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造化水府仙缘险【七更】
    九长老目光随意扫视一周,现场气氛再度凝固,每个人都感觉九长老的目光深邃而凌厉,如能窥探自己内心的秘密。

    “今天是你们入仙道的最后一天,掌教真人特命本座为你们打开日月湖湖底水府,入水府对你们是一个重大的机遇,亘古传说水府中有一个巨大的仙缘奇遇,至今没有人得到。”九长老顿了顿,又道:“‘水府中还出产钟乳一般的灵液,这种灵液收集到一定数量可炼制寿元丹,增加寿元!如果你们得到这种灵液,门派将会高价收购。”

    九长老说罢,在楚长老的调度下,一辆辆大型仙云车飞来,载着这些新弟子们去往日月湖。

    日月湖在大屿山中央,弟子们乍到时无不被日月湖的浩瀚所震惊,烟波飘渺一望无际,湖水清澈,映衬着蓝天白云,令人心旷神怡。

    到达日月湖时,湖边已经站了两三千名太初教弟子,这些弟子有一个共同特性,那就是实力都没超过仙苗境二十叶。

    水府中那莫须有的仙缘奇遇太过虚无缥缈,为了增大宗门中人获得仙缘的机率,每年逢水府出现时,都会送所有仙苗境二十叶以下的新旧弟子进去,就算无法寻得仙缘,如果能幸运的採撷到钟乳灵液也很不错,这些钟乳灵液极为稀少,往往採撷一百年,才够炼制一两颗寿元丹,为了增大机率,所以进去的人自然是多多益善。

    虽说这水府无比神秘,仙苗境二十叶以上的修仙者进去立即会被诛杀,但经过太初教无数年的探索,发现并无危险,所以也就放心让这些修为低的弟子去折腾了。

    九长老带着新人弟子们来到湖边,新弟子们正想如何进那水府,难道是跳进水中潜入湖底,去找那水府?

    现在这时节春寒料峭,日月湖的水异常冰冷刺骨,就算仙苗境的修仙者跳进去也会被冻得气血不畅,更别提他们这些才值扎根出苗境的新弟子。

    正在猜测时,九长老忽然张开双臂,运气行宫,只见他浑身气势一震,乾瘦的身子在弟子们眼中显得无比高大,日月湖平静的水面忽然波涛汹涌,一浪一浪拍击着湖岸,这些湖浪最高时达到一两丈高,传出惊心动魄的波涛声!

    约三十息后,九长老的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日月湖上空浓郁的天地灵气疯狂汲取过来,灵气之多之浓郁,让这数千仙苗境二十叶以下的弟子看得目瞪口呆。

    很快,浓郁的灵气在九长老身前渐渐凝成实质,他十指翻飞,灵力滚滚,一时间风云变幻,风起云涌。

    足足汲取了一主香时间的灵力,在九长老的控制下,日月湖的上空出现一柄长约数十丈的宽背巨刀,这柄宽背巨刀像是未开锋的钝刀,虽然巨大却没有给人凌厉的感觉。

    凝出宽背巨刀后,九长老并出剑指,随着他剑指一挥,背后飞剑发出一阵直震灵魂的龙吟,脱鞘而出,散发出道道似能斩天闢地的剑气,纷纷涌入日月湖上空那柄宽背巨刀中。

    吸取了剑气的宽背巨刀刀锋渐渐变得凌厉,但还不够!

    九长老长啸一声,身上传出的气势再磅礡几分,十指翻飞得更快,灵力在他的手势指挥下涌入他身前的飞剑上,在吸收了大量灵气后,浮在他身前的飞剑忽然爆出逼人的白色亮光,令人不敢直视,如夏日阳光一般刺眼炫目。

    当飞剑光芒亮到极点时,天上那颗暖暖的春日在它面前黯然失色。

    “疾!”

    随着九长老的一声爆喝,飞剑上的光芒一瞬间脱落下来,融成一团炙热火球,涌入日月湖上空的那柄十馀丈长的宽背巨刀中。

    宽背巨刀融入这团火球后,瞬间流露出逼人的刀气,彷彿能斩天开地无所不能。

    九长老迅速从怀中拿出一道空白黄色符纸,用灵力画了古怪的符籙后,将这道黄色符纸打入宽背巨刀中,而后掐动灵诀,这柄由灵气凝聚的宽背巨刀在他的指挥下朝日月湖直直劈下,势不可挡!

    烟波浩瀚的日月湖被这柄宽背巨刀硬生生劈开,露出一条丈许宽的湖底通道,直通湖心。

    在湖底通道两旁,是高达十数丈的湖水,水波滔滔,浩瀚壮观,震撼人心!

