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异宝奇遇频斗艳【第一更】
    徐羽看着那些负伤挂彩的修仙者,想起许多修仙者在水府中被同门之人,或者幽泉冥物给杀死,顿时感叹不已:“修仙路上处处是危险,当初都说水府里面没有太多太大的危险,可这次却死了不少人!”

    秦浩轩神情严肃的点点头,感叹道:“在太初内部还有些规矩,水府那块地段不归太初管辖,确实暴露出了很多平日里看不到的情况。”

    他们说话间,忽然人群中出现一阵小小的骚乱,原来是有幽泉冥物也被传送了上来,它们刚刚被传送上来,立刻被在场戒备的长老锁定气息,用灵力控制住,而那些在水府中只能抱头鼠窜,早积了一肚子怨气的太初教弟子们纷纷冲上去围殴,这些在水府中追得太初教弟子们鸡飞狗跳的冥物们,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打成了肉酱。

    这一幕落在秦浩轩眼里,立刻想起变成花劳的刑,既然自己的东西已经托付给徐羽了,那自己也不必再操心了,于是秦浩轩回到人群中,这时张扬也正好从水府中出来了,就在他们的不远处,秦浩轩推了推刑,对他说道:“那就是你的老大,张扬!”

    张扬虽然修为不强,但是仙苗境四叶以及灰种的资质,让他看起来神采飞扬与众不同,刑看到张扬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悄悄对秦浩轩说:“我们商量下,等事后我将他吃了好不好?”

    秦浩轩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像是看蠢货一样的看着对方。

    如果刑能吃掉张扬和张狂,秦浩轩肯定是乐意之至,但是张扬是特殊仙种,像他和张狂这种特殊仙种都是被宗门十分看重的,若是莫名其妙突然消失,肯定会大肆排查,且不说刑无法做到天衣无缝,就算做得天衣无缝了,仙道世界如此神奇,保不准宗门长辈用什么法宝之类的东西,将这件事给查出来,一旦查到刑身上,肯定能识破他的身份,刑这玩意可从来不是讲义气的魔,而且就算他真的讲义气,不会供出自己,他是怎么从水府出来,混入太初教的,这些种种排查下来,最后肯定会查到自己头上。

    仙道世界太奇妙,秦浩轩可不敢冒这个险。

    刑被秦浩轩如此盯着,顿时明白了这里是太初教的事情,吃张扬应该没什么问题,吃了之后的逃跑问题……这恐怕还是解决不掉的。

    “不需要这么看傻子的眼神吧?本座知道轻重……”刑丢下一句话,转身快步的跑向张扬,同时脸上换出了一副谄媚的笑容说道:“老大,看到您真是太好了,在水府里我就希望能找到您,可是水府实在太大了,也不知您在哪里寻找仙缘奇遇!”

    张扬看到是自己手下最讨欢心的花劳,也微微一笑,倨傲道:“我去的地方你自然不知道,怎么样,收获如何?”

    刑一摊手,苦着脸道:“老大您还不知道我的资质和运气么,在水府里没有碰到您,胡乱逛了一通,到处都是幽泉那些该死的冥魂冥物,吓得我四处逃窜,好不容易才熬到出水府的时间。我侥幸没有死在那些冥魂冥物爪下,是因为我想继续跟随老大鞍前马后为您效力,就是全凭这股信念,我才侥幸活了过来。”

    这种不靠谱的马屁话任谁都听得出来,但刑绝对是拍马屁的个中老手,他溜须拍马时不论语气还是形态,或者肢体语言都配合得十分到位,将个张扬拍得浑身轻飘飘的,浑身毛孔跟吃了人参果一般,十分舒坦,旁边看他拍马屁的秦浩轩佩服不已,能将如此低俗的马屁拍到清新脱俗的境界,说不是天才都没人信。

    “你的资质和运气确实是差了些,但是今年的水府里危险无比,以你扎根境的实力还能活下来实属不易了,没关系,以后好好为我效力,我不会亏待了你!”张扬倨傲的拍了拍刑的肩膀。

    刑做出一副大喜的神情,连连道谢,其实心头却恨不得捏死这个比自己还装逼的家伙,不就是仙苗境四叶么?这等实力也在自己面前装,要不是为了掩盖自己幽泉冥族的身份,不被这么多修仙者打成肉酱,他不得不忍气吞声,否则将你小子生吞活剥不可。

    九长老站在高处往下一望,直到白芒不再闪烁时,他稍微清点了下人数,三千名进入水府的弟子,活着回来的只有两千二三百人,也就是说,足足有七八百名弟子丧身水府。

    活着回来的弟子脸上带着各种不同的神情,有人惊恐,也有人一脸豪迈兴奋,大多数衣衫破烂,沾满了同伴或者冥族的红色绿色血液,不少人受了重伤,身上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

    九长老面色铁青的说道:“今年水府历练出了些意外,但这也让你们深刻的体会了仙道无情,想要出人头地就要付出鲜血乃至生命的代价,现在开始排成三队,依次将在水府中得到的仙缘宝贝上缴宗门,收缴长老会依据你们上缴的宝贝给予你们记水府贡献值!不论你们获得了什么,切记千万莫要私藏,一旦被发现,逐出宗门!”

