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凶心杀意燃擂台
    冰球被击碎后,无数冰渣瞬间将秦浩轩包围起来,四周温度急速下降,不到五息时间,秦浩轩就被冻在一团巨大的冰块中。

    “看老子还让不让你嚣张!”严冬眼中闪烁着凶光,若不是堂主说要留你狗命,张狂又来找我威胁,早将你宰了,拿你的人头去投诚李靖,送一份大礼。

    严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刚的灵法消耗太大了!这哪里是在同一名新进弟子小瘪三交手,这更像是同一样是十二叶的弟子在交手啊!累!

    台下观看的李靖一脸惋惜的摇头,原以为秦浩轩有什么惊人的手段和底牌,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才几个交锋便被冻住,真没看头啊!

    张狂只是冷冷的盯着擂台上的秦浩轩,仿佛除了这个男人之外,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徐羽迈步想要冲向擂台,却被师姐死死的按在原地,太初教的规矩!便是紫种也不能去触碰!擂台就是擂台!

    冻住秦浩轩的那巨大冰块传来卡嚓、卡嚓的细响,然后冰块上出现一条条细小的裂纹,裂纹逐渐变粗,仅仅两息时间,冰块啪的一声炸开!

    就在冰块炸开,冰渣漫天飞舞时,被冻在里面的秦浩轩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一抖身上残冰,扬起右手,四周灵气迅速凝成一柄吹毛断髮的手刀,化为猎豹追食般直扑严冬。

    消耗有些过大,刚刚放松心神的严冬打了个机灵,匆忙间只能再次调动灵气凝聚灵法,同时心中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堂的堂主这是给了他几张救命灵符?不然怎么可能破开寒冰?

    经过无数次挨打,修练道心种魔,又被古云子全力“培养”,锻炼出来的体魄强度,连秦浩轩自己都感到惊讶!

    严冬愣神的霎间,秦浩轩已经冲到他的身边,他抬起头便看到秦浩轩那张交织着怒火和杀意的面孔,闪烁着逼人杀意的手刀刺向他的腹部。

    若是被刺中,便是不死也要受伤,惊慌中的严冬忙倒步连退,迅速引动一枚天圆灵符,一道黄色光幕挡在他的身前,秦浩轩的手刀刺在这道光幕上不得寸进。

    修为的高低,在这一刻尽展无疑!

    胜负转瞬!

    秦浩轩知道双方的差距,机会只有这一次!他左腿脚腕转动带动膝盖扭动,略在后方的右腿猛力蹬踏地面转腰,反作用力带动着身体化作陀螺一样转动着绕向光幕一侧!

    完美的天圆是光幕如同一个倒扣着的饭碗,将人笼罩在其中,可严冬这个天圆灵符,更像是一面墙,挡住对方前进的墙,秦浩轩如陀螺般旋转前行,绕过了光幕,人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骨折的左臂这时早已经抬起,迎着严冬面颊的是骨折左臂的手肘!

    砰!

    严冬听到硬物撞击声响的同时,脸部也感觉像是被一口平底锅给狠狠的拍了一锅,火辣辣的疼痛令他的视线一片模糊,鼻骨更是呈出诡异的凹陷。

    咔嚓!鼻骨断裂的声响随着疼痛之后,很快也赶到了。

    整个面部的疼痛令他忍不住要张嘴喊叫出来,秦浩轩那沾满着鲜血的右手犹如蛇般从下方钻出,卡住了他的脖子,随后那受伤的左臂手肘横划着扫在了他的下巴处。

    咔嚓!严冬听到了自己下巴骨折的声音……

    虽然是修仙者,但毕竟是血肉之躯,秦浩轩这一通足以将铁板打出窟窿的铁拳,严冬也是受不住的,就算他一身灵力,头晕眼花之下也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这完全就是街头孩子的打架方式啊!严冬倒地被秦浩轩骑在身上,想起了还没有成为修士时,自己年幼跟人打架时,多么像现在这一刻啊!

    痛!连续拳打的疼痛,令严冬顾不上回忆从前,他努力的想要挣脱,却发现在单纯的力量抗衡上,自己竟然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怎么可能?修士虽然不以力量见长,但修士的身体经过越多灵气的洗涤,自然会越是强大!六叶修士面对十二叶修士,脆弱的就如同一只小鸡在猛虎面前的态势。

    可现在,众人看到的,是一只草鸡,正在随意肆虐的凌辱一头巨龙……

    将严冬打得已无还手之力的秦浩轩并没有再打他的太阳穴,开始照顾他的脸,只用了几拳便将他满嘴牙齿打落,一张脸肿得跟馒头似的。

    本想喊认输的严冬一嘴碎牙和血,根本无法发出声音,而秦浩轩也毫不理会他眼神中流露出的哀求,反而砰砰两拳,将他一双眼睛打得又青又肿。

    秦浩轩一拳拳打下来,凶残无比,血流满地,擂台的地面都被打出一道道细密的裂缝。

    咚……咚……咚……咚……

    严冬的脑袋刚刚扬起想要离开地面,秦浩轩的拳头就落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脑袋砸回到地面,强横的力量,令脑袋跟地板碰撞到一起,发出有如战鼓的震响。