    秦浩轩心中暗暗震惊,九长老这种出自元老院的修仙者果然有大神通,竟然能在深达十多丈的日月湖中开闢一条宽庄大道。

    水府极大,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但从这冰山一角的布局和建筑,和太初教的太初宝殿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水府在刚刚出现时,七道颜色各异的光柱从水府中透射出来,直通云霄,将恰好飘过的一道云彩染得五光十色,美不胜收。

    围在日月湖,准备进水府的三千名太初教弟子,被九长老翻江倒海的神通震撼一通后,又迷醉在水府透出的那七道霞光中,一个个对仙缘奇遇信心满满。

    好男儿就当练就这一番翻江倒海的本事,得长生,证大道,方不枉此生!

    新老弟子们跃跃欲试时,有经验的九长老看了一眼水府,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虽然相距极远,但仍可以看到,水府里时不时飘过一道类似人影的黑影。

    很快,一同前来的楚长老及其他几个长老也看到了,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一名出自夏云堂的长老迅速从怀中掏出六枚铜钱,当场用夏云堂的绝学六爻卦当场占卜。

    这名长老探出灵力,捕了一道水府的气息,揉入卦中开始卜算,没过多久,他将铜钱往空中一抛,这六枚铜钱在空中滴溜溜转了一圈后,掉落在地,六枚铜钱背面朝天,大吉大凶之卦!

    九长老面色一凝,四枚铜钱背朝天便是凶卦,五枚铜钱背朝天是大凶,但六枚铜钱同时背朝天的情况极为罕见,吉凶难测,有可能是大凶中的大凶,也有可能是大吉中的大吉,更有可能凶中有吉,危险与机遇并存。

    当即他大声说道:“今年水府中很不寻常,可能会出现许多往年没有的大凶险,但也可能是大机缘!你们若不愿意去的可留在岸上,不必勉强;进去之后一定要切记,你们只有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十二个时辰后不管有没有收获,一定要离开水府!”

    这三千名太初教弟子都是修为低下之辈,在门中地位不高,去水府是为了能获得仙缘奇遇,从此咸鱼翻身;当九长老说水府中有大凶险时,一个个面露犹豫之色,但当楚长老说可能是大机缘时,登时一个个想起水府中的莫大仙缘宝藏,那点畏惧之心烟消云散。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修仙者为了获得罕见的仙缘奇遇,也不惜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九长老说罢,数名去过水府多次的弟子,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岸上跳下湖底通道,直奔水府而去。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个道理人人都懂,在有人带头下,即便是那些心头还有畏惧和疑虑的弟子也争先恐后的跳下去,生怕别人占了头筹抢了仙缘宝藏,纷纷朝水府奔去。

    在庞大的人流冲击下,秦浩轩和徐羽等人也被冲散了,所幸叶一鸣一直跟在秦浩轩身边,他一把抓住秦浩轩的臂膀,道:“水府极大,它的入口是一个巨型传送阵,待会我们手拉手走进去才能被传送到同一个地方。”

    秦浩轩点了点头,抓着叶一鸣的手更紧了几分,毕竟今年的水府与众不同,连神通广大的九长老都不知道是吉是凶,还是小心谨慎些好。

    顺着人流,秦浩轩和叶一鸣也走过湖底通道,来到一道光幕前。

    这道光幕是水府用来隔绝湖水的灵力屏障,像一个巨大的鸡蛋壳将偌大的水府包裹其中,才不至于让水淹过来。

    秦浩轩和叶一鸣毫无阻碍的穿过这道光幕,感觉身子一轻,片刻后眼前场景忽然变幻,他们出现在一个偌大的花园中。

    若是李靖看到这个花园,一定会无比惊叹,因为这里比翔龙国皇宫的御花园还要大上数倍,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参天古木和五颜六色的小花小草相映成趣,布置得别有风味,一时间将秦浩轩迷住了。

    “秦师弟。”叶一鸣很快将沉醉在美景中的秦浩轩叫醒,道:“这水府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我进来过十多回,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你一定要跟我在一起,千万不能走丢了,否则可就麻烦了。”

    秦浩轩点了点头,又开始观察了周围的景致,他抬头看了一眼距离地面约有十丈高的光幕,光幕之上是日月湖的湖水,这光幕十分古怪,尽管上面还有很深的湖水,却能将天上的阳光引入水府中,让水府不会有阴森沉郁的感觉。

    感受了一番水府的神奇后,秦浩轩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这水府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莫非是仙人遗留?”

    叶一鸣苦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秦浩轩又询问叶一鸣道:“叶师兄,长老说这水府中有仙缘宝藏,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仙缘宝藏?”

    叶一鸣继续苦笑,道:“水府中有什么仙缘奇遇,不仅是我不知道,就连太初教历代掌教恐怕都知之甚少,因为从来没有人得到过,只是在水府中偶尔能感觉到一阵磅礡的仙气,却又不清楚确切来自何方。”

    秦浩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中也不禁嘲笑自己,这水府仙缘宝藏从来没有人见过,若是有人能知道这宝藏是什么才真是怪事。

    他们两个在这花园中走了一会儿,更是惊叹水府的奇妙和巨大,就这么一个花园,以他们两个修仙者的脚力,一主香时间都没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