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英灵不灭争天心【三更】
    秦浩轩将蒲汉忠遗体平整的放在棺材中,又拧了一条湿毛巾,小心翼翼地为蒲汉忠擦拭仪容,整理衣衫,合上棺盖,而后赶动马车,在璇玑子等人的陪同下,朝【英灵山】缓缓行去。

    这时,围观的人们才知道,秦浩轩那来自自然堂的入道师兄蒲汉忠寿元耗尽,死了,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希嘘不已。

    “哎,原本我以为修仙之后就不会死了,没想到修仙之后还是会死啊……”

    “哪怕你修到仙婴道果境,如果不能再突破新境界获得寿元,等你现有寿元耗尽照样得死,只不过活得长点!”

    “你们看秦浩轩那一脸悲切,心境恐怕要受很大影响了,闹不好还会影响入仙道!”

    “他出苗三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出叶,如今更受蒲汉忠的影响,我看更难出叶了!”

    “自然堂本来就弱,连堂主都没到仙树境,门下弟子修为一个个差得出奇,我看蒲汉忠的今天就是秦浩轩的明天吧?”

    “蒲汉忠修为在自然堂排名也不低了,现在他都死了,自然堂弟子中仙苗境十叶以上就只有叶一鸣几人了,我看他们怎么应付半年后古云堂的挑战!”

    ……

    灵田谷朝西走三十里路,便到了英灵山下。

    英灵山高大堪比黄帝峰,但却不如黄帝峰险峻,山势平缓,土质松软,山石较少,又位于大屿山山阴之处,在风水上说是最好的天然陵园,所以太初教的开派先祖将这里选作陵寝,专门安葬无法成仙证道的太初教弟子。

    英灵山不但是弟子的陵寝,也埋葬着太初教历代先祖,依据死者生前的身分,身分越高埋葬的地方越好。

    太初教历代掌教,宗门核心高层长老,各大堂主的陵寝在英灵山上峰,而太初教开派老祖便埋在英灵山顶,按照风水的说法,坐拥大屿山阴之灵气,与黄帝峰之阳气遥相呼应,庇佑太初教世世代代繁荣昌盛。

    蒲汉忠生前只是自然堂的弟子,身分并不高,所以他的陵寝就在山脚下。

    璇玑子取出一个罗盘,仔细算过后,为蒲汉忠选出墓穴,他衣袖一挥,一道精纯的灵力打入土中,炸出一个三公尺深,恰如棺材长短的深坑。

    “好孩子,生死乃天定,莫要太伤怀!”璇玑子拍了拍秦浩轩的肩膀,让几名弟子将蒲汉忠的棺材放入墓穴中。

    掩上土,自然堂的弟子鞠躬行礼道别后,随同又显得苍老了许多的璇玑子离去。

    “浩轩哥哥,人死不能复生,你别难过了,蒲师兄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徐羽走到神色悲伤,低垂着头,跪在蒲汉忠墓前的秦浩轩面前。

    她本想陪秦浩轩呆一会,但秦浩轩义正言辞的对她说:“羽妹妹,还有三天就要入水府了,你不比我,很多双眼睛都在看你的表现;如果你不想让我心生歉疚,现在就回去认真修练吧,若耽误了你的修练,连蒲师兄都会怨恨我的!”

    一直站在徐羽身后,迟迟找不到劝说机会的罗金花顺势说道:“徐师妹,我们先走吧,让秦师弟在这里多陪陪蒲师兄,不要打扰他们。”

    徐羽轻叹一声,道:“好吧,浩轩哥哥,那我就先走了,你也早些回去,蒲师兄肯定不希望因为他,而耽误了你的修练。”

    秦浩轩默然点头,在徐羽和罗金花离去后,就只有他和叶一鸣在蒲汉忠灵前。

    两人就那么沉默着,秦浩轩呆呆的看着坟头,丝毫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叶一鸣安静的陪在一旁,也不着急催秦浩轩去修炼,只是安静的在一旁等着,等待着秦浩轩现有反应,可偏偏秦浩轩始终如同泥塑一般的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叶一鸣沉不住气的起身说道:“浩轩,该回去修炼了。”

    秦浩轩也不接话,只是把头轻轻摇摆,半点没有离去修炼的意思。

    叶一鸣深吸了口气,年轻人任性是正常的,只是现在并非任性的时间,他起身盯着秦浩轩的眼睛,语气变得尖锐起来:“怎么?死了个蒲师兄,就不修炼了?你是太初的修士!”

    秦浩轩低头不去看叶一鸣,嘴里只是轻轻的说着:“你不是我,你不能懂我。死的又不是你的至亲……”

    砰!

    叶一鸣一脚踹在秦浩轩的胸膛,将他踹的整个人翻到在地上,没等他起身,叶一鸣已经来到身前,伸手拽住他的领子说道:“蒲师兄也是我师兄!你死了一个蒲师兄是吗?你来!你来!你跟我来!”

    叶一鸣拖拽着秦浩轩来到一座有年头的坟前说道:“躺在这里面的,是我的入道师兄!他待我就如汉忠待你一般!令我入道不久之后,师兄便坐化了!”

