的带领下,他们来到释怨坪。

    此时宽阔的释怨坪里人不少,大多是来围观的,半年一度的斗法小会对很多没有恩怨要了清的修仙者来说,也算得上盛会了。

    “怎么有这么多人围观?”秦浩轩看着众多围观者,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难道别人解决恩怨是很好看的事么?”

    罗金花道:“这可不是简单的看热闹,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学习,只要不是临近冲关的重要关口,太初教的弟子们往往会给自己放几天假,一来放松紧张的身心,二来观看别人的打斗也是一种学习。曾经就有不少人在观看完修仙高手们的决斗后顿悟,回去之后突破困扰许久的门槛。”

    旁观者们一边观摩一边低声交谈,不时能听到某个观看到精彩处而忽然顿悟的弟子惊喜大叫,那一脸明悟的神情让旁人豔羡不已,心道他回去之后又能突破现在的瓶颈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蒲汉忠咳嗽几声后,补充道:“修仙最忌讳的是闭门造车,磨刀不误砍柴工,适当的交流和学习对修练有百益而无一害,你往后要切记,千万不能闭门造车。”

    秦浩轩认真的点了点头。

    秦浩轩走到释怨坪中,正巧旁边一个擂台正在激烈对决,擂台旁边围着许多仔细观摩的弟子,观看的人比周围擂台要多不少,看来这两位的实力都比较强,打斗起来比较有看头。

    秦浩轩本想停下脚步看看,忽然擂台上突起一道冲天剑气直插云霄,剑光四射,杀意刺骨,光是剑气散开的威势,就将距离比较远的秦浩轩吓了一大跳。

    这个擂台剑气冲天而起后,四面八方的擂台也此起彼伏,不断冲出剑气,一时间整个释怨坪剑气弥散,肃杀瑟瑟!

    仰头一看,在释怨坪正上方正飘过一道白云,而这道云被剑气刺出许多个小洞,如飘浮的一个破筛子。

    不止秦浩轩,就连徐羽和慕容超脸上也流露出惊叹慕羡的神情。

    秦浩轩感叹道:“拜入太初教五个月,也算略为摸到修仙的门槛,打过仙苗境五六叶的修仙者,但今天看到这些剑气,我才知道自己的修仙刚刚起步。”

    罗金花掩嘴轻笑,对那些剑气却有些嗤之以鼻的味道:“这也叫剑气?我不是跟你说了飞剑很珍贵么,如果满地都是飞剑,连他们都用得起飞剑了,哪还有珍贵可言?”

    “那这些是?”秦浩轩愣了愣,这些震撼人心的剑气,还不是飞剑散发出来的?

    那凌厉的剑意,彷彿能震颤灵魂,如果这都还不是真正的飞剑,那真正的飞剑当有多大的威能?秦浩轩用热切期待的眼神望着罗金花。

    “这些剑气是符剑,也可以称之为剑符,将一枚或者几枚十几枚储存着特殊灵力的符烙印在一柄剑上,以体内灵力催动,就能模仿出飞剑的部分功能,可以使用三到五次,符剑的灵力用完后就会化作粉末。”罗金花在秦浩轩等人期待的眼神中娓娓道来:“别看符剑拥有飞剑的部分功能,但哪怕一柄最低品质的飞剑,一剑下来也能将这符剑劈成粉末,连抵抗的馀地都没有!”

    秦浩轩咋舌,问道:“制作一柄符剑的成本是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