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浩轩肥藏仙府缘【第四更】
    九长老箭步冲上去,散出一道灵力护住他的心脉,一把将这幅画夺了过来,又塞了一枚丹药在这名估价长老嘴中,急道:“这幅画乃是攻击型法宝,你迅速调整内息,以免被伤了气海丹田。”

    吞了丹药的估价长老立刻盘膝打坐,他苍白的脸上才露出几分潮红。

    九长老展开画卷,凝气静神,开始研究起这法宝来。

    法宝!其他弟子面面相觑,这名估价长老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甚至被法宝气势所伤!看九长老眼中不时透出的精光也可以看出,这个法宝不寻常。

    “法宝啊,珍贵的法宝,和飞剑一样珍贵的存在,制作一件法宝动辄几十万上百万颗灵石,啧啧……徐羽这次肯定赚大了!”

    “哎,我们怎么就得不到这种宝贝呢?真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寻的,刚才那名估价长老就被法宝气势所伤,这法宝非比寻常啊!”

    “你猜这个法宝,九长老会不会像李靖的那枚丹药一样,将它退还给徐羽?”

    “你傻吧?我们宗门法宝数量寥寥无几,像这种珍贵的东西怎么可能退还,我看可能多给点水府贡献值,就把徐羽给打发了。”

    “会不会给张狂多?”

    “说不准,法宝虽然很珍贵,但毕竟可以炼制和买到,但钟乳灵液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可以炼制延寿丹,对咱们修仙者来说,法宝虽然珍贵,但寿元才是修仙的根本啊!”

    这些弟子们窃窃私语,认真注视着九长老的面部表情,等待他报出这个法宝的价格。

    “这个法宝……奖励徐羽水府贡献值一千五百点。”九长老斟酌之后报出数字,心中还是有些发虚,毕竟太初的法宝都没多少,如今这个奖励先凑合着给吧,回头禀报掌教真人,再由掌教真人定夺,该如何补偿奖励。

    文案记录长老的手再度一颤,并用颤抖的声音宣布:“徐羽,捐献法宝一件,奖励水府贡献值一千五百点,捐献二十二滴钟乳灵液,奖励水府贡献值二百二十点!合计奖励水府贡献值一千七百二十点。”

    “法宝……啧啧……得到的水府贡献值竟然还不如张狂多!”

    “我早就说过,寿元是修仙者的根本,没有寿元哪怕有再多的法宝也没用!”

    “宗门实在太黑了,一件法宝炼制的价格可不菲,就给这么一点贡献值就打发了,换成灵石不过一万五千两下三品灵石,还不够这法宝的零头呢!”有人为徐羽愤愤不平。

    他刚刚说罢,九长老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他的身上,这名弟子犹如被人当胸一拳,气都喘不过来,一道鲜血从嘴角流出,险些要了他性命。

    其他人见状,纷纷闭上嘴巴,再不敢多嘴。

    很快轮到了秦浩轩。

    秦浩轩这个名字在新弟子眼中,就是好运的代名词,虽然秦浩轩只是仙苗境一叶的境界,但他能打死仙苗境十二叶境的战斗力,让许多人对他此次水府之行多了很多期待。

    “你们猜秦浩轩这次会拿出什么样的宝贝?钟乳灵液?丹药?法宝?”

    “我猜可能是钟乳灵液吧,他运气这么好,说不定找到的钟乳灵液比张狂还要多!”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是法宝呢?”

    “喂,很有可能是什么都没有好不好!你以为钟乳灵液,法宝,灵丹那么好找么?没见你在水府里找出半滴钟乳灵液!我看秦浩轩很有可能什么都没找到。”

    “说得对,老天再眷顾他,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眷顾吧?”

    一群人在他们身后猜测着,等待秦浩轩拿出他们水府的收获,更多人希望秦浩轩拿不出东西,希望他的好运就此终结。

    李靖、张扬、慕容超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秦浩轩身上,想看看这次秦浩轩会带来什么惊喜。

    秦浩轩和叶一鸣走上前,便感觉到许多人在看着自己,其中有一道目光,犹如锋芒在背的刺着他们。

    “弟子秦浩轩和入道师兄叶一鸣,在水府中一无所获。”秦浩轩朝这几名长老行了一礼。

    那几个估价长老都没抬眼看他,在水府中一无所获的太多了,两名检查长老也依照惯例走上来检查秦浩轩和叶一鸣,他们用灵力在他们两人身上搜过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那些熟悉秦浩轩的人有些惊讶的叹息道:“怎么可能?什么东西都没得到?秦浩轩的好运难道用完了?以前给了我们这么多惊讶,现在在水府里出来,竟然一点好处都没捞到。”

    “我就说嘛!你能指望找一个自然堂弟子当入道师兄的人,能在水府里得到什么仙缘奇遇吗?”

    “哎,可惜秦浩轩啊,非要得罪古云堂的楚湘子,以及无上紫种张狂,结果只能选自然堂的人当入道师兄,否则也不会落到这种田地了。”

    “以前那是他狗屎运,现在狗屎运用完了,被打回原形而已,有什么好可惜的!”

