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六章 讨价还价看拳头【第十九更】
    秦浩轩连连摇头如拨浪鼓般的说道:“别开玩笑,若真破的开,那令牌便属于我的。你想拿的话,那就分生死好了。”

    刑连连翻着白眼,口中低声嘟囔:“这禁法你无法破解,凭什么破开了东西归你?”

    “这是太初的水府……”

    “屁话……”刑的声音很小,却足够让秦浩轩听到了:“你太初的,你怎么不拿走?”

    叶一鸣一旁插言道:“这令牌若能拿出来,我送你几包药散,算是交换。看你的样子,东西都在被冥物追杀时弄丢了吧?”

    刑看的只是撇扯嘴唇,那令牌显然是大宝一件,这几包药散可真的算不得什么了。

    “不干?”秦浩轩的白眼一翻说道:“那就拉倒!我不拿,你也休想拿走。”

    刑,很想冒险同秦浩轩硬干一场,可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神识这东西自己天然吃亏太多太多,防止被神识攻击的法宝符箓,在被追杀的过程中早已经都弄丢了……

    “吃一个人!让本座吃一个人!”刑沉默半响讨价还价道:“只需要你同意本座吃一个人,本座便帮你取。”

    “好啊!”秦浩轩很是干脆的回道:“没问题!你可以吃那个操控符龙的张狂,其他人不行。你现在可以帮我取了令牌,去吃张狂了。”

    刑冲着秦浩轩呲了呲牙露出凶相,心里将其骂了一通,张狂刚才将他们三人追杀的如丧家犬一样,那不是去吃张狂,那是去送死!送死!

    短暂的僵持,刑最后无奈叹气:“记得,十包上好的药散!”

    秦浩轩挑起大拇指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刑懒得搭理秦浩轩,专心仔细研究了这个禁法和里面令牌的必然联系,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没有指头的手,他拳头上那三根尖锐的骨刺就像手指一般上下移动,随着它的移动,灵力阵阵激荡开来,而这禁法的光芒也愈发的强盛。

    灰色的禁法光幕颜色渐深,很快变成了褐色,随后变得黝黑,道道五颜六色的字符从禁法底部升起,一丝丝危险的感觉透露出来。

    秦浩轩和叶一鸣虽然没有出声质疑,但是眼神都露出不信任,他们两彼此对视一眼后,心有灵犀的走下高台,如果真发生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殃及池鱼。

    那一丝丝的危险感觉愈来愈盛,秦浩轩和叶一鸣再次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再退开十丈。

    刑的手摆动的幅度也越快,忽然,禁法光幕变得黯淡,秦浩轩和叶一鸣以为禁法被解开了,就在他们准备走上高台时,那忽然黯淡下来的禁法光幕忽然大亮,随后猛然爆炸!

    “轰!”

    巨大的灵力将这个高台炸得粉碎,秦浩轩和叶一鸣以及刑同时被爆炸的冲击波炸飞了出去。

    从碎屑中睁开眼睛的秦浩轩,在一堆瓦砾沙石中将叶一鸣扒了出来,叶一鸣只是普通修仙者,身体强度不如秦浩轩,但好在距离高台较远,所以虽然短暂昏迷,但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至于处于爆炸核心的刑皮糙肉厚,在秦浩轩将叶一鸣扒出来后,他也一脸嘿嘿笑着从碎屑中爬起来,走了过来。

    秦浩轩怒不可遏:“这就是你所谓的会解禁么?若非我们离得足够远,刚才那一下岂不是便已经殉道了!”

    刑怪眼连番,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歪着嘴回击着:“本座受伤很重,又不能吃人。难免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你让本座吃个人!保准解开的阵法很是漂亮!怎么可能会爆……”

    秦浩轩眼神古怪的瞪了这家伙一眼,心中暗暗想道:这家知道的很是庞杂,可不论是变身术还是这解禁,都只是半吊子,而且还被同类追杀,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秦浩轩怀疑归怀疑,但他也懒得再问这家伙,因为一旦提及他的身世古怪处,这家伙一定顾左右而言他,绝对不会说真话。

    他们三人走向那已经被炸成粉末的高台,在碎屑中找出那枚金黄色手臂大小,上粗下细,犹如半截长剑般的令牌。

    这枚令牌通体金黄,摸上去非金非玉,既像丝绸般滑腻,又有坚逾金石的手感,在碎屑沙砾中拿出来后,这枚金黄色令牌没有占半点灰尘。

    秦浩轩拿着这枚金黄色令牌反复观察,上面刻满了奇怪的字符和符号,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

    叶一鸣拿过来看了许久,最终也无奈承认道:“这令牌上的字符我也认不出来。”他说完,和秦浩轩一起将目光投射在刑的身上。

    被这两人同时看到,寄托以重望的刑一脸骄傲的接过令牌,放在手上掂量了下,眼神中露出阵阵精光,尤其当他目光落在令牌上细小的字符上时,更是爱不释手的欣赏起来。

    好半响,在秦浩轩多次打断下,刑的目光才恋恋不舍的从令牌中拉回来。

    “这上面写的什么?”秦浩轩毫不客气的问道,并伸出右手,示意将令牌交回来。

    刑很不乐意的将令牌交给秦浩轩,三瓣嘴皮一撇,道:“好处费!”