    叶一鸣又拖拽着秦浩轩来到另几座成色较新的墓前,道:“几年前,我同这几位师兄去百兽山寻找灵兽,偶然寻到一隻灵兽幼仔,在抓捕时惊动了母兽,那母兽便立刻扑过来,我们几人不敌,几位师兄为了掩护我逃跑,自己丧身兽腹,这里只是他们的衣冠塚。”

    他朝山上走了几十步,来到一个单独的墓前,道:“这位是自然堂的长辈,算起来还是师父他老人家的师兄。我在百兽山上受了伤,是这位师伯悉心照料,我才得以痊癒,所以说他是我再生父母也不为过。”

    在秦浩轩的注视下,叶一鸣走到一座座坟前,向秦浩轩诉说长眠地下的这些人与自己的渊源,秦浩轩安静的听着,每一个字都如同敲响的大钟,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足足说了半个时辰,见天色渐渐暗下来,叶一鸣才停止了诉说,脸上洋溢着严肃和尊敬,还间杂了淡淡的悲伤情绪。

    “这英灵山上埋葬着我太初历代弟子,也见证着太初每一代弟子对成仙的执着之心,虽然太初教从未有一人成仙,但即便天道再无情,也无法击垮太初教弟子成仙证道的决心。”说到这里,叶一鸣忽然情绪激昂起来:“英灵山埋着无数死人,却埋不了太初教的意志,即便是黄土再厚,再如何掩埋,也无法真正掩埋得了太初教成仙的道心!这里是太初教的精神圣地!”

    在叶一鸣如晨钟暮鼓的声音中,慷慨激昂的语气下,秦浩轩如梦初醒,英灵山虽然是失败的归宿,但也蕴含着成仙的决心!

    秦浩轩沉默了些许,突然转身来到蒲汉忠坟前磕了三个头说道:“蒲师兄,入完仙道我再来找您说话,日后我会听叶师兄的教导……”

    叶一鸣满意的点点头,心中暗道:孺子可教,汉忠没看错人,如果他能保持下去,自然堂在他的手中或许不会垮掉。

    他走到秦浩轩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道:“走吧!别在这里磨磨蹭蹭,该回去修练了!”

    秦浩轩点了点头,跟在叶一鸣的身后,回到灵田谷。

    走进自己的房间,刚走出情绪低谷的秦浩轩一瞬间又想起了蒲汉忠,脸上刚刚褪去的哀伤之色又浓了几分。

    秦浩轩盘腿坐在蒲汉忠坐化的地方,心情沉重,对叶一鸣道:“叶师兄,我还没完全调整好。”

    叶一鸣沉吟道:“没关系,那你就再想一会汉忠吧,修仙一定要放平心态,不能勉强,以免走火入魔。”

    秦浩轩点了点头,闭上眼,两行泪再次从眼角淌下,蒲汉忠与他相识到熟识到离去的一幕幕,纷踏出现于脑海中,音容笑貌宛若眼前。

    沦陷在思念中一时无法自拔的秦浩轩,忽然感觉到体内仙苗蠢蠢欲动,忽然一道纯正而磅礡的灵力,从积蓄了三个月灵力的仙苗中喷薄而出。

    在外人看来,秦浩轩身旁洋溢起明显的灵力波动,在他的头顶甚至出现一个小小的灵力漩涡,这是因为他体内仙苗在喷薄灵力出叶,与外面灵气形成共鸣的缘故。

    一的灵力荡漾开来,随着仙苗喷薄的力度越大,灵力波纹便越明显,与此同时,秦浩轩周身的毛细孔开始排出黑色的液体,腥臭难闻至极,很快秦浩轩全身都布满这种黑色液体,并且迅速凝固,如薄薄的黑茧,将秦浩轩包裹其中。

    秦浩轩能感觉到,仙苗的顶端正在缓缓冒出一片仙叶,从米粒大小缓缓长大,最终长成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这片仙叶出来后,秦浩轩能清晰感觉到,仙苗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勃勃。

    原本在一旁,等待秦浩轩从悲伤情绪中走出来的叶一鸣,感觉到秦浩轩体内传出出叶的灵力波动,且正在排出体内污垢,这一切种种都符合出叶的迹象,叶一鸣的脸上洋溢着惊喜之色!但是片刻后,他发觉不对劲了。

    秦浩轩盘膝坐在床上,并没有运气,更没有修练,他体内的仙苗怎么一下子就出叶了?

    莫非是悲伤过度走火入魔了?这个念头出现在叶一鸣脑海里,顿时大惊失色,如果秦浩轩真走火入魔,自己如何向师尊以及死去的蒲汉忠交代?

    当他正犹豫着是否该出声叫醒秦浩轩,秦浩轩体内仙叶已经成型,灵力波动渐渐消失,在这时他睁开了眼睛,眼神一片清明,既无呆滞也没痴狂。感觉到身上黏糊糊的难受,他稍加运气,一股比出苗期磅礡数倍的灵力从丹田中瞬间涌出,将糊在身上的这层黑色污垢震碎,随后张嘴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