    秦浩轩不在乎众人的发言,心中暗暗庆幸,这次找徐羽帮忙私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多到超过任何一个人在水府的收获!法宝千里镜!听说整个太初都没几个法宝!水府令牌,又是法宝,同时又是可以自由进入水府的令牌,这东西拿在手里,水府的仙缘……相当于是自己的后花园了啊!加上其他收获……自己才是这次最大的赢家!

    ……

    所有弟子都检查完后,所有长老都陷入大丰收的欢喜之中。

    今年的水府虽然十分诡异,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危险,但是收获也是往年的十倍,九长老一边想着该如何向长老院及掌教汇报弟子伤亡情况,一边暗暗欢喜。

    就在各人各怀心思时,日月湖平静的湖面忽起波澜,有人大呼:“水府要关闭了。”

    秦浩轩转头望去,湖面波澜起伏,涛声如雷,水府中冲出一道七彩光柱,直上云霄。

    此时天色已晚,夜幕逐渐笼罩大地,这水府中忽然喷出的这道七彩光柱显得尤为璀璨瑰丽,只是片刻,那个湖底通道开始进水,然后水府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水府关闭,弟子们露出恍然若失的神情,想要再进水府,那就只有期待明年了。

    秦浩轩表现得倒是淡然,他现在脑子里想的是,每个月利用水府令牌进水府的机会,可不能浪费了。

    水府关闭,标志着新弟子们为期三个月的入仙道仪式结束。

    回忆起这三个月的种种经历,以及逝去的蒲汉忠,秦浩轩轻轻一叹。

    这时,叶一鸣忽然凑到秦浩轩身边,轻声道:“你有没有感觉,一直有人在暗处注视着我们?”

    秦浩轩点点头,巫修的他感知力很不错,也感觉到有人在暗处注视着自己,他四处看了一圈,终于在右手边的不远处,找到那道让他很难受的目光的主人。

    看他的服饰应该是宗门的一名长老,却带着一个黑纱斗笠,遮掩着脸,看不到他的相貌,只觉得他面色煞白,气色很不好,仿佛受了伤似的。

    “叶师兄,你认识这位长老么?”

    叶一鸣警惕而小声的说道:“宗门里的长老这么多,我不可能全部认识的,而且他跟我们应该没有什么交集,但为什么总是望着我们呢?好像跟我们有仇似的。”

    这时,秦浩轩和叶一鸣同时想起一个人:“赤炼子!”

    他们两人面面相觑后,背后同时升起一股凉意。

    他们两得到的这些钟乳灵液,就是在古云堂赤炼子控制的武义手里抢来的,莫非这人就是赤炼子?

    赤炼子在两千多名新弟子中,终于找到秦浩轩和叶一鸣了,只是找到时他们已经在排队等待上缴水府所得,他也不便将他们两找出来,因为除了九长老外,还有许多长老在现场进行治安维持、监督弟子和互相监督。

    秦浩轩和叶一鸣走上去上缴水府所得时,赤炼子一口银牙差点咬碎,想着被秦浩轩取走的钟乳灵液,心在滴血。

    “该死的,必须找机会抓住你,一定将你挫骨扬灰!你害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折损十年寿元,抢我的钟乳灵液!”赤炼子心头悲呼,但有九长老坐镇,诸多长老在此互相监督,他也毫无办法,只能用那双恶毒眼神狠狠瞪着秦浩轩,恨不得将秦浩轩当场杀死。

    但当秦浩轩走上去,却说在水府里一无所获,而两名检查的长老也没检查出东西,赤炼子心中一颗大石才落地,同时暗暗寻思,这些东西他是怎么藏的?竟然能躲过这两名检查长老的盘查,但他也更加高兴了!这秦浩轩不简单啊,身上肯定有重宝,否则怎么可能躲过这两名检查长老的检查?

    “一定要找借口他抓回去,把他的秘密都挖出来,夺走钟乳灵液和他的秘密后,我再将你腌制成肉干喂狗!以泻我心头之恨!”赤炼子轻轻咳嗽了一声,受了重伤的他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开始琢磨着今晚就去找秦浩轩,以免夜长梦多。

    水府之事一了,秦浩轩和叶一鸣登上门派的仙云车离开日月湖,回灵田谷。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日月湖的水在夜幕的笼罩下,被映衬得黝黑如墨,平静得无半点涟漪。

    走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秦浩轩就远远看到一身暗金色毛发的小金,正等在房门口,看到自己兴奋的扑了上来。

    秦浩轩搂着这只小猴子,入仙道最后一个月小金一直带着大力猿猴们在田地里忙活,自己闭门修炼时,小金也十分乖巧的没有打扰自己,每天早上自己醒来时,小金已经带着大力猿猴出门干活了。

    今天乍一见,发觉小金的体型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不论毛色还是精神都有很大的不同,身体也精壮了一些,看来它的修炼又有长进了。

    “小金,我和叶师兄要商量一些事,你给我守着门口,除了徐羽外,谁也不许接近我的房间。”秦浩轩拍了拍小金的脑袋,将它放了下来。

    小金不舍的吱吱了一声,然后窜了下来,按照秦浩轩的意思守在门口。

    有小金放哨,秦浩轩十分放心的关好门,和叶一鸣开始商量水府里得到宝贝的处置问题了。