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相斗不赢便落跑【第十八更】
    “道心种魔?”秦浩轩皱起了眉头,直接凝聚神识,顿时一道道令刑浑身难受的威势传出,他凝视着刑道:“你再提起试试?”

    刑扯了扯唇角,不敢再提【道心种魔】,毕竟秦浩轩的神识很是麻烦。

    “好了,走吧!”叶一鸣简单收拾了一下衣衫,拍掉身上尘土,然后在秦浩轩带路下,走向徐羽所在的大概方位。

    走出庭院,顺着一条一丈来宽的清澈河流走去,沿途碰到几隻落单的冥魂,都被自告奋勇的刑消灭了。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前方有一个小亭子,里面正坐着一个歇息的修仙者,看服饰是和秦浩轩同一年入门的新弟子,刑在秦浩轩眼神注视下,不乐意的摇身一变,这一次很幸运没有变成畜生,而是化作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青年,方头大脸,身形结实,莽夫形象十足。

    看到这边有人走过去,那名新弟子也十分紧张的扣了一枚灵符在手上,在没有规则的水府,谁都无法信任谁,当他看到是秦浩轩后,手中的灵符才松了下来,因为秦浩轩的名声在新弟子中还算不错,打招呼道:“秦师兄,好巧!”

    秦浩轩笑了笑,他认出这个人是饱满仙种狄杰。同年的这两百名新弟子中,除了三名紫种和两名灰种外,还有两个无色饱满仙种,这个狄杰就是其中之一,现在也是仙苗境一叶的实力。

    秦浩轩向他点头致意,看着狄杰一身破破烂烂的,看来也经历了不少苦战,他手里的灵符想必也不少,不然一个人在危机四伏的水府里,根本难以活到现在。

    “秦师兄,叶师兄,碰到你们真是太好了,这水府太危险了。”狄杰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现在距离水府关闭还有些时间,我可以随两位师兄在一起吗?”

    “嗯,可以。”秦浩轩很是爽朗的答应下来。

    这时,刑拉了拉秦浩轩的衣服,凑在他耳边对他说道:“这个人类修仙者资质看起来很不错,我都流口水了,你就让我把他吃了吧,我都好久没吃人肉了,快饿死了,你让我把他吃了后,我教你许多厉害的灵法,绝对是你没学过的。”说罢,刑的肚子十分争气的咕噜了几声。

    秦浩轩拿嘴朝着狄杰方向努了努说道:“你试试?看你快还是我快?”

    刑臊眉耷眼的瞅了秦浩轩一眼不再言语,偷偷抬手擦着唇角的口水。

    等两‘人’窃窃私语完了,狄杰热情洋溢的说道:“秦师兄,叶师兄,这位师弟,我们一起走吧!”

    他们结伴没走多远,忽然叶一鸣眼皮一跳,立刻拉住秦浩轩。

    有刑当保镖的秦浩轩倒是十分放松,他正在和狄杰说话,被叶一鸣一拉,定睛往前方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前面阴郁着脸,浑身沾了一身修仙者和冥族红红绿绿鲜血的人不是张狂是谁。

    此时张狂也远远的发现了秦浩轩,二话不说快步走了过来,这将近两里的距离他不过十息便走到了,目光一凝,冷冷落在狄杰身上:“不想死,滚!”

    被张狂一吼,这个刚才还和秦浩轩称兄道弟的狄杰吓得屁滚尿流,二话不说闪到一边,秦浩轩鄙视的望了狄杰一眼,心头感叹道:“真的不能怪对方,正常人遇到这样的张狂,都会选择退避三舍吧?”他还没感叹完,忽然感觉一阵极其强大的气势从张狂身旁爆出。

    秦浩轩定睛一看,是张狂祭出了符龙,猛然朝离得很近的他袭来,滔滔龙威如澎湃海水,一瞬间让秦浩轩和叶一鸣的身体僵住了。

    若是被这威力极大的符龙攻击到,绝对是必死无疑,因为距离太近,秦浩轩和叶一鸣身体僵硬躲无可躲,秦浩轩只得目光一狠,凝聚神识攻击攻向张狂,他自忖自己势必被符龙击中,但若能在神识上重伤张狂,也不算太亏本。

    经过这段时间磨砺和使用神识攻击,他的神识攻击已经运行得较为熟练,很快神识凝成一条金棒,狠狠打向张狂的脑海!

    在神识攻到张狂脑海时,秦浩轩分明感觉打到的并不是张狂,张狂的神识虽然也在体内,但是他的体内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神识,自己是攻击在那道更加强大的神识上!

    那道神识被秦浩轩几乎势不可挡的神识攻击一击,顿时虚弱了许多,而体内那道神识变弱之后,张狂似乎更加兴奋了,他大吼一声:“好!”同时指挥着符龙更加快速的撞向秦浩轩,光是符龙带起的呼啸劲风就极其恐怖,将地上的草皮、地砖卷在空中飞舞,如若纸屑般轻舞飞扬。

    在张狂祭出符龙时,刑就反应迅捷的从怀中掏出一枚防御灵符,这枚防御灵符相当于仙苗境三十叶修仙者全力防御,它注入魔力后往空中一抛,一道浅黄色光牆挡在他们三人身前。

    这道仙苗境三十叶的防御灵符被符龙一撞便撞得粉碎,但汹汹来势也被挡了一下,刑将秦浩轩和叶一鸣两个迷失在滔滔龙威的家伙一拉,道:“跑啊!”