    “我救了你的命,现在要你帮我翻译一点东西,怎么还要好处费?”秦浩轩满不耐烦的说道。

    刑白眼连翻,道:“本座又不是人,为什么要记得什么恩情?本座是正经的魔好吗?好处费。”

    秦浩轩对着刑挑起大拇指,表现出一副‘你行’的样子,表示自己居然忘记了对方是‘魔’这件愚蠢的事情。

    刑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那一个大眼睛贪婪的望着秦浩轩,道:“你让我咬一口,吸点血就行!”

    秦浩轩看他露出的模样,冷不住打了个寒战,真要被这家伙尝到人肉的滋味,只是吸点血才怪,说不定连骨头将自己给吞了。

    “你过来试试。”秦浩轩笑的很好看,同时将胳膊伸了出去,只是这笑容配合着这动作,反而让刑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我过去太麻烦了,不如你自己斩自己一刀?然后将刀上的血,给我递过来?”刑边说边退了两步,退到一个自己感觉安全的距离。

    秦浩轩不再说话,将这枚令牌揣入自己怀里,道:“走吧,我不需要你的翻译了。”

    看秦浩轩还不答应,刑开始急了,他道:“那这样,那这样,你给我灵石也行,怎么样?”

    “多少?”秦浩轩停下脚步,眼角余光邪瞥着刑。

    “一百两下三品灵石。”刑看有希望,做出一副吃亏的模样,道:“看来你我交好的份上,我也就不狮子大张口了,若是别人想让我翻译,起码一千两!”

    “一百两下三品灵石?”秦浩轩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好气的回道:“你怎么不去抢?灵石是街边的碎石不成?随便你捡?一两!多了没有!”

    “一两,你打发叫花子么?”刑忍不住跳了起来,一副激动的模样道:“我平时在幽泉打发那些可怜的矿魔,一次都要给二两,一两简直拿不出手!九十两,少一两不干。”

    秦浩轩丝毫不理会他的吹嘘,依旧冷冷的说道:“二两!”

    “我一下子减免了十两灵石,你一下子才加了一两,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刑做出一副气结的模样。

    秦浩轩白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说我一下子翻了一倍,你一下子才减了十分之一呢?”

    刑对秦浩轩的厚脸皮有了全新认识,认栽的挑起大拇指说道:“你行!你真行!八十两!”

    “五两!”秦浩轩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叶一鸣也十分配合的迈出脚步。

    刑一屁股坐在地上,挥动着手臂连连发着牢骚:“行行行!你们两真行六十两……四十两……三十?二十?十两!少了十两,你们爱找谁找谁去!本大爷不伺候了!”

    秦浩轩同叶一鸣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感觉这个价格可以接受,才转身丢出十两下三品灵石说道:“刑兄,麻烦了。”

    “滚!”刑没好气狠狠瞪了秦浩轩一眼,一眼“算你狠”的神色,他接过这些灵石后,在秦浩轩和叶一鸣诧异的眼神中,一口塞进嘴里吞掉。

    “幽泉的魔都是直接吃灵石的吗?”秦浩轩呐呐的吞了口口水,问叶一鸣道。

    “不对啊,幽泉的冥族也是分种族的,像他这种羯兽族虽然算不上高等冥族,但也不是靠吃灵石生存的矿魔那种低等冥族啊!”叶一鸣看刑吃了灵石后浑身气势一扬,明显修为上升了一个档次,顿时恍然大悟:“刑应该是受过伤,导致修为被压制,他现在吃了灵石后,恢复了一些伤势!他以前的实力绝对不止现在这样。”

    看到叶一鸣和秦浩轩眼神神秘古怪的望着自己,吞食了灵石的刑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矿魔那种低等魔族,我可不是靠吃灵石生存的,我是正正经经的幽泉冥族,最喜欢吃的是修仙者的血肉!啧啧……”

    说起修仙者的血肉,刑不好好意的目光在秦浩轩和叶一鸣身上扫过,但很快看到秦浩轩那像要吃人的目光,顿时一激灵,收回自己猥琐的目光,再次拍着胸脯道:“我吃灵石,那是因为本座乃绝世天才,天赋异禀,吃灵石对我修为有好处。你也不用这么嫉妒的看着本座,我知道,你们人类修仙者因为灵石的石毒问题,无法直接吸收灵石中的灵气。”

    秦浩轩听的也是嫉妒的很,灵石中的灵气充裕,修仙者却无法直接吸纳,只能用来种植作物,由作物将灵气抽提吸收出来再制作丹药,这刑的效率实在是让人羡慕到嫉妒。

    “令牌上的文字到底何意?”秦浩轩看不得刑那一脸得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