    现场如死一般的寂静,与旁边时不时传来喝彩声的擂台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

    仙苗境十二叶境的修仙者被一个还未出叶的新弟子打得如此凄惨,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可这一幕真实的发生在众人眼前。

    被秦浩轩一拳拳打得撕心裂肺疼痛的严冬知道,再这么下去,等自己完全失去意识,就是自己丧命之时,他勉力抬起左手,想掏出怀中古云子赠予的灵符,却恰好被秦浩轩眼角馀光瞟到,他身子猛然窜起,抬起右脚狠狠踩踏下去,严冬的左手立刻传出卡嚓卡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秦浩轩冷冷说着,彷彿不是在伤人,而是践踏一头畜生,他回想着浑身剑伤差点丧命的蒲汉忠,胸中恨意如火烧得很烈:“这是代蒲师兄收的利息。这一脚是我还你的!”

    说罢,秦浩轩狠狠一脚踢在严冬腹腔,严冬腹腔中传来“啵”一声闷响,也不知是哪个器官被踢伤了。

    严冬像球一般滚了很远,想要惨叫却因脸庞太肿,还堵了一嘴的碎牙吐不出来,只能在喉咙里发出杀猪一般的闷哼。

    不过秦浩轩的这一脚给了严冬机会,左手被踩碎的严冬用右手从怀里摸出古云子赠他的青玉灵符,凝聚起丹田中残馀的灵力,猛然灌输进去,引动灵符。

    在秦浩轩扑过来的时候,严冬手中的灵符爆发,巨量灵力猛然炸开,将秦浩轩的身体弹上空中三十几米的高空。

    变故突生,严冬咸鱼翻身了,他勉强从地上坐起来,浑身锐利的疼痛让他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古云子赐给严冬,专门对付秦浩轩的这道青玉灵符,是他亲手所制,他将威力极大的一道灵法改良,这道灵法改良后并没有攻击力,但可以将对方推出十几米远,原本古云子设想严冬使用这道灵符,将秦浩轩平推下偌大的擂台,就算磕着碰着也不算太重,却没想到将秦浩轩弹到三十几米高的高空。

    就算仙苗境十层的修仙者,从三十几米高空掉下来,底下是坚硬胜铁的擂台,就算不死也得重伤,更别提还没出叶的秦浩轩。

    秦浩轩的身子上升了三十几米后在空中停顿片刻,然后直线跌下,这要跌实了,不死也得残疾,严冬那双肿成一条细缝的眼睛闪烁精光,此时他早将古云子的训诫抛之脑后,只希望秦浩轩能摔死。

    “罗师姐,你快想办法啊!”徐羽焦急地抓着罗金花的手,罗金花也一脸紧张,如果秦浩轩摔死了,对徐羽心境必然是很大的影响,说不定还会影响她的修为进度;但是她也没办法啊,如果她贸然冲上擂台,先不说能不能过看守擂台的师兄这一关,这擂台本身为了防止出现不公平的现象,在战斗期间若有第三者冲上去,立刻会引起阵法的攻击,别说一个罗金花,就算十个罗金花都不够死的。

    “砰!”

    秦浩轩从空中跌落,扬起一阵灰尘,虽然没出现血肉飞溅的情况,但也直挺挺不再动弹。

    “哎!”几名前来为秦浩轩助威的四大堂弟子同时哀叹一声,严冬毕竟是仙苗境十二叶的修仙者,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击败的,看来以后灵地里的灵谷灵药,还是得自己打理了。

    秦浩轩从高空坠落在地的那一声闷响,犹如一声惊天巨雷在徐羽耳边炸开,她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整个人呆若木鸡,眼泪扑腾扑腾的滴落,如断线的珍珠。

    罗金花将徐羽的表情看在眼里,暗道一声:坏了……

    徐羽身后的慕容超眼神複杂,他既希望给过他许多帮助的秦浩轩能站起来,又希望他永远都站不起来,这样就没有人再跟自己抢徐羽了,徐羽的一颗芳心就能系在自己身上了,可秦浩轩平时又对自己这么好。

    张狂那双眼神杀意迸发,看向严冬如看死人,已经再三警告过他秦浩轩的命是自己的,他还将秦浩轩弄死,不可饶恕。

    张扬眼中则闪烁着快意的光芒,秦浩轩得意这么久,眼下终于烟消云散了,从这么高的高空跌下来,很有可能就此丧命吧。

    李靖则假惺惺叹了一口气,走到徐羽面前,正准备安慰徐羽几句,顺便将她拉入自己阵营。

    就在他们各怀心思时,在所有人眼里已经是尸体的秦浩轩,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