    符龙气势被阻,秦浩轩和叶一鸣感觉将身体束缚住的无形枷锁一松,立刻和刑一起撒丫子跑路。

    张狂符龙的威力方才已在千里镜中领略过了,他们可不愿意亲身体验。

    秦浩轩三人一路狂奔,张狂在后面狂追,一路不断指挥符龙发出攻击,挡在符龙身前的大树假山纷纷被撞个粉碎,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这时叶一鸣忽然想到自己修复的禁法,张狂的符龙虽然厉害,但是那禁法防御力极高,张狂的符龙一下也无法攻破,于是急匆匆道:“快,回去,进我修复的禁法!”

    看着秦浩轩三人被张狂追得鸡飞狗跳,以及感受到张狂符龙的威力,早早躲在一旁的狄杰腿都吓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乖乖,这就是紫种弟子的强悍吗?秦浩轩这次是必死无疑了!”

    张狂一路追打,秦浩轩三人狼狈逃窜,刑不时从怀中掏出仙苗境三十叶以上的灵符阻住符龙的攻击,他们三人这一路拼死拼活,才好不容易逃回之前的庭院中。

    狼狈!秦浩轩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以前揍张狂那可是轻松的不得了,如今……被人杀的连狗都不如。

    远远的叶一鸣便将禁法打开,刑又拿出两枚防御灵符,在身后设了两道屏障后,他们三人才争取到宝贵时间,逃进这禁法中。

    一入阵法,三‘人’齐刷刷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秦浩轩看着身旁的‘刑’调侃道:“你不是想吃人吗?这次给你破个例,出去把他咬死吃掉,我不怪你。”

    “滚!”刑‘大’字型躺在地上,没好气的甩了秦浩轩一个白眼说道:“老子突然肚子疼,不想吃人了。看起来你也不喜欢他,不如你出去砍死他?我给你助威呐喊……”

    刑布置的两道屏障对符龙来说,只能一缓来势,在他们三人刚刚进入禁法,叶一鸣关闭禁法后,张狂冷笑着道:“不逃了?秦浩轩……还记得吗?我说过,会宰了你!现在就给你实现了!”

    张狂并不知道这个禁法玄奥,而且他对自己的符龙攻击力也十分有自信,立刻指挥符龙狠狠攻向禁法。

    禁法中的秦浩轩、叶一鸣和刑三人心都蹦到嗓子眼了,此时的他们只能暗暗祈祷这禁法能够坚挺点,若是被符龙一举击碎,自己三人也就必死无疑了。

    “砰!”符龙狠狠撞在禁法上,禁法光幕一阵剧烈的震盪,险些破碎,但还是勉强坚持住了,在张狂准备指挥符龙再次攻击时,禁法光芒一闪,便带着秦浩轩三人瞬移了。

    瞬移之后,场景瞬间改变,他们来到了一个空旷无人的巨大广场上。

    叶一鸣打开禁法,他们三人走出来后,回想起刚才符龙的龙威透过禁法传递进来,一个个还心有馀悸,背上衣衫全被冷汗打湿,而这时,刑的变形时间也刚好到了,恢复了原来的形貌。

    “人呢?人呢!本座饿了!刚刚你不是说本座可以吃人吗?”刑起身四下张望:“让那混蛋出来,老子要吃了他!”

    秦浩轩没好气的回了对方一个白眼,吹牛逼的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吹牛逼,自己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一个较大的广场,足可同时容纳上千人,却不知是什么缘故,只有秦浩轩三人在此。

    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一个青玉砌成的高台,这高台之上有一块悬浮着的金黄色令牌,足有成年人手臂大小。

    看到这块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匀速转动着的令牌,秦浩轩立刻感觉非比寻常,而叶一鸣更是脸色激动的走了过去。

    通过高台的台阶可以登上去,仿佛一步之遥就能触摸到令牌,但是这令牌被一层淡灰色的禁法包围保护着,这禁法显然比一般禁法要高级,在淡灰色的光幕上,不时飘起几个莫名字符,和悬浮在空中那令牌上的古怪文字有几分相似。

    秦浩轩三人走上高台,他看了一阵后将询问的目光落在师兄叶一鸣身上,叶一鸣也涩着脸摇摇头,不无遗憾的说道:“这个令牌上面的字我也不认识,它应该是一种极为远古的文字,它们组成了一个个禁制,这个令牌上的禁制足足有数百个之多!如果认识这上面的文字,或许能破开禁制,但是不认识的话,就没有丝毫办法了。”

    秦浩轩点点头,虽然这个令牌看起来很不简单,但是破不开禁制,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叶一鸣尝试着捡了一个石子丢向那禁法,那禁法光幕一闪,将这枚石子绞成飞灰。

    秦浩轩和叶一鸣暗暗咋舌,而这时在一旁默默瞧了许久的刑,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说道:“这很难吗?本座便全部都认识!而且,这个禁法本座好像也能破开。”

    刑一本正经的对秦浩轩道:“我将它破开之后,这个令牌归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