    往常年份,水府里没有危险,能在水府里取出东西换取水府贡献值,然后再根据水府贡献值在门派领取相应的奖励,大家都不觉得什么,但今年的水府异常凶险,在水府里淘到一点宝贝的无不是冒着生命危险,不但要防着同门师兄弟的觊觎,还要小心戒备觊觎宝贝和自己血肉的幽泉冥族,这些东西说是拿命换来的也不为过。

    虽然没有人愿意自己拿命换来的东西被收取走,但是门派的意志谁也不敢违背,弟子们按照九长老的话,依次排成三条长龙,开始上缴在水府的所得。

    每条长龙前都有好几个负责收缴的长老,两名长老专门负责检查身上有没有藏而不报,夹带私货的现象,一名长老负责文案记录,另外三名长老负责上缴东西的估价,而九长老则站在这三组负责收缴记录的长老身后,面色铁青一声不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那些老弟子们十分老实的上缴了自己在水府的所得,虽然他们都舍不得,但是没办法啊,这些实力强过自己这么多的长老围着自己收缴,根本没可能私藏,还不如乖乖都交出来,换些水府贡献值。

    水府贡献值不但可以换取灵石,还可以换取一些珍贵的灵药种子,甚至灵药,以及珍贵的灵法等,作用很大,但每年水府贡献值能换取的东西都是不同的,根据太初教历年来的规矩,一滴钟乳灵液可以换十点水府贡献值,至于今年一点水府贡献值能换取多少,就要看掌教和长老院长老们的心情了。

    一个饱满仙种,仙苗境二十叶的老弟子上缴了一株巴掌大的血珊瑚,这种血珊瑚较为珍稀,很是罕见,炼制不少高级丹药需要这味药材,那几名估价的长老称重之后,交头接耳商量一阵后,宣布:“王晓,捐献血珊瑚一株,重一两,奖励五点水府贡献值!”

    顿时响起一阵喧哗,这株巴掌大的血珊瑚就能换五点水府贡献值,相当于半滴钟乳灵液的价值,真是赚大了,许多人下水府十几次,水府贡献值累积起来也不到五点!虽然有时候他们也能从水府中找到东西,但门派不是破烂回收站,并不是水府出来的东西都能回收给门派,很多东西门派看不上,并不会花水府贡献值收购。

    那名饱满险种的仙苗境二十叶弟子,在其他人羡慕嫉妒的眼神注视下,一脸喜色的走到一边,开始琢磨今年的五点水府贡献值拿来换些什么好。

    在这名叫王晓的弟子之后,又过了几名弟子,经过两名长老盘查后发现,他们在水府中要么没有寻到半点宝贝,要么寻到的东西太过垃圾,他们根本看不上眼。

    很快便轮到张扬。

    张扬一脸骄傲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拿着门派发的专门装取钟乳灵液的玉瓶,显然他得到钟乳灵液了,那些入门多年的老弟子,看到他手里玉瓶后一脸羡慕的猜测着。

    “你说他手里拿的是不是钟乳灵液?”

    “我看可能是,不然他拿出这个瓶子干嘛!!”

    “哎,这个张扬只是一个灰种吧?一个灰种都能得到钟乳灵液,那三个无上紫种的能力更强,他们的辅导师兄更强,获得奇遇的机会也会更多一些,他们又该得到什么样的宝贝呢?”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等着吧,看他到底捐出什么。”

    在其他人翘首以盼下,终于轮到张扬,张扬将手中那个玉瓶恭敬的递了上去。

    一名长老接过玉瓶,脸色一变,和其他两名估价长老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喜色,就连一直在沉思的九长老也将目光投射过来,显然对张狂玉瓶里是不是装着钟乳灵液很期待。

    打开瓶盖,浓郁的灵气传出,光是这味道便能令人精神大振,捧着这个玉瓶的长老脸色顿时激动起来,其他两名长老也露出激动的神色,询问道:“几滴?”

    “四滴!”那名拿着玉瓶的长老很快将瓶盖盖住,然后小心翼翼捧着玉瓶,走到身后不远处九长老身前,将这玉瓶交给他,道:“九长老,这是今年入门的新弟子张扬采撷的钟乳灵液,足足有四滴!”

    九长老十分满意的接过来,对张扬露出一个微笑,赞道:“很好,奖励四十点水府贡献值,不过他作为一个新人弟子,第一次进水府便能有如此仙缘奇遇,再追加十点水府贡献值的奖励!”

    那名负责文案登记的长老扬起大嗓门适时宣布:“张扬捐献四滴钟乳灵液,奖励四十点水府贡献值,经长老院九长老特批,追加奖励十点水府贡献值,一共五十点!”

    他的声音故意用灵力远远荡了出去,犹如洪钟之音,这两千三百名太初教弟子同时听到了,顿时炸开了锅:“五十点水府贡献值啊,按照去年一点水府贡献值换十两下三品灵石的价格,他一下子就获得五百两